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23章 十年

第123章 十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三章:十年       夜里,左苍狼正睡着,突闻耳畔有人喊:“将军?将军?”       左苍狼睁开眼睛,仍是熟悉的南清宫。她愣了一会儿才听出声音是谁:“袁戏,是你吗?”一边说一边撩开锦帷,外面果然跪着袁戏。左苍狼说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      袁戏埋着头,说:“路经此地,特来向将军告别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你不是早就到了玉喉关吗?怎么会途经晋阳?”       袁戏不说话,左苍狼凑过去,突然问:“袁戏,我怎么看不清楚你的脸啊?”       袁戏仍然埋着头,说:“面目粗陋,惟恐惊吓将军。”       左苍狼笑,说:“你那张脸,我还没见过吗?”       袁戏说:“时间紧迫,将军,我走了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三更半夜的,你去哪啊?”       袁戏不说话,却只是站起身来,转身出了南清宫。左苍狼披衣跟出去,问:“还下着雪呢,你去哪啊?”       他没有回头,身影很快消失在风雪之中。寒风一吹,左苍狼睁开眼睛,却是南柯一梦。窗户没有关严,风透进来,吹得人心慌。她心跳有点快,突然再睡不着。披衣起来,想想还是不放心,写了一张字条,让海东青传至达奚琴府上。       达奚琴似乎也没睡,过了约摸半个时辰,海东青飞回,带回他的话:“此战粮草军备皆由我亲自负责,一定尽心尽力,将军放心。”       左苍狼将纸条焚化,坐在案几边,直到天明。       二月初三,玉喉关传回消息,袁戏等人在伊庐山被屠何大败,袁戏战死,所率四万余兵士,全部被屠何人围歼。周信仓促之间,带兵援助,然而也只带回袁戏和诸葛锦的尸体。       战事发生之后,郑褚引咎递上辞呈,请求告老返乡。慕容炎恩准,并在晋阳城为袁戏和诸葛锦、温砌三人大修祠堂,下旨永世长祭。       二月二十日,袁戏、诸葛锦的灵柩运回晋阳城,慕容炎派周信和左苍狼至东门迎候。二人一直迎至豫让桥,周信一直低着头,许久说:“都是我的错,我明知道袁将军他们不熟悉玉喉关地形,若是当时,我……”       他抬起头,发现左苍狼并没有看他,不由停住话头。左苍狼往前几步,行至洗剑池边,但见池水如烟。       周信说:“阿左?”       左苍狼低着头,看见水里隐隐约约,映出自己的身影。她说:“我离开晋阳之后,在伊庐山呆过一年有余。”周信怔住,她没有回头,自顾自道:“一年时间里,没有少跟屠何人打交道。他们的战力,我很清楚。”       周信变色道:“什么意思?”       左苍狼这才抬起头,目中血丝清晰可见,但是她的神情却是温和而平静的,她说: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       周信说:“你是怀疑,袁将军他们的死另有原因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太尉既然前往救援,当然比我清楚。袁将军他们的死,是另有原因吗?”       周信说:“他们……是死在屠何人之手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那便是了。我即使不相信别人,太尉之言,总不会有假。”       周信垂下头,许久,说:“阿左,这次的事,就到此为止吧。兄弟们战后抚恤的事,我会跟到每一个人的。”求求你,不要再有其他的牵扯了。我真的再不想经历那样的心如刀割。       左苍狼又低下头,盯着那池水,微风过,水纹漾开,揉皱了眼眉。她说:“有劳太尉了。”       一直等到正午时分,阵亡将士的灵柩终于到达。周围亲人的哭声陡然尖利,周信说:“将军?过去看看吧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我现在身无军职,又不明此战情况。还是太尉去吧。”       周信有些不放心,不肯走,说:“你……”左苍狼回头,看他欲言又止,说:“据说,这洗剑池,曾是大燕的开国君主慕容祁和大将军温离共同洗剑的地方。可你说,当初的慕容祁和温离,是为了个人野心,还是真的为了大燕生灵?这权利和人心,到头来竟是让人心灰意冷,热血凉尽。”       周信变色:“阿左!慎言!”       左苍狼一笑,随手摘下背后神弓九龙舌,扬手一抛,只闻一声轻响,神弓入水,转瞬无踪。周信说:“阿左,九龙舌毕竟是陛下御赐之物,岂可任意丢弃?”       左苍狼起身,看着那一圈一圈涟漪终究归于无痕,说:“神兵有灵,自当逐清流而去。何必随我蒙尘,枉堕威名。”       她转身,向袁戏等人的棺木行去。       左苍狼与周信一起,将袁戏等人的棺木迎入城中。周信自然要安抚阵亡将士的家眷亲属。左苍狼没有多作停留,她从袁府出来,薇薇等在外面,说:“将军,我们回宫吗?”       左苍狼俯身,捂着胸口,说:“薇薇,我胸口好疼。”       薇薇急了:“这是怎么了?我带您去找大夫!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去德益堂,看看姜杏还在不在。”       薇薇是个顾头不顾尾的,当下答应一声,赶紧去了。等走出了街道,她突然反应过来——把将军一个人留在大街上,这可怎么办?赶紧回身去找,却已不见左苍狼踪影。       晋阳城的街巷,几年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。左苍狼抬手敲门,不多时,门打开,一个女孩的脸露出来。看见一张陌生面孔,她问:“你找谁?”       左苍狼徐徐打量她,说:“魏冰儿姑娘。”       那女孩一听这名字,顿时变了脸色,警觉道:“你是谁?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       左苍狼慢慢走进去,真是天真单纯的姑娘,只要看她的警惕,就知道自己完全猜中了。她确实就是魏同耀的女儿。她说:“你来晋阳城这么多年了,就一直住在这里吗?夏常有没有别的安排?”       魏冰儿关上门,说:“你到底是谁?”       左苍狼没有回答,只是问:“你真的想要为父报仇?”       魏冰儿看着她的眼睛,说:“我想帮我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你先回答我,你真的想为父报仇?”       魏冰儿说:“这就是我活下来的目的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,也不介意?”       魏冰儿说:“哪怕豁出命去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过两天,宫里会选一批宫人入宫。你的年纪,倒是正好。”       “你是想让我入宫?”魏冰儿一脸狐疑地看着她,问:“你到底是谁?”       左苍狼不说话,只是举步出了旧宅。       夜里,慕容炎召见周信,问:“事情处理得如何?”       周信半跪在地,说:“一切抚恤已经发放下去,袁将军和诸葛将军的家人也已经择好日子,准备让他们入土为安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没有什么闲言碎语吗?”       周信低下头,说:“回陛下,没有。”       慕容炎盯着他,终于还是问了一句:“她呢?”       周信当然知道他指的是谁,说:“阿左也没有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没有?没有她敢将孤御赐的九龙舌沉落洗剑池?”       周信终于抬起头,说:“陛下,当年三位少君,连同我与封平一同追随陛下,到如今,已经仅剩我与阿左两人。难道陛下连她也……”他眼中带了泪,话到此,已然哽咽。       慕容炎说:“起来吧,这么多年,孤对她……难道你还不知道吗?”周信这才站起来,慕容炎想了一阵,说:“明天你派几个人,去洗剑池,将弓捞还于她。古有刻舟求剑,虽然愚蠢,但今日,孤且效仿一回。”       周信这才拱手道:“是。”       然而周信在洗剑池找寻两个月,却再未寻得那弓。或许神兵有灵,真的逐清流而去了。       慕容炎有两个月没有去南清宫。这天夜里,他鬼使神差,终于还是去了。桌前,左苍狼为他奉上酒盏,他没有接。王允昭看出来,赶紧上前接过来,放在慕容炎面前。然而他至始至终没有动过那酒。左苍狼的性子,他其实非常了解,有时温顺,可以委屈求全,但其实执拗无比。她没那么容易屈服。       所以……便是她递过来的酒,他也不能放心饮下了。       左苍狼看出来了,也不勉强,在他旁边坐下来,慕容炎问:“你就没有旁的事要问我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事到如今,陛下要我问什么呢?”       慕容炎挑起她的下巴,说:“也是,你确实什么都不应该问。你只需要好好地呆在这里,呆在我身边就好。”他将她揽进怀里,说:“阿左,不要去听外面的纷纷扰扰,那些跟你没有关系。你是我的,我一个人的。”       他的指腹轻轻滑过她的脸颊,覆上她的眼睛,说:“不要听,不要看,所有的一切,我都会好好安排。好不好?”       左苍狼倚进他怀里,说:“我确实不想听,也不想看了。”       我以为我能看得清,可我还是算错了你。所以我不看了,那些抚过檐下的风、滴落屋脊的雨,都让我害怕。       不久之后,薇薇上来,也不敢看二人,低头摆好晚膳,慕容炎发现晚膳居然准备得十分合他胃口,他说:“今天菜色不错,难得看见你在这些事情上用心。”       左苍狼不再动他的碗筷,说:“陛下从哪里看出我用心了?不过是凑巧今天御膳房换了个合意的厨子罢了。只是纵然厨子合意,也不知陛下能够放心否。”       慕容炎知道她看出来自己的戒备,说:“你说话就不能不带刺?”旁边王允昭笑着上前,让人以银筷试菜,说:“将军不要介意,这宫里规矩,岂不是一向如此?”       左苍狼不说话,慕容炎捡已经试过的菜挟了给她。这样的人啊,刺猬一样。靠得近了,互相伤害,离得远了,又朝思暮想。       左苍狼却似乎真的不介意,低头喝了一口汤,转头看见炭火烧得不旺,说:“薇薇……”一转头,发现薇薇和芝彤都不在。她苦笑,自己起身添碳,说:“这宫里,还是陛下登基时进过一批宫人,人手总是少。可晴迁出去之后,更不够用了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叫王允昭再为你挑几个便是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还是别了,经历过上次小公主的事之后……”她第一次提及慕容皎儿,慕容炎面色一冷,她声音也放低,说:“我总是心有余悸。想一想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,我的首饰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,还成了杀人凶器。如果当日,我没有办法证明我不在场,只怕今日……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就不要再多想了。”他当然也明白她的顾虑,以前姜碧瑶在宫中是唯一的女主人,宫人有多少她的心腹?后来又是姜碧瑶,这宫里,谁是谁的人,谁知道?       她担心也是有理由的。       左苍狼说:“我怎么能不多想?这宫里要想活下去,并不比疆场容易。”       慕容炎淡淡说:“你要说的话我都明白,以前纷乱不断,顾不上宫里。现在,也是时候应该整顿一下了。”       次日,慕容炎下旨,将老宫人放一部分出宫,遴选新人入宫。王允昭便成了最忙的人,现在宫里,姜碧兰那边是可以随便分人过去的,慕容炎不会在意。姜碧瑶那样张扬的性子,定是要自己亲自挑的。       左苍狼和御书房的小安子那边特别需要注意,要安放妥贴的人手。班扬、罗沙、可晴那边也可以看她们的意思,但是可以放在最后。       等到新的宫人入宫那一天,王允昭请了左苍狼过去挑人。       左苍狼到时,只见宫人们跪成一排,姜碧瑶最先挑了几个人,看见左苍狼,只是冷哼一声,也没说话,先走了。左苍狼看了一圈,说:“这个丫头,倒是不错。看着机灵。”       王允昭抬头看过去,见是个陌生的女孩,下巴尖、眼睛大,长得确实十分机灵。他说:“能入得将军之眼,是她的福气。”       左苍狼却说:“算了,我那宫里,如今还是不要放太过机灵的人比较好。”王允昭有点尴尬,什么也没说。左苍狼说:“这个丫头,就留给安公公吧。”       说完,自己选了几个还算过得去的宫人,便先行离开了。       小安子当然不会违背她的话,将那宫人挑走了。那丫头叫冰儿,长得是真水灵。不过新人是没那么快御前侍候的,她顶多也就打打下手罢了。       等她们都走了,王允昭才把左苍狼挑的几个宫人都叫出来,说:“以后南清宫里,领取任何东西都需要太医院查看确认。如有异常,必须及时报给我知晓。”想了想,怕这几个人误会,倒是补了一句:“陛下担心将军,这也是为她安全着想。”       宫人们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,只能跪下应是。       冰儿到了御书房侍候,这对新入宫的宫女来说,可以说是件想也不敢想的事。她心里有些不安,就算她进到这里,难道她真的有希望报仇吗?       她甚至根本没资格见慕容炎,所做的也不过是个领取茶叶、照看羹汤之类的活计。每一样饮食送出去之前,都有专门的内侍试毒,流程严密,无从下手。       她有些心急了。       德益堂,姜杏还在坐诊。左苍狼来时,他毫不惊讶,只取了棉布覆在她手腕上,连症状都没问,直接开始把脉。左苍狼说:“涟亭已经不在了,姜大夫为什么还留在德益堂?”       姜杏没说话,左苍狼说:“记得当初,您是陛下派给他的人,想必姜大夫和陛下,早就认识吧?”       姜杏这才说:“你想问什么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你和姜散宜是什么关系?”       姜杏说:“同姓不同宗。”       左苍狼点头,说:“我想要一副方子。”       姜杏直接问:“功效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慢性□□,需要毫无痕迹,足以瞒过最高明的大夫。”       姜杏面色微变,说:“不可能。但凡用药,皆有痕迹。若是真正高明的大夫,比如老夫,便不可能瞒过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若是我有十年时间呢?”       姜杏愣住,过了一阵,突然问:“你的意图这样明显,就不怕老夫说出去吗?”       左苍狼摇头,说:“不怕啊。”姜杏不解,左苍狼说:“你是姜散宜的亲戚,曾经为王后制造过假孕,还将二殿下送入宫里。就算你向陛下说明,你说陛下会怀疑是谁指使呢?”       姜杏慢慢坐下,说:“我可以告诉姜散宜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可是药方是你开的。陛下……是容不下对他有丝毫威胁的人的。”       姜杏终于说:“我也可以不开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很难,我既然来了,又把话说到这种地步。你觉得此时拒绝,还有余地吗?”       姜杏看看左右,说:“藏歌也来了?”       左苍狼没说话,他想了想,终于在桌前坐下来,许久,说:“你们宫里的事,我不想管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我知道,此事之后,我不会再烦你。”       出了德益堂,回到宫里,还没进宫门,便有几名侍卫上前,施礼道:“将军,奉命检查,还请将军见谅。”       左苍狼停住脚步,任由一个宫女上来搜身。宫女搜得非常小心,将她在德益堂开的方子寻了出来。然而送到太医院之后,发现只是一副还不错的补血养气的方子。       而她身上再无其他。侍卫只是命人前往太医院为她熬药,药方都没有再还给她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