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21章 邀约

第121章 邀约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一章:邀约       慕容炎过了很久才跟上她,眼前是万里无垠的黄沙,朝阳从云间探出头来,照得金光璀璨,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。       他突然说:“说得好听。如果冷非颜不死,你永远不会回来吧?”左苍狼转过身,慕容炎说:“你是真的想要离开我,一辈子不再相见,是吗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怎会。即使相隔千里,微臣永远心系陛下。”       慕容炎气得,冷笑道:“你大可以继续锦上添花,添一辈子也没关系。”再没有心情走下去,他转身往回走,走不久,回头见左苍狼迎着千条彩瑞而立,并不跟上,不由怒道:“回去了!”       他离开了,车队当然走得不快,二人很快就追上。       王允昭过来,看见他脸色不好,知道二人定是又吵嘴。但他也不慌,知道左苍狼能哄好。只是上了些热汤,给二人暖暖身子。左苍狼也知道他心中不悦,舀了汤吹凉一点喂他。       慕容炎冷眼打量她,虽然不悦,好在还是张了嘴。左苍狼喂了他一些,他说:“你离开之后的一年,可有梦见过我一回?”左苍狼拿着银勺的手微微一顿,说:“日日夜夜,无时无刻不在思念陛下。”       慕容炎气笑了,俯身替她脱了鞋子。那脚果然还冰着,他将她抱过来,揽在怀里,宽厚的手掌慢慢揉搓着她的脚。等到她终于在他怀里温暖起来,他说:“以后,安份地呆在宫里。不要再乱跑了。好好抚养宣儿,相夫教子,才是女人该做的事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当年陛下送我去温帅身边的时候,可不曾这样教过我。”       慕容炎抬起她的下巴,沉声说:“那是当时,你还没有这个福气!”他注视着她黑色的双瞳,俯身亲吻她。她的唇仍然有一点凉,但是非常柔软,他自她裙下伸手进去,说:“你看看你现在,不情不愿又如何?还不是只有在我身下辗转呻|吟,任我索欢?”       他百般撩拨,她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,他哑声说:“左苍狼,你看清楚,现在在你身上的人是谁!嗯?是谁!!”       车队一路向晋阳行进,半个月之后,终于到了晋阳地界。温府的车驾过来接温老爷子,车队暂时停下来。慕容炎下了马车,走到温行野面前。温行野勉力压抑自己的情绪,跪拜道:“倘若陛下没有别的吩咐,微臣先行回府了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这次,你做得很好。”       温行野慢慢地握紧双手,低下头,说:“为陛下分忧,是臣子份内之事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当初温砌与我的约定,我并未失信。”温行野僵住,慕容炎说:“也许你觉得不平,但是无论他为大燕付出了多少,无论你们温氏为大燕付出了多少,生死存亡之际,谁也没有办法。”       温行野轻轻颤抖,慕容炎说:“温以戎和温以轩那边,你可以告诉他们真相。但是最好不要提及,否则日后,孤很难不加以猜忌。”       温行野说:“陛下,微臣不知陛下所指何事。温氏一门,对大燕一直以来就是忠心耿耿,不会改变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这样最好。”       说完,他转过身,见左苍狼也已经下了车驾,这里已是晋阳城郊,再往前行不远,就是豫让桥了。       她往旁边走几步,那里有一方清池,池水竟成淡淡的粉色。左苍狼蹲下来,本想捧水洗水,待水一沾手,才觉出池水冰寒入骨。她慢慢地缩回手,发现自己确实已再不如初。       “怎么了?”慕容炎走到她身后,左苍狼没有回头,只是皱眉道:“水好冷。”       慕容炎一笑,上前沃水洗脸,说:“传说以前这里是一种温泉,大燕的开国君主慕容祈与大将军温离经过此地,见池水奔腾如沸。温离以水洗剑,从此池水转冷,水也变成了这烟粉之色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温氏先祖乃大燕开国功臣,想来剑上鲜血也足以染红这一池碧水了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你明白这个道理便是,自古以来,但凡想要成就一番盖世功业的人,怎么可能清白?别站太近,后来大燕多位名将曾在此洗剑,你的温砌也不例外。”       左苍狼转头看他,他微笑,说:“这池水只怕也染了不少戾气,你可别掉下去。”       左苍狼再度伸手,去触那一池寒水,说:“盖世功业,不能成为作恶多端的借口。一个好人,无论双手沾上多少鲜血,始终会心怀慈悲。”       “慈悲?”慕容炎笑得一脸讽刺。       左苍狼慢慢伸手入池,那水是真的冷。她喃喃道:“这洗剑池,我曾经过多回,今年的水真是格外地冷。”       慕容炎将她拉开,说:“知道冷还去?”他握了她的手,说:“其实今年跟往年并没有什么差别。”未等她说话,他又笑,说:“只是今年我们将军娇气了。”       说完,捂着她冻得通红的手轻轻呵了一口气,转头道:“回宫。”       晋阳城门下,文武百官并列两旁跪迎。慕容炎没有下车驾,一路直接回宫。       左苍狼回到南清宫,薇薇和芝彤已经等了很久了。薇薇说:“将军!您可算是回来了!前两天便说要回宫,我们盼得眼睛都要瞎了!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几天不见,你这嘴可是越来越甜了。”       薇薇嘿嘿地笑,芝彤已经为她捧了手炉过来。左苍狼看看她,问:“宣儿可好?”       芝彤笑着说:“好着呢,一会儿睡醒了就给将军抱过来。”       左苍狼点点头,突然说:“一直以来,你都以奶娘的身份陪着他,委屈你了。”       芝彤面上笑意未敛,说:“将军说得哪里话,其实能够陪在三殿下身边,奴婢已经是死而无怨了。”       她是个性子温和的人,一直以来虽然以宫女身份呆在南清宫,却没有过一丝怨怼。左苍狼说:“以前我东奔西跑,也顾不上这宫里。不敢为你争什么,总担心无法护你们周全。以后,大约能好些。”       芝彤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,但也看得出她情绪不高,笑着说:“早就听说将军要回来,我炖了乌鸡汤,这就为将军盛来。”       左苍狼点头,说:“去吧,多盛一些。我们也好久没有同桌吃饭了。”       御书房,慕容炎离开这许多时日,自然堆积了不少政事。他拿起折子,是姜散宜递上来的。言语之间,还是口口声声称袁戏等人居心叵测,劝慕容炎不要姑息。       并且后面还附上了应和袁戏的名单,他越看脸色越阴沉。确实,温砌旧部在军中的势力,已经盘根错节。他上位以来,虽然一直打压,然而看看这份名单,显然成效尚微。       可是这次的事,温砌遗信,到底是真是假?他虽然认定温砌会留书信给左苍狼,但是终究也只是猜测。左苍狼滴水不漏,他一时之间也只是疑心大作,难辨真假了。       正思索间,外面小安子禀道:“陛下,左将军求见。”       慕容炎看了一眼奏折,只当她又是为了什么政事而来,不免不悦:“什么事?”       小安子说:“回陛下,将军送了汤过来,说陛下若是忙着,就放在外间了。”       慕容炎这才略缓了神色,说:“让她进来。”       左苍狼走进来,倒是真的端着汤,说:“在驿馆的时候,想要见陛下一面何其容易。一回宫里,过来送一回汤还要惹得陛下不悦,真是不如在外。”       慕容炎合上奏折,说:“谁让你平时不烧香,今儿个过来抱佛脚,孤当然要疑心你另有所图了。”       左苍狼把汤放在他面前,慕容炎好奇:“你做的?”       左苍狼用小碗为他盛出来,说:“芝彤做的。若是我亲自下厨,陛下倒是敢喝啊。”       慕容炎也笑了,说:“芝彤?”突然想起是谁,说:“她在你宫里,可还安份?”       左苍狼舀了汤去喂他,说:“有什么安不安份的,奶娘而已。不过手脚倒还勤快,性子也好。若不是她在,三殿下还不把我脑仁吵炸了。”       慕容炎失笑,说:“说起来,孤也好几日没有见过宣儿了。”       左苍狼又喂了他一口,说:“那陛下晚间来啊。”       这是……邀约的意思吗?慕容炎低下头,看了一眼她,心里不由便有几分温软,轻声说:“嗯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