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19章 阳光

第119章 阳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九章:阳光       此时,朝中,慕容炎虽然派周信囤兵小蓟城,却没有立刻进攻。现在朝中形势,姜散宜是最希望双方开战的,一旦温氏旧部被拔除,军方会出现大量空缺。慕容炎也需要立刻培植自己的心腹。       现在他对姜家其实已经非常不满,但是开战之后,无论他心里怎么想,他依然会重用姜家的人。一则是人手缺少,二则,姜散宜不管私心如何,总算不敢叛他。       甘孝儒也希望开战,心理跟姜散宜差不离,但是如果不开战,他也不反对。对他影响不是很大。       薜成景一党是最不希望开战的,于公于私,都不希望。但是现在,薜成景已经非常谨慎,不敢直言相谏。       而慕容炎自己,没有人看得透他的心思。王允昭小心翼翼地侍候,慕容炎问:“你说,这一次,是战好,还是不战为好?”       王允昭犹疑,半晌笑着说:“如果将军们确有反意,当然必须一战。如果事情并非如此,奴才觉得,还是不战为好。”       慕容炎微笑,说:“其实,不管战与不战,孤都觉得,还是极好。”       身在其位,只能一路向前,尸山血海,无敬无畏。若是心存丝毫怯懦,便是失败的初象。至于到底愿不愿、想不想,不过旁枝末节,已经没有意义。       次日,慕容炎亲自前往小蓟城,周信、沈玉城亲自来迎。慕容炎问:“情况如何?”说着,行至宿邺城下。       周信说:“有点奇怪,宿邺城,不像是备战的样子。”       慕容炎缓步向前,周信赶紧说:“陛下,小心敌方偷袭。”       慕容炎摆手,仔细打量城关。只见行人往来如故,城门侍卫有时候检查路引,遇到可疑的人也会旁问,但是绝对没有备战的意思。慕容炎微笑,说:“有点意思。”       周信说:“陛下,我们攻城吗?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派人进宫通报,让袁戏出来见孤。”       周信应声,派人入城。片刻之后,城门闲杂人等被清离,袁戏与宿邺城一应属官出得城来,按照礼制跪迎。袁戏高声道:“末将袁戏不知陛下亲临,有失远迎,请陛下降罪。”       慕容炎盯着他,饶有兴味:“袁戏,定国公怎么不在?”       袁戏低着头,说:“回陛下,定国公与左将军本在驿馆休息,想来尚不知陛下前来,末将这就派人传召。”       慕容炎前行几步,周信、沈玉城等人都一脸紧张地护在他身前,他淡然道:“前几日,听说你私下调兵。朝中有人参你谋反。现在看来,宿邺城倒是平静得很嘛。”       袁戏一脸吃惊的模样:“谋、谋反?陛下,这是何其荒谬之事!敢问是何人进此谗言,还请陛下容许末将与之当堂对质!”       慕容炎冷哂,身边周信说:“既然并非谋逆,袁将军私自调兵,总该有个理由吧?”       军中,他是不愿与袁戏等人开战的,毕竟都是燕军,哪有自相残杀的道理?这时候既然袁戏声明并非谋逆,他当然希望能够袁戏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。       袁戏说:“回陛下,中秋时候,有人送来一封书信,称是温帅绝笔。我等吃惊不小,然而更令我等不安的是,上面的内容。”       慕容炎眸光凛冽,问:“上面是何内容?”       袁戏埋着头,说:“上面……写明,温帅之所以单骑出城,被靖军射杀,是……是陛下逼迫所致!”他握紧拳头,极力让自己声音平静。周围包括周信在内,俱是面色一变。       慕容炎一笑,说:“所以,你就调兵遣将,意图造反吗?”       袁戏咬牙,徐徐说:“末将不敢。末将知道事关重大,陛下贤明仁德,怎会迫害忠良?此事定有阴谋,但一时之间,恐再有人从中挑拨,所以急急赶回军营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你抬起头,看着孤说话。”袁戏慢慢抬头,注视他的脸。慕容炎说:“继续。”       袁戏说:“末将回到军营,立刻清查这封书信的来历,所以将一些兵士调回。随后为澄清流言,又请了左将军和定国公前来宿邺城。最后终于证明,温帅手书,乃是有人伪造。但至今仍未查到始作俑者,末将无能!”       慕容炎留意着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,许久,说:“起来吧。”       袁戏站起身来,慕容炎一人当先,准备入城。周信说:“陛下,小心有诈。”       慕容炎摇摇头,继续前行。袁戏跟在他后面,他突然冷不丁问:“左苍狼让你这么说的?”       袁戏一惊,说:“陛下,实情如此。末将不敢妄言。”       慕容炎一笑,再没多说。       驿馆门口,左苍狼和温行野跪迎,慕容炎缓缓走到她面前,停下脚步。左苍狼没有抬头,许久,慕容炎说:“起来吧,这些天,你也辛苦。”       左苍狼扶着温行野一并起身,慕容炎说:“书信在何处,让孤也欣赏一下是谁的手笔。”       袁戏说:“回陛下,书信在末将府上,末将这就去取。”       慕容炎嗯了一声,等到他离开了,方才进到驿馆。左苍狼跟在他身后,等身后诸人都落下几步,他突然问:“如果你不劝阻,无论书信真假,以袁戏的性子,都已经起兵了吧?”       左苍狼微怔,说:“袁将军并不敢背叛大燕,背叛陛下。”       慕容炎说:“不敢?哼,他以为自己义重如山,有什么不敢的?”左苍狼不说话了,许久,他突然问:“阿左,你千里迢迢一路到此,阻止这场战争,是为了什么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我只是受袁将军所托,护送定国公来此,辨别温帅字迹而已。”       慕容炎不理会她的避而不谈,兀自道:“袁戏不是个擅于说谎的人,让他这样的人说出方才那番话,实在有些为难他。”左苍狼愣住,他笑着说:“如果信真的是假的,那么他看孤的眼神,便不会有仇恨。”他转过头,盯着她的眼睛,说:“阿左,你费尽心机,是为了大燕,还是为了我?”       左苍狼还没说话,慕容炎突然握住了她的手。她想抽回,他加力三分,说:“不管你是为了什么,我都只当你是为了我。其实书信内容,我不看也知道温砌写的什么。事到如今,解释无用,但若说错,我并无过错。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我不知道陛下在说什么。”       慕容炎牵着她往里间走,说:“不,你比谁都清楚。温砌是不是还给你单独留书?”       左苍狼血液渐冷,慕容炎说:“我要说的是,你不必急着感动。因为我若是他,到了那种地步,我也会这么做。让我猜一猜,他无非是留下两封书信,一封可以煽动温氏旧部起兵造反,一封却又劝你要以家国为重?”       左苍狼想要挣开他的手,他死死握住,直到她手背之上现显红痕。他冷笑:“怎么,不爱听了?我来告诉你为什么。温砌死时,父王败局已定。他是可以聚集旧部,拼一个鱼死网破。但是对我而言,不过是多死几个人,多打几场战,根本无关痛痒。而他,他的父母妻儿、亲朋好友、心腹爱将,必将一一死在我手中。他是死了,但是真正救下袁戏他们性命的人,救下这些无辜将士的人,是我!”       左苍狼微微发抖,慕容炎淡笑:“怎么,忍不住了?他到了那种地步,既不能完全信任于我,又没有与我抗衡的实力。能怎么办?他只有用最后的悲情,来笼络天真的你!于是留下两封信,假意相托,不过是怕我反悔,利用你维护这群人的利益罢了。”       左苍狼终于说:“陛下所言,我不知真假。但是我却知道,人心如镜,若是心怀黑暗,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,便都是黑暗。”       慕容炎注视着她的眼睛,最后慢慢将她拉进怀里,他的声音很低,有一种醉人的迷离。他说:“这件事,无论真假,我都不会再追究。说出来,也许你也不会信吧。我百般忍耐、患得患失,不过也就是为了这零星的一点阳光。”左苍狼背脊微僵,他握了她的手扣到自己腰间,说:“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一路行来,就到了这种地步。其实慕容炎这一生,起落荣辱都没有什么好遗撼的。只是……”       他没有再往下说,这样的慕容炎,像是在乞求被爱一样,显得可笑又可怜。他有很多机会可以杀她,也有无数理由,应该杀她。       可是他下不了手。       他恨死了那个躲在阴暗角落里低声啜泣的小孩,恨死了那个渴盼微弱光热的稚童。他以为那个孩子已经死了,腐烂在彰文殿某个尘埃堆积的角落里。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每当看着她,抱着她的时候,他就又出现了。       在若干年以后,慕容炎已经变得冰冷而强大,可以掌控所有。唯有他仍蜷缩在彰文殿终年不化的阴影之中,一边求生一边腐朽,眷恋着慕容炎所路过的、那些屈指可数的温柔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