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17章 鸿毛 20160629

第117章 鸿毛 20160629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一百一十七章:鸿毛
  
      法常寺,王楠走在前面,薇薇跟在他身后。天色暗淡,王楠这样的武人倒是如履平地,薇薇就走得深一脚浅一脚,十分吃力。王楠见了,索性回身,将她往肩上一扛。薇薇尖叫一声:“你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楠说:“我也不想无礼,可是若按你这速度,我们今天是中秋,走到法常寺只怕就过年了。”
  
      薇薇气急败坏:“屁!想当初我跟将军还不是一起上去过!”
  
      王楠笑:“将军以前还好说,今天如果在这儿,也只能上法常寺过年。不然她为什么不自己来。”说完,又有些好奇,问:“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要让你深夜和我来取?”
  
      薇薇被扛着,只觉得头晕想吐,说:“我怎么知道?你快放我下来!”
  
      王楠笑,反倒将她掉了个个儿,女孩真是轻,抱在手里,玩偶一样。他扛着薇薇,大步上山。薇薇挣扎了半天,愣是无法撼动他分毫,只触到他微凉的轻甲。
  
      他说:“你真不知道?将军让你来拿东西,会不告诉你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薇薇说:“将军就是不知道是什么,才让我来拿啊!”
  
      王楠哈哈一笑,说:“说得对。”
  
      两个人一边说着话,一边上山。王楠的手搭在她身上,温度慢慢透过衣料,薇薇有些不自在,说:“你放我下来啊!”
  
      王楠说:“还是就这样上山吧,天黑路滑,别扭了脚。”
  
      薇薇抿了抿唇,不说话了。法常寺的石阶,已经布满青苔,山险路滑,确实她也行走不便。一路上了山,王楠把她放下来,自己点了火把,说:“找吧。”
  
      彼时法常寺早已破败不堪,地上随处还可以见到烧焦的尸身残骸。风一吹,野草飘摇,邪影绰绰。薇薇腿肚子都抖了,王楠看了一眼她的脸色,把火把递给她,自己走在前面。
  
      前方突然一个黑影蹿过来,薇薇一声尖叫,猛地跳到王楠身上。王楠赶紧接住她,又看了一眼,说:“是老鼠,别怕。”
  
      薇薇紧紧抱着他的腰,说:“真……真的是老鼠?”
  
      王楠说:“你要是害怕,在这里等我。我取回给你。”
  
      薇薇想了想,说:“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,万一你偷偷藏起什么东西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要不要这么诚实……”王楠叹气,低下头,看了看她的双手,说:“那你先把我松开行吗?”
  
      薇薇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,飞快地缩回手。王楠往前走,薇薇跟在他身后,不知道为什么,注意到他的身姿。这个年轻的将领,腰身竟然格外坚实挺拔。
  
      为什么会自己会注意到他的腰啊!!薇薇一脸绯红,却忍不住又看了一眼,反正跟在王楠身后,他脑袋后面也没长眼睛。但是看过几眼之后,为什么就心跳加快呢?
  
      难道我……我发|春了?!薇薇大吃一惊。
  
      王楠以刀挑开密结的蛛网和攀爬的藤蔓,再拨弄四周的野草,以免又跳出什么蛇鼠。薇薇跟在他身后,高高地举着火把为他照明。过不多时,终于来到大殿之上。
  
      殿中佛像俱已斑驳,王楠环顾四周,也不免心中戚然。他站在中央,对薇薇道:“去取吧。”
  
      薇薇站着没动,王楠以为他不敢,正要自己过去,薇薇说:“慢着!”
  
      王楠转头看她,她咬着嘴唇,说:“我自己去取。”王楠耸耸肩,半天,薇薇没动。他问:“你又想怎样?”
  
      薇薇站了半天,说:“你先告诉我,哪一尊是文殊菩萨?”
  
      王楠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好嘛,她站半天,原来是认不出佛像。
  
      王楠忍着笑,指了指神台。薇薇终于走过去,抱起那尊菩萨,左右摸了摸,却没发现异样。她一脸狐疑:“难道东西已经被人取走了?”
  
      王楠上前,接过她手中的佛像摇了摇,里面隐隐有声。他将薇薇拉到身后,猛然将佛像掷在地上。碎石四溅,薇薇一惊,只见碎裂的佛像中间,两封书信赫然在其中。
  
      王楠弯腰拾起,说:“这估计就是将军要找的东西了。”然而一看上面的字迹,他蓦然惊住: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薇薇问: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王楠呼吸慢慢急促,说:“这是……”他又比对了另一封的字迹,上面笔走龙蛇,落笔刚劲。他说:“这是温帅的字迹!!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旁边有人说: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楠和薇薇都吃了一惊,循声望去,只见袁戏和诸葛锦从阴影里走出来。王楠这才松了一口气,说:“袁将军、诸葛将军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袁戏说:“看你小子带着将军的侍女鬼鬼祟祟的,又往这荒凉僻静的荒山上跑,还以为你要拐了将军的人私奔呢。我跟来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薇薇顿时脸又如火烧一样,说:“袁将军!”
  
      袁戏哈哈一笑,说:“不打趣了,你刚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王楠说:“这两封信,是温帅的字迹。”
  
      袁戏说:“温帅以前跟雪盏大师也多有来往,有信在此并不奇怪。但是……但是雪盏大师这样郑重地藏在佛像之中,倒是让人生疑。”
  
      他走过来,要接过那两封信,王楠略有犹豫,旁边薇薇已经说:“这是将军让找的,还是送回宫里交给将军吧。”
  
      袁戏说:“既是温帅亲笔信,我等应该也看得吧。”
  
      薇薇看了一眼王楠,王楠也拿不定主意。一个是袁戏军职比他高,二是一直以来,他们一直都算是同一派系。袁戏看出他的犹豫,说:“这封已经拆口的,必是写给雪盏大师的,我们看一眼不行?”
  
      王楠也不好拦他,只好把信递过去。袁戏接过来,抽出信纸,然后目光渐渐凝固。王楠一直注意他的表情,见状问:“袁将军?到底是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袁戏没有回答他,反而一把抓过诸葛锦,问:“你看一看,这是将军的亲笔信吗?!”
  
      诸葛锦接过信纸,仔细核对字迹,许久之后,说:“确定无疑。而且看这墨痕,也不新了。”两个人互相对望,眼中均是骇然。薇薇有些吓到了:“二位将军,温帅到底说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袁戏慢慢将信纸折进信封,说:“我终于知道,为什么温帅已死,慕容炎对我们还是处处提防,百般打压了。”
  
      王楠面色微变,一向温和的诸葛锦都慢慢咬紧了牙,说:“他逼死温帅,他竟然逼死温帅!”
  
      薇薇急了,问: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袁戏说:“我们都错了,这个人早就疯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话落,他也不将书信还给王楠,转身离开法常寺。薇薇追过去,王楠伸手拉住她,对她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后半夜,左苍狼正等着消息,就见薇薇匆忙赶回来。见她一脸慌张,左苍狼眉头微蹙:“出了意外?”
  
      薇薇说:“将军,文殊菩萨像中,是温将军的亲笔信。”左苍狼心中一跳,说:“你没能取回来?”
  
      薇薇急道:“我跟王楠将军已经取到信,可被袁戏和诸葛锦两位大人夺走了!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慢慢坐到书桌前,薇薇见她神情,反倒愣了:“将军,您怎么一点都不奇怪的样子?”
  
      左苍狼右手轻轻抚摸桌上狮子头状的镇纸,说:“温帅给雪盏大师留信,雪盏大师如此机密地藏在佛像之中,说明里面一定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东西。如果只是其他的事,袁戏等人就算是发现,也会让你传话与我商量,不会直接夺走。信的内容,是温帅的死因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