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16章 清澈 20160629

第116章 清澈 20160629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六章:清澈       藏歌在混乱之中抓起阿绯掠过城头,慕容炎没有下令,无人敢放箭。他几个起落,竟然跃过西华门,飞纵而去。姜散宜最先反应过来,大声道:“追,别让逆党逃了!”       巡防营最先反应过来,带人追了出去。姜散宜行至慕容炎身边,说:“陛下,微臣无能,让陛下受惊了。”       慕容炎没有抬头,姜散宜的意思,他能不明白吗?他无非是想问如何处置左苍狼罢了。他又看向那个几乎被血染红的人,仿佛整个晋阳城的阳光都照在她身上,血的浓彩,美到刺目。       至此以后,一点点可能也没有了吧?       杨涟亭的死,也成为了他与她之间,无法止血的伤口。他应该立刻下令,将她拖出去斩首示众。这个人留在身边,只能是祸患。可是为什么无法开口呢?       他低下头,听见耳畔有人说:“主上,我又梦见你了吗?……也是,除了你,我还会梦见什么呢?”       回忆像锋刃皆卷的刀,刺入胸腹,绞断肝肠。让人外表完好,内里撕心裂肺、惨痛哀嚎。       他深深吸气,慢慢站直了身体,说:“既然逆犯已伏诛,就回宫去吧。”       说罢,淡淡转身,赤色衣袂飞扬在晋阳城的微风里。左苍狼,当年我到底是在哪里遇见你?当年,我为什么要遇见你?       班扬很快就对宫里的形势有了了解,现在宫里,最受宠的无疑是贤妃姜碧瑶。但是她膝下无子。王后姜碧兰是她的亲姐妹,育有两位皇子,但是陛下似乎并不往她那儿去。       还有一个低等的良人叫可晴,不过从未听陛下提及。       最令她意外的,恐怕就是南清宫这位了。她没有位份,然而俨然是一宫之主,甚至抚养了三皇子慕容宣。班扬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,她嫁入燕王宫,不过是因为国破家亡,无终的族人需要她缓解双方的关系而已。       这一天,她刚刚在重墨宫安置下来,就听见宫人说:“良妃娘娘这是得罪了谁啊,怎么安置在重墨宫这个地方?只怕以后陛下……”       班扬听见了,叫过那个宫人,问:“重墨宫发生过什么事吗?”       宫人赶紧跪在地上,直掌自己的嘴:“良妃娘娘,是奴婢多嘴!奴婢不该胡说!”       班扬微笑,说:“你不必害怕,老实说给我听。”       那宫人终于小声说:“以前……王后娘娘为了陷害南清宫那位……将小公主溺毙在重墨宫里。陛下特别喜欢小公主,所以……”       班扬有点明白了,这宫里,如今王后娘娘已经不理事。后宫诸事都是贤妃姜碧瑶在安排。她住在这重墨宫的事,还能是谁的主意?她虽然没有野心,但好歹也是无终国王的女儿,总不能无端叫人给害了去。       当天,她就去到良人可晴的住处。可晴知道她是新封的良妃娘娘,当然也极尽客气。       这宫里宫妃不多,班扬早已知道她受贤妃姜碧瑶欺辱的事。当下问:“我曾听说,王后娘娘与陛下是青梅竹马。当初陛下甚至为她一怒起兵,夺得了天下。为何现在反而是妹妹更受宠爱一些呢?”       可晴咬咬唇,她在宫里时候也已经不久了,班扬既然这么问了,自然不会对姜碧瑶存着什么善心。她说:“娘娘不知道吧,以前陛下小时候,曾有一个宫女……”       宫里的传闻,总是流传甚广的,什么秘密都瞒不住。当年因慕容炎一句夸赞而被容婕妤剁下双手做羹汤的事,不少人都知道。       班扬说:“你是说,贤妃娘娘的手上,也有跟那个宫女一样的胎记?”       可晴说:“可不是,那个宫女想来早已故去。就算容婕妤留她一条命在,如今也定是四五十岁的人了。可这位贤妃娘娘,居然有跟她一样的胎记,您说巧不巧?”       班扬当然也就明白了,说:“真是很巧。如此说来,她与陛下,倒真是前生造定的因缘。”       可晴笑了笑,不说话。班扬也不多说了,起身道:“我初入宫中,人生地不熟,以后还望可晴姐姐多多往来才是。现在我就不再打扰了。改日再来探望姐姐。”       可晴赶紧起身行礼,将她送到门口。       左苍狼病了一个月,慕容炎一直没有来过,只命太医照料。宫里多了一位良妃,但他却并不愿到重墨宫去。那个宫人说得倒确实是有道理。姜碧瑶暗暗得意,宫里人也都是有眼色的,哪怕是进了新人,她仍然是独宠。当然也多看她眼色行事。       班扬倒也乖觉,平素并不与她一般计较。有礼必答,十分客气。偶尔姜碧瑶有意欺压,她也只是忍耐。       然而姜碧瑶仍然不甘心,在去御书房的路上遇见姜散宜,她说:“陛下也不知道怎么了,他虽然不去南清宫了,可也没有处置那个女人的意思!”       姜散宜说:“想不到,倒是低估了她在陛下心里的份量。”       姜碧瑶冷哼一声,说:“宫里又多了一个班扬,还不是她干的好事!”       姜散宜倒是不在意这个,说:“陛下毕竟是陛下,这后宫早晚会热闹起来。娘娘不要太在意。”       姜碧瑶说:“一个小贱人而已,我还能对付。只是如今父亲还只是三品的大尚书,不知何时才能官复原职。我说了几次,陛下都岔开了。”       姜散宜说:“甘孝儒是陛下的人,他不犯错,陛下不会撤他职务。薜成景是第二次任用,陛下也难免会格外谨慎,不会擅动。可惜这次左苍狼救走逆犯,薜成景等人没有参与。否则倒是好了。”       姜碧瑶说:“薜成景也一把年纪了,活到这个年纪还不死,真是让人生厌。”       姜散宜转头看向她,突然说:“这句话说得好啊,薜成景这么大年纪了,若是突然暴毙,恐怕也不是什么怪事……”       姜碧瑶看他一眼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       八月十五,中秋宴上。       左苍狼称病,没有参加。但是让芝彤抱着已经会跑会跳的慕容宣过来。姜碧兰也抱着慕容兑出来活动。姜碧瑶领着慕容泽,宫宴之上有了几个孩子,倒也活泼增色不少。       慕容炎身边坐着姜碧兰,她仍是美艳的,然却清减了许多。慕容炎并不看她,反而环顾四周。那个人并不在,他突然也沉了脸,为什么还要下意识搜寻?       那个女人,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。遇见她是败笔,留下她更是败笔。       可是又是为什么,樽中酒无味呢?       他把玩着手中金樽,想要集中精神,然而那些管弦丝竹都再不能入耳。宴上有螃蟹,姜碧瑶看出他心不在焉,起身在菊花水里洗了手,为他剥螃蟹。正去着壳,突然旁边的班扬轻呼一声:“贤妃娘娘,您的手……”      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过去,落在姜碧瑶的手上。姜碧瑶一惊,慢慢低下头,只见她右手上那块胎记花了,周围的水珠都变成了淡粉色。她想缩回手,慕容炎看了一眼,说:“怎么了?”       姜碧瑶将手藏到袖子里,说: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       慕容炎慢慢抓住她的手,伸到眼前,右手扯了一方白色的丝帛,在她手背胎记上轻轻一擦。只见那粉色花瓣一样的胎记慢慢褪去了颜色。       慕容炎看了一眼白帛上的粉红,姜碧瑶脸色惨白。       南清宫,左苍狼醒过来,薇薇陪在她身边,说:“将军,您终于醒了,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今天中秋,袁戏他们应该都回来了吧?”薇薇点头,说:“是啊。都在宫里呢,可惜将军生病了,不然……”       左苍狼没有让她说下去,却道:“当初雪盏大师对我说,有朝一日,我若有悔,记得晋阳法常寺,如来座下左侍肋文殊菩萨。”薇薇没听明白,问:“什么?”       左苍狼说:“我想,是文殊菩萨里面藏着什么东西。你去找王楠,跟他一起去法常寺,看看这东西还在不在。如果在,帮我取回来。”       薇薇答应一声,出门去了。她走不久,外面却乱了起来。       慕容炎看着姜碧瑶的手,许久,微笑,说:“爱妃这个刺青,倒是有点意思。”       姜碧瑶忙跪在地上,说:“陛下,我……”慕容炎静静地看着她,说:“你什么?”姜碧瑶嘴唇颤动,不知如何说话了。慕容炎说:“说啊,孤也准备听听,你打算如何解释。”       姜碧瑶转过头,又看了一眼盆里净手的菊花水。她猛然转过头,盯着姜碧兰,说:“是你!是你害我对不对?!”       姜碧兰说:“贤妃,陛下在问你话,你避而不答,反而对我大吵大嚷。这就是你身为一个宫妃的教养礼仪吗?”       姜碧瑶说:“你为什么要害我!”       姜碧兰冷笑: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       慕容炎在一旁,看着这两个女人,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水,那水洗过手,已经开始浑浊。就像一路行来的人心。那些清澈的、透明的,纯粹得让人心碎的东西,到底失落在了哪里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