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13章 忠心

第113章 忠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三章:忠心 待战事稍歇,大燕不仅占领了无终,更夺下了孤竹大部分被西靖占据的城池。西靖只剩下滦城、云洲等还在手里,但已是不能守。简炀索性扶慕容渊在滦城称帝,国号北燕。 尘埃落定,西靖固然是没讨着好,大燕也是疲惫不堪,一时都没有再战之力。简炀虽然气,却还是只有以诸葛锦换回季广。 慕容渊在滦城称帝后,发出诏书,要求与慕容炎面谈。 慕容炎接到慕容渊发出的这封诏书,军中当然极力劝阻。周信说:“陛下,此时孤竹等地两经战乱,虽然并入燕地,但是人心不稳、时局动荡。何况西靖如今动向不明,陛下不宜亲往。” 许琅等人对滦城的情形当然是最为了解的,立刻也谏道:“陛下,如今滦城酷热难当,且尸积如山,还未能及时清理。万一发生疫病,对陛下大大不利。依末将愚见,陛下还是邀太上皇入燕地为好。” 慕容炎沉吟,说:“古往今来,莫不是孝道为先。既然酷暑当头,孤又岂能让父王行走几百里,前来见孤?再说了,如今孤竹与无终虽然并入燕地,到底还是心中不安。孤若不去,倒显得没有胆识,如何让他们信服?” 许琅和周信互相看看,都不知如何相劝。慕容炎说:“准备下去,孤亲自去一趟滦城。” 他意已决,周信等人也不好多言。慕容炎想了想,又说:“如今滦城炎热,阿左身体不好,孤将她留在梁州。周信,你派亲信心腹照顾,她最近……有点情绪,找几个伶俐的人陪一陪。” 周信一愣,不想他会单独提起左苍狼,忙说:“末将遵旨。” 傍晚时分,慕容炎回到营帐之中,左苍狼还睡着。他将她养在自己营帐之中,平素一直派人看守,并不允许她外出。她在帐中无事,大多时候便都睡着。 慕容炎走到榻边,里面冰雕半融,倒还凉爽。她的呼吸轻浅若无声,长发铺了半枕。慕容炎在榻前坐下来,说:“明日我去一趟滦城,你在这里乖乖呆着。等事情一毕,我便过来接你。” 左苍狼睁开眼睛,瞳孔漆黑如墨。 慕容炎俯身亲吻她,说:“这几天找几个可心的人儿陪你玩,只是外面热,还是不要逛太久。”他伸手把玩她的发梢,轻轻打着小圈,说:“你看你,让你出去吧,你又生病,不让你出去,你又没精打采。” 左苍狼说:“陛下是养了一只雀鸟,放外面怕它跑了,关笼子里又嫌它无趣。” 慕容炎轻笑,将她揽进怀里,说:“怎么说的话!孤这是得了一件珍宝,捧在手心里怕飞了,含在嘴里又怕化了。你看,这么一说,是不是就好听了许多?” 左苍狼说:“既然如此,陛下何不索性将我腿打断,如此我想去哪也是不能了。” 慕容炎认真地想了想,说:“好主意。”说完,伸手去摸她的腿。左苍狼拍开他的手,他凑到她耳边,笑说:“可是孤喜欢被这双腿死死夹住的感觉,一时之间,还舍不得。” 左苍狼一脸恼怒,慕容炎笑得直不起腰。以往他养一头狼,这狼一使性子、一张嘴,他就疑心它要吃人。总是忌惮几分。现在他养一只猫,偶尔这猫生气发怒,他也总当闺房之乐,不以为意,甚至还觉得其乐无穷。 左苍狼不想跟他说话了,他这才起身,说:“我这就走了,你乖乖呆在梁州。”说完,见左苍狼没反应,又有些不悦:“起来,为孤更衣。” 左苍狼不动,他伸手将她捞起来,见她全无反应,也是心头火起,说:“你有没有听见孤说话?日后你也就这些用处了,不多在这些地方下功夫,还想如何?” 左苍狼这才抬头看他,眼神阴寒。慕容炎知道激怒了她,有点快意,又有点略悔,松开她,终于也没再说什么,自己换了衣服,转身出了营帐。 次日,左苍狼还睡着,倒真有两位将军夫人过来,由胡林等陪同着,在梁州城里逛逛。周信倒也了解她,两位夫人都是惯会武刀弄枪的,逛的也都是些兵器店、马场等等。 第二天,又有州官奉上良弓宝剑,各出奇招,倒也都在博她欢心。 慕容炎启程前往滦城,周信一路上百般小心,说:“陛下,从梁州到滦城,所有可藏伏兵的地方,末将都已经画出,并事先安排兵士打探。” 慕容炎说:“嗯,西靖一定会用此次机会,向孤下手。小心点总是好的。” 周信倒是有些不明白了:“陛下明知如此,为什么还是要执意前往滦城呢?就算去了,陛下身为人子,也不能亲征滦城。而太上皇也定然不会与陛下和谈。” 慕容炎说:“孤与他,毕竟是亲父子。若不给他一个机会主动出手,孤哪有借口向他出兵呢?” 周信愣住,这才明白他执意北往的意图。只是看来这一次,他是非除慕容渊不可了。 半个月之后,慕容炎横渡滦河之时,遇西靖水师伏击,所乘船只凿沉。周信等人与靖军在滦河血战十余日,燕军一路沿河搜寻,一直未查到慕容炎行踪。 燕王应父邀约,明知有凶险却依旧慨然而往。而慕容渊与西靖勾结,于滦河设伏,令慕容炎滦河遇险,下落不明。消息传回滦河,许琅特地来报左苍狼:“将军,依您看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 左苍狼说:“收拾一下,我要前往滦城。” 许琅急道:“可是将军的身体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我身体事小,这种抢功的机会,岂能错过呢?” 许琅不明所以:“抢功?” 左苍狼却不再说话了,当天便收拾行装,一路乘马车,星夜兼程,前往滦城。王楠等人就在附近驻军,听说此事,一路赶来。左苍狼与他同路,王楠说:“将军,听说靖军还在沿河搜寻,您看陛下这次,会有危险吗?” 左苍狼说:“周太尉向滦城用兵了吧?” 王楠说:“正是!陛下为了孝道,仅带了数十人过河赴约。没想到太上皇竟然全然不顾父子亲情。将士们群情激愤,自然是当即发兵,攻打滦城了。” 左苍狼说:“那陛下就是无恙。” 王楠奇道:“将军怎么会如此确定?” 左苍狼坐在车驾之中,微掀窗帘与他轻声说话:“滦城、云洲等地,不过弹丸之地,他比谁都想攻下这几座城池,将孤竹之地完完全全据为己有。但是慕容渊为王,他素来标榜孝道、贤德,岂有子攻父业之理?当然要找个说得过去的藉口。” 王楠暗自心惊,说:“如此说来,此事竟是陛下计策?那么如今天气炎热,将军身体又不好,何必匆匆赶往呢?” 左苍狼说:“总要表个忠心啊。” 王楠呆住。以前无论如何,从来未曾听过她这么说。他尴尬地笑笑:“将军说笑了。” 左苍狼没有再说话。 果然如她所言,两天之后,燕军攻占滦城,慕容渊纵然有靖军相助,然而毕竟地少城矮,无法藏兵,靖军也只有连连后退。左苍狼到达滦河的时候,靖军已然退至云洲边缘。 天气确实是炎热无比,左苍狼行不了几步,便是寒出如浆。她右肩全然无法使力,也无法骑马,一路行动极是不便。但纵然如此,仍然是穿过了滦城,来到云洲边界。 周信见了她,也是吃惊:“阿左?你如何来了?” 左苍狼问:“陛下可有消息?” 周信这才一颗心落了地,说:“你到底还是心系陛下,只是此地危险,你还是不要久留了。陛下一有消息,我便通知于你。” 左苍狼说:“太尉还须追击敌军,不必顾我。只须给我一小舟,滦河之上,我寻一寻陛下也是好的。” 周信闻听,只好给她一艘船,当然不会是小舟。而且也派了许多兵士保护。左苍狼自滦河乘船而下,河风悠悠,她沿船窗而坐,一壶酒、几样小菜,每日里赏赏这河上风月。打捞搜寻之事,都是周信派来的亲兵在忙活,哪用她动手? 十几天之后,终于靖军败北,慕容渊被困于云洲马蹄山。左苍狼的船也正好在马蹄山下,她站在船舷之上,向山上眺望,说:“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们上岸看看吧。” 胡林一直就跟着她,如今也是担忧:“将军不能远行,又不能骑马,这山路崎岖,一定要上去吗?” 左苍狼说:“一路不见陛下踪影,说不定他在这里也不一定。我们下去看看就好。” 胡林也不敢多言,只好扶她下船,一行人上山搜索。山上,周信围住慕容渊,慕容渊说:“来的就你们吗?慕容炎在哪里?” 周信一回身,兵士缓缓退开,人群两分。慕容炎缓缓走出来,说:“父王,好久不见了。” 慕容渊盯着他,说:“为什么当年孤王就没有看出来,窝里养了一个如此狼心狗肺之徒?” 慕容炎说:“可能是因为父王迷醉于后宫满园佳丽,无暇仔细看上一眼吧。” 慕容渊说:“慕容炎,事到如此,孤王也无别的话说。你妹妹慕容姝你总不至于也要赶尽杀绝吧?” 他身边正站着公主慕容姝,这些日子她随父亲身在敌国,慕容渊身边倒一直是她在照料。慕容炎看了她一眼,她咬着唇,没有说话。慕容炎说:“姝儿既然一直跟随父王,定然是孝心可嘉。父王已经老迈,黄泉路上想必孤独。有姝儿相陪,孤也心中稍慰。” 慕容渊说:“好,好得很。” 慕容炎一抬手,有人奉上酒盏,里面两杯美酒,湛青碧绿。慕容渊再没有看他,只是转而看向自己的女儿,说:“姝儿,爹爹对不起你。这些年你陪着爹爹,到头来,竟也只能随爹爹而去。” 慕容姝摇头,说:“父王别这么说,姝儿愿意跟随父王。” 慕容渊慈爱地轻抚她的头顶,说:“好。”两个人接过酒盏,缓缓饮尽杯中酒。毒酒入喉,很快发作,尸身一前一后,慢慢倒在白布之上。慕容炎缓缓上前几步,低着头看地上的父王和妹妹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像是缺了一块,有一点漏风。 夏日的风应该不冷,然入心入肺,却令人觉得萧瑟。 正在这时候,身后又有响动。慕容炎回过身,只见左苍狼在胡林等一众侍卫的陪伴下,慢慢上了山。那一刻,他像个与大人走失的孩子,突然上前几步,拥住了她。 也许,你当初阻止我是对的吧。一无所有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。“阿左!”他低声唤,双手用力,将她抱得很紧很紧。 你还爱我的是吗?否则何必顶着烈日酷暑,跋山涉水来寻? 左苍狼轻声说:“原来陛下无恙。早知如此,我何必巴巴地跑来。” 慕容炎不想松开她,却说:“你是狗掀门帘,全靠这一张嘴了。”说完,才发觉她身上已然汗湿重衫。他忙道:“出了这么多汗,下山吧,别中了暑。” 说完,他扶着她,一路从清泉流淌的阴凉之处缓步下山,行出山林之前,他又回头,沉默了很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