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08章 冰儿

第108章 冰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章:冰儿 御书房,慕容炎批了一下午的奏折,有些乏了。他将朱笔搁在案上,两手揉了揉太阳穴。王允昭连忙说:“临华殿那边,贤妃娘娘刚刚派人来,说是炖了汤。陛下要不要让娘娘过来为陛下解解乏?” 慕容炎说:“她过来也是添乱,解什么乏。” 王允昭沉默,慕容炎看向他,问:“南清宫没有派人过来?” 王允昭说:“左将军带着三殿下,恐怕是没有什么时间。” 慕容炎说:“碧瑶也带着泽儿,怎么就有时间了?” 王允昭笑着说:“三殿下毕竟小,事情也多。” 慕容炎失笑,说:“就你理多。” 王允昭说:“奴才这就去传将军。” 慕容炎说:“不必了,她若不愿来,传了也是虚情假意,虚以委蛇。”王允昭看了他一眼,慕容炎说:“她以前跟孤说话的时候,从不会这样,看着孤的眼睛,柔情款款。” 王允昭叹了一口气,终于说:“将军是武人,难免粗犷一些,想来要在宫里生存,便觉得陛下会喜欢小女儿一些吧。” 慕容炎嗯了一声,说:“其实有时候看久了,也觉得有趣。就想看看她下一次又想什么点子,把孤留在她的殿里。哪怕是用可晴、用芝彤,或者随便用什么东西。” 王允昭说:“只是将军看似温顺,其实还是十分刚烈。陛下,恐怕……玩闹之间,还是适度得好。”慕容炎抬起头盯着他,王允昭赶紧笑着说:“以免她当真。” 慕容炎继续执笔,说:“酉时之后,南清宫还没有派人来,就去临华殿吧 。” 王允昭应了一声是。 临华殿里,姜碧瑶让可晴为她盏着烛台。那烛台燃烧之下,烛泪淌了可晴一手。她视而不见,直到时辰差不多了,问宫女:“陛下可是要过来了?” 宫女应了一声,又派人去御书房催促,她这才转头对可晴说:“天也不早,晴妹妹想必也是累了。就先回去吧。明日待向王后问安之后,再过来临华殿陪伴本宫也是好的。” 可晴强忍着眼泪,向她行过礼,慢慢走出临华殿。 刚刚出了临华殿,就遇到王后姜碧兰。可晴赶紧向她行礼,姜碧兰在她身边走了一圈,说:“起来吧,你虽然位分不高,却难得入了陛下的眼,好歹也是自己姐妹。” 可晴慢慢起身,姜碧兰看她眼睛红红的,说:“可是她又给了你什么气受了?” 可晴这才福了福身,说:“回娘娘,没有。”她又不傻,知道王后跟贤妃乃是亲姐妹,难道还会真的帮着她不成? 可是姜碧兰却没有就此罢休,她说:“你这几日常去临华殿,可有见到本宫的泽儿?” 可晴说:“回娘娘,有见过几回,贤妃娘娘待大殿下视如己出,王后娘娘请放心。” 姜碧兰说:“她如今膝下无子,又要博陛下欢心,当然会对泽儿视如己出。但是我还不了解她吗,她从小心比天高,最是阴毒不过。一旦她有了自己的骨肉,泽儿的日子,万万不会好过。” 可晴吃了一惊,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说这些。 姜碧兰看了她一眼,将素手拢入袖中,捧着精致的手炉,说:“可晴妹妹日日如此,也不是办法。难道就没有想过摆脱困境吗?” 可晴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,小声说:“奴婢……奴婢不明白娘娘的意思。” 姜碧兰说:“你帮本宫做一件事,做完之后,本宫还可以护着你,让你免受欺凌。” 可晴死死咬着唇,明显是不信的。姜碧兰笑了一声,说:“你是看本宫如今身无恩宠,不信任本宫了?” 可晴忙说:“奴婢不敢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可是贤妃娘娘如今盛宠在身,若是奴婢稍有得罪之处,岂非难以活命?” 姜碧兰微笑,说:“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处境,能够得以活命吗?”可晴怔住,姜碧兰说:“妹妹要往远处看,左苍狼将你荐给陛下,而陛下竟然接受,总不会没有名目。现在妹妹孤身一个人,她已经如此对待妹妹,若是妹妹日后有了身孕,难道还有活路?而妹妹如果一直无子,这样的日子,可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” 这番外,毫无意外地击中了可晴的内心。确实,以姜碧瑶的个性,如果自己真的有孕,她岂会容忍? 左苍狼有言在先,不会护她。她纵然想独善其身,安安分分地作个小良人,也是不能的。她咬咬唇,姜碧瑶说:“你想清楚,若是什么时候觉得可行了,前来栖凤宫找本宫吧。” 话落,就准备往宫里走。可晴几步追上去,问:“娘娘……是打算让奴婢做点什么吗?” 姜碧兰轻声说:“这就对了。”说完,从袖中掏出一包透明的香粉递给她:“将这个撒在她沐浴的香汤里。” 可晴脸色都白了:“娘娘,贤妃娘娘沐浴之时,有几名宫女伺侍,我如何能够……” 姜碧兰说:“你不也是她们中的一个吗?她对自己的美貌素来自傲,难道没有让你侍浴吗?” 可晴说:“有是有,可是……” 姜碧兰说:“傻妹妹,你当这是什么穿肠烂肺的□□吗?放心吧,此药入水无状,也不是什么剧毒,不会牵累你 。” 可晴握了那包药粉在手里,姜碧兰说:“你仔细想一想。难道这些日子任由她欺凌作贱,你就不想报仇吗?” 可晴抿紧唇,说:“奴婢愿意听从娘娘差遣。” 姜碧兰这才点点头,说:“这就对了,去吧。” 第二天,可晴再到临时华殿的时候,真的将那药粉下到姜碧兰的沐浴香汤之中。她以前曾在左苍狼的汤羹里下过药,那时候还紧张不已。如今虽然仍是害怕,更多的却是一种刻骨地恨意。 姜碧兰没有说谎,那药粉还真是入水无状。姜碧瑶沐浴之后,也没有出现什么不适。可晴一直提着的心,慢慢落了地。 自此以后,每次姜碧瑶叫她过去,她都在香汤中撒下此药粉。于是姜碧瑶再折磨她的时候,她都变得内心畅快——那药粉到底是什么用途,她心里也猜着了几分。 姜碧兰是不愿意她这个亲妹妹有孕的吧? 慕容炎这半个月一直住在临华殿,半个月以来,南清宫一直没有派人请过她。十二月底,袁戏、王楠、许琅等人回晋阳述职。慕容炎在明月台大宴群臣。 礼官排席的时候,因为左苍狼无名无份,只得按当初的卫将军衔为她排座。 及至宫宴之上,慕容炎看看自己两边,一边是王后姜碧兰,一边是贤妃姜碧瑶。他微微皱眉,见左苍狼坐在周信旁边,身边是袁戏、诸葛锦、郑褚等人。 左苍狼似乎不觉得什么,正低着头跟袁戏说笑。一向说话嗓门最大的袁戏侧了耳朵去听,居然也不时轻声跟她说话,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。 慕容炎就觉得刺眼,不知道为什么,姜碧兰、姜碧瑶这样的美人,国色天香。他非常乐意她们盛装相陪,让群臣来使皆欣赏她们的倾城之姿。 而左苍狼这种人,姿色一般,他却不愿意旁人与她对酒两盏。总有一种美人,如同花园繁花,可与众同赏。而有一种人,恨不得闭门挑灯,免得被人看去一眼。 左苍狼却并没有仿佛并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,与袁戏说了会子话,又转头跟周信低语:“听说你成亲了?这么大的事,怎么也不在晋阳操办?” 周信说:“俞地之战后,又要转征孤竹了,一直在备战,哪有时间大办亲事?就营中兄弟们喝了几盅。不过这次难得回来,大家也都在,肯定少不了重新请过。” 左苍狼认真地想了想,说:“我能不随份子吗?” 周信一脸愕然,然后说:“陛下会一并补上的吧?” 两人相视而笑,左苍狼很是感慨:“要是当年非颜有点眼光就好了,嫁给你的话,如今也是太尉夫人了。” 旧人提及前事,周信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哪有那种福分。” 左苍狼也是点头,说:“她那样自由自在的人,又怎么会看得上朝臣。” 周信说:“其实我一直想问你,你会因为此事,而对陛下心存芥蒂吗?” 左苍狼转头看他,问:“周太尉怎么会这样想?” 周信说:“阿左,他有他的难处,他是君主,对他而言,私情终究只能屈居于河山之下 。纵然你与非颜交厚,但……也要站在他的角度想想。” 左苍狼说:“我知道。” 周信略微犹豫,终于还是说:“其实你回来,真的很好。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大燕朝中纵然不算满朝忠良,然而万里江山,也算得上海清河晏。” 左苍狼便明白他的立场,他是容婕妤留给慕容炎的人。哪怕是知道朝堂的格局,知道姜散宜等人的为人,他也绝对忠诚于慕容炎。而后,才忠诚于大燕河山。 这也正是慕容炎将太尉之职交到他手里才能心安的原因。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,薜成景等人都向慕容炎敬酒,趁着高兴,慕容炎为姜碧兰的二皇子取名慕容兑。如今后宫添了三位皇子,总算是国本有望,群臣当然又是起身,一番祝贺。 达奚琴正好在左苍狼对面,他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来,左苍狼举杯遥敬。他于是同样回敬,两个人就这么饮了一杯,旁边王楠说:“将军,来年陛下打算攻伐孤竹,您不请战吗?” 左苍狼伸出手,让他看自己五指之上,薇薇非要闹着帮她涂上的丹蔻,她说:“你看如今的我,还能战否?” 王楠欲言又止,就连袁戏也垂下眼帘,难掩目中哀色。 左苍狼倒是不觉得有什么,她起身与薜成景等人都喝了一盏,最后不知不觉,走到廷尉夏常有身边,说:“夏大人。”夏常有不防她会跟自己打招呼,毕竟两个人平时几乎素无来往。他赶紧站定,先敬了左苍狼一杯。左苍狼微笑,说:“夏大人,这杯酒我喝得不太好意思。” 夏常有不解,问:“左将军何出此言?” 左苍狼说:“实不相瞒,夏大人身边有个人,我十分喜欢。一直想开口向夏大人讨,又担心大人不肯割爱。” 夏常有眉毛微挑,实在想不出她这话是什么意思,勉强笑道:“不知道舍下是谁有如此大的福分,竟然入了将军的眼?” 左苍狼说:“冰儿姑娘如今可还住在城南偏宅之中?” 夏常有脸上的表情慢慢凝固了。左苍狼盯着他的眼睛,说:“夏大人若有闲暇,能否为我引见一二呢?” 夏常有顿时结结巴巴地道:“左、左将军说的是哪个冰儿?我……我一时想不起来。” 左苍狼看他神情,已经明白了几分。当时长街之上,女孩拦他喊冤。而且他又熟知女孩闺名,可以看出两家关系一定非常密切。能跟夏常有关系密切的人家,一定是当时薜成景一脉的老臣。又口口声声说父亲冤死,肯定是获罪回乡的那批老臣了。 当时,左苍狼是没有细想过他们的死因。但是现在,在知道了慕容炎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后,她开始相信这个姑娘说的话。这批获罪返乡的老臣纵然心中郁气沉积,也没有相继病死的道理。 如今再看夏常有的神色,此事几乎可以确定。她说:“夏大人若是一时想不起来,便仔细想想。故友之女,多多少少想必总是能想起来的。” 夏常有握着杯盏的手开始发抖,如果让慕容炎知道,他收留罪臣之女,而且此女还一直口口声声要找今上报杀父之仇,慕容炎会怎么想? 他夏氏满门,只怕立刻就要大祸临头! 他呼吸慢慢加重,说:“此处不是谈论这些的地方,将军若有闲暇,何不到寒舍一聚呢?” 左苍狼凑近他,低声说:“我如今出入更是不便,如果夏大人考虑清楚,愿在千碧林与此女相见 。夏大人可以放心,这么多年我尚且守口如瓶,也未必就会在此时发难。当然了,如果大人不肯配合的话,那就不一定了。” 夏常有连连喝了两杯酒,才将脸上异色压了下去。左苍狼再没跟他多说,转过身,又跟许琅等人喝了一杯酒,许琅指着自己的脸说:“将军,你看末将的脸,是否比之从前略有不同?” 左苍狼仔细看他的脸,然后拍了拍他的肩,说:“不要难过,大男人的看什么脸,你要改行作名妓啊?”许琅一脸悲愤,周围诸将领尽皆大笑。 姜碧瑶给慕容炎斟了酒,说:“这是臣妾陪在陛下身边的第一个新年,臣妾希望日后年年新岁,都能陪在陛下身边。” 慕容炎端起杯盏,目光却有意无意,扫向群臣之中。姜碧瑶察觉了,看了一眼姜碧兰。姜碧兰却似乎毫无所觉,只是欣赏着殿中的歌舞。 待宴罢之后,左苍狼有点醉了,慕容炎伸手扶住她,几乎半揽着她一并走下明月台。那时候天近傍晚,寒风凛冽。一出了温暖的楼台,外面就冷得让人直发抖。慕容炎解了披风披在她身上,说:“见到旧相识,也没必要非要不醉不归吧?” 左苍狼面带酡红,闻言看了他一眼,似乎没明白是什么意思。慕容炎哼了一声,表面一脸帝王的肃穆温和,声音压低,看似只是寻常地关心,出口却是冷嘲热讽:“难怪左将军当初想要远离晋阳,荒城戍边。想来军中男儿,定是教将军流连忘返了。” 姜碧瑶吃了一惊,第一次听到慕容炎跟左苍狼说话,这哪里是帝君与妃嫔的说话方式?纯粹就是小情人之间争风吃醋! 左苍狼半依半靠着慕容炎,闻言扬起脸,说:“他们就算全部加在一起,也不敌陛下一人神勇。” 慕容炎像是被噎住,各种表情凑在脸上,又好气又好笑。许久在她耳边低声问:“既然孤能敌万人之勇,为何这半个月,你倒是宁愿独居深宫呢?” 左苍狼一脸认真地说:“陛下虽有万人之勇,然而万人毕竟有万人的妙处……” 慕容炎瞠目结舌,而她脸上泛起云霞,双唇更是嫩红欲滴。慕容炎突然有一种想将她按在这台阶上的冲动。他的手穿过黑色貂裘死死扣住她的五指,几乎强行将她揉进了自己怀中。 姜碧瑶跟在姜碧兰身边,低声恨恨道:“你有没有听见,那贱人跟陛下说什么!” 姜碧兰笑笑,说:“隐约有。” 姜碧瑶说:“这种不知羞耻的话,她竟然也说得出口。还把这些来撩陛下!” 姜碧兰说:“兴许陛下就是喜欢呢?” 姜碧瑶也知道大庭广众之下,不能让人看出端倪,脸上还是带着笑,然而声音却已然是咬牙切齿:“如今她已没有军权,又不再是温家人,陛下为什么还对她如此迁就?” 姜碧兰说:“这难道不是妹妹这样的宠妃应该思考的问题吗?” 她故意把宠字咬得极重,姜碧瑶悻悻然,却再也没有同她说话。 慕容炎送左苍狼回南清宫,将她抱到内室,就挥手屏退了宫人。正解着衣袍系带,左苍狼说:“晚上让御膳房送点鹿葺过来吧?” 慕容炎不解,问:“什么?” 左苍狼握住他胸前的衣襟,说:“可晴还没有身孕,陛下这万人之勇,有点名不符实了。看来是得补一补。” 慕容炎大怒,丢开她,披了衣服径直去了可晴的偏殿。 第二天,左苍狼收到夏常有派人传来的消息,带着薇薇前往千碧林 。 千碧林里早就订好了房间,这里是晋阳名景之一,来此的多是当朝贵族、文人墨客等等。此时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,千碧林里万梅流香,一片诗情画意。 左苍狼行走在梅林之间,确认无人跟踪,这才入了小木屋。等在里面的除了夏常有,还有达奚琴,和另一个女孩。 左苍狼在桌边坐下来,侍从奉上美酒。梅花落英自窗外飘落,纷扬如雪。 夏常有站起身来,说:“将军,这就是冰儿,想必您是识得的。” 左苍狼也在打量那个女孩,当初她不过十三四岁,如今已然亭亭玉立。她说:“冰儿姑娘,是否姓魏?” 冰儿身子一僵,许久才说:“我是魏同耀的女儿。” 左苍狼点点头,看了一眼达奚琴,说:“大司农也在这里。” 达奚琴倒是不跟她客气,径自为她倒了酒,说:“夏廷尉不知道将军的心思,忐忑不安,央我作陪。” 左苍狼说:“先生能否与夏廷尉暂避一刻?我与冰儿姑娘说两句话就离开。” 达奚琴点点头,说:“如此,夏大人,外面寒梅正好,我们不如结伴赏花去吧?”夏常有又看了一眼魏冰儿,还是有点不放心,达奚琴说:“走吧。”他没办法,只好点点头,跟达奚琴一并出了木屋。 左苍狼让薇薇出去门口守着,这才招手,示意魏冰儿过来。魏冰儿自然也知道她,但从未相交,也不知道此次她的来意。如今只好站在她面前,虽然有点紧张,然而却是站得笔直。 左苍狼点点头,对这个孩子还算满意。她问:“魏同耀虽然身死,但是想必家中不至于过不下去。你千里迢迢赶到晋阳,一躲就是这么多年,是为的什么?” 魏冰儿说:“我爹爹不是自尽,是被人谋杀的!我要为他报仇!” 左苍狼说:“找谁报仇?” 魏冰儿说:“谁杀了他,我就要找谁报仇!” 左苍狼举起杯盏,轻轻抿了一口酒,这室内虽然燃着火盆,但是比起南清宫来说,还是略冷。她需要一点酒暖身。她问:“你在晋阳城呆了这么多年,东躲西藏,可有找到仇家?” 魏冰儿咬牙,半晌,终于恨恨地说:“夏叔叔说,是陛下……暗中下手,杀死了我爹,还有其他好多位大人。” 左苍狼说:“是的。” 魏冰儿有些意外,仔细盯着她看,左苍狼问:“现在你既然已经知道仇人是谁了,还要报仇吗?” 魏冰儿说:“要!” 左苍狼又问:“如何报仇?” 魏冰儿怔住。 就算知道仇人是谁,她一则进不去宫,二则手无缚鸡之力,谈何报仇? 左苍狼盯着她看,半晌问:“如果我能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报仇,但是很危险,也不一定成功,你做不做?” 魏冰儿这才愣了,说:“你?”她虽然不了解外面的情况,但也知道左苍狼对当今燕王是很忠诚的,而且即使如今没有兵权,也是燕王身边的大红人。她说:“你真的会帮我?为什么?” 左苍狼说:“原因你不需要知道,告诉我你愿不愿意 。” 魏冰儿咬着唇,许久终于下定决心,说:“我愿意。哪怕粉身碎骨,我为人子女,终究也要试一试。’ 左苍狼说:“很好。” 她站起身来,似乎是准备离开了。魏冰儿急了:“你打算如何让我报仇?” 左苍狼说:“耐心等待吧。” 说完出去,达奚琴跟夏常有在外面说话,见她出来,忙迎上前。左苍狼说:“我想知道的事,已经问罢,如今夏大人可以带冰儿姑娘回去了。” 夏常有叹了一口气,说:“将军,她毕竟是个姑娘家,我只打算将她收为义女,找个好人家嫁了,也算了却一件心事。将军可否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但凭她愿。” 夏常有见她不打算多说,自然也说不下去,只好带冰儿离开了千碧林。左苍狼向达奚琴拱手:“我也先回去了,先生再会。” 达奚琴说:“既然来了,不如共饮一杯吧?”然后看看她的脸色,说:“将军冷吗?” 左苍狼说:“习惯了宫里温暖如春,乍一出来,有些不习惯。” 达奚琴怔住,当初随她一起出征小泉山时,她的身体已然不好,但是征途风霜,她亦从未言过一声艰苦。想不到如今竟然到了连普通的寒冷都无法忍耐的地步。 左苍狼与他一并回到木屋,炉上仍然温着酒,薇薇很自觉地到外间守着。达奚琴说:“再喝一点,你唇都紫了。” 左苍狼又喝了两盏,才说:“晋阳今年的冬天,似乎格外冷。” 达奚琴说:“其实每年都是如此,只是人心若冷了,难免便觉天寒。” 左苍狼怔住,达奚琴又为她添了酒。左苍狼说:“上次海东青出宫,回来时传回达奚先生书信,但是先生似乎传错了字句。” 达奚琴厚皮厚如城墙,似乎上次的无赖事件跟他毫无关系,只是说:“将军那海东青驯得真是不错。” 左苍狼说:“鸟终究是鸟,先生要用它传书,还是小心些好。否则若是不慎落入他人手中,只怕先生性命难保。” 达奚琴说:“我一届亡国之臣,本就是苟活于乱世,若能得一亲芳泽,一条性命,不足挂齿。” 说着,便凑了过来,但是他就没想过,左苍狼十几岁出入军营,什么样的流氓军痞她没过见?若论污,谁污得过她?左苍狼说:“以前没看出来,先生是如此有胆魄之人!既然如此,先生就来吧。” 说完,就宽衣解带,达奚琴倒是惊住,半晌仍不知所措。左苍狼说:“先生怎的又犹豫不决起来?” 达奚琴确实犹疑,半晌说:“我的性命,倒是不足挂齿。但是若是因此而连累侄儿达奚铖等一族人……难免心中不安。以今上的性情,若是得知此事,我株连十族恐怕是少不了的。” 左苍狼说:“先生能作此想,说明还存些理智。请回吧。出去时小心些。” 达奚琴推门出去,左苍狼整衣,正要起身,突然他又推门进来。左苍狼微怔,他握住左苍狼的手,将她往跟前一扯,几乎是咬紧牙关道:“去他妈的,儿孙自有儿孙福吧!” 说完,去解她衣袍的系带。左苍狼按住他的手,半晌,大笑。 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