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07章 真心

第107章 真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一百零七章:真心

    左苍狼病了好几日,慕容炎倒是天天过来陪着。奶娘将那个婴儿抱过来,递给她,她并没有伸手去接。慕容炎倒是伸手刮了刮那小小的鼻尖,问: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如此直白,慕容炎倒是有些意外,不由又搂住她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想要个女儿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微一滞,说:“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若是男孩,陛下不怕我又有什么野心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脸色沉下来:“你这又是干什么?好好地给个孩子给你,也要吵起来吗?”

    左苍狼侧过身,给了他一个背脊:“我要女儿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语气又缓和下来,说:“那这个孩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溺死吧,跟他娘一起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被堵了个语塞,许久说:“我这么做,只是因为若他生母尚在,对你总是不够贴心。你倒好,孤一片好心,你给当成驴肝肺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坐起来,推开他的手,说:“一片好心?当年容太后去后,陛下可曾跟谁贴心?”

    慕容炎愣住,左苍狼指了指那个孩子,说:“如今他跟当年的陛下,有什么区别?有朝一日他也会长大,也会知道陛下在他母亲刚刚生产的时候,就将她母亲沉入鱼池!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他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万一他知道了呢?他会怎么看我?怎么看陛下?我敢把这么一个跟我有杀母之仇的孩子养在身边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这才说: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让芝彤过来照顾他。”慕容炎皱眉,左苍狼说:“以奶娘的身份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如此,只怕是你养不熟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养熟了干嘛,反正我也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叹了一口气,说:“无论如何,孤这么做,总是为你着想不是?你如今……总是需要一个孩子傍身,哪怕以后封个王,也总算有人记挂照顾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这才软下来,说:“我并不考虑以后,但是如果陛下真的要给我一个孩子的话,给我一个女儿吧。也少些是非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双手抚上她的肩,说:“过些日子吧,芝彤就先调到你宫里,但是她毕竟是宫女,这个孩子的出身,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得好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嗯了一声,说:“我宫里有个宫女叫可晴,陛下知道吧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嗯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可晴这孩子长相清秀,我很喜欢她。如果是她和陛下的女儿,想必一定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阿左!”

    左苍狼仰起脸,他脸上不悦,问:“你就这么想,将孤推到别的女人床榻之上?”

    左苍狼心中冷笑,却款款道:“我当然不想,怎奈天不从人愿,我又有什么办法?而且我宫里也冷清,连个陪我说话的姐妹都没有。王后娘娘如今好歹还有亲生妹妹陪着。陛下身边佳人相伴,而我在宫中,孑然一身,可晴,好歹还算是个知心人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将她揽进怀里,沉默。

    第二天,慕容炎召幸了可晴。

    可晴惊喜若狂,待内侍来人服侍,便红着脸,精心打扮了一番

    。于当天夜里,被内侍送到了慕容炎床榻之上。慕容炎与她倒也一夕缠绵,封了她一个九等良人的位份。按理她一个宫女,应该从十四等的保林做起。这样封赏,是看在左苍狼的面子。

    可晴从宫女一跃成为了宫妃,虽然仍然住在南清宫,但是也有了自己单独的宫苑。王允昭也另外拨了人前来伺候她。

    早上,她正准备去栖凤宫像王后行礼,正遇见在檐下喂鸟的左苍狼。她停住脚步,说:“我知道我能封得良人这个位分,一定是你向陛下举荐。我会珍惜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对你做出过承诺,如今便是践了诺。你珍不珍惜,我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可晴说:“我始终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帮我?你需要我如何报答你?以后我的孩子,需要养在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左苍狼失笑,说:“不,我说过,我不会害你,也不会帮你。今日之后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可晴轻笑,说:“你不用这样,虽然我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感情可言,但是以后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,我还是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可晴脚步轻盈地出了南清宫,薇薇咬牙切齿:“将军!您为什么要把她送上龙床?你看看她如今这得意的模样!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这宫里,谁初得盛宠的时候,不是这模样呢?芝彤呢?叫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芝彤抱着孩子过来,自上次沉池一事之后,她一直心惊胆颤。这时候站在左苍狼面前,也是不知所措,抱着孩子的手都在哆嗦。左苍狼说:“孩子取名了吗?”

    芝彤赶紧摇头,说:“陛下有令,说孩子让将军取名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点头,说:“以前我曾想,如果我有个女儿,就取名叫萱。如今是再不可能了,这孩子,就去草头,叫宣吧。”

    芝彤赶紧跪下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日后,你与孩子不能以母子相称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芝彤说:“奴婢但遵将军之命,不敢有违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你不必觉得委屈,一个人能承受多大屈辱,就能担得起多大尊荣。”

    芝彤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她跪在地上,说:“奴婢只是一个小小宫女,道理并不知道多少。但是将军对奴婢有救命之恩,奴婢对将军感激不尽,愿意尽心尽力,服侍将军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起来吧。宣儿,你好生照顾。”

    栖凤宫,可晴刚刚跪下,贤妃姜碧瑶就进了宫室。

    姜碧兰坐在凤座上,居高临下地打量可晴。可晴倒是知道规矩,又拜见了贤妃。姜碧瑶坐在下首,说:“看来宫里要热闹了呢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冷清了这么久,热闹一下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说:“姐姐这样心灰意懒,倒叫人觉得好没意思。”说完,她站起身来,走到可晴面前,慢慢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“让我看看,这位新来的妹妹,是如何地倾城之色,才能在左苍狼的眼皮子底下,得陛下另眼相看。”

    可晴被迫抬起头来,见姜碧瑶盛装打扮,明艳不可方物。她知道得罪不起这个人,说:“贤妃娘娘过奖了,奴婢容貌粗陋,不敢与娘娘争辉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