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05章 剥茧

第105章 剥茧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一百零五章:剥茧

    姜碧瑶被封为贤妃,慕容炎要她搬出栖凤宫,去往临华殿居住。姜碧瑶却以姜碧兰身怀有孕,又要照顾大殿下慕容泽为由,仍然希望暂居栖凤宫。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如今王后身怀有孕,确实不便。但是栖凤宫毕竟是王后居处,你住在此,也多有不便。你们是亲姐妹,情谊不比旁人。就将泽儿带往临时华殿,由你暂时照顾吧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眼里有一丝笑意,福了福身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却是抱着慕容泽连连后退:“陛下!臣妾这里有奶娘,可以照顾泽儿!求陛下将他留在臣妾身边!”她跪下,哀求道:“臣妾会尽心尽力地抚养他,求陛下不要夺走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脸色阴沉,说:“什么时候孤的旨意,可以讨价还价了?”

    姜碧兰泪如雨下,然而王允昭却只是派内侍过去,半接半夺,从她怀里抱走了慕容泽。慕容炎这才看向姜碧瑶,说:“你没有带过孩子,平时要多注意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将慕容泽抱在怀里,面上满是温柔笑意:“陛下放心,臣妾会听奶娘的。姐姐也不要难过,临华殿和栖凤宫相隔不远,妹妹会随时带泽儿过来走走。再说了,等姐姐产后,孩子自然归还给姐姐。莫非我带孩子,姐姐还不放心吗?”

    姜碧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如今慕容炎经常来栖凤宫,一部分因为姜碧瑶,另一部分就是因为慕容泽。如果连孩子也不养在她身边了,她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至于腹中的……腹中的是怎么回事,她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慕容炎没有打算多说,只是道:“临华殿那边孤已经命人清扫过了,你今日就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说了一声是,等他离开了栖凤宫,这才回头看姜碧兰,说:“姐姐哭什么呢?在这宫里,如果眼泪有用的话,哪来那么多人间惨剧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碧瑶,父亲让我假孕帮你入宫,你竟然如此绝情!连我的泽儿也要夺走!”

    姜碧瑶笑着说:“父亲是太小心了,其实没有你的假孕,我一样能够入宫。至于泽儿,你现在已经令他生厌,留在我身边反而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姜碧瑶,我会睁眼看着,你的将来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说:“姐姐知不知道,你现在的神情真是比鬼更怨毒,没有一点美人风采。”说完,她抱着慕容泽,往栖凤宫外走。姜碧兰追上去,她却又说:“我的东西都不用带了,到了临华殿再说吧。泽儿的东西务必全部带上,免得他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回头又看了一眼姜碧兰,说:“姐姐放心,我将他养得好好的,陛下也会高兴。哪怕不顾念我们姐妹情义,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抱着慕容泽,离开了栖凤宫。姜碧兰双手捂住脸,无声抽泣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南清宫,左苍狼倒是有些意外,说:“这姜碧瑶也真是狠心,如今王后已经只剩下大殿下还能博陛下一点关怀,她却是盛宠在身。没想到连这一点念想也不肯留给姐姐。”

    薇薇说:“王后也是罪有应得,如果宜德公主还在,她何至如此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笑,说:“我们薇薇也懂得想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薇薇跳将起来,说:“我本来就会想事情,我有脑子。”说完,又凑近了去看左苍狼,说:“将军,您要是难过,您就搂着我哭会儿。不要憋着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失笑:“是啊,我很难过,看着你的伤腿,我就更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薇薇立刻恨得咬牙切齿:“是彩绫那个贱婢推得我!”然后她仔细思考了一下,说:“我想明白了,一定是王后主使的,好骗将军回来,让姜碧瑶上位,哼,我算是明白了!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对,聪明。”

    薇薇终于盯着她看,说:“你嘲讽我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哪有?”

    薇薇怒吼:“你就是嘲讽我!”说完扑上去,也不要腿了,照着她一通捶。左苍狼只是笑,可晴进来,看见两个人闹成这样,隐隐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这几天慕容炎过来得少,倒是薜东亭自任禁军统领之后,与她见面方便得多。以前达奚琴要往南清宫送银子,只有通过小平子代转。现在倒是薜东亭直接就可以带过来了。

    军中那一成军饷,已经完全足够一个大司农、一个禁军统领和左苍狼在宫中的周转,可以得知姜散宜是敛了多少钱财。

    夜里,薜东亭又经过南清宫。左苍狼站在桃林边和他说话。南清宫以前是外臣留宿之所,其实离后宫有点距离,离前朝更近。薜东亭到这里,比以前封平到栖凤宫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此时见四下无人,他掏出一叠银票,以身遮挡,递给左苍狼。左苍狼说:“大司农可还好?”

    薜东亭说:“达奚先生才智出众,些许政务难不倒他。只是确实忙碌许多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点头,说:“他是降臣,无论如何,总是隔着一层。陛下不会完全信任他。平时,还要仰仗薜老大人多多帮衬。”

    薜东亭在她面前,不由自主便十分恭敬,他说:“这是自然。家父也十分挂念将军,再加之如今贤妃娘娘又入了宫,只怕将军的日子,会更艰难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以前一个人都过来了,今日如虎添翼,怎么竟会反倒艰难?”

    薜东亭欲言又止,大家其实都知道她对慕容炎的情感,说来说去,总还是怕她伤心。左苍狼说:“不用多说了,贤妃入宫是好事。另外,你想办法注意姜府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薜东亭说:“姜府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姜碧兰如今毕竟还是王后,还育有皇长子,我觉得姜散宜就算是送贤妃入宫,也没理由就任由她压得王后不能翻身才是。这一步棋,总是让人奇怪。还有,贤妃突然的得宠,也让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薜东亭应了一声,他身为外臣,要监视姜府当然比左苍狼方便。

    两个人正说着话,突然天空一声鸟鸣,左苍狼立刻说:“陛下过来了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转头离开。薜东亭沿着桃花小径行不多时,就见慕容炎带着王允昭和几个内侍一并过来。他赶紧行礼,慕容炎点点头,也没多说,往临华殿而去。

    薜东亭抬起头,发现天空盘旋着一只灰色的海东青,应该是惯会捕猎,发现不同的猎物,叫声也不同。左苍狼居然养了只这么个玩意儿。他吹了个口哨,那鸟理也没理他,倒是飞进南清宫去了。

    左苍狼刚刚回到宫里,海东青就扑楞着翅膀飞下来,脖子上的羽毛里藏了一根小纸条

    。左苍狼有些奇怪,展开一看,竟然是一首诗,通篇都是什么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”。

    左苍狼看那字迹,也知道是达奚琴。这个家伙,他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诓下了她的鸟儿,明知道此举冒险,却信手写了这么一首情诗来调戏她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