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04章 封妃

第104章 封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一百零四章:封妃

    祭祖大典冗长乏味,一直到下午时分,总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杨涟亭带着阿绯离开,慕容炎与姜碧兰从承天阁出来。他伸手想要牵住姜碧兰,手指刚刚一碰,姜碧兰下意识地缩回手。但随即看见他的眼神,她忙伸手搭在他手上。两个人下了台阶,慕容炎说:“天热,王后有孕在身,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脸上笑容勉强,施了一礼,由宫女搀扶着离开。

    慕容炎到左苍狼面前,丝毫不顾忌旁人的目光,伸出手说:“来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与他相携,经由承天阁后的小径上山。这里不是猎场,但是山上猎物也不少。慕容炎与她策马上山,禁军早已将闲杂人等都赶开,慕容炎说:“这里的猎物虽然数量不比猎场,但更野性。若是真正打猎,想必会更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以为陛下更喜欢猎场。”慕容炎挑眉看她,她说:“那边的猎物也会巴结谄媚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大笑,拿弓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:“放肆。”虽是斥责,却未动怒。

    两个人继续向上而行,山林间不见日头,风吹过来,颇为凉爽。直至到了半山腰,只见一片湛蓝的湖泊被群山环抱。湖边繁花垂水,怪石林立,清泉自奇石间泻出一线,景色玫丽。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想不到承天阁后,竟然有如此风景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当初大燕的开国君主将皇陵建在这里,据说便是因为龙脉所在

    。这里不许闲人接近,倒也难怪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站在山崖边向下而望,确实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皇陵。左苍狼突然一指那边,说:“那里便是南山了吧?”

    慕容炎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提起南山,说:“嗯。南山多凶兽,你如今身子不好,还是不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便沉默了。那年南山的初逢,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了。正无话间,突然有人急匆匆来报:“将军!宫女薇薇在山脚摔伤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心中一惊,忙问:“怎么就摔伤了?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那人禀道:“回将军,摔伤了腿。太医说恐怕以后都不能行走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立刻翻身上马,一回头看见慕容炎,说:“陛下稍候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颇为不悦,说:“宫女摔伤,自有太医处理,你倒是急什么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现在我身边的人,也就剩下薇薇和可晴了。陛下就让我去看一眼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叹了一口气,知她重情,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打马下山,慕容炎摇头:“慢点!”

    等她走了,这群山突然变得空旷。他沿着山石行出一段路,射了一头野鹿,却终于是兴致缺缺。再行不多时,突然前方传来细碎的水声。慕容炎微怔,几步上前,发现湖里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不是吩咐净山吗?怎么会还有人在?

    待隐在石后,定睛看过去,只见云雾缭绕的湖泊里,一个女子背对着他,正在戏水。她长发如墨,光滑而修长的背部若隐若现。清澈的水珠装点环绕着她,在这样的山林里,如同千年妖魅。

    慕容炎心中微跳——是左苍狼跟他闹着玩吗?

    难怪会为一个宫女的伤势离开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解衣下水。十月的湖水有一点凉,但是朱阳高照,这点凉意便可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周围都是如烟如纱的云雾水汽,远处佳人国色天香。他潜入水中,向她游近。然后猛然抱住了她。身体一入手,他就是一怔——左苍狼虽然也削瘦,但是毕竟是武人,骨架还是有的。这个女人,太纤瘦了。

    他蓦然抓住她,浮出水面,便看见一个女孩儿惊慌失措的脸。

    那场景已然极尽香艳,慕容炎沉了脸,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孩用力挣脱了他的手,拼命向湖边游去,在无边碧水中,身姿曼妙无比。慕容炎再次抓住她,那滑如凝脂的身体在他怀里扭动,他抿了唇,再是如何克制,也难免心火渐起。女孩哭叫着用力推开他,一双素手欺霜赛雪!

    那双被水浸得格外白嫩的手,瞬间吸引了慕容炎所有的目光。那手在靠近腕部的地方,一个粉色月牙状的胎记分外鲜明。慕容炎有一瞬的震惊。

    女孩趁他走神,用力推开他,游至湖边,飞快地捡起地上的衣裙,也不顾纤纤玉体全被人看了去,抱着衣服就跑进了石林。

    慕容炎随即游到岸边,看见岸上绿草中,躺着一只明珠耳环。他弯下腰,将那耳环拾在手里,再看了一眼石林方向,竟然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    左苍狼前行数百米,就见到被禁军抬到路边的薇薇。她眼睛里全是泪,裤褪被撩起,太医正在为她固定腿骨。左苍狼蹲下去,问:“好好的怎么就摔伤了?”

    薇薇一看见她,眼泪掉得更凶了:“有人推我

    !将军,有人推我!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了一眼左右,说:“别胡说,自己站不稳,还赖别人。”薇薇见她眼色,也不多说了,只是哭。左苍狼问太医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太医恭敬地道:“回将军,薇薇姑娘这是伤到了骨头,微臣已经为其驳骨,但是恢复情况尚且难说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不听他说了,转头对人道:“拜玉教教主和圣女应该还未走远,你等速派人请他们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有禁军领命而去,旁边王允昭终于说:“为了这事就惊动杨教主和圣女,是否不太好?陛下还在山上等着,将军还是先上去吧。这里有我等,不致有失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抬起头,说:“这便已经是有失了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一怔,说:“将军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了一眼山里,怎么会就那么巧,就在这时候偏偏薇薇就摔伤了?

    薇薇虽然痛,却还是说:“将军,我没事了,这里有太医照料。您还是先过去吧,别让陛下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应了一声,转身再回到山林,寻了一阵,见慕容炎站在湖边,马匹在一旁吃草。她上前,轻声说:“陛下?”

    慕容炎转过头看见她,方才微笑,说:“来了?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再入山林,左苍狼一直四下查看,未见异样。只是经过湖边湿泥的时候,看见两行纤巧的足印。她看了一眼湖,又看了一眼这些脚印,嘴角慢慢现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回到宫里,栖凤宫就派人来询问,称姜碧兰独居宫中,又要照顾大殿下,又要养胎,颇多不便。恳请慕容炎恩准其妹妹姜碧瑶入宫陪伴姐姐。慕容炎轻转着手中那枚精巧的明珠耳坠,就算是再如何,也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他唇角微扬,说:“准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入宫的时候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,那时候姜碧兰正抱着慕容泽哄他睡觉。见姜碧瑶进来,她也没有抬头。姜碧瑶环视左右,说:“姐姐身为王后,竟让这宫室冷清至此。真是让人唏嘘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你既然知道本宫是王后,就不应该如此无礼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咯咯一笑,年轻美貌的脸庞与她有四分相似,然而青春打底,姜碧兰如秋月,她正是夏花绚烂之时。她说:“姐姐,落毛凤凰不如鸡啊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您原来不懂?”

    姜碧兰抬起头看她,说:“爹爹虽然让你进宫,但能不能留下还是本宫作主。你若不想灰溜溜地滚回去,就安分一点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哼了一声,姜碧兰这才说:“带她到偏殿住下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