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03章 祭典

第103章 祭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一百零三章:祭典

    杨涟亭跟阿绯出了宫,阿绯说:“你要去拜祭冷非颜吗?”

    杨涟亭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她鼓着腮帮子,说:“我怎么不知道?你这么早回晋阳,不就是为了她们嘛。〖∈八〖∈八〖∈读〖∈书,.2∞3.↓o我也想去拜祭雪盏大师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赶紧说:“别去,法常寺现在已经被封禁,如果被发现难免又惹今上疑心。”

    阿绯叹了口气,说:“我知道啦。只是可惜大师一代高僧,身故之后,听说连尸身也无人敢收。如今仍曝于荒野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低下头,说:“总得先顾活的。”

    阿绯说:“我跟你一起去拜祭冷非颜吧。我们给她多烧点纸钱,托她带给雪盏大师一点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苦笑了一声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经过燕王宫,宫南就是法常寺。杨涟亭看了一眼那一片焦黑的山岭,下意识地远离了它。走不多远,突然一个乞丐拦住了二人去路。乞丐摇着手里的破碗,声音沙哑:“两位贵人,施舍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阿绯和杨涟亭都是医者,当下掏了一锭五两重的银子给他。阿绯说:“我看你好手好脚的,为什么要行乞呢?”

    乞丐听了这话,慢慢抬起头。他左脸被烧焦,右脸还隐约可以看出一点人样。阿绯大吃一惊,缓缓后退。她曾经为慕容若易过容,对慕容若的脸她记得十分清楚。纵然最初不知道他的身份,但是进了晋阳城,看见这满城的通缉画像,她还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见她神色有异,杨涟亭不解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绯左右看看,见无人注意,这才低声说:“慕容若?”

    杨涟亭也吃了一惊,两个人都看着眼前的乞丐。他竟然真的是慕容若,只是当初山火焚寺的时候,他被烧伤了半边脸。却也幸好这样,竟然避过了这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毕竟谁能想到,当初的太子殿下,变成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乞丐?

    慕容若没有说话,阿绯顿时怒道:“你害死了雪盏大师,如今又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杨涟亭拉了拉她,示意她小声点。阿绯这才反应过来,说:“你走啊,你们慕容家反正也没一个好人!当初慕容渊杀我义父的时候,你也有份!今天我不将你送到官府,下次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张了张嘴,最后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然后端着碗,默默走开。

    阿绯反倒是没话说了,转头看了一眼杨涟亭。杨涟亭拉着她离开这里,说:“他以前来找过你?”

    阿绯说:“上次雪盏大师带他来找我帮我改变过容貌,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是谁,只以为是哪位遗臣公子。今日见到墙上画像,才知道竟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说:“我们在晋阳城呆到祭祀大典结束,就立刻离开。这个人不可再接近了。”

    阿绯答应一声,低下头,看见他拉着自己的手。脸色微红,慢慢与他十指相扣。杨涟亭微怔,拜玉教的圣女,是不允许成亲的。最开始教中成员也不接受杨涟亭,总觉得他包藏祸心。

    眼见二人越来越亲密,就一直有人质疑他与阿绯已经越了雷池。但是杨涟亭的医术确实高超,而且在教中之后,也一直以拜玉教为重。时间一长,这些教众也慢慢接受了他。

    如今见他与阿绯出双入对,反而觉得也没什么了。到底教主与圣女亲密一些,对拜玉教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两个人出了晋阳城,带上香烛,沿着盘龙谷的山脉策马而行,来到益水之畔。冷非颜的墓没有碑,然而坟头却摆放着新鲜花果,看来是有人刚刚祭拜过。

    阿绯说:“你跟她是不是有悄悄话要说呀?要不然我躲远点?”

    杨涟亭摇头,说:“我只是想来看她一眼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纸钱,在坟头焚化。阿绯说:“那我就在这儿啊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于是一起给她化纸,不远处就是益水,正是青山滴翠,流水潺潺之时。阿绯说:“以后我要是死了,也要葬在这么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杨涟亭说:“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阿绯说:“如果以后你死了,愿不愿意葬在我旁边?”

    杨涟亭正添着纸钱的手一顿,阿绯说:“愿不愿意嘛?”

    杨涟亭继续化纸,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阿绯就开心了,赶紧去点香。她身上有一种花粉的香气,温柔地抚过鼻端。

    南清宫里,左苍狼任由太医诊过平安脉,等人走了,她才叫廖立平:“这几天,拜玉教的教主和圣女会在城中。你联络一些人,暗中跟一下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