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02章 疏远

第102章 疏远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一百零二章:疏远

    南清宫,左苍狼刚刚吃完午饭,外面就有人通传陛下驾到。左苍狼有点意外,原以为他即使是对姜碧兰还没有消气,总应该多陪一会儿慕容泽。想不到他这么快就离开了栖凤宫。

    她正要跪下,慕容炎进来,左苍狼一眼看见王允昭的神情有一点不对。像是慕容炎刚刚发过火的样子。但是他意识到左苍狼的目光,立刻收起了这一点点不安,反而向她宽慰地笑笑。

    左苍狼也没多想,等慕容炎坐下,才说:“陛下中午也没吃多少东西,要不再用一碗羹吧?”

    慕容炎没有回答,转头对王允昭说:“孤在南清宫午睡。”王允昭赶紧道:“是。”转头领着宫人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慕容炎这才将左苍狼拉到怀里,左苍狼皱了皱眉,她对血腥气很敏感,总觉得慕容炎身上有一种极淡的味道。她命可晴端来热水,自己服侍慕容炎擦脸净手。

    慕容炎的手伸进水里,指甲里确实有轻微的血迹。

    左苍狼心中疑惑,但是没有问。慕容炎躺到榻上,外面虽然正是八月酷暑,殿中倒还凉爽。左苍狼躺到他身边,慕容炎突然侧身搂住她,然后覆身上来,吻如疾风骤雨。

    左苍狼身体微僵,说:“陛下看过大殿下了?”

    慕容炎没有回答,只是以唇封住她的嘴,右手撕开她的衣服,动作粗暴无比。左苍狼看见他眼中,一种怪异的辉光。她慢慢抬起手,触摸他的脸。那指腹不算特别光滑,慕容炎动作微顿,慢慢便温柔了一些,刚要说话,左苍狼将他的头按下来,继续同他吻到一处。然后一个翻滚,反将他压到身下。

    她很少主动,慕容炎仰躺在床上,方才眼中的阴郁之色慢慢消去,带了点兴味地打量她。她尝试一点点地抚摸亲吻,他压抑不住,嘶声说:“来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慢慢亲吻他的鼻尖,他眼中清醒不在,慢慢地堕入欲海。

    王允昭守在殿外,听里面动静特别大,只得让宫人再离远一些。薇薇捂着嘴,脸色通红却一个劲地偷乐。王允昭瞪了她一眼,旁边可晴也脸色微红,然而面色却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王允昭扫了二人一眼,暗叹了一声女儿心思真是莫测。正尴尬间,外面有内侍小跑进来。在他耳边偷偷说话。薇薇耳朵尖,却也只隐隐约约听见“抚荷殿”三个字。后面的实在压得在认错,没听清。

    王允昭却是神色一肃穆,低声让派了太医过去。

    等内侍走了,薇薇才说:“王总管,抚荷殿那位陛下一直也没有封妃,也不许她出来走动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王允昭就说:“陛下的事也是你个小丫头片子能问的?”

    他素来为人和善,薇薇又是左苍狼跟前的人儿,也不太怕他。就嘟囔着说:“可是就算我不问,将军也会觉得奇怪嘛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这才说:“陛下自有打算,你就别多问了。有空劝着点将军,让她也别多心。”

    薇薇嗯了一声,见他确实没有再提的意思,便也不问了。

    此时,宫中还算平静。然而姜府已经炸开了锅。姜夫人郑氏哭道:“老爷,之舟还在狱中,您快想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姜散宜面色铁青:“你还有脸哭!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,简直蠢得无可救药!她居然杀了宜德公主去嫁祸左苍狼!左苍狼心思诡诈无比,能上这种当?今上心思难测,唯独对公主是真的宠爱。而她,自断臂膀,反倒让左苍狼得了便宜去!”

    郑氏以泪洗面:“可是老爷,如果不是她,焉有我们姜府今日啊?”

    姜散宜叹了口气,说:“夫人也不要过于焦心,如今陛下虽然革了我的职,但总算并没有起杀心。我们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郑氏说:“说起来,陛下也并没有废除兰儿的后位,过几天气消了,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夫人糊涂,兰儿怕是废了,纵然后位在身,但恩宠……只怕是与她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郑氏吃了一惊,说:“可是兰儿现在还如此年轻,日后还有得是机会!老爷可不能不管她呀!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让碧瑶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姜碧瑶今年已经十九岁了。平常女儿若是到了这样的年纪,早就应该出嫁了。但是她一直待字闺中。任凭媒人踏破了门槛,姜散宜就是称爱女心切,想要多留几日。

    他当然有自己的打算,那时候他身为左相,女儿乃宫中独宠的王后,又已育有皇长子。朝中重臣无不仰他鼻息,他不需要将女儿嫁出去与谁家联这个姻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女儿总算也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等到了十月入秋,秦牧云一案终于审结。涉案官员大大小小达百余人之多。慕容炎下令,重新任薜成景为左丞相,达奚琴任大司农。这点他比左苍狼想象得高明——他也知道如果只是任达奚琴为太仓令,其实整个大司农司还是会受他掌控,不如直接施个大恩。

    但同时,他却也任用了一个昔日容太后的表弟乐羊洵为尚书令,分走了左丞相和大司农的一部分职权。

    而对于姜散宜,他并未追究他贪污之事,只是以渎职为由,将他降三级,贬为大尚书,主管官员选拔、调动之事。圣旨下来,姜散宜也是大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朝中,格局又有明显变动。姜散宜虽然是三品的大尚书,但是手中职权还是不小,甚至说,任何人想要在朝中安插自己的人,都受他监管。但毕竟官位实力,都已经是大不如前了。甘孝儒的人这次虽然没有伤筋动骨,但是他之前一直受姜散宜打压,手下的官员一向是太常、太祝这种负责祭祀、瞻星的礼官居多。手中权柄不算重。

    薜成景重回左相之位,因着之前的起落,他更是步步小心谨慎,对于朝政也格外勤勉。姜散宜当然更不敢大意,吩咐内外收敛,一时之间,还算得上兢兢业业。

    军中,袁戏等人可以得到九成军饷,上上下下可以说是感恩戴德的,一时之间,哪怕人心各异,朝局却十分平稳。

    十月秋收之季,慕容炎在承天阁祭祖。以往主持这种祭祀大典的,都是雪盏大师。但如今法常寺已经不在,当然便是拜玉教的圣女前来主持此类事宜。

    以往拜玉教主持祭典,都是当天才来,事毕就离开。而这次祭祀,早三天杨涟亭跟阿绯就过来。阿绯一路悻悻:“我就知道,你心里有鬼,莫不是还想着你的意中人?哼!”

    说了半天,见杨涟亭没反应。她不由又转回头去看他:“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杨涟亭沉默许久,说:“非颜出事之后,她一直没有联系我。甚至连非颜葬在哪里,也是我自己打听得来。”阿绯见他情绪低落,不由也放柔了声音,安慰道:“你是怕她怨你,不肯听你解释吗?”

    杨涟亭说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绯依进他怀里,说:“可是涟亭,你已经尽力了不是吗?”杨涟亭说:“我没有尽力。”如果当时,集拜玉教之力,未必不能营救出冷非颜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