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100章 毒妇

第100章 毒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毒妇 重墨殿的假山旁边,站满了禁军和宫人,流水潺潺,却静若无声。 慕容炎走到姜碧兰面前,说:“你说你后悔入宫,当这个王后。孤也非常后悔。”他瞳孔中涌动的阴冷吓坏了她,姜碧兰委顿于地,缓缓向后蹭,慕容炎说:“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,也配作王后?也配作孤的妻子?是孤为旧情障目,还以为你经历坎坷,却纯良如初。” 姜碧兰说不出话来,只是摇头,慕容炎说:“来人,将王后带回栖凤宫,从此以后,幽闭宫室,孤不想再看见这个毒妇。” “炎哥哥!炎哥哥!”姜碧兰死死握住他的衣角,禁军上来拖拽,她泪流满面:“你以后,再不会来看我了吧?再不会管我了吧?” 慕容炎沉声喝:“拖下去!” 姜碧兰说:“我杀死自己的亲生女儿,难道我就不心痛吗?可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那个贱人!”她一指左苍狼,声音越来越凄厉,“没有她的时候,我们是多么恩爱,你都忘了?可是只她一回来,你就都变了!都变了!” 慕容炎咬紧牙关,一脚将她踢开:“孤若是变了,你现在还有命在?!滚!” 禁军终于将她拖了下去,她保养得极好的长指甲,在湖边泥地上划下数道痕迹。慕容炎转过头,看了一眼左苍狼,说:“你也下去吧,孤心里乱得很。” 左苍狼倾身行礼,待要离开之时转身,看见他站在宜德公主小小的尸身之前,许久伸出手,掀开那块白布。薇薇轻声说:“陛下这次,想来是真的伤心了吧?” 左苍狼复才转身往南清宫而去,待走得远了,才说:“他那样的人,也会伤心吗?” 薇薇听她语气不对,抬头看去,却发现她目光沉静如万年深井 。她说:“将军,您昨夜几时去的花房?为什么我都不知道?” 左苍狼说:“你不知道,说明宫里其他人也不知道。如果你知道了,他们又怎么会动手呢?” 薇薇一脸惊诧:“将军,您早知道娘娘会干出这种事?” 左苍狼低下头,沉默。薇薇追上她,问:“您怎么会知道呢?您在栖凤宫有内应吗?” 说话间,两个人已经回到南清宫里。可晴远远跟在后面,低着头,有些诚惶诚恐。左苍狼看了她一眼,说:“不考虑跪下认错吗?” 可晴面色如纸,却还是强撑着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不知道将军在说什么。” 左苍狼在主位坐下,看着她说:“前天夜里,我发现我丢了一支发钗。” 可晴呼吸慢慢加重,却说:“想是宫里有人手脚不干净,宫里人多,这也是各个宫都经常发生的事。” 左苍狼说:“可是我妆盒里那么多首饰,翡翠玛瑙、项链戒指手镯,唯独不见了一支鎏金的发钗,既不值钱,又容易被查获。冒着这样的风险偷这个,不会很奇怪吗?” 可晴左手握住右手,说:“也许,这个宫女根本就不识得什么是好东西。” 左苍狼说:“在宫里侍候的人,能够进到我的内殿,这点眼力劲都没有?”可晴不说话了,左苍狼说,“我思来想去,如果偷我的东西却不是为财,那么肯定是另有用处。除了陷害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别的花招。陷害我,无非是奸、盗、杀,盗并不能治我大罪。奸,我一般不出宫,恐怕对方也难以找到时机和人选予以构陷。再加之这支钗虽不昂贵,却胜在锋利,那么唯一的可能,就只有杀了。” 可晴慢慢低下头,左苍狼说:“杀之一事,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。一定会选在人少的时候。但是晚上宫中戒备森严,也容易被巡逻的禁军发觉。所以这个时机,当然会选在人最少,也最松弛的时候。晨间与傍晚,禁军交班之时,最有可能。” 可晴终于问:“可是……你怎么知道会在今日晨间?” 左苍狼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可晴抬头看她,她说:“前天傍晚,我在跟安公公学习研磨。如果今晨不出事,傍晚我会去御膳房学做羹。”没有办法预测的事,便只有一直提防。 可晴垂下头,终于无话可说了。 薇薇大怒:“将军是说,是可晴偷了您的发钗交给王后陷害您?!” 左苍狼没说话,薇薇上去拧着可晴:“为什么啊!我们都是将军身边的人,你为什么反倒帮着王后诬陷将军啊?!” 可晴推开她,抬头看左苍狼:“对,就是我。你以为你承诺会帮我接近陛下,我就会对你唯命是从吗?你这样的人,只要你在一天,你会允许别的女人接近陛下吗?不过许给我一句空话罢了!” 左苍狼问:“王后许给你什么?等我获罪之后,就将你提拔为南清宫主位吗?” 可晴咬唇,说:“我知道她不可信,但是你也不比她可信多少。” 左苍狼说:“可是现在,王后一定以为是你我主仆二人设计反套她,她必然恨不得饮你的血、剥你的皮。而如果陛下知道此事,你的后果,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” 可晴说:“我知道,可是这宫里谁不想向上爬?我只是一个小宫女,如果我不为自己谋算,谁还能为我谋算不成?” 薇薇说:“可晴? !你到底中了什么邪?当初我们一起跟着将军,一起过了那么多日子,那时候多快乐,你都忘了吗?!” 可晴看她一眼,说:“闭嘴!只是你自己快乐,你怎么知道我快不快乐?这宫里谁又会关心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宫女快不快乐?像你这样混吃等死的蠢货,怎么会明白我的志向?” 薇薇气结,可晴说:“事到如今,我也没有别的话说了。但是左苍狼,我不后悔这么做!”说完,她一转身,闷头撞向宫柱。左苍狼似乎早有所觉,一抬头,小平子跃上来,一把将她按住。她额头只撞了一个小包,半天挣扎不开,只好大声喊: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 左苍狼说:“我并没有说过要取你性命,你不用死。” 可晴怒问:“你想怎么折磨我?!” 左苍狼说:“折磨你?不,我不打算折磨你。”说完,站起身来,说:“宫里太闷了,我出去走走。” 她没有再看可晴,死其实并不难,这世上多的是生不如死的事。也许有一天,你终会知道,那些让人痛不欲生的,正是你曾梦寐以求的荣耀与爱情。 因着栖凤宫的事,宫里大多数宫人都在重墨宫,南清宫外异常安静。左苍狼来到荷池边,正是千叶成碧、粉荷亭亭之时,宫里的水都是相通的,想来宜德公主的魂魄,也会随水漂流吧? 左苍狼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她,其实她与这个孩子也只见过一两次。只是当初,据赵紫恩说,她怀的也是个已经成型的女孩。她正出神,身后突然有人经过。 左苍狼转过身,就看见达奚琴快步行来。两个人乍然见面,达奚琴匆匆说:“陛下方才派人召我进宫见驾。” 左苍狼点头,达奚琴问:“你可知是何事?”慕容炎可是很少召见他的。 左苍狼说:“姜家出事了,陛下很缺人手。召见你并不奇怪。” 达奚琴皱眉:“姜家出了何事?就是因为秦牧云贪污军饷一事?” 左苍狼摇头,说:“今晨,王后娘娘杀死了宜德公主,试图嫁祸给我。” “什么?”达奚琴后退一步,似乎怀疑自己听错:“公主死了?”左苍狼点头,他说:“可……公主是她的亲骨肉啊!” 左苍狼突然埋下头,将额头抵在他肩上,说:“其实,我当初有想过,她会用什么嫁祸给我。如果我再想一想,也许我可以救宜德的命。”眼泪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涌出了眼眶,“可是我没有。” 达奚琴整个人都僵住,许久,他伸出手,轻拍她的肩,说: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 左苍狼摇头:“别说话,别说话。” 这权势角逐、明争暗斗,将人的心啊,一步一步,熬成了妖魔。 倚靠的时刻非常短暂,荷花池毕竟不是什么僻静的地方。左苍狼很快挺直了腰身,说:“他既然传召,你便早些过去吧。这次秦牧云入狱,大司农一直空悬,但陛下说不定更愿意将给事中之职委任于你。倘若果真如此,尽量推脱,最好能担任大司农属官太仓。你有爵位在身,即使任属官,也比其他官员高出一等。大司农司会在你掌握之中。陛下一时半刻,找不到顶替大司农的人,大司农司,便如同在你之手。”纵然眼眶微红,她声音已然恢复如常。 达奚琴点点头,肩上衣料贴着皮肉,泪痕未干。他慢慢向前走,但见那个人重又靠在荷花池的玉栏前,风掀花叶,逐浪而来,暗香满怀。可惜风卷浪涌,君子与佳人离隔山海。 各自无奈,谁也不能带谁离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