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9章 绝境

第99章 绝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绝境 甘孝儒遇到一个难题,秦牧云虽然被下了狱,但是他背下了大多数罪名。其实道理也很简单——只要姜散宜在,好歹会保住他的家人。 甘孝儒无论怎么威逼利诱,他都没有牵扯姜散宜。甘孝儒心里暗暗心急,这次已经把姜散宜得罪死了,如果姜散宜平安无事,那他在朝中的日子恐怕就难了。 甘孝儒一边命人严加审讯,一边让人暗中查找姜家的把柄。可是姜散宜此人做事素来周密,要查到他的把柄还真是不容易。甘孝儒经过豫让桥,正逢达奚琴在河边钓鱼。 甘孝儒倒是下了轿,跟他打招呼:“瑾瑜侯真是好兴致。” 达奚琴起身,说:“早就听说这里水美鱼肥,过来一试,果然如此。”说完,从鱼篓里拿出两条肥鱼,用油纸包了递给他,“两条鲜鱼送给甘相,略表心意。” 甘孝儒哪会把两条鱼放在眼里,有心不接,却也不能落他的面子,于是过去接鱼。甘孝儒却突然说:“秦牧云的案子,听说相爷办得不太顺利。” 甘孝儒有些意外,心里轻轻一跳,却突然问:“侯爷也知道此事吗?” 达奚琴微笑,说:“秦牧云此人,当初做下此事的时候,未必没有想到过下场。他这样的人,不惧生死,唯一的顾虑,不过是自己的家人。如果甘相把这个顾虑去除了,当然障碍也就没了。” 甘孝儒一怔,达奚琴说:“他如今在狱中,对外消息不通 。你若是诓他称秦家人出了什么意外,想必他也难分真假。” 甘孝儒一想,还真是有道理,他冲达奚琴一拱手,也不再多说,接过他的两条鲜鱼,径自去了。 第二天,已被收押入狱的秦家人身中剧毒,秦牧云的二儿媳、两个小孙子中毒身亡。消息传到秦牧云那里,秦牧云本来不信,但是当他看见自己孙子的尸体的时候,他目眦欲裂。甘孝儒说:“秦大人,看来你背后的靠山,并没有打算护你的意思。要不是你这间牢房看守严实,只怕你也已经陪你孙子去了。” 秦牧云咬着牙,几乎一字一顿地说:“……我招。” 秦牧云招供之后,甘孝儒一边呈报慕容炎,一边顺着线索抓捕了包括郑之舟在内的好几位重臣,都是姜散宜的心腹,而且同样身居要职。 一时之间,姜散宜这棵参天大树,竟然有了动摇的迹象。 栖凤宫里,姜碧兰抱着两个孩子,听着外面的风声。彩绫说:“娘娘,天已不早,娘娘早日歇下吧。” 姜碧兰摇头,说:“你快去打听,我父亲怎么样了!大司农的事可有牵扯到他?” 彩绫安慰说:“娘娘且放宽了心吧。奴婢才刚出去过,相爷还好好的。” 姜碧兰摇头,说:“不会的,那个贱人心狠手辣,你再出去打听!再去啊!” 彩绫只好再出去,姜碧兰坐在凤座上,突然发现身边的人尾竹、绘云、封平……这些人,一个一个地都死了。一种恐惧从心里升起,慢慢延展到四肢。正在这时候,怀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。 奶娘赶紧上前,先抱过宜德公主。 那个时候宜德公主已经八个月,长得胖嘟嘟的,十分可爱。姜散宜摸摸她的脸,双手慢慢握紧。奶娘见她神色不对,赶紧说:“娘娘?您先不要忧心,相爷吉人天相,而且娘娘还有大殿下和公主,不会有事的。” 姜碧兰说:“不会有事?你还看不出来吗?那个贱人是不会放过爹爹的。如果爹爹出了事,陛下本来又偏向她,我就算是有泽儿,又能如何?” 奶娘说:“可是,娘娘,如今娘娘身在宫中,心急也是于事无补啊。” 姜碧兰又看了一眼宜德公主,说:“这个贱人,她步步相逼,本宫就跟她鱼死网破!” 夜里,左苍狼突然发现自己少了一支发钗。她叫来薇薇,问:“我台上发钗哪去了?” 薇薇看了一眼,也是奇怪:“少了吗?我数数!”说完,把她的妆盒拿过来,还真是一支一支地数。左苍狼的记忆力是非常好的,她在军中,那些军函来往如麻,哪一封放在哪里,被谁动过,她必须心中有数。 薇薇数了半天,也有些惊奇:“真的少了一支!”她非常生气:“我们南清宫竟然出了贼!我去把她们都叫进来!” 左苍狼说:“慢着。”薇薇停住脚步,转身看她,她说:“不要去了。” 薇薇说:“将军,这些手脚不干净的人,如果不给以教训,以后指不定还会偷些什么呢!” 左苍狼说:“别去了。” 这天早上,左苍狼正在给两只海东青喂食,南清宫里那株桃枝,竟然真的重新生根长叶,如今已经长高了不少。她伸手拨弄了几下,薇薇说:“陛下昨儿个还派人来松土施肥呢。依我看啊,他还是对将军最有心。” 左苍狼听若未闻,只任由海东青啄食自己掌心的肉块 。太阳冉冉升起,外面可晴突然进来,慌慌张张地说:“将军,将军不好了!” 左苍狼问:“什么事?” 可晴说:“听说今晨栖凤宫的奶娘带着小公主和大殿下散步,然后人就失踪了,到现在都没找着!” 左苍狼意外:“大殿下和公主也失踪了?” 可晴说:“是呢,宫里都闹翻天了!”她凑近左苍狼,又小心说:“有人私下里说,是将军养的海东青,吃了……” 话没说完,薇薇就大骂:“放屁!是谁在乱嚼舌根子!” 左苍狼沉吟不语,不多时,相隔不远的重墨宫就传来喧闹声。左苍狼带着薇薇和可晴赶过去,只见一群禁军围住了重墨宫的假山。左苍狼走过去,探头一看,只见一具女尸背朝上浮在水里。 有禁军已经下去打捞,不多时,慕容炎和姜碧兰都过来。姜碧兰一看那衣裳就惨叫起来:“是奶娘……陛下!是奶娘……” 慕容炎面如寒霜,不一会儿,女尸被打捞上来,喉间有伤口,是被人以利器穿喉而亡。慕容炎沉声问:“找到殿下和公主了吗?” 禁军用鱼网在湖里打捞,但一无所获,不久之后,有人大声道:“石缝里!石缝里发现一具婴儿尸体!”慕容炎双手握紧,姜碧兰已经哭号着奔过去。 婴儿尸体捞上来,确定是宜德公主无疑。 姜碧兰抱着宜德公主*的尸身,哭得撕心裂肺。慕容炎站着没动,不一会儿,蓝锦荣又说:“陛下!微臣在假山后面找到大殿下,万幸大殿下的头卡在假山枯藤里,身体受石层依托,还有一口气在!” 慕容炎赶紧上前,但见八个多月的慕容泽气息已经十分微弱。不必他吩咐,已经有太医过来诊治,宫女抱着为他换去湿衣。姜碧兰哭道:“到底是谁如此狠心,杀死奶娘,连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放过!” 她紧紧抱着已毫无声息的宜德公主,说:“陛下……臣妾为什么如此命苦!早知如此,臣妾为什么要进宫,为什么要当这个王后!为什么淹死在湖里的不是我……” 慕容炎终于还是俯身,轻轻按住她的肩,说:“把公主抱下去。”声音之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疼痛。他的女儿,终究没有等到亲口叫他一声父王。 禁军过来,准备抱过宜德公主,姜碧兰死死抱着不放:“走开!走开!让我再抱她一会。我这个作母亲的真是罪该万死,为什么她喜欢看鱼,就让奶娘带她出来看鱼……我应该把她时时抱在身边,一刻也不分开……”她披头散发,哭得撕心裂肺,似乎是再顾不得仪容。 慕容炎转过头,看向左苍狼,目似寒霜。 左苍狼迎着他的目光,突然有些可怜曾经一片丹心向明月的日日夜夜。其实这些年,他谁也不懂,谁也没有相信过。纵然再是无心,也微微红了眼眶。 她缓步走到姜碧兰面前,说:“我一直以为,王后这样出身闺阁的女子,哪怕是再如何,本性也是善良的。可是今天我才知道,其实不是。娘娘的心,早已被权势蛀空。” 姜碧兰仰起头,状如厉鬼:“你说什么?!我女儿尸骨未寒,你竟然如此冷血,说出这样的话来!” 旁边宫女画月也道:“左苍狼,陛下圣驾在前,众目睽睽之下,你竟然如此跟娘娘说话!你眼里可还有国法尊卑?” 彩绫突然说:“重墨宫离南清宫这般近,而且一直无人居住。将军难道一点响动都没有听见吗?” 另一个奶娘说:“将军向来早起,若论时候,正该是将军晨练之时,如此近的宫室有人行凶,将军真的没有发觉吗?” 左苍狼说:“你们不如直接说,如果我翻过南清宫的宫墙,到重墨宫也就是片刻的事情 。于是我晨练之时看见奶娘带着大殿下和小公主观鱼,便索性心生毒计,跃过院墙,杀死奶娘抛尸湖中。连带将大殿下和小公主也扔进湖里,对吗?” 姜碧兰疯了一样冲上来,想要抓她的脸,她侧身避开,回头看向慕容炎。明知道不该多言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问了一句:“陛下也这么想吗?”慕容炎,告诉我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吧。哪怕是句假话,也让我觉得,曾经一路相随不是一场笑话。 慕容炎用冷静而陌生的目光重新打量她,突然转身对蓝锦荣说:“查验奶娘身上伤口,找出利器!” 正在这时候,正在湖里撒网打捞的禁军又来报:“陛下,在湖里发现这支发簪,请陛下过目!” 慕容炎拿过发簪,用力掷到左苍狼面前。左苍狼捡起来,发现那确实是她的物件。她将双手拢入袖中,慕容炎说:“你还有何话说?!” 姜碧兰哭得死去活来:“你还我女儿!还我女儿!我的宜德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我请求陛下传召两个人。” 慕容炎挑眉,左苍狼将那只发簪尾端向上,按在颈间,说:“如果今日,我不能自证清白,不需要陛下发落,我自刎于此。” 慕容炎怔住,终于问:“召谁?” 左苍狼缓缓吐出两个人的名字:“赵紫恩、海蕴。” 此言一出,姜碧兰怔住,慕容炎沉声说:“这两个人,不是早就被孤杖毙了吗?” 左苍狼说:“请王总馆派人,前往这个地址,传召二人。” 不多时,赵紫恩、海蕴竟然真的入了宫。当然,他们也不是情愿的——藏歌用剑说服了他们。 两个昔日的太医令、太医丞跪在面前,慕容炎怒极反笑:“你二人还真是命大!” 两个人连连叩首,慕容炎问左苍狼:“你要让他们证明你的清白?如何证明?” 左苍狼说:“海大人?” 海蕴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方子,递到慕容炎面前,说:“回陛下,当年王后娘娘被左将军撞倒而流产的事……其实……其实是娘娘事先服用了打胎的方子,以陷害左将军。” 慕容炎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:“什么?” 海蕴说话的时候,牙齿将舌头已经咬出了血,他道:“正是因为此事,当初娘娘秘密吩咐封统领,让禁军在行刑的时候手下留情,留了小人一条狗命。小人念着娘娘旧恩,原本也没打算说出此事。谁知道出宫之后,娘娘派来接应的人却百般追杀。原来娘娘是怕小人慌乱之中说出此事,暂时安抚小人。无奈之下,小人只好到昔日旧友处暂避。” 慕容炎看向姜碧兰,姜碧兰慌了,大声喊:“陛下,他撒谎,他撒谎!”她看了一眼左苍狼,说:“一定是她,一定是这个贱人,买通了海蕴陷害臣妾!陛下,臣妾冤枉!” 左苍狼说:“还有,今天早上,我根本没有晨练。”姜碧兰怔住,左苍狼说:“陛下赠我一株桃枝,一直养在南清宫里。本来已经生根长叶,然而昨夜又有枯萎之势。我昨夜便一直在花房,跟花匠寻找原因。直到今晨,花匠将花搬进南清宫。整个花房的人都可以作证。” “什么?”姜碧兰软倒在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