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8章 进击

第98章 进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进击 两万两银票可不是小数目,慕容炎看了一眼左苍狼,挥挥手让人将匣子拿过来。好在达奚琴还算细致,银票俱是大燕通兑。慕容炎翻了一遍,姜碧兰见左苍狼脸色,更加得意:“怪不得左将军居然私自调阅军饷用度明细,原来是收了别人的银子。” 说完这句话,她就发现左苍狼眼中连些微的紧张之色也没有了。左苍狼与她对视,说:“王后娘娘,这些军函到我这里之后,我知道事关重大,从未打开。如今封漆仍在,娘娘如何知道,里面就一定是各营军饷用度明细?如今看来,娘娘消息之灵通,竟然连陛下都难以企及了。” 姜碧兰一怔,慕容炎又示意禁军将军函俱都呈上来,见上面果然封漆还在。王允昭赶紧上前挑开,慕容炎抽出信件,果然见里面一张张一页页,全是各营的钱粮用度。 他眉头都皱了起来,姜碧兰咬唇,说:“无论如何,如今人赃俱在,你还想抵赖吗?!” 左苍狼说:“我从来没有想要抵赖,但是也请娘娘知道,我入营多年,营寨建撤乃是家常便饭之事。我若有意隐瞒,岂会留下如此把柄。只是没想到如今在大燕王宫里,竟然比边城军营更不安全。” 眼见二人又唇枪舌战,慕容炎说:“好了,这信函乃是何人所寄?” 左苍狼说:“回陛下,微臣在书案上发觉,但见火漆,不敢私拆,也不知道是何人投递。里面也没有具名吗?” 慕容炎低头,本是找寄信之人,但是看了两页,眉头都皱了起来——怎么袁戏他们营中的军晌用度,自左苍狼离任之后,竟然只发放了十之五六吗? 他神情慢慢严肃,拖欠军饷是何等严重的事,他身为君主,当然知晓。何况袁戏所率众部都是精锐,如今又是驻守要城。他当初,岂不就是撺掇许琅自边城起兵? 再者,这些银两虽然没有发放到袁戏营中,但是每个月可是从大司农那里准时支出了的。 这是何等庞大的一笔款项?到底是落入了谁的口袋? 他眉头越皱越紧,姜碧兰见他神色不对,也有些害怕。一转头,看见跪在地上的宫女薇薇脸色发白,立刻说:“你说,这些银子是从何处得来?!你一个小小宫女,如何能够私藏如此之多的银两?!” 薇薇咬紧牙,姜碧兰立刻说:“来人,给我用刑,到她招供为止!” 禁军看了一眼慕容炎,又看了一眼左苍狼,硬着头皮上前,刚要拉薇薇下去,慕容炎突然说:“大司农秦牧云何在?” 姜碧兰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大司农,眼前的事还没有解决,怎么突然问起旁的事了? 王允昭赶紧说:“奴婢立刻传他入宫 。” 慕容炎嗯了一声,命禁军将军函收好,转头又看了一眼匣中银两,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左苍狼呃了一声,说:“是草民的银子。”慕容炎抬头看她,她含含糊糊地说:“前几日,闲来无事,在宫里走走。看见几个宫人慌慌张张……嗯,就堵住问了一下。谁知道原来她们盗窃宫中财物,私贩得利。” 慕容炎眉毛挑起,左苍狼说:“草民也很生气,本来是要将人交给王总管处置的,但是他们愿意献出全部身家以保性命。嗯……微臣一看,钱还不少。想想也算是替陛下追回损失,就没再跟他们计较。” 慕容炎一拍桌子:“混帐!” 左苍狼赶紧跪下:“草民有罪,但想想也不算太混帐。如今除了备置衣饰以外,其他的银子都在这里了。至于衣饰,反正也是为悦陛下之目,也算是取之于陛下,用之于陛下了吧?” 慕容炎本来正窝着火,闻言又忍不住想笑,想了想,觉得此事越发可信。开始还觉得王后搜宫,会不会是有意查找南清宫这卷密信。如今看来,宫中确有失窃,这银子倒也说得通。他说:“你……你这个人啊!” 姜碧兰一见,二人简直是在打情骂俏,她说:“陛下!” 慕容炎说:“二万两赃银充公,孤还有政事,王后先回栖凤宫。”说完,突然又看了一眼左苍狼,说:“跟孤到御书房。” 左苍狼跟在他身后,姜碧兰走出不远,她轻声说:“陛下,那两万两银子……” 慕容炎喝道:“你再说!”左苍狼闭了嘴,想想还是不甘心,问:“一点也不能留?”慕容炎加快脚步,左苍狼追上去,说:“那今天御书房听政要按大司农的日薪来算银子啊!” 慕容炎一脸威慑地看她,嘴角却又不由自主地露了一点笑容。突然伸手,握住了她的手,与她并肩而行。 姜碧兰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远,眼里似乎都要喷出火来。画月说:“陛下这是怎么了,一见到她,就跟中了邪似的。” 姜碧兰咬唇,说:“快找个人,把今天的事告知爹爹。” 御书房,慕容炎将私函递给左苍狼,左苍狼埋着头,一页一页细看。同样越看,面色越严肃。慕容炎观她神色,见她确实像是不知情,说:“这个秦牧云,真是越来越大胆!” 左苍狼说:“国库钱粮紧张吗?王楠、许琅营中还好,袁戏将军这里……只怕是艰难。如果陛下确有难处,拟封诏书,让兵士们共渡时艰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 慕容炎怒道:“什么共渡时艰!”一把抽出最近审批的军饷帐目:“这些银子早就出了库,孤可有拖欠兵士一毫一厘?!” 左苍狼也作了个吃惊的表情:“一个兵士一年万钱,一月也有近千钱,这一个月克扣四百钱,光袁将军帐下便是三万余人。何况其他?是何人如此胆大包天?!” 慕容炎当然也算了一笔账,面上怒容更盛。以往他们挤兑温砌旧部,慕容炎不是不知道。但也没想到竟然到如此程度。而且这样大的一批银两,是谁有那么大的嘴,吞得下去?!而袁戏等人还不敢奏报?! 秦牧云有那么大的胆子吗? 这样一想,顿时心生阴云 。 左苍狼说:“陛下暂且息怒,这些银子虽然数目不小,但我觉得,最危险的却不是这个。”慕容炎抬头看她,她说:“如果这些人连军饷都能克扣到如此地步,那么营中的军械、铠甲,这些才是更应该担心的。如果万一有战事,军队士气低落,军械劣不堪用,大燕岂不是危在旦夕吗?” 慕容炎眉头拧起,说:“你是说,有人竟然敢在军用器械上动手脚?” 左苍狼说:“这些事,我倒也不敢妄言。但是历来也不是没有啊。昔日我在军中,仰仗陛下恩宠,并无人敢欺瞒为难。但是其他营中,这样的事也并不少见。” 慕容炎脸色阴沉,还没说话,外面突然有人禀道:“陛下,大司农秦牧云大人求见。” 慕容炎说:“让他进来!” 秦牧云这才进到御书房,一抬头看见左苍狼也在,不由就是一愣。慕容炎将密信掷在他面前。他拾起来,看了几眼,虽然紧张,但并不慌乱,说:“陛下,这些书信乃是小人馋言,岂可轻信?朝中用钱的地方多,军中一部分军饷到得慢些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微臣这就去取账目供陛下御览。今年虽无天灾,但是借粮种、耕牛的人家多,打井引水更是不小的开销。这些银子的去向,账目上无不清清楚楚。陛下一看便知。” 左苍狼以前在军中,哪能不明白这些套路? 他们本来就做了两份甚至是好几份账目,无论如何,这些账肯定是能平的。以前军中主薄为了给将士多发抚恤金,也常做空账假账。这也正是袁戏等人不敢直接向慕容炎告发的原因。 他们是武官,这些事就算是揭发了,到时候还是朝中几位大臣来查。可是有姜散宜在,查到最后不但会不了了之,还会让慕容炎觉得他们小题大作。 慕容炎吩咐内侍去取账本,左苍狼突然说:“秦大人,我记得我在军中之时,军饷每月尚能发足。如今离任之后,不过一年半,国库难道不盈反虚吗?” 秦牧云说:“将军有何不知,现在俞地并入大燕,民生耕种,真是样样都是钱。秦某管着陛下的钱袋子,也是处处为难啊。” 慕容炎说:“可是袁戏军中,都是老兵。一个月五六成军饷也确实是过于为难他。” 秦牧云赶紧磕头道:“是微臣的不是,微臣再想想办法,定然再匀一些银两过去,让袁将军那边也好过些。” 慕容炎嗯了一声,眼看此事即将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左苍狼说:“秦大人是说,这笔银子是挪作他用了,是吗?” 秦牧云说:“将军,这笔银子的每一分一文,都是有账可查的啊。” 左苍狼说:“秦大人,如果这么大的一笔银子连续一年挪作他用。那么大司农司其他的银子,又有哪些是挪作他用的?再说了,既然有账目,为什么大司农司不直接将这本真实的账目呈报给陛下?而要用假的账目来鱼目混珠呢?” 秦牧云微怔,正要说话,左苍狼说:“陛下,袁将军等人,素来是不向陛下诉苦的。如今既然婉转说明此事,想来军中情况已经十分严重。如果此事就这样轻描淡定而过,只怕军中不服。” 慕容炎问:“那依你的意思呢?” 左苍狼说:“不如陛下亲派特使,前往营中一趟,详查此事。无论结果如何,起码对朝里朝外都是一个交待。” 慕容炎沉吟,秦牧云赶紧说:“将军这话严重了吧?国库空虚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事,老臣也确有无奈之处。不过袁将军的事,老臣一定会放在心上。还请陛下和将军放心。” 左苍狼说:“我只是觉得,程序还是应该走的 。一来,可以还秦大人一个公道清白,二来,也可安军士将领之心。陛下以为呢?” 慕容炎想了想,最后点头:“也罢,派人去营中走一趟吧。” 秦牧云从宫里一出来,就急匆匆地去了姜散宜府中。姜散宜听说了这件事,也是大吃一惊:“她好端端的,怎么会突然想查这件事?你那里不是有账目吗?!” 秦牧云将宫里对答俱都说了:“相爷,下官觉得,陛下倒是没有什么大的疑心,只是这个派出的人,可一定不能出什么纰漏啊!” 姜散宜想了想,说:“这个人一定要是我们的自己人,明日朝堂之上,陛下想必会问询此事。到时候我们极力举荐郑之舟,若是不成,则让廷尉司的夏常有派人过去。谅他现在也不敢多事。” 秦牧云额上的汗还在不停地冒,说:“小的身家性命,尽系于相爷之手了。” 姜散宜倒是宽慰道:“都是一家人,何分彼此?你且安心。” 御书房,慕容炎也正在考虑派往营中查证安抚的官员。他问左苍狼:“依你所见,此人派谁合适?” 左苍狼说:“我离开朝中已久,人事不熟。陛下委任特使,我哪敢多嘴?” 慕容炎笑了一声,倒是神色凝重。朝中派系纷争,他不是不懂。他说:“你觉得夏常有如何?他是老臣,想必对军中会公正,和秦牧云,也没有私怨。” 左苍狼说:“陛下问我意见是要银子的啊。” 慕容炎一个笔头扔过去。 当天夜里,温府,定国公温行野正在后园练拳,突然一只灰色的海东青扇着翅膀飞过来。温行野赶紧接住它,取下它脖子上密封的竹筒。他左右看看,确定四下无人,把鸟放了,自己赶紧回到房间。 待展开一看,那字条却是极陌生的字体——陛下欲指派夏常有调查秦牧云贪污克扣军饷一事。夏常有此人素来明哲保身,未必有胆子实查此事。想办法力劝,倘力劝无效,则言语羞辱,务必令他无颜接此差事。 温行野想了想,秘密去了薜成景府上。薜成景当天夜里,就秘密去了一趟夏常有府上。 夏常有本来是慕容渊之时的遗臣,因审理故旧同袍有功、依附于姜散宜而得一时安全。但是心中一直有愧,尤其薜成景对他还有提拔之恩。此时见到薜成景,他本就有些羞愧,但听了薜成景的话之后,又惊惧莫名:“恩师是说,要我翻秦牧云的老底?!可是姜散宜对他素来倚重,我若是揭开他的老底,到时候姜散宜岂能饶我?!” 薜成景说:“常有!难道你还要包庇他们吗?” 夏常有说:“相爷,蝼蚁尚且偷生,我也只是想求一条活路。我如今也是上有老下有小,如果我有什么事,我夏氏满门……” 薜成景说:“常有,人在做天在看。如果只是要求你据实查证你都不敢,那么朗朗青天之下,你就让魏同耀他们在天下看着你,是如何辜负他们,卖友求荣,换来自己的富贵安稳的吗?!” 夏常有满脸通红,薜成景拂袖而去。 第二天,早朝之上,慕容炎尚未任命夏常有为特使,夏常有出列,称旧疾复发,请求休养数日。慕容炎目光慢慢阴冷,沉声说:“近日,西北军中,将领们奏称军饷存在克扣一事,孤想派个人前往军营查明此事。众爱卿可有合适人选?” 话音刚落,姜散宜向大农令使眼色,大农令立刻出列,举荐郑之舟。 慕容炎看了一眼大农令,冷笑了一声,突然说:“甘丞相 。”甘孝儒一惊,赶紧出列,慕容炎说:“此事孤交予你,务必严查!” 姜散宜等人对视一眼,甘孝儒也是心下震动——这是……当真要严查秦牧云了?他忙躬身道:“是。” 退朝之后,慕容炎召甘孝儒去御书房单独议事,姜散宜等面色阴沉,急匆匆步出宫闱。郑之舟也慌了:“姐夫,陛下今天是怎么了?看今日的口风,他是真的要严查秦大人啊!” 姜散宜脸色铁青:“夏常有这个废物!今日他称病推脱,陛下必然以为是受我等威逼!陛下素来多疑,如今堂堂一个廷尉,竟然被我们吓得连圣旨都不敢接!这岂不是犯了陛下的大忌!” 秦牧云脸都白了:“相爷,如果此事落到甘孝儒手上,他还不落井下石?相爷救命啊!” 姜散宜说:“不要自乱阵脚!如今事情还没有坏到那种地步。” 一群人走后不久,甘孝儒从御书房出来,走过宫径小道,突然看见左苍狼正在园间。左苍狼正在跟宫里的花匠闲话,见他过来,盈盈一拜,说:“甘丞相,丞相一脸春风得意,看来是有好事啊。” 甘孝儒从头到脚细细打量她,她身上宫妆如层叠如堆雪,鬓边斜插一枝素银发簪。简洁中透出雍容华贵。他同样微笑,竟也行了个同僚之礼,说:“将军又何尝不是容光焕发、光彩照人呢。” 左苍狼说:“这次陛下派甘大人前往营中,只怕回来之后,甘大人就有升迁之喜了。” 甘孝儒知道她话里有话,倒也顺着话说:“将军说笑了,如今甘某一把年纪,蒙陛下器重,官已至从一品。上有国丈,哪还有什么升迁之喜。” 左苍狼只是微笑不语,甘孝儒看她神色,终于忍不住说:“将军莫非是另有玄机吗?” 左苍狼说:“难道甘相也以为,区区一个秦牧云,敢克扣袁戏四五成的军饷吗?” 甘孝儒说:“可……毕竟树大根深,伐之不易啊。” 左苍狼说:“甘大人有火种,我有东风,纵然巨木成林,何惧之有?” 甘孝儒容色微肃,她却不再说话,缓步进了御书房。甘孝儒转过身去,但见小安子也不敢拦她,恭恭敬敬地迎她入内。他不由眯起眼睛——难道时机真的到了? 书房里,王允昭见左苍狼进来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慕容炎眉宇间怒色还非常明显,夏常有称病推脱一事彻底激怒了他,他说:“这个朝中看来还真有人敢一手遮天了!一个堂堂廷尉,竟然懦弱至此!” 左苍狼走过去,假模假样为他磨墨,说:“陛下这又是生谁的气?秦牧云的事,你不是昨日就知道了吗?” 慕容炎抹了一把脸,又看了她一眼,终于忍不住说:“不会就别磨了行不行?溅我一脸!” 旁边王允昭没忍住,噗哧一声笑出声来。慕容炎瞪了他一眼,他赶紧躬身告退。 慕容炎这才把左苍狼拉进怀里,说:“孤想清楚了,你的位分,也不能一定这么拖着。孤打算拟旨,封你为贵妃。” 左苍狼抬手轻抚他的脸,他说这句话的这一刻,应该是真心的吧?可惜了,蹉跎一年,就错过了她的痴念。 她说:“我能就这样陪在陛下身边吗?”慕容炎微顿,问:“什么?” 左苍狼轻声说:“我不愿意作陛下的妃或贵妃。”慕容炎眉宇之间又有几分不悦:“今日我已经够心烦的了,你非要再惹我不快吗?” 左苍狼说:“我只是希望,以后陛下在想起我时,是想起我这个人,而不是一个妃子 。” 慕容炎怔住,许久,将她揉进怀里。“阿左……”他轻声叹。 七月时分,甘孝儒在袁戏、诸葛锦、郑褚等人营中调查取证,发现大批军械、军服霉烂变质,除了周信直属部队以外,其他军中或多或少都存在克扣军饷的情况。 所有军营中,只有姜大公子姜齐所属的军队军备精良、粮饷充足。铁证如山,慕容炎震怒,随后下令严查大司农司的钱粮账目。大司农司的账目,初看之下毫无问题。但是如果每笔细查,问题便开始彰显出来。 比如民间打一口井,正常价白银2两。然而账目上每口五两,而且在并无旱灾的年头,大燕全年打井有三千多口。但是派出巡查使详查,最终只发现井八百多口。 慕容炎当即下令抄没秦府,搜出现银三十余万两,另有古玩、珠宝、奇珍无法计数。饶是如此,仍然有大批银两下落不明。朝野震动。 清单传到御书房,慕容炎怒从心起,几乎咬着牙道:“给孤严审,看看剩下的银两是落到了谁手里。” 左苍狼倒是替他捶了捶肩,说:“陛下在上,这些人早晚会解决,”正说着话,外面突然有人传报:“陛下,王后娘娘求见。” 慕容炎沉声说:“不见。” 左苍狼说:“娘娘在栖凤宫,毕竟还养育大殿下和公主,前朝之事,与她是没有什么关系的。陛下毕竟与她夫妻情深,还是见一见吧。” 慕容炎这才说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 姜碧兰进来之后,还带着宫女彩绫。她行完礼,让彩绫把汤奉上,说:“陛下近日劳累,臣妾亲手做了翡翠荷叶羹。陛下用一点吧。” 说完,看了一眼左苍狼。左苍狼只是向她施了下礼,就继续替慕容炎揉肩。慕容炎根本不看她,只是说:“孤知道了。王后回去吧。” 姜碧兰轻咬粉唇,又看了一眼左苍狼,慕容炎问:“王后还有话说?” 姜碧兰说:“臣妾听闻,大司农秦牧之贪污军饷一事,惹得陛下极为不快,还将他革职下了狱。”她本来是想说姜散宜也为此事痛心,不料话还没出口,慕容炎就问:“此事是王后应该干预的事吗?” 姜碧兰怔住,慕容炎说:“后宫不干政,你身为一个王后,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?”姜碧兰眼泛眼花,慕容炎挥挥手,说:“下去吧,没事就多陪陪泽儿和皎儿。” 姜碧兰怨毒地瞪了左苍狼一眼,左苍狼目光平静。等她出去了,才说:“陛下待娘娘这般冷淡,娘娘都怨上我了。” 慕容炎说:“姜家自倒向孤之后,姜散宜稳居左相之位,她独宠于后宫,其兄长姜齐、舅舅郑之舟个个身成要职。其母也是诰命封赏,荣耀加身!这样的一个家族,还有什么不满足?竟然敢在朝中行专断之事!” 左苍狼慢慢将额头贴在他肩上,说:“我若是说什么,陛下定是又觉得我干政了。便索性不说了。” 慕容炎将她挽过来,抱在怀里,说:“孤已经吩咐过王允昭,以后你的俸禄,依照贵妃制发放。你再惹事,我把你煮了!” 左苍狼亲吻他的耳垂,问:“煮了陛下吃吗?” 那时候她的腕搭在他肩头,腕上搭了一个精巧的珍珠腕扣,衬得肌肤生辉。慕容炎为那柔辉吸引,慢慢亲吻她的手,最后将她压在书案上,说:“我喜欢生的,活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