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6章 拜师

第96章 拜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九十六章:拜师

    第二天,左苍狼正在看书,突然小平子进来,说:“将军,今日陛下不知道怎么着,突然去了一趟薜老大人的府上。】八】八】读】书,.2√3.¢o但是只带了王总管一人,去意不明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嗯了一声,对他的机灵很满意,说:“做得好,小平子,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做,必须机密。”

    小平子赶紧表忠心:“将军请讲,但凡将军有所差遣,小人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那倒没有那么严重,你手下有无可靠的人,去找一趟许琅和王楠两位将军,我要知道,如今军饷,有几分能落到实处。”

    小平子有点为难,说:“实不相瞒,将军,如果要人可靠,终究还是得让其有所得利。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明白,廖立平这个人,本就是无利不往的。他身边的人,约摸也差不多。她说:“目前我手上已无余钱,但是跑了这一趟之后,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小平子想了想,咬牙说:“小的这就让人去办!”

    左苍狼手书了一封书信,交给他之前想了想,又叮嘱:“此事必须非常机密,但凡有泄露,我是能够自保,你恐怕定会人头落地。但是富贵险中求,此事若成,你与我,以后再不必为银两之事费心。”

    廖立平闻言,神色一肃,恭恭敬敬地接过了那封信。

    廖立平是成年之后进的宫,未进宫前,身边也有一帮子狐朋狗友。如今要联络还是容易的。他听左苍狼说得严重,还是不敢大意,找了个最稳妥的人去到王楠和许琅那里,

    王楠和许琅看了那封信,却是眉头都皱了起来——左苍狼要他们宫中的军饷、棉衣发放明细。

    军中的军饷物资,在非战时,一向是有所克扣的。做法大抵相同,一个是留着一些没有家属需要抚衅又已经战死的兵士,不报阵亡,吃空饷。

    还有兵士的钱,有良心的主帅,每个兵士每个月能领到□□成。若是遇到主帅心狠的,六七成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至于粮食、军服就更不用说了,可能报给朝廷的是上等,发到军中的是次等。

    整个军中,兵士们只有两任主帅在时,一直领全额军饷,一个是温砌,一个就是左苍狼。周信好些,兵士们也只能领九成。剩下的虽然只是一成,然而也是非常庞大的数目了。这钱不是他一个人得,朝中层层发放,每处抠一点,人人沾点油水。

    这还是周信在慕容炎面前也非常受倚重,谁也要给他几分面子的缘故。

    而现在,虽然周信做了太尉,但是他权不如姜散宜。袁戏、诸葛锦等在不同的驻地的兵士,最后只能得到六成银子。王楠和许琅要好些,基本能领个七八成。

    剩下的钱,也不是说不给。但是什么时候给,就是件说不清的事情了。如此大司农是姜散宜的人,这笔钱大头去了哪里,当然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左苍狼之前久在军中,这些门道,她是懂的。但是当王楠和许琅把袁戏、诸葛锦、郑褚等人的明细整理完毕,发到她手上之后,左苍狼还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温氏旧部,以袁戏麾下战斗力最强,而袁戏所领到的军饷,有时候竟被克扣四五成之多。这个数如果再低,就要激起兵变了。

    而他军中的棉衣、军械多是其他军中剩下才会运往这里,缺少是常事,有些甚至根本没法穿。

    左苍狼将每个营送来的明细都看了一遍,突然梁上有响动。她吃了一惊,立刻掩卷抬头,只见藏歌正从上向下,探身而望。左苍狼狂跳的心这才慢慢平复,然后也深觉自己大意——如果来的是端木伤之流,她或许根本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一旦慕容炎发现她私自查阅军这些,只怕又会疑心大作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藏歌说:“我过来看看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送到你手上,他们都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沉默,说:“你不离开大燕吗?”

    藏歌沉默,半晌说:“离开大燕,我又往何处去呢?”

    左苍狼也跟着沉默了,如今这世上,他再无一个亲人故旧。藏歌说:“留在这里,还可以偶尔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没有别的打算吗?”藏歌不说话,左苍狼说:“反正你闲着,有空帮我传递一下消息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委实不客气,藏歌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再不多话。

    他走之后,左苍狼将这些奏报收起来,放在衣橱之下。这些东西随时可能会引火烧身,但她必须留着。刚刚把东西收好,外面已经传报,温夫人秋淑前来求见。

    左苍狼迎到殿外,当时她出家,为了彻底为左苍狼让位,是落发为尼的。如今长发未生,仍作比丘尼打扮,十分素净。左苍狼微笑,说:“以戎见到你回来,只怕高兴坏了。”

    秋淑本来还不知如何开口,听她这样说,莫名轻松,说:“孩子长高了,我都快不认得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携手入了殿中,宫人奉了茶。左苍狼留下薇薇和可晴侍候,秋淑轻抿了一口香茗,说:“你这里,倒是素净雅致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笑:“我一届武夫,没有这样的品味。都是王总管在打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对可晴说:“上次以轩托人带回来一副护甲,我是用不着,你且取来。”

    可晴答应一声,转身去柜子里取护甲。左苍狼望定秋淑,轻轻摇了摇头。秋淑心中微惊——这个宫女面前,竟然有些话不能说吗?她何等精明的人,当下接过护指,看了一阵,也是称赞不已。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想来是因为你喜欢,他便以为我也喜欢。可是我要戴着这个,还不如拿麻绳绑了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秋淑也是笑,说: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本来就是你儿子的物件,送到你手里才是理所应当。不过他欠我的礼物也不能就这么算了,让他下次一并补上。”

    秋淑这次是真的笑了,说:“你也是他母亲,你若开了口,他哪还敢不答应?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说笑笑,尽是关于两个孩子和温家的闲话。有时候聊到温行野和温老夫人,一些小毛病也能说上半天。等到时候不早,秋淑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她走后不久,可晴借口去领针线,离开了南清宫。秋淑要入宫,需要层层批报,慕容炎当然知道。如今王后禁足,这些事都由王允昭打理,他必须得先禀报慕容炎。

    可晴悄悄从偏门进到慕容炎的御书房,慕容炎正埋头批着折子,见她进来,只是问:“温夫人离开了?”

    可晴跪在地上,说:“回禀陛下,她坐了盏茶的功夫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问:“两个人可有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可晴说:“只是一些关于二位公子的闲话,并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她让你在旁边侍候了?”

    可晴说:“是。从温夫人进宫到离开,奴婢一直侍候在侧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点头,说:“你也辛苦了。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可晴又磕了一个头,这才退下。等她离开了,慕容炎才说:“从她回宫以后,总觉得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微笑,说:“流离辗转,总是会懂事一些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看她如今这样乖顺,不知道为什么,竟觉得不如以前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微怔,说:“以前……将军岂不是常惹陛下生气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虽然如此,却总是更加鲜活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不敢搭腔了,慕容炎说:“王后近来如何?”

    王允昭这才躬身道:“王后曾数次派人前来,明里暗里,总还是盼着陛下过去见一见。殿下和公主,只怕也想念陛下得紧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头,说:“晚间去看看她吧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躬身应是。

    夜里,王允昭派人前来南清宫,说是陛下夜间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薇薇仿佛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一脸惊怒:“将军!听小安子说,陛下又往栖凤宫去了!”

    左苍狼哭笑不得,说:“薇薇,栖凤宫里住着他的王后,还有他的一双儿女。他过去看看也是很平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薇薇怒道:“可是陛下都好几日没有去过了,如今突然过去,倒显得好像我们将军做错了什么事一样!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你声音再大一点,就要把屋顶都掀翻了。”

    薇薇一脸不可置信:“将军,你怎么可以一点都不生气?!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好,我很生气,我就要气炸了!你出去门外守着,我看会儿书,谁也不要进来打扰了。我自己生一会儿闷气。”

    薇薇听了,又有点迟疑,说:“将军,您可别真气坏了身子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