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5章 秋淑

第95章 秋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 出了德政殿,左苍狼刚走不过几步,姜碧兰也出来。因为带着孩子,她身边侍候的人就有不下十余。左苍狼依礼避到路边,让她先行。姜碧兰慢慢走到她面前,说:“你别得意,我会让你知道这宫里谁说了算的 !” 左苍狼低着头,说:“娘娘教训得是,要得意也是娘娘得意。”姜碧兰不懂她的意思,左苍狼说:“人在能得意时就须及时得意,不然哪日地陷楼塌,只怕是想得意也不成了。娘娘如今……呵,还是赶紧得意几日吧。” 姜碧兰乍听此言,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:“你……贱人,你放肆!” 左苍狼闻言一笑,说:“以后,恐怕还多的是放肆的时候,还请娘娘多多包涵。” 姜碧兰气急,她却带着两个侍女离开了。 当天夜里,宫里传来封平因伤重不治的消息。姜碧兰怔怔地站在窗前,如今她还在禁足中,南清宫也不会有谁来。其实这宫里嫔妃少,一向是非常冷清的。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如今眼看着快要入夏了,却总觉得格外寒凉。奶娘抱了两个孩子过来陪她,她抱着慕容泽,又看了眼慕容皎,不知为何,意兴阑珊。 那个人,今天夜里也不会来她这里吧? 慕容炎确实没有前往栖凤宫,他进到南清宫,就看见左苍狼手臂上停着两只海东青。一只是他赠的,另一只却是通体灰黑,眼神凶猛,十分眼生。 慕容炎逗了逗它,问:“这只何处得来?”海东青极不易得,这般品相的更是少之又少。 左苍狼说:“不识得,应是陛下这只引来的。这几日一直跟它在外面盘桓,好不容易今日才赏了我两分薄面,肯下来玩。” 慕容炎说:“你就喜欢这些,等腿伤好了,带你出去打猎。”左苍狼应了一声,把两只鸟都放飞了,慕容炎忽然问:“如今封平已被处死,宫中禁军统领一职尚无人选。你觉得谁比较合适?” 左苍狼给他盛汤,说:“陛下可别躲懒,我离朝已久,宫中人事已疏。才不开这个口呢。” 慕容炎展颜一笑,说:“蓝锦荣和韩进,你觉得谁比较合适?” 韩进是甘孝儒举荐的人,一向倒也勤勉精细。蓝锦荣原就是宫里副统领,能力自然也不必说。就是因着之前被封平压着,他既搭不上姜散宜,也搭不上甘孝儒,身无背景,一直也无人举荐。 左苍狼说:“禁军统领,身负守卫宫廷重任,陛下慧眼如炬,想必心里也有数。如果这个人是由大人们举荐,利在大人们能尽力帮衬。弊嘛……只怕宫里事,也会成为旁人耳边事。如果这个人是陛下的人,身无根系,想必是绝对忠诚,能力也是有的。只是无根无系,虽然简单,却终究又有点势单力薄、四面无助。” 慕容炎点点头,这也是他百般容忍封平的原因。这个人一则是他的心腹,二则也敢于攀附别的权贵,拥有自己的根系。哪怕是禁军,偶尔也经常会遇到难办的案子。仅仅凭着皇恩,有时候还是有所不足。 然而封平过于攀附,触到了他的逆鳞,又会让他觉得此人不可再留。 他沉吟不语,左苍狼为他布菜,说:“天下事无穷无止,陛下若是每件都要这般忧虑,要愁到几时?”说完,挟了鱼剔好刺,送到他嘴边。慕容炎说:“你如今倒是成了无忧无虑之人。” 左苍狼微笑,说:“我只要躲在陛下身后,自有人为我遮风挡雨,何必操那些闲心。” 慕容炎点头,握了她的手,说:“回宫之后,你的性情倒是柔和了许多。” 左苍狼半倚在他肩头,说:“看清本心,人便通透了。” 慕容炎说:“今日封平的事,当着群臣,多少总是要问询几句 。你不要往心里去。” 左苍狼又给他斟了酒,说:“陛下说得哪里话,能够陪在陛下身边,这点委屈,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 慕容炎低下头,轻轻吻上他的额头。左苍狼微怔,也明白他的意思。回宫这些天,她腿伤着,慕容炎也一直没有留宿南清宫。今天夜里,只怕是有这个意思了。 她闭上眼睛,任由他温柔亲吻。慕容炎心火起来,也不再用膳了,径自抱了她进到内殿。王允昭将宫人们俱都屏退。可晴咬着唇,终于也跟着退下。 慕容炎有好长时候没有同她亲近,此时将她放在榻上,径直覆身上去。唇齿交缠,左苍狼挽住他的脖子,感受那激烈的交欢、肌肤相贴、体温相染。他的汗珠自额头沁出来,她伸手轻拭,灯火迷离了目光。 次日晨间,慕容炎起身准备早朝。王允昭正替他更衣,左苍狼没有起来,侧身面朝他而卧,说:“今日我想去温府一趟,温夫人如今还在庵中,我想早些让定国公将她接回来。” 慕容炎点头,说:“此事确实也不宜再拖。你去吧。” 等到他整衣而去,左苍狼又睡到天亮,这才起身,径直去了温府。 此时朝中,姜散宜一党真是格外不安。封平的死像是给他们敲了一记警钟,提醒他们,自己的脑袋并没有那么严实。姜散宜曾经跟着慕容渊,他已经站错过一次队伍,如今再遇到这种,难免就有几分阴云。 再说如今,以姜碧兰的性子,一直呆在栖凤宫,姜散宜也怕她又做出什么傻事来。想了许久,郑之舟说:“姐夫,听说今日左苍狼回了温府。您可得尽快想法子,不能让她这般猖狂下去啊!” 姜散宜说:“她如今又不在朝中,身无官职,就算是我们想拿她的错处,又谈何容易?再说,兰儿又还在禁足。” 郑之舟说:“可是禁军统领一职,如今尚在出缺之中。无论如何,可不能让她占了先机才是!” 姜散宜也是叹了一口气,说:“当时只道封平跟随陛下日久,在陛下心中也是颇有份量。怎么知道他如此不济,累得我们如今宫中无人!” 郑之舟说:“如今最有可能出任此职务的,应该是副统领蓝锦荣。我们只需要早作打算,将此人拉拢过来,只怕也不晚。” 姜散宜想了想,终于还是答应一声:“你去办吧。此事要做得隐秘些,切不可让陛下发现。” 郑之舟答应一声,倒真是备了一份厚礼,前去找蓝锦荣了。 左苍狼到了温府,温行野等人还是迎到府门,有些日子没见,却也没什么生疏之意。左苍狼问:“府中一切可好?” 温行野说:“我们年纪都大了,以戎又跟着瑾瑜侯,以轩在军中,倒是都好。” 左苍狼点点头,说:“我长话短说,明日你将秋淑接回温府。” 温行野一怔,迟疑道:“那你……”想了想,还是把话挑明:“是下定主意,要入宫为妃了?” 左苍狼对他知道这层关系也不意外,只是想及他从未提起过,难免还是有些心酸,说:“我不会为妃,但必须入宫。” 温行野深深叹气,说:“其实你与砌儿,本来也只有夫妻之名。这些年你对温家……也算仁至义尽。我本该无话可说。但是阿左,宫中那地方,乃是囚笼。你这样的人,何必非要陷身其中。” 左苍狼说:“我有我的打算。” 温行野还要再劝,左苍狼说:“宫中封平死后,禁军统领出缺,陛下一时之间,没有合适的人选 。”温行野说:“可是如今你我皆不在朝,这些事岂能过问呢?” 左苍狼说:“你想办法联络薜成景老大人,就说如果陛下传诏薜东亭,他一定要入宫。” 温行野一怔,问:“你是说,陛下有可能任用成景之子……为禁军统领?” 他摇头:“这不可能,且不说成景是因罪被罢免,如今一家老幼名为养病,实是幽禁。单说陛下当日逮捕成景,杀了他的发妻、东亭之母。此恨此仇在前,陛下岂会毫无戒心,任用薜东亭为禁军统领?” 左苍狼说:“薜成景在朝为官数十年,若论心智,不会比姜散宜差。他若愿意,此事可成。” 温行野说:“你莫非已有计策?” 左苍狼说:“记得帮我把话传到。” 温行野答应一声,正在这时候,左苍狼打了个忽哨。天空那只灰色的海东青盘旋着落下来,左苍狼说:“以后若有情况,我会以它传信。今日带它认个门,温府中说不定有宫里的眼线,你万事都要小心。” 温行野不免心惊:“阿左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 左苍狼说:“你总不能,真的等将来,姜散宜的外孙登上燕王大位吧?” 温行野心中微沉,之前他一直知道左苍狼是慕容炎的人,好多事不敢跟她直说。如今见她这般说,难免迟疑,问:“陛下如今正当盛年,你如何说这话?” 左苍狼眨眨眼睛,说:“我高瞻远瞩啊。” 温行野哭笑不得。 她并没有在温府呆很久,说完这几句话,就离开了。温行野还是将她送到府门前,温老夫人一脸担忧:“我们真的能够接回秋淑吗?好些日子没见,我也想她了。” 温行野说:“她们都是善良的孩子,我们温家对不住她。如今阿左开了口,想来真是可以让她回来了。也不用等明天了,你下午便带人去庵里,接她回来吧。” 温老夫人想了想,还是说:“那阿左……” 温行野拍拍她的肩,说:“区区一个温夫人的身份,又怎么能入她的眼呢。” 夫妇二人相视一眼,并肩看左苍狼越走越远,渐渐消失在长街。 秋淑从庵中回来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见温以戎。以轩在军中,以戎如今也有十三岁了。达奚琴和温行野对他教导严格,孩子也长成了半大的小伙子。母子相见,难免抱头痛哭。 待收住泪,温行野说:“别哭了,这是喜事。总算是回到家了。” 秋淑抹着眼泪,点点头,她其实是个刚强的女人,温砌常年在外,以往温府,里里外外都是她在打点。她说:“如果有时间,我想入宫,谢谢她。” 她是极明事理的,知道当初自己是非走不可。其实如果不是左苍狼,她的两个孩子恐怕早已是不在了吧? 温行野说:“这倒是可以,无论她如何决断,毕竟是有恩于我们温家。如果可以,你们多多走动总是好的。” 余秋淑摸了摸以戎的头,说:“这些日子儿媳虽然在庵中,但是一直思念亲人。外面的事,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。儿媳想,也许能帮她做点什么,总也是好的。” 温行野点头,叹了一口气,终于提着鸟笼出去,借口遛鸟,秘密去到了薜成景府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