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4章 狼吻

第94章 狼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狼吻 德政殿前,封平挨了八十几棍,眼见已经满身血。文武百官分列两侧,大气也不敢出。突然姜碧兰由彩绫和画月走过来,脚步匆匆:“陛下!” 姜散宜一见,眉头就皱了起来。忽然他低声,对身后侍候的内侍轻声说:“立刻去栖凤宫,让奶娘把殿下和公主抱来。”太监知道他的身份,忙应了一声是。姜散宜想了想,说:“来的时候,他们一定要哭。明白吗?” 内侍赶紧去了,姜碧兰这时候已经走到檐下,慕容炎正襟危坐,看见她,连眼神都冷下来。他本就是在审理侍卫勾连后宫之事,如今姜碧兰过来,几乎摆明了他二人在互通有无。 封平这个人的为人,他并不是不清楚。一直未曾深究,不过是念在他还算忠诚。如果连这点优点也没有了,这个人简直一无是处! 姜碧兰看了一眼封平,粉面雪白,她说:“陛下,封统领犯了什么错,惹得陛下如此盛怒?” 慕容炎说:“如果孤没有记错,王后还在禁足。是谁放你走出栖凤宫?” 姜碧兰说:“臣妾冒死前来,只是惊闻陛下要当众杖杀封统领,封统领素来对陛下忠心耿耿,臣妾是担心……” 慕容炎说:“王后是说,孤误杀忠良?” 姜碧兰微微一惊,说:“臣妾不敢!”这时候,她才看见慕容炎眼中刺人的寒意。她跪在地上,慕容炎没有看她,只是轻声说:“既然王后来了,就一同观刑吧 。”他一抬手,示意禁军继续。方才眼中那点犹豫,彻底没有了。 正在这时候,突然传来一阵婴儿哭声。慕容炎微怔,只见两个奶娘匆匆跑来,向慕容炎行礼。慕容炎眉毛微挑:“什么事?狗奴才,这么热的天,竟然把殿下和公主抱出来!” 奶娘赶紧跪倒:“回陛下,娘娘走后,殿下和公主哭得厉害。奴婢百般哄劝不住,只怕哭坏了孩子。这才斗胆跑来,还请陛下恕罪,恕罪!” 两个孩子是真的哭得厉害,慕容炎这才看了一眼姜碧兰,说:“起来吧。” 姜碧兰眼角还湿着,说:“臣妾有罪,可是陛下,封统领是太后娘娘生时留给陛下的人,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跟随在陛下身边。臣妾纵然受陛下责备,也万不敢一言不发。他惹陛下震怒,当然有罪。但是臣妾觉得,陛下对封统领也许并无杀心,只是受了小人挑拨。如果陛下冷静下来……” 她跪着说话,慕容泽和宜德公主又哭得厉害,慕容炎说:“起来!带孩子回你的栖凤宫!” 姜碧兰这才起身,她知道慕容炎喜欢宜德公主,先抱了宜德公主过来。慕容炎把公主抱在手里,那小公主本来乖觉,是奶娘听从姜散宜的命令,来时在屁股上狠狠掐了一把,这才哭得厉害。 待到了他手里,慢慢地倒也止住了哭声。慕容炎轻轻抚摸那细嫩的脸颊,姜散宜这才出列,说:“陛下,大殿下和公主实在年幼,这人命之事,还是不要在他们眼下吧。免得煞气冲撞了孩子。” 慕容炎说:“孤的孩子,是区区一点煞气可以冲撞的吗?” 姜散宜说:“陛下说得是,大殿下乃男儿,自然承继陛下雄姿胆魄。不过公主毕竟是女儿,难免娇弱一些。” 慕容炎低下头,看见宜德公主正在啃他的手,他用提珠轻轻敲敲她的头,想了想,还是说:“停下吧。” 封平已经被打得还剩一口气,血肉模糊,是再说不出话来了。姜散宜说:“说起来,王后娘娘方才所言也有些道理。封统领跟随陛下多年,一向还算是勤勉。倒不知是何事,惹得陛下龙颜大怒?” 慕容炎看了王允昭一眼,王允昭这才打开圣旨,把封平的罪状公开于人前。便是法常寺滥用私刑,罗织罪状、欺瞒君主,意图陷害左苍狼等等。 私通后宫一事,毕竟不体面,他没有明说。 姜散宜听完之后,说:“如此说来,封统领确实是罪有应得。不过陛下,法常寺因私通逆党,早已被诛灭。陛下亲自下令火焚寺院,一直封禁至今。昨夜微雨,山路湿滑,左将军是何事,竟然深夜上山呢?” 慕容炎没说话,姜散宜说:“封统领身为禁军统领,左将军又深得陛下倚重,见她私自出宫,又是去法常寺那样的地方,恐怕跟去看看,也是情有可原。” 慕容炎说:“这个该死的东西,难得国丈竟也如此维护他。” 姜散宜一惊,知道慕容炎开始怀疑他们之间有所勾连,忙说:“实不相瞒,陛下,微臣是有一事……想说又不敢。” 慕容炎问:“何事?” 姜散宜缓缓说:“上次捉拿逆党之时,冷非颜虽然伏法,但是主犯慕容若一直逃亡之中,并未拿获。而晋阳城防守严密,他如无升天遁地之能,绝对无法逃出升天。所以如今恐怕还在城中。而法常寺先前就曾因包庇逆党而亡,所以……左将军这次上山,到底是什么目的,微臣不敢妄自猜测,却难免也心中存疑。” 慕容炎怔住,姜散宜说:“陛下,如今这场事,既然是因为左将军而起,陛下何不让她过来对质,如若封统领确实该死,也让人无闲话可传吧 。” 他这话一出,党羽们当然纷纷应和。甘孝儒一党也没有反对——封平不是他们的人,左苍狼也不是。谁生谁死他们都不关心。再说了,万一这时候反对,封平得救了,到时候岂不是无端树敌? 是以诸臣皆赞成,无一反对。 慕容炎眉头微皱,姜散宜说得没错,慕容若还在晋阳城,她本就是为了救冷非颜等人而回来。这次她去法常寺,真的只是焚香化纸、祭奠故友吗? 他沉声说:“派个人去南清宫,传她过来。” 王允昭赶紧命内侍前去传左苍狼。 南清宫,左苍狼略微意外,问眼前的内侍:“你是说,陛下传我前往德政殿?” 内侍躬身道:“回左将军,正是。” 左苍狼起身,薇薇很有些担心:“将军,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 左苍狼说:“无事。”转头看了一眼可晴,说:“可晴,跟我一起过去。” 可晴应了一声,跟着左苍狼出门,薇薇赶紧说:“我也去!”说完跟在两个人身后,也出了南清宫。 德政殿前,文武百官分立于两侧,慕容炎端坐于檐下,怀里抱着宜德公主。姜碧兰也正在哄慕容泽。左苍狼缓步走来,群臣的目光瞬间落到她身上。 卸了戎装的她,素衣朱绣,粉黛不施,山泉一样甘冽清凉。左苍狼目光与诸臣相触,随即看了一眼檐下的封平,又看向慕容炎怀里的宜德公主,心下了然,上前行礼:“草民左苍狼,参见陛下,见过各位大人。陛下传召草民,是有什么事吗?” 慕容炎问:“昨天夜里,你私上法常寺,祭奠逆党,你可知罪?” 左苍狼叩首而拜:“草民知罪,为此陛下罚南清宫减俸一个月,微臣已经关照宫中上下,节俭开支。” 慕容炎顿住,确实,此事他昨夜已经罚过了。不过左苍狼在宫中尚无位分,她哪来什么俸禄?这样说,但凡是个人都看得出维护之意了。旁边姜散宜说:“左将军,您明知法常寺乃逆党贼窝,如今贼人已被陛下亲自下令剿除,法常寺也因此被封禁,深更半夜,您上山何为?” 他说话的时候,一直在注意左苍狼的表情。以她对慕容炎的深情,如果被慕容炎怀疑,势必伤心。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她愤怒和伤心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。 左苍狼说:“我之过错,陛下已然惩戒,如今姜相这样说,是觉得陛下处置不公吗?” 姜散宜哑然,随即赶紧说:“只是那慕容若仍在城中,而且据我所知,他一度躲在法常寺。将军本就是为救逆党而来,如今又深夜出宫上山,难免令人怀疑另有图谋。” 左苍狼说:“不知丞相怀疑,我有何图谋?” 姜散宜见她死不承认,只好说:“如此巧合,很难让人相信,将军是否有意相助慕容若逃离晋阳!甚至……另有约定也不一定。” 左苍狼说:“约定?当初慕容若还是储君之时,手中权势滔天。姜大人勤勤恳恳、忠心辅佐他的时候,我没有同他有所约定。方城一战,我随陛下救出王后,攻入城中,诛杀废后藏氏,彼时姜丞相刚刚决定叛离旧主,弃暗投明,跟随陛下。那时候,我亦未同他有所约定。” 她声音哀恸,却不紧不慢,字字清晰:“现在,他手中无一兵一卒,身上无一分一文。一个走投无路的逆党,我却要同他定下约定了吗?” 姜散宜心中一沉,只觉得今日的她,仿佛有哪里不一样了 。但是一时之间,又说不上来。左苍狼抬起头,看向慕容炎,说:“倘若昨夜,不是陛下及时出现,我已死在封统领刀下。难道陛下亲自前来,也是我有意安排吗?” 慕容炎眼神略软,说:“只是例行公事,询问几句,也值得你这般激愤。” 他语声一软,面前的姜碧兰就流下泪来——他在文武百官面前,这般温存地待这个贱人。她说:“你跟随陛下多年,陛下的性情,你从来就了若指掌!何况你这样的人,会没有准备?只怕陛下若是不来,你上演的就会是另一出戏码了吧?” 慕容炎沉声说:“王后慎言。” 姜散宜赶紧说:“陛下息怒,娘娘毕竟是闺阁女子,天性善良单纯,将军不在宫中的时候,娘娘统领后宫,尚能周到细致。但将军毕竟是雄才伟略之人,若论谋略胆识、或者圆滑老辣,普通女子恐怕是不及将军之万一。娘娘有时候省亲,每每也心中忐忑,总觉得畏惧将军身上煞气。倘若言行之间,有所疏漏之处,还请将军包涵。” 慕容炎闻听此言,又有些皱眉。这也是他一直纵容姜碧兰的原因,说到底,她不过就是一个闺中弱女,无论怎样,又岂能斗得过左苍狼?若是他再有所偏向,只怕左苍狼会把她啃得骨头都不剩一根。 左苍狼闻言,说:“姜相这话,却让草民颇感辛酸。娘娘天真纯良,可说到底,朝中有任一品重臣的父亲,军中有手握军权的兄长。家中有慈母、有兄弟姐妹,怀中有儿女成双。这需要何等的福气?姜相说草民精于谋算,可是草民十四岁追随陛下,七年南征北战,身上战伤二十余处。然而草民上无高堂,下无子嗣,夫不是夫,家不能家。天下大定之后,我还权于今上,如今孑然一身、两袖清风。如果说草民当真精于谋算,那么这些年,又为自己谋算了什么呢?” 她眼中一滴泪,缓缓滑落脸颊,再不说话。 姜散宜语塞,慕容炎轻声说:“起来说话,腿脚本就不好,还这般跪着。” 左苍狼谢恩,待要起身,却似乎腿脚麻木,身子微微一倾。慕容炎把怀中宜德公主交给奶娘,伸手扶起她,见她脸颊泪痕,说:“好了,如今不在军中了,竟还沾染了爱哭的毛病。” 他伸手,拭她眼泪。姜散宜突然发现哪里不对——她的悲伤、激愤、委屈,每一分感情都那么恰如其分。 他只好说:“将军何必妄自菲薄。将军以十七岁之龄任大燕骠骑将军,在军中势力庞杂,背后又有温氏为倚仗,便是陛下,对将军也是另眼相看。如今哪怕离朝一年有余,再度回朝,仍是圣宠不减。这般的恩宠,若说两袖清风,未免言过了。” 左苍狼说:“如今草民身无一官半职,不过是陛下念着旧日情义,给予片瓦遮身而已。哪比得上姜相,昔是太上皇在位时,姜相任右丞相,位高权重。后来跟随陛下之后,姜相不止左迁至左丞相,而且还是国丈。长子又入了军中,姜相在朝,更是德高望重,一言出而群臣相和,无一反对之声。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相比之下,草民难道还不算两袖清风吗?” 姜散宜心中一跳,知道不好——方才他提议慕容炎传召左苍狼对质的时候,确实是全无一人反对。 果然,慕容炎沉声说:“够了,”看了一眼姜散宜,“群臣面前唇枪舌战,成何体统?” 姜散宜只好跪下请罪,左苍狼也要跪下,慕容炎拉住她的手,这样的亲密,在朝臣面前,其用意可谓不言自明。诸人互相看了看,却只能作视而不见状。慕容炎拍拍左苍狼的手,说:“你先回去,腿也到时候上药了。” 左苍狼略微躬身,缓缓离开德政殿,经过姜散宜身边时,姜散宜抬起头,二人目光相对,姜散宜第一次,看见她眼中雪亮的锋芒。 他怔住,她的衣角舔过他的脸,如同狼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