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3章 手段

第93章 手段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手段 封平来到姜府,跟姜散宜说了姜碧兰被禁足的事。姜散宜听完就皱了眉头:“禁足?因为何事?” 封平说:“回相爷,因为娘娘责打了抚荷殿的一位宫女。”姜散宜意外,问:“什么宫女这么重要,竟然累得陛下禁了王后娘娘的足?” 封平想了想,还是说:“昨天夜里,陛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宠幸了她,娘娘也是一时气不过。” 姜散宜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这孩子,还是那么冲动 。这样天真的性子,在宫中还真要多谢封统领帮衬。” 封平说:“相爷言重了。这次左苍狼突然回来,只怕是来者不善啊。” 姜散宜说:“事到如今,也只得劝陛下尽快解除她和温氏的关系。给她一个妃位,兰儿毕竟是王后,她哪怕再高的位分,也不可能高得过王后去。况且又没有子嗣,有什么用?只要没有了温氏助力,她困于深宫之中,还能飞不成?” 封平点头,说:“按理,定国公应该早就知道她回来的消息了,一直没有动静,倒是让人奇怪。” 姜散宜也说:“这事确实蹊跷,不过他一个老头子,如今温以轩也刚刚进到军中,不足为惧。还是劝陛下给左苍狼一个位分比较要紧。在这之前,让她尽量少跟左苍狼见面。” 封平微笑,赞道:“还是相爷高明。” 姜散宜挽了他入府,说:“府中新训了几名歌姬,弹唱俱佳。我老了,欣赏不来,封统领随我过去看看。若是喜欢,选几个回府侍候。” 封平拱拱手,没有拒绝。 宫里,慕容炎真的去清查姜碧兰前往抚荷殿的事,到底是谁在背后走漏消息。 左苍狼把小平子叫到面前,说:“前些日子,我并未打算在宫中久住,是以未能及时允诺。你不会见怪吧?” 小平子哪敢在她面前放肆?单看慕容炎对她的宠信程度,也不是他一个小太监能惹得起的。他磕头道:“实不相瞒,小的是蒙封统领举荐入宫。因为名字里都有一个平字,封统领一直记着小的。虽然是内侍,但是有什么事都会替他跑跑腿。” 左苍狼说:“封平虽然身为统领,但你毕竟在宫中。替他办事,得些银子或许还可以,要指着他升迁,可是不能的。” 小平子躬身道:“可不是。不过小人运气好,遇到将军。” 左苍狼微笑,说:“南清宫的掌事太监,你先作着。以后如有好处,我亏待不了你。” 小平子大喜——现在宫里,唯一有主子的,就是栖凤宫和南清宫。抚荷殿的芝彤没有位分,根本都不算主子。而姜碧兰自己有心腹,岂会把他放在眼里? 左苍狼如今这样受宠,背后势力庞杂,一旦封妃,至少是个四妃之首,说不定还是贵妃。他等于一步登天了。 左苍狼说:“你看,好歹如今你我也是主仆了,你就没有什么事可以送给我作个见面礼的?” “这……”小平子犹豫了,左苍狼挥了挥手,薇薇会意,端了一个托盘过来。上面白布揭开,里面结结实实地排了十锭纹银。小平子喉节微动,说:“将军,不是小人不说。而是封统领毕竟是统领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我既然让你说,自然能够保你性命无忧。不仅性命无忧,而且富贵安稳。” 小平子还是有些不信,封平和姜碧兰的狠,他并不是不知道。左苍狼说:“我是封平的徒弟,你不知道吧?” 小平子一惊,他确实不知道,左苍狼跟封平竟然还是师徒关系。左苍狼微笑,说:“他这个人,我要弄他不过反掌。一直没有动手,只是顾念这份师徒情份。你若不信,先准备好这份礼物,三天之后送给我吧。” 小平子嘴上恭恭敬敬地答应,心里却直犯嘀咕——封平是打小就跟着陛下的,这份重量,旁人能比?你说弄他就弄他? 三天之后,夜里,左苍狼找来薇薇,说:“今天是我一个故友的头七,我想给她烧点纸钱。” 薇薇吓得脸色都变了:“将军,您的故友……是谁啊?”其实左苍狼不说她也知道,左苍狼本来就是为了所谓的“逆党”而回来的 。她的故友,除了逆党还有谁? 她轻声说:“将军,如今陛下虽然恩宠日甚,但是宫中烧纸钱,是不允许的啊。何况……若叫有心人看了去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我们不在宫里烧,”薇薇愣住,她说:“我们去法常寺。” 薇薇脸都白了:“可……可法常寺现在只剩一片废墟,数千人死在那里。将军深夜过去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你害怕啊?” 薇薇咬了咬牙,把小胸脯一挺,说:“我才不怕咧!只是担心将军!” 左苍狼说:“去吧,准备一下,我们出宫去。” 薇薇拗不过她,只得照办。左苍狼早早安排可晴歇下,带着薇薇出了南清宫,跃出宫墙。薇薇见她出了门,咬了咬唇,还是悄悄去找王允昭。 彼时慕容炎还在查侍卫向栖凤宫通风报信的事,听见这消息,微蹙眉,问:“她去哪里?” 可晴偷眼看他,不敢正视,小声说:“将军没说。” 慕容炎看了眼前跪成一排的侍卫,哼了一声:“没一个省心!”说完,突然说:“派个人跟着。”想了想,说:“不用端木家的人。” 王允昭应了一声是,慕容炎身边的高手还是有的,这便派了一个叫胡林的跟了去。 而此时,小平子也向封平传了消息——他被调来南清宫,封平可是知道的。如今他身在宫中,封平要杀他,可谓是易如反掌。故而即使他想要效忠左苍狼,他也不敢不传消息给封平。 封平得到这消息的时候,还在姜府。他皱了眉,说:“她这时候出宫,是往哪里去?” 旁边的姜散宜突然说:“哈哈!封统领,你仔细想想,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 封平皱着眉头,想不起来。姜散宜说:“今天是冷非颜的头七。” 封平恍然大悟,说:“如此说来,她竟然是去祭祀冷非颜了?!” 姜散宜说:“这个人,一沾感情之事,就会变得非常愚蠢。你立刻派人跟踪她,先不要打草惊蛇,拿到把柄之后,立刻擒住她,报给陛下。” 封平立刻起身:“我这就去。” 左苍狼跟薇薇买了香烛纸钱,慕容炎那只海东青在她身边盘旋,先前这里只有一只,后来又飞来一只灰色的。却是左苍狼在伊庐山驯的那一只。 左苍狼带着两只鸟儿上山,法常寺本就在山上,如今山火焚烧之后,余烬被大雨浇灭,山路其实难以行走。 薇薇提着灯在前,一手还挎着纸钱香烛的篮子。她体力比左苍狼还好,怕她腿疼,扶着她慢慢走。山路湿滑,两个人相扶相持,颇为不易。 突然头顶灰色的海东青接连叫了几声,薇薇缩了缩脖子。雨后的孤山,满是焦痕。数千冤死的僧人魂魄难归,如何不让人心生寒意? 左苍狼微笑,问:“怕了?”薇薇说:“我才没有呢!” 左苍狼说:“这么多年,死在我手上的人,恐怕也有这个数了。怕什么呢?” 薇薇更害怕了! 一路上了山,用了平常人两倍有余的时间 。但见寺门已塌,大雄宝殿显赫不在。寺中焦木支离,残垣断壁,一片狼藉。薇薇说:“我们就在这里吧?” 左苍狼接过她手里的风灯,说:“你在这里吧,我进去看看。” 薇薇简直都要哭了:“将军!”左苍狼举步往里走,她赶紧跟上:“我还是跟着您吧!” 寺中全是焦尸,没有完全烧化,有些还可以看见临死前扭曲的痛苦。薇薇全身发抖,左苍狼来到斑驳的大殿前,佛陀的笑容被火焰撩开,有一种古怪的阴森。 左苍狼把香烛篮子放到地上,也不用找火盆了,就地化纸。 慕容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,从几个侍卫嘴里问出一些线索之后,他心中不宁,终于还是出了宫。左苍狼走得太慢了,以至于他跟上时,她还没能上山。然后他就发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——身后有十几个禁军,正悄悄跟随着左苍狼。而封平赫然在列。 封平上次战冷非颜时受了伤,宫中诸事大多是他的副手蓝锦荣在打理。这么晚了,他竟然不辞辛劳,跟着她们上了山。慕容炎没有惊动这些人,看着黑暗中那个人由宫女扶着,缓慢上山,有点心疼,又有几分阴郁。 她此时上山,是要祭祀雪盏和冷非颜吗?她一直是心存怨恨的吧? 他知道左苍狼一定会入内去找雪盏的尸体——如果不找他,上这里来干什么?是以他先入了殿,里面没有光,黑暗之中的废墟,要藏身也容易。他进到里面,又等了很久,左苍狼跟薇薇才进来。 此时左苍狼终于找到雪盏的尸身,他的尸身被火焚得并不严重,还能认出其金刚杵。左苍狼解了外袍给他披上,在佛前化纸。山风寒冷,薇薇赶紧解了衣裳:“将军,先穿上,你可别又生病了。” 左苍狼摇头,把她的披风铺在地上,自己坐在上面,对雪盏大师说:“自回宫以来,一直不敢前来探望大师。原以为看到这一切,我会非常心痛。然而真到了这里,我心里反而宁静。大师与非颜在时,渴望太平盛事,既然如此,为什么又要相助于逆党呢?” 她点了香烛,说:“大师,您是陛下的授业恩师,今日头七,想必他无法前来祭祀。但是我相信,您与他的师生情谊,他一定记得。反正我闲着,索性跑这一趟,替陛下祭奠大师。” 她缓缓添着纸钱,说:“还有吾友非颜,不知你与大师在天上可曾相见。你临死之前曾对我说,陛下的胆魄雄心,正是你所求的明君,一再叮嘱我不要复仇。可……可我对他,又能有什么冤仇呢?当初孤儿营,杨涟亭伤重之时,我许诺将全部交易给他。此后年年岁岁,无论聚散离分,我心心念念,也不过就是这个人而已。枝繁叶茂真的太累了,我想就为这一个人而活。死生苦乐,都因他而起,因他而灭。” 寒风卷起飞灰,她缓缓低头,把火堆拨得旺一点,说:“今日是你们的头七,也是整个法常寺僧人们的头七。焚香化纸,也不知是否能清洗你们的戾气。但是如果真有什么因果,请应在我身上。宫里不能祭祀,于是远行至此,如果大师、非颜你们在天有灵,请保佑大燕风调雨顺,保佑陛下圣体康泰、福寿延年。” 眼看篮中纸钱将尽,突然外面有人沉声说:“左苍狼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在这里祭祀逆党!” 左苍狼转过身,只见封平带着十几个禁卫军进来。左苍狼沉声说:“封平!你几时过来的?” 封平不答,反而问:“如今罪证确凿,你还有何话说?!” 左苍狼说:“雪盏大师是陛下授业之师,当年太后早逝,陛下与他师生之谊何等深重?如今他犯下谋逆之罪,确实罪不可恕,但是陛下壮士断腕,焉能不痛?我不过替他代为祭祀,何罪之有?” 封平说:“你还狡辩 !来人,将她锁起来!” 禁军还是不敢动,左苍狼啊!虎死雄风在的。左苍狼说:“你这个人,难道就半点人性、情义也不讲吗?” 封平冷笑,说:“我跟你有什么情义可讲?”说着进到殿里,准备亲自锁她。左苍狼一挣扎,衣角将烛火抚灭了,殿中光线陡然暗下来。封平方才为了暗中跟踪她,可是没有提灯的。 薇薇自然要上前来拦,禁军将她拖住,挣扎间纸钱堆也被踩灭了。黑暗中左苍狼惊叫了几声,薇薇急了:“将军!将军!封平!你把我们将军怎么了?你快住手,难道你就不怕陛下知道,怪罪于你吗?” 封平说:“陛下?哼。如果今天你死在这里,还有命禀告陛下吗?”黑暗中他仍去擒左苍狼,左苍狼的声音渐渐有点古怪,显见是又气又怒。封平也有点奇怪,又纠缠了一阵,他终于把左苍狼拿住。转头吩咐几个禁卫:“掌灯!” 灯笼盏起,只见左苍狼衣上数道口子。她如今在宫中,不比营中。衣裳便是普通女子的衣裳,外袍披在了雪盏身上,里面是长裙。长裙被划破,可就隐隐约约见着香肌、肚兜了。 她衣不蔽体,一脸羞怒。薇薇惊叫一声,想要扑上去,又被禁卫捉住,挣脱不开。左苍狼双手护胸,说:“当初在孤儿营,我便知你是个淫邪小人。想不到你竟然放肆到这种程度!” 封平也有些意外,打斗中是不是划破了她的衣服,那是真不知道了。但是见她如此神情,他无形中便有种莫名的快意:“你这身体,也不是没被男人碰过。装什么贞洁烈女!” 左苍狼转身拾起地上的披风,也不顾上面泥灰,裹在身上,说:“封平,你这样的人,真是让我恶心!” 封平说:“是吗?你这样的女人,早就应该死!” 左苍狼说:“我该如何,也是由陛下说了算!你想干什么?!” 封平说:“方才,我看见你与逆党慕容若在殿中交谈,意图刺杀陛下。我率人前来,交战中慕容若逃走,你阻挡我们追杀,死于刀下。这个理由够不够?” 左苍狼咬着唇,慢慢后退,薇薇也吓哭了:“封平,我们哪有会什么逆党!你欺瞒陛下,不怕株连九族吗?” 封平说:“那也得陛下知道才行啊。” 说罢,一刀过来,直封左苍狼咽喉。左苍狼低头一躲,封平一刀砍在神台上。他正拔刀,阴影里,有个人沉声说:“封平,什么时候,宫中轮到你生杀夺予了?” 封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慢慢转过头,看见慕容炎从阴影里走出来,身后跟着胡林。 “陛……陛下……”他觉得自己的舌头是僵硬的,陛下两个字轻似无声。左苍狼看见慕容炎,眼泪一下子蓄满了眶,但是她没扑过去。她用力推开仍然没回过神、还挟持着薇薇的两个禁军。 薇薇是最会哭的,一被解救,立刻扑到她怀里,放声大哭。 左苍狼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说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说着话,把下巴抵在她头顶,一颗眼泪慢慢滑落。 慕容炎缓缓走到她面前,伸出手。左苍狼搭手上去,强忍着哽咽,说:“陛下……陛下几时过来的?怎么我出个宫,你们都知道。” 慕容炎说:“山路这么滑,自己大半夜往这里跑,孤没有责罚你,你倒埋怨起孤来了。” 左苍狼说:“我不过是……不过是……” 慕容炎慢慢把她揽进怀里,轻轻拍着她的背,看向仍然跪在地上的封平,说:“禁军统领封平捏造事实,诬陷他人,欺君瞒上,罪该万死,把他绑回去 。”说罢,又看了一眼左苍狼说:“左苍狼私入法常寺,佛前焚香,罚俸一个月。” 胡林听令,立刻上前绑了封平。 下山的路更滑,慕容炎脱了外袍扔给禁军,转身把左苍狼抱起来。天又下起了丝丝细雨,左苍狼说:“还记得上次前来法常寺,陛下也是这样,抱我上山。” 慕容炎皱眉,说:“你要让孤收敛他们遗骨?” 左苍狼摇头,慕容炎怔住,左苍狼微笑,说:“回宫之前我就想过了,恩恩怨怨什么的,太累也太复杂。我只要身心只念陛下一人,简单快乐便好,哪管得了其他。他们毕竟已经死了,尸骨……曝尸荒野,还是入土为安,自有陛下龙意天裁。我就不操心了。” 慕容炎亲吻她的额头,说:“阿左。” 伊人满怀,这便是……完完全全地拥有吗? 回到宫里,慕容炎下令,将封平免去统领一职,德政殿前,当众乱棍打死。 此令一出,诸人都是意外。慕容炎特令文武百官皆列于殿前,封平知道这次是逃不了了,慕容炎的个性,这次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了。他看了一眼姜散宜,姜散宜几次犹豫,最后还是没有为他求情。 禁军见这么大阵仗,陛下亲自监刑,哪敢怠慢?直接换了军棍,将地上铺上草席,把锁住四肢的封平拖到席上。军棍如雨般落下,封平先前还忍着,后来血肉横飞,终于忍不住,惨叫起来。 那时候左苍狼在南清宫里,手上一卷书,桌上一壶酒。小平子跪在她面前,额头贴在冰冷的宫砖上,一声也不敢吭。左苍狼说:“怎么,这次这么乖觉了?” 小平子浑身颤抖:“小人愿效忠将军,从此以后,绝无二心。如违此誓,必将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 左苍狼说:“誓言承诺,我早已不信。现在你帮我一个忙。” 小平子赶紧磕头,说:“将军请讲,小人定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!” 左苍狼说:“封平的人,你还能搭上线吧?你想办法,通知栖凤宫一声,就说封平被施以极刑,就在德政殿。” 小平子连连摇头:“奴才不敢!奴才绝不敢通风报信,背叛主子!” 左苍狼说:“去!” 小平子这才反应过来,说:“是!奴才这就去!”转身跑出了南清宫。 薇薇怒了:“将军为什么还要去通知栖凤宫?封平这样的人,死有余辜!倘若给那王后知道了,指不定又是一通哭诉。到时候陛下心一软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陛下身边的人少了,封平虽然犯错,但是并无谋反之意。陛下责令乱棍打死,想必还在犹豫。封平毕竟从小跟着他,再如何,旧情还是有的。这件事可以废了他,却未必能杀他。而王后若过去,却可以取他性命。” 薇薇说:“我不懂。” 左苍狼说:“当然,你这样善良的孩子,不需要太懂。” 薇薇虽然不懂,但对她却是信之不疑的。那个人当然是可恶至极,但是想想他即将被生生打死,薇薇有点害怕,又有点兴奋,说:“将军,你不过去看吗?” 左苍狼看了她一眼,说:“不去了。小人之血,已污我手。何必再脏我眼。” 她闭上眼睛,睡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