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2章 温柔

第92章 温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温柔 第二天,春光正好。③≠八③≠八③≠读③≠书,.↗.o●左苍狼出了南清宫,在宫中四下行走。薇薇问:“将军,陛下又没有禁止您出宫,您要是无聊奴婢陪您出去玩啊!在这里有什么意思。” 左苍狼见她没精打采,说:“打仗之前,总要熟悉一下地势、刺探一下敌情啊。” 薇薇一听,立刻就精神百倍了:“将军说得对!您要刺探哪?咱们去栖凤宫吗?” 左苍狼笑得不行,说:“栖凤宫是王后居所,我们现在不是宫嫔,不用晨昏定省。哪还能上赶着自找麻烦?” 薇薇说:“那我们去抚荷殿,看看是哪个贱人竟然迷惑陛下!” 左苍狼无语,半晌,说:“你这性子可不行。” 薇薇抓了抓头,说:“我又说错了什么?” 左苍狼说:“陛下把这个芝彤安置在抚荷殿,抚荷殿偏远无比,来往不便,说明他其实并不想别人知道这个宫女的存在。我们不能去,现在我不过是草民之身,有什么立场去找谁?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,我们都需要装作不知道。但是如果我们不去,另一个人就会忍不住去。以她的性子,不会把一个宫女放在眼里,定是要闹将起来的。” 薇薇说:“将军是说王后?” 左苍狼嗯了一声,薇薇说:“那芝彤可有苦头吃了。” 左苍狼说: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陛下这事,做得可谓十分隐秘。就算她是王后,又怎么可能,就那么及时得知道了消息?” 薇薇说:“对啊,王公公做事素来还是周全的,那她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 左苍狼往前走,薇薇问急了,她才说:“哪个宫苑少得了侍卫呢?” 薇薇惊住:“将军是说,有禁军暗中告密?” 左苍狼微笑,说:“走吧,我们去找王公公,我也正好要寻一个人。” 薇薇跟着她,说:“为什么要找王公公啊,我也可以帮将军找人啊!这宫里我认识的人可多了!” 左苍狼说:“因为王公公素来周全,如果他跟陛下同行,一定老远就会让人通禀。陛下恐怕看到的戏,就不够精彩了。” 薇薇不多,然而她也没有再多说了。 当时王允昭正在陪着花匠侍弄那株被左苍狼折尽了花叶的桃枝,这时候看见她过来,倒是满脸堆笑:“左将军,如此行色匆匆,可是有事?” 左苍狼说:“王总管,只是突然想起一个人来。当时我被陛下以不敬之罪下狱,受小人迫害,有一位公公替我向总管传了个话。不知道总管可还记得此人?” 王允昭想了一下,说:“是有这么个人,将军何以突然问起?” 左苍狼说:“此人无论如何,多少总是救过我一条性命。如今我在宫里,可能是要久住了。南清宫也没有几个熟识的人。如果总管不介意,我能将此人要到南清宫来吗?” 王允昭笑着说:“将军开了口,小的哪敢说不。只是……”他想了想,还是说,“将军啊,这个人乃是宫里的人,没有陛下吩咐,也非老奴指派,突然去到狱中给将军送药,难道没有蹊跷吗?” 左苍狼说:“总管多虑了,如今宫中也无旁人,我……我也不会有什么名利纷争,又怕什么呢?” 王允昭点点头,说:“此人名叫廖立平,大家都叫他小平子。晚间老奴便将他调到南清宫来。” 左苍狼点点头,这个小平子确如王允昭所说,不是慕容炎指派,也不是王允昭指派。那么他是谁的人,当然不言而喻。当时他送来的药膏肯定有问题,是以左苍狼出狱之后,没有兑现当时承诺,他也不敢找来。 说定了这事,左苍狼又看了一眼花匠陶盆里那株桃枝,伸手轻抚了一下,问:“种得活吗?” 花匠赶紧答:“回将军的话,奴才只能先精心伺候着。这枝刚折下不久,应该是能活的。” 左苍狼点点头,王允昭说:“这些日子将军不在,陛下却一直没有放下。如今将军一回来,陛下整个人都不同了。”他跟这些人是不同的,慕容炎幼年丧母,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的。何况慕容炎还曾救过他的性命。那样艰难的年月,相依为命熬过来的两个人。他对慕容炎,说是父亲对孩子的溺爱也不过分。 所以左苍狼也微笑,说:“说起来,我虽追随陛下有几年光景,但是对陛下的了解,还是不如总管。如果有时间,还请总管大人多多提点一些陛下的喜好,也让我少出些错,免得惹他不快。” 王允昭轻叹一声,说:“将军如真是这样想,便对了。”他挥挥手,示意花匠下去,然后说:“陛下幼年机敏,当时便是雪盏大师,也是惊为天人。容婕妤对其也是寄予厚望,难免严厉。她脾气不好,轻则呵斥,重则鞭打。陛下年纪小,却是相当倔强。” 这些旧事,他一说起来就没完,左苍狼索性和他坐在花棚里。有宫人非常有眼色地上了茶,两个人说了好半天的话。 这边她和王允昭说话,那边姜碧兰却出了栖凤宫,她倒也没往南清宫来,而是去了抚荷殿。抚荷殿地方非常偏僻,平时少有人来。殿小,里面的人也少,一共就只有两个侍女,一个内侍。 姜碧兰走进去就微微皱眉,里面虽然小,布置倒还精巧。尤其是那荷花池,几乎环绕了整个小殿,十分雅致。姜碧兰走进去之后,四下打量,许久,沉声问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:“你们主子呢?这么尊贵,本宫来了也不出来迎接?” 这里的宫女都是下等宫女,几时见过凤驾,一听她这样问,整个人都开始抖:“娘娘……我们主子……” 姜碧兰一脚将她踢开,正要往里走,从后殿走出一个眉清目秀的宫女。她衣饰十分简单,但是看上去有一种很舒适文静的气质。见到姜碧兰,她一眼也不敢多看,赶紧跪倒,说:“王后娘娘,奴婢不知娘娘前来,请娘娘恕罪。” 姜碧兰冷声道:“你就是那个芝彤了?” 芝彤低着头,她先时确实不知道姜碧兰会过来,正在洗头。听到传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只得匆匆绾发,这才误了时间。姜碧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说:“明知本宫前来,你竟敢这样延迟怠慢,真是胆子不小。” 芝彤磕了个头,说:“回娘娘的话,奴婢实在不是有意来迟,乃是因为……” 姜碧兰说:“还敢狡辩?来人,给我掌嘴!” 话音刚落,她身边的宫女画月上前,扬起巴掌,不由分说给了芝彤一顿嘴巴。她下手不轻,芝彤嘴角都是血,脸颊立刻就现出交错的红痕。然而她一声也不敢吭,连眼泪也不敢流,只有那么跪着。 姜碧兰说:“你以为勾引了陛下,就可以攀龙附凤,飞上枝头了吗?” 芝彤噙着泪,说:“奴婢不敢。” 姜碧兰说:“贱婢!你就算是上了陛下的龙床,也要知道这宫里是谁作主!” 她对付一个芝彤,底气还是很足的。左苍狼也就罢了,这个女主是什么东西?竟然也敢来分他的宠爱?芝彤连连磕头,说:“娘娘教诲,奴婢……奴婢谨记。” 姜碧兰在桌前坐下,说:“说,你是如何勾引的陛下!一字一句从实招来,倘有半句虚言,定教你生不如死!” 芝彤跪伏在地没敢起身,说:“娘娘明鉴,奴婢并没有勾引陛下,是昨天夜里王总管命奴婢到抚荷殿候着。也没多说,便为奴婢另外准备了衣裳。奴婢问了也没人回答是怎么回事。到夜间,陛下却来了。他……奴婢这才知道,原来是要伺候陛下。可是他只呆了半个时辰就走了。奴婢没有勾引陛下。” 她说着,再忍不住,眼泪流下来。姜碧兰怒道:“你这番话,本宫会信吗?!来人,再掌嘴!” 画月又要上前,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她已经实话实说,王后又何必为难一个宫女?” 姜碧兰转过身,就看见慕容炎从外面进来。她顿时变了脸色:“陛下!”说着便起身跪迎,慕容炎走过去,伸出手,却是扶走地上的芝彤,柔声说了一句:“伤成这样。”伸手轻触了一下她的脸,又对跪着的宫女道:“没见你们主子伤着了吗?还不去请太医?” 两个宫女如蒙大赦,赶紧答应一声,飞快地出了抚荷殿。 慕容炎在帝座坐下,让芝彤侍立一边,这才看向姜碧兰,说:“王后带着皇子和公主,孤本以为会十分繁忙。没想到竟是十分空闲。” 姜碧兰眼中含着泪,说:“陛下!臣妾好歹是后宫之主,如今南清宫臣妾无法过问,臣妾也知道陛下心意,未敢多管。但是如今,臣妾竟连一个小小宫女也不能管教了吗?” 慕容炎说:“哪怕是身为王后,也没有随意责罚下人的道理。何况你明知孤昨夜宠幸了她,就算她现在没有位分,也等同于宫嫔。如今她身犯何错?王后就令下人对她如此责打?!” 姜碧兰眼泪瞬间喷薄而出:“本宫前来殿中,本是探视姐妹,她却迟迟没有出迎。这般恃宠生娇,难道不应该小小训诫一下吗?” 慕容炎皱眉,复又笑道:“孤昨夜才命王允昭将人送到这里,抚荷殿素来偏僻,平时几乎无人到此。王后今日便得知消息,前来兴师问罪、惩治宫嫔。孤倒是想知道,是何人如此耳目灵通,竟能将孤的一举一动看得这般清楚,又传达得这般迅速。” 姜碧兰脸色变了,慕容炎说:“说!” 姜碧兰慢慢觉得手心发冷,却还是说:“并……并没有人偷偷告诉臣妾,陛下不要无端地疑心。只是这个宫女的姐妹提了一句。” 慕容炎沉声说:“这个宫女何在?只是姐妹,居然知道孤将芝彤安排在了抚荷殿,还向栖凤宫告密。这样玲珑的人,孤还真是要见一见。” 姜碧兰说:“陛下,臣妾……” 慕容炎说:“怎么,王后对孤尚有不能言的事?” 姜碧兰此时已是悔不当初。这样的消息,当然是封平派宫女来传的了。他巡防宫苑,这宫中哪一处他能不知情?但是此时若将封平扯出来,恐怕后果不堪设想! 她顿时慌了。 慕容炎看她脸色,冷哼一声,缓缓说:“来人,将王后禁足栖凤宫,后宫诸事,交由王允昭打理。” 姜碧兰面色雪白,身后宫女彩绫轻轻扯了一下她的袖角,示意她不要再惹慕容炎发怒。她咬咬唇,只好离开。等她走了,慕容炎这才转头看一旁的芝彤。这时候她脸上已经开始肿了,红红紫紫地指印遍布了脸颊。 慕容炎说:“你不必害怕,以后这抚荷殿,没有人会再来为难你。” 芝彤也不敢多说,她甚至不知道,慕容炎为什么会突然宠幸她。当下只是跪地谢恩。 慕容炎也不多停留,待出了抚荷殿,思及姜碧兰的事,心中难免不快。心念未动,脚步已经自发向南清宫行去。 待进了南清宫,只见左苍狼身着一袭素衣,站立于檐下,身姿笔直,有一种不同于宫廷之人的肆意潇洒。慕容炎心头阴云这才微微散开,温言:“腿还伤着,你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 左苍狼指指天上飞的那只海东青:“我想要那个!逗了半天也不下来。”她转头,说:“小平子!再拿两块生肉!” 慕容炎转头,看见那只白底黑点的海东青,打了个呼哨,那鸟盘旋一圈,慢慢落在他臂上。他把它递给左苍狼,左苍狼接在手里,轻轻抚摸,说:“原来是陛下的爱物,那我不敢掠美了。” 慕容炎轻笑,说:“一只海东青而已,算什么爱物。”语声忽而转低,轻声说:“你才是孤的爱物。”右手指腹滑过她的脸颊,言带暧昧。左苍狼把海东青递给赶过来的小平子,半扶半挽着他进去,说:“陛下惯会甜言蜜语的,即使是那海东青不是陛下的,只怕陛下站在檐下,单凭一张嘴,也是能够哄下来的。” 慕容炎大笑。 见他心情略好,左苍狼说:“时候尚早,陛下怎的过来了?” 慕容炎想想方才的事,难免又有些不悦,说:“宫中小人传言生事,屡禁不止。” 左苍狼微笑,说:“宫里嚼舌根子的,内是宫女,外是侍卫。陛下怎么跟这些人置气?” “侍卫?”慕容炎眉头紧皱,姜碧兰若是有宫女内侍传消息,其实不算什么。毕竟她是王后,宫里有什么事,有人报给她知晓也正常。可是抚荷殿这边的事,能够知道得这么清楚的,绝不会是一般内侍。 如果是侍卫……他眉头皱得更紧。看了一眼左苍狼,又有些生疑——她说这话,可是为了挑拨什么? 然而左苍狼又笑着说:“可是有人传言我与陛下的事?” 慕容炎眉间微舒,说:“不是。这些事你不必烦忧,”他握了她的手,轻轻拍拍她的手背,说:“也难怪你垂涎孤的海东青,宫里日子枯燥。” 左苍狼轻声说:“能够陪在陛下身边,哪怕枯燥些,也是好的。” 慕容炎叹了一口气,说:“难得你如此乖觉,”说完蹲下,去看她的腿。待裤腿卷起,只见上面的伤痕翻卷,因为被水泡得厉害,太医也不敢包扎,显得十分可怖。 慕容炎轻轻按了按,说:“伤成这样也不肯歇着。” 左苍狼说:“怎么没歇着?昨儿个歇到现在了。” 慕容炎笑得不行,慢慢将她的小腿抬起来,轻轻吻了一下那伤口。那时候他双瞳如漆,温柔无比:“才一天就这样,日后天长地久,如何是好?” 左苍狼双手拥住他,瞳孔微凉,却回以无限温柔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