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1章 宫妃

第91章 宫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九十一章:宫妃

    夜里,宫人们上了晚膳,左苍狼刚刚坐下,慕容炎就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在桌前坐下,薇薇跟可晴在一旁侍候,慕容炎看了可晴一眼,说:“你走之后,这丫头一直守着南清宫,倒是个忠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微笑,说:“可晴为人忠厚,我也一向喜欢。”

    可晴低了头,慕容炎说:“这次回宫,孤倒觉得你懂事了许多

    。”以她的才智,肯定已经知道可晴下药过量的事,本以为她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处理可晴。饶是如此,他却也没有将可晴调开的意思,一个宫女而已,她要发火出气,给她便是。

    然而她倒是全无计较的意思。

    左苍狼亲自为他布菜,说:“人若是多经历一点事,好歹总也会知晓世事。”慕容炎握了她的手,王允昭一看,顿时轻咳一声,带着薇薇和可晴下去。慕容炎这才将她拉到怀里,说:“孤想好了,温氏那边,明日孤会亲自登门,向定国公说明。你与温砌,本就是名义上的夫妻,如今要解除婚约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为他斟了一盏甜酒,说:“温帅之妻秋淑,如今还在庵中带发修行。陛下不如先将她接回来,她是温帅的结发之妻,想来其他人也不可能反对。有她在府中,自然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拍了拍她的手,说:“还是你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又说:“至于名份,我倒是不在意。反正此生,我也是无后了。只要能陪在陛下身边,能得圣眷,要个虚名干什么?”慕容炎怀抱着她,说:“有个名份在,多少还是名正言顺一些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喂他饮酒,唇角笑意中带了三分讥嘲。如果在这之前,听见这话也许自己不知道会有多感动。可是名正言顺?剥夺她温夫人的身份,就等于划清她跟温氏的关系。于是温氏旧部跟她再无瓜葛。如今军中有周信,她当然也再不需要有支配军方的权力。

    给她一个妃位,她反正也不会有皇嗣,不会有自己的势力。于是幽困在这深宫之中,位份低于姜碧兰,她所有能够依仗的,便是他的恩宠。从此无根无须,只能食爱而生。

    她轻声说:“我不需要名正言顺,陛下在时,我守在陛下身边。若是他日陛下仙去,我愿泥石塑身,提灯执戟,永守帝陵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环住她腰身的手慢慢收紧,那时候她字字真挚而温存,由不得人不动容。大燕帝王驾崩之后,帝陵甬道口,确实会有一员大将殉葬,从此泥雕石塑,为君主提灯引路。

    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,近乎叹息般说:“阿左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又喂了他一盏酒,原来只要不动心,那些甜言蜜语,说来真的会字字动听。

    用过饭,慕容炎明显有想要留宿南清宫的意思。太医过来为左苍狼换药,左苍狼有意让他看见自己身上的伤口,然后说:“今日我虽然是由陛下带入宫中,然而并未拜见王后娘娘,陛下……还是去栖凤宫吧,也免得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头,说:“她素来任性惯了,难免多有刁难之举。孤命她日后少来南清宫,你也不必烦忧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微笑,说:“娘娘是一国之母,如今又育有皇子和公主,我怎会惹她烦心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你这性子啊。”说完起身,“好好将养,知道这宫里你呆不住,过几日等你伤好了,我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准备起身恭送,慕容炎说:“好了,睡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于是便没再起身,等慕容炎走了,薇薇进来,说:“将军,您怎么让陛下走了?”

    左苍狼耸耸肩,说:“腿长在他身上,他爱走不就走了?”

    薇薇急道:“陛下这一走,肯定又是去栖凤宫了!您怎么就不为自己想一想?!”

    左苍狼招招手,示意她过来。薇薇走到她身边,她才说:“我今日刚回来,王后的性子,必会十分不忿,陛下过去,她必会有意无意试探,只会惹他不快。”

    薇薇想了想,大悟:“所以将军是有意让陛下过去的?将军您能这样想就太好了,无论如何,要在宫里生存,还是得看陛下的心在谁手上

    !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好啊,我挖他的心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薇薇一脸惊恐:“将军!”

    左苍狼俯身,只是笑,笑声渐悄,宫室无声。

    栖凤宫,慕容炎刚刚进去,就看见地上一片碎瓷。他眉头微皱,姜碧兰也是一阵慌乱,原以为今夜慕容炎肯定宿在南清宫了,不料他突然过来,连收拾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慕容炎绕过地上花瓶、古玩的碎片,沉声问:“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姜碧兰赶紧说:“陛下,奴才做事不当心,打碎了臣妾心爱的琉璃樽,臣妾正在训斥呢!”

    慕容炎看了一眼地上,说:“王后这栖凤宫的宫人真是大胆,不小心打碎花瓶也就是了,竟连王后的凤镯也可以扔地上。”姜碧兰哑然,慕容炎微微倾身,拾起那摔成几段的玉镯,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画月,说:“这样的奴才,还能留得?”

    姜碧兰赶紧说:“陛下,不关她们的事。是……是臣妾……”咬咬唇,一时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还是王允昭轻声说:“娘娘,宜德公主还在睡着吗?陛下今日还特地为公主画了一副画,奴才这就命人取来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这才回过神来,赶紧说:“来人,快把公主抱上来。”

    宜德公主长得粉雕玉琢一般,十分可人。如今还不会说话,但是十分爱笑。慕容炎把女儿抱在手里,见她粉嘟嘟的模样,神色总算略略好转,说:“你是王后,王后便应该有王后的心胸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跪在地上,说:“都是臣妾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起来吧,你的性子,孤还不了解?但是你也要明白,哪怕只是普通人家,三妻四妾,也是平常之事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微怔,他说这话,是有意纳左苍狼为妃了?

    慕容炎逗弄着宜德公主,说:“近几日,南清宫那边乱得很,你没事就不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慢慢咬紧牙,慕容炎又跟宜德公主玩了一会儿,转而问:“泽儿如何了?”乳母这才抱了慕容泽过来,慕容泽还睡着,慕容炎点了点他的鼻尖,说:“这几日你带着两个孩子,也是辛苦。孤就不久留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天已不早,陛下还要走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嗯。”再没有旁的解释。

    姜碧兰将他送到宫门口,眼里慢慢蓄满了泪。那个女人只要一回来,他就像失了魂魄一样。身后画月轻声说:“娘娘,陛下已经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闭上眼睛,许久,突然说:“画月,陪本宫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画月以为她要去南清宫,待要劝阻,却见她隐隐是向前朝而去。行不多时,只见一队禁卫军正在巡视宫苑,封平站在一边,跟一个兵士低声说话——南清宫如今有人入主,要派新的侍卫过去。

    看见姜碧兰过来,他忙支走了禁军,快步过来,行礼道:“娘娘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对画月还是信任的,也没有支走她,直接说:“陛下今日过来,露了点口风。颇有要纳那个贱人为妃的意思。”封平眉头微皱,姜碧兰说:“你替本宫向父亲传个话,如今本宫应该怎么办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