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90章 回宫

第90章 回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回宫 左苍狼只觉得冷,那种渗入骨子里、无药可救地冷。 然而她没有梦见过冷非颜,此生再也没有梦见。也许她这样的人,身死魂空,是不愿入故人之梦了吧。 慕容炎回宫之后,直到天色大亮,端木伤终于来报:“陛下 。” 那时候慕容炎正在栖凤宫,抱着宜德公主。宜德公主不爱哭,看着他的时候黑幽幽的眼珠转啊转的,透出几分机灵劲儿。慕容炎虽然对慕容泽寄予厚望,对这小公主却是很宠爱。 这时候看见端木伤,他把小公主递给姜碧兰,问:“何事?” 端木伤低着头,说:“回陛下,我等在南门本已围住冷非颜。但是……” 慕容炎说:“但是?” 端木伤说:“但是前太尉左苍狼携圣旨前业,称陛下令我等放冷非颜出城……所以……” 左苍狼这三个字,像一根刺,旁边的姜碧兰抱着宜德公主的手不由一紧。慕容炎说:“所以你们放走了她。” 端木伤跪在地上,双手呈上圣旨,说:“我等不敢违逆陛下旨意。” 王允昭赶紧上前接过来,只看了一眼,就认出是矫诏。慕容炎没看——他自己有没有下过这道圣旨,自己不知道吗? 他说:“慕容若同他们一起?” 端木伤赶紧说:“只见冷非颜、藏歌和左苍狼,并不见慕容若。” 慕容炎嗯了一声,说:“如此看来,他还在城中。你等继续追捕,这次如果再失利,恐怕就没有理由了。” 端木伤额上全是冷汗,本以为此事不会就此善罢甘休,想不到慕容炎这般轻易地放过了他。他磕头:“草民定当全城搜捕,活捉慕容若!” 慕容炎说:“擒获就好,活不活捉,就无所谓了。” 端木伤得令,回了一声遵命,起身缓缓后退,出了栖凤宫。他刚一走,姜碧兰就上前,笑着说:“陛下,先用点粥吧?臣妾昨天夜里就命人熬了鹿茸……” 话没说完,慕容炎说:“不了,孤还有事,晚上再来看王后。” 姜碧兰还要再说什么,他却伸手,轻轻刮了下宜德公主的脸,转身出了栖凤宫。 王允昭跟在他身后,其实对他的心意,多少是有几分了解。但是他不开口,旁人还是不敢多说。他小声问:“陛下,左将军假传圣旨,可真是过份了,陛下是否要……” 慕容炎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 晋阳城外,益水河畔,藏歌为冷非颜竖碑,左苍狼一直站在旁边。两个人一直沉默,半晌,外面有人跑过来,大声喊:“将军!” 藏歌惊身站起,左苍狼说:“是许琅。” 藏歌也不认识许琅,但听她这么说,应该没有什么危险。果然那个人策马跑近,看见左苍狼,立刻翻身下马:“将军!”果然是许琅。左苍狼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 许琅说:“昨夜山火乍起,达奚琴先生突然派人通知我,说将军定会入城,命我等在南门接应。我等见将军顺利出城,便派出兵士假扮百姓,拖住了禁军和姜散宜的府兵。” 左苍狼点头,说:“有劳了。” 许琅说:“将军这是什么话?”转头又看了一眼河边的孤坟,略微沉默,还是说:“将军,此地不宜久留,将军还是马上离开大燕吧。” 左苍狼站起身来,问:“如今军中如何?” 许琅微滞,说:“不敢相瞒将军,自将军走后,周太尉对兄弟们还可以 。我跟王楠这几个人,算是跟陛下起兵的,朝中也还不至于苛待。但是袁将军等人……”他想了想,还是实话实说,“姜散宜总是游说陛下,说是恐温氏旧部心存反意,一直以来,军饷粮草处处克扣。就在年初,还有人弹劾袁将军之妻乃罪臣之女。又说袁将军资助岳家,陛下虽然没有治其之罪,但是……”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许琅说:“将军如今不在朝堂,这些事……本也不该说给将军听。如今姜散宜一定不会就此罢休,将军还是从西北出平度关,从俞州郡出大燕而去吧。” 左苍狼站起身来,说:“我当初就不应该离开。” 是有多天真,才会放弃一切,只因为那一点水月镜花的爱情,就能心灰意冷?敌人磨刀霍霍,而她放下兵器,手无寸铁,以为可以立地成佛。而如今,故人的血一一染红她的衣襟,她才痛砌心肺,才无可奈何! 许琅说:“将军。” 左苍狼转过头,看了一眼藏歌,说:“兄弟们跟姜散宜的人,起了冲突吗?” 许琅说:“慕容若……毕竟是逆党,我们的兄弟不能落在姜散宜手上,否则恐怕会惹陛下怀疑……所以,并不敢跟姜散宜的人和禁军冲突。” 他面露愧疚之色,说:“达奚先生有吩咐,说是一旦被认出,就称是知道乱党入了晋阳城,协助他们捉拿慕容若……和冷楼主而来。王楠驻地较远,达奚琴先生命他以看见山火,担心王驾遇险,入城护驾而来的借口入城。如今事出突然,咱们离晋阳近的,也就是末将和王楠了。” 左苍狼把手搭上他的肩,都知道是抄家灭族之祸,可他们,仍然闻讯而来。她说:“飞书报给陛下,就说已经杀死非颜,并且将我围困在盘龙谷。” 许琅急道:“将军!如今的陛下……”他没有再说下去,转而道:“您会有危险!” 左苍狼说:“就算这个借口完美无缺,可是陛下又岂会相信你们的话?就算他当时不说,也定会埋下疑心。你们不比袁将军、诸葛将军等人,不算是温氏旧部。他要处置你们,非常容易。日后随便寻个什么借口,谁来替你们鸣冤?” 许琅说:“可是我们既然是为将军而来,又岂能把将军送入虎口?” 左苍狼说:“不是你们把我送入虎口,是我自己要回去,我要看看,这只老虎的心是不是只有石头。” 她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沉静如益水溪流。许琅说:“将军……” 左苍狼按住他肩膀的手略一用力,说:“去吧。帮我这次。藏歌,你想办法送他离开。” 许琅点头,藏歌说:“我自己可以走。”他看不懂这两个人,无法理解她们的每一个决定。 左苍狼缓步走上盘龙谷,在溪涧前停下脚步。许琅只得命人将附近山头重重包围,左苍狼衣衫湿了又干,她走到溪边,在繁花新绿中缓缓解开长发,沾着山泉梳理。临水映花,竟然有几分柔美清丽。 许琅很快通知了王楠,王楠吃了一惊,也带兵过来,盘龙谷溪涧周围满是甲士。 彼时,慕容炎在御书房,姜散宜跪在他面前,说:“陛下!微臣本来已经追得逆党行踪,但是王楠率兵阻拦,微臣好不容易突围,又被许琅纠缠。以至逆党在南门走脱。微臣有罪!” 慕容炎轻轻拨弄着手中的提珠,说:“许琅、王楠何在?” 王允昭正要说话,外面突然有兵士来报:“陛下!许琅和王楠将军命小的前来传信,二位将军闻听逆党进城,连夜前来护驾。”慕容炎冷笑了一声:“护驾?” 这两个人跟左苍狼的关系,他会不明白?护驾? 正要说话,外面的兵士却又报:“如今二位将军斩杀了逆党冷非颜,又在盘龙谷围住协助逆党逃脱的左苍狼 。但因其昔日曾沐皇恩,特命小的前来禀告陛下。” 慕容炎这才怔住——他们围住了左苍狼? 姜散宜也是吃了一惊——许琅和王楠,真的会交出左苍狼?! 难道这两个人真是为了追名逐利,昔日旧情也不顾了?但是想想这也很正常,自古名利场,何来情义?只是这样一来,还真是不好办!许琅和王楠显然是要拿此功劳邀宠,自己的府兵,可不是他们手上兵士的对手。 封平重伤,禁军不可能听他调令。真是麻烦。 他思来想去,还没有对策,就听慕容炎说:“盘龙谷?最近宫里也闷得很,王允昭,带上两千禁军,陪孤前往盘龙谷。” 姜散宜心中一惊——如果慕容炎亲自前去,左苍狼未必身死!他说:“陛下!王、许二位将军与左将军素来亲厚,此时传信,万一是设下埋伏,有意引陛下入局,只怕危险。到时候若是王驾有失,微臣等如何担待得起啊!” 慕容炎看了他一眼,说:“丞相真是考虑周到。” 姜散宜还是不太能揣测他言下之意,说:“微臣只是处处为陛下安全考虑,逆党等功劳,终不及陛下重要。” 慕容炎起身,缓缓走出书房,说:“姜爱卿一颗忠心,孤知道。” 然而外面的禁军终于还是准备妥当,慕容炎一马当先,仪仗浩浩荡荡,一路前往盘龙谷。 姜散宜没办法,只好随行而去。 外面正是三月新春,桃花盛开,落英纷纷。阳光如碎金,撒满城郊。慕容炎策马上了盘龙谷,上路崎岖,马渐不能行。他翻身下马,许琅和王楠已经远远出迎。 慕容炎看了他二人一眼,说:“起来吧。你们也辛苦了。” 许琅和王楠同道不敢,垂首站到一边,许琅说:“陛下,协助贼党逃走的左苍狼就在前面。” 慕容炎点头,前行几步,拨开深草乱树。 只见山间一线清泉如银如链,溪边薄绿浮红之间,那个人临花照影,梳理着长发。他突然想起这个地方——前年十一月,她从西靖回来,岂不就是在这里? 那时候伊人同样粉黛未施,长发飘飘。哪怕是骨立形销,却有相思刻骨。 有一瞬间,那个踏着野草枯枝向他跑来的女孩,再度扑进了他怀中。心中有一种什么情绪被挑起,有一点点痛。他缓缓走近,身后姜散宜几步赶上前,说:“陛下,小心逆贼负隅顽抗啊!” 慕容炎低声说:“滚。” 姜散宜只得退后,慕容炎走到溪边,沉声说:“你也曾在朝为官,难道不知道,假传圣旨是死罪?” 左苍狼回过头,她发梢的水珠如同珍珠,散落在金色的阳光里。四目相对,她眼里慢慢蓄满了泪,说:“刚才,我突然想起,如果我与陛下的孩子还在,现在应该已经蹒跚学步了。” 慕容炎怔住,左苍狼说:“这一年,我隐退深山,总以为只要离君万里,便可不思不念。但想不到,走投无路之时,竟然还是逃向这里。大燕疆土何其辽阔,然而只有在这里,能找到一丝陛下的承诺。” 慕容炎强行按捺那种心痛,就像按住一道伤口,他说:“你以为这么说,便可抵消你假冒圣旨、救援逆党之罪吗?” 左苍狼站起身,突然几步疾奔,猛地撞入他怀里 。慕容炎几乎是下意识抱住了她,那种怀抱骤满的感觉,与那年晚秋重叠。左苍狼眼泪如珠,沾湿了他的衣襟,她轻声说:“陛下曾为王后修筑明月台,我出身卑微,倾尽一生,没有这等荣幸。但是却也厌倦了爱恨流离,如今能死在陛下面前,总算不是撼事。愿化西南风,长逝入君怀。” 她缓缓松开手,复又笑着轻叹:“君怀良不开,贱妾当何依。” 慕容炎慢慢环住她的腰,说:“当日,我所言并非全是欺骗。如果是今日……”如果是今日,皇长子已出世,如何又不能留下她的孩子?可是如果是今日,她仍手握重兵,他又真的会留下她的孩子吗? 真可笑,他这样的人,居然说如果…… 他说:“阿左,”这个名字出口,他再按不住那道伤口,他说:“如今,我只问你一句,你是否真的愿意,从此不再理会朝堂倾轧,安安静静地陪在我身边?” 左苍狼紧紧回抱他,将头埋在他颈窝,说:“纵然我有此心……可……王后和姜相……”她不再说了,慕容炎说:“你只要告诉我,你愿或不愿,不必顾虑其他。” 左苍狼的眼泪一颗一颗,滑入他的领口,她哽咽说:“这么多年,难道陛下还不懂我的心吗?” 慕容炎突然伸出手,将她打横抱起,她长发略湿,绿鬓如云。慕容炎就这么一步一步下山,甲士们纷纷背向他而避散。姜散宜脸上堆满乌云,随时要下雨的样子。王楠和许琅对视一眼,两个人都没说话,像是松了一口气,又像是有点悲哀。 慕容炎抱着她上了马,温存一如当时,他将她抱在怀里,策马而行,说:“就当中间的事没有发生过,我们从你从西靖返回之后开始,好不好?” 左苍狼仰起脸看他,那时候晴空碧蓝如洗,他的轮廓仍是如天神降世、俊美无匹。她缓缓轻吻他的唇,瞳孔里蒙上一层闪亮的水光。 当一切没有发生过,所以那些鲜血,不曾沾染过你的手?你能让那些埋入尘土的人起死回生吗?你能让我的孩子站在我面前,吖吖学语,现世安稳吗? 你能让法常寺数千僧众,也把这一切当作没有发生过吗? 慕容炎,像你这样的人,永远都不会心痛吧? 晋阳城,慕容炎抱着左苍狼,二人一骑,打马回宫。 左苍狼一直缩在他怀里,周围有人认出,面露惊异之色,也许不久之后,二人的关系就会传遍晋阳城。慕容炎不管不顾,径直带着她入了宫。宫里桃花开得艳,他抱她下马,她张开手,接住了一片桃花。 慕容炎索性折了一枝桃花给她,问:“喜欢住哪?让王允昭安排。” 左苍狼轻抚那枝桃花,说:“南清宫吧。” 慕容炎眉头微皱,说:“如果那个地方,会让人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,不如换所宫苑。” 左苍狼慢慢把桃枝的叶与花蕾全部折尽,然后将笔直的一截空枝递到他面前,说:“无枝无叶,无花无果,这便是,我对陛下的爱情。南清宫纵然有过不开心的事,然而却也是与陛下朝暮相守过的地方。岂会不喜?” 慕容炎笑,说:“你这张嘴,从来惯会哄人的。” 左苍狼半倚着他,腿上的伤口只是简单包扎,非颜去后,她哪里有心顾得上自己? 慕容炎发现了,倾身蹲下,撩起她的小腿。看见上面的伤痕,他眉头微皱,问:“怎么伤成这样?” 左苍狼说:“这次入城,是我不应该 。但是我与非颜……陛下也是知道的。如今身上带伤,我心里反倒会好受一些,无论如何,总算也尽了故人之谊。” 慕容炎轻声叹气,说:“你这个人,就是这样重情。” 她出言坦白,他于是便不再计较,转头命人传太医。 左苍狼扶着他入了南清宫,太医过来为她治伤,慕容炎此时方才出来,正好遇见王允昭匆匆赶回来。他把那截桃枝递给他,王允昭怔住,不明白他的意思。 慕容炎说:“种在南清宫外。”末了,又补一句,“无论用什么方法,孤要让它生根长叶。明白吗?” 王允昭一凛,不敢耽搁,赶紧去找花匠。 左苍狼重新回到宫苑,毕竟连日劳累,体力不支,到最后慢慢昏睡。慕容炎转而又命人将可晴和薇薇俱都调到南清宫侍候,又派了宫女、内侍前来侍候。 南清宫一时之间,又恢复了往日热闹之景。 彼时姜碧兰在栖凤宫,听闻外面发生的事,她几乎抱不住怀里的孩子:“那个贱人!她不是假惺惺地离开了吗?怎地还勾着陛下,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做出如此不知羞耻的事?!” 封平在养伤,盘龙谷他并没有亲自去,这些话也只是命在场的人转述给栖凤宫的宫女画月。画月赶紧抱过孩子,说:“娘娘先息怒,凤体要紧啊!” 姜碧兰一把将桌上的琉璃樽摔在地上,说:“陛下带她进宫,竟未派一人前来支会本宫!好歹本宫也是后宫之主,这让本宫怎么息怒?!” 那碎片四溅,画月赶紧挡在她身前:“娘娘,那贱人已经不能有孕,再如何邀宠,也不过是个不中用的。娘娘何必跟她计较?” 姜碧兰说:“爹爹不是说已经派出了各路高手吗?为什么还是让她逃脱?!” 越想越气,将腕间的玉镯也摔成几段。不多时,外面又有宫女来报:“娘娘,陛下……陛下将她安置在南清宫了。” 姜碧兰说:“可有封她位份?!还有,温氏没有过来要人吗?!” 宫女吓得发抖,连连磕头道:“娘娘,陛下并没有提。温家也无人前来。” 姜碧兰说:“这温家,还好意思自称是将门,也是个没脸没皮的。绿云都从头压到脚了,还是哼也不敢哼一声!” 画月说:“娘娘!”她又摔了一个花瓶,怀中的小皇子慕容泽被惊醒,哇哇大哭。画月赶紧把他交给奶娘,让奶娘抱下去。姜碧兰更喜欢儿子慕容泽,毕竟这个孩子将来可能会是她的依靠。而因着慕容炎对慕容皎儿也特别喜欢,她便只在慕容炎过来之时,才抱一抱小公主。 宫人当然不敢说什么,好在都是她生的,也不会特别虐待。 如今孩子被抱下去了,姜碧兰才说:“来人,摆驾南清宫,本宫要前去探望她!” 画月赶紧命人准备,姜碧兰刚刚出了栖凤宫,前行不多远,正好遇见封平当值。他虽然重伤,但是也知道禁卫军统领这个职务,是多少人眼热的位置。故而一直带伤巡防,宫中诸事并未搁下。 如今见到姜碧兰,他也并不意外,只是说:“娘娘这是要去往南清宫吗?” 姜碧兰冷哼了一声,说:“本宫还去不得了吗?” 封平轻声道:“如今她刚刚回宫,俗话说小别胜新婚,陛下想必一腔心思都在她身上 。娘娘这时候去,只能是撞在枪口上。” 姜碧兰说:“难道要本宫就这么眼睁睁地看她猖狂吗?!” 封平说:“娘娘,忍字头上一把刀,虽然痛,却有奇效。何况娘娘现在已育有皇长子,胜券在握,何必这时候惹陛下不快?” 姜碧兰想了想,咬咬牙,这才仔细看了一眼封平,说:“听说,封统领伤得很重?” 封平躬身,说:“承蒙娘娘挂心,微臣不要紧。” 姜碧兰说:“父亲认识鬼医姜杏,此人医术颇为高明,封统领可以找他医治,也能早日健复。” 封平拱手:“微臣谨记。” 姜碧兰点点头,终于转身回了栖凤宫。 左苍狼醒来之后,已经是傍晚。恍惚中她还以为自己在山间的小木屋里,半天回不了神。慕容炎还没有过来,可晴和薇薇上前侍候她。左苍狼看了一眼可晴,问:“我走之后,你二人过得如何?” 可晴看了薇薇一眼,薇薇是没心没肺的,当时就说:“将军还好说呢!一声不吭就走,丢下我们俩。您走之后,可晴就入宫了,我留在温府侍候温老夫人,倒还好。她在宫里,不知道被怎样刁难呢!” 左苍狼这才看了一眼可晴,说:“真是辛苦你了。” 可晴脸色有些尴尬,说:“奴婢……奴婢不辛苦。” 左苍狼对薇薇说:“今天晚膳,我想吃莲子羹,你去御膳房叮嘱一声。” 薇薇答应一声,她现在刚回宫,慕容炎已经往这里派了四个太医,足见其受宠程度。御膳房那边虽然顾忌王后,但是明面上,还是不敢为难的。 等到薇薇走了,左苍狼终于看向可晴,问:“你在宫里这些日子,还好吧?” 可晴低下头,咬着唇,到底是心虚,不知道她到底知道多少。左苍狼说:“不过你为陛下做事,王公公仁慈,一定会多加照抚,想来也不会过得太差。” 可晴脸色慢慢发白,心知她已经知道大概,只得说:“我……我身为大燕子民,既热爱将军,也忠诚于陛下,这有什么不妥吗?” 左苍狼微笑,说:“并没有。只是这么多日以来,陛下为什么没有赐你个位份呢?竟然将你放在清冷宫室,仍作宫女。” 可晴的脸慢慢涨得通红,说:“我……我效忠陛下,并不图这些。” 左苍狼伸出手,轻轻抚摸她的头顶,说:“是吗?” 可晴咬牙,左苍狼目光低垂,温柔而慈悲:“傻子。” 可晴说:“既然将军已经知道,要打要杀,我也没别的话说。” 左苍狼说:“就为这点事,不至于。”可晴怔住,她却又躺下,再不多说了。 御书房,慕容炎打发走了王楠和许琅,突然对王允昭说:“今日她虽温顺,然而口口声声,还是忘不了那个孩子。” 王允昭躬身道:“天下女子,谁不怜爱自己的孩子呢?何况左将军是孤儿,一生伶仃……” 慕容炎点头,许久,说:“其实要个孩子,非常容易。”王允昭疑惑,慕容炎说:“找个年纪轻些,好生养的宫女,送到抚荷殿。”王允昭怔住,慕容炎缓缓说:“她要孩子,孤给她一个便是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