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89章 春临

第89章 春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八十九章:春临

    藏歌涉溪而上的时候,绕过巨石,看见一只手被水流冲刷得浮动不已。他强忍悲痛,几步上前,却见一个女人倒在溪水里,因被巨石阻挡,没有滚下山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怎么会有女人在这里?他跑过去,将人扶起来,却是一怔——左苍狼?她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当时温砌和她成亲的时候,他还见过她。

    他探了探她的呼吸,发现她还活着,忙掐她人中。左苍狼悠悠醒转,睁眼好半天才认出是他,忙挣扎着站起来:“藏歌!非颜呢?”

    藏歌张了张嘴,看向山下,终于说:“她……她让我躲到山里,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她在山下?向哪个门突围?你可知道现在位置?”

    藏歌说:“就在南门方向,可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左苍狼,就算两个人加在一起,又能救出她吗?这个想法一闪而过,但哪怕是有一线希望也总要试试!他问:“我带你去找她,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

    说着就准备下山,左苍狼小腿被乱石划出一道伤口,深可见骨。藏歌见了,弯腰背起她走。左苍狼说:“我做了一道圣旨,陛下与非颜毕竟多年情义,如果这时候他下圣旨命禁军放她一条生路,是可能的!端木兄弟绝不敢抗旨,就算是封平在场,要回去向他确认,也总可以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藏歌心惊:“矫诏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事到如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快点!”

    藏歌几乎是拼命奔跑,鞋子早已破开,双脚伤痕密布,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。

    终于下了山,藏歌终于知道左苍狼为什么会找不到冷非颜的去向。山下被山火照得通红,根本就看不到其他地方的亮光。藏歌说:“我们去南门!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嗯!”

    她在热水里泡了很久,身上的伤口血不能凝,一直在流,浸湿他的衣裳。

    藏歌一刻不敢停,然而行不多久,就听一个人说:“左将军和逆党在一起,如此行色匆匆,是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左苍狼回过头,只见姜散宜高居马上,身后府兵不下千人!此时诸人弓弦俱张,准星俱都瞄准二人!姜散宜跟端木兄弟不一样。端木兄弟要的是武林的侠义正气之名,而他身在朝堂,这些都是可以信口抹黑的。

    史书可以改,众人之口可以堵。只要以后他的外孙当了燕王,谁又敢论他的不是?

    左苍狼心急如焚,藏歌把她放在地上,右手握住了腰间剑柄

    。姜散宜缓缓走近,正要命人放箭,突然身后劲风乍起!姜散宜吃了一惊,刚一回身,脖子上已经横了一把刀!

    一个黑衣人有意嘶哑了声音,对左苍狼等人说:“走!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了他一眼,示意藏歌离开。冷非颜生死不明,这个人是谁,她没有心思再猜了。

    藏歌抢了马,带着她飞快冲出府兵的包围,姜散宜看着颈上的剑,咬着牙不敢动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策马狂奔,临近南门之时,终于看见被端木家族的人团团围住的冷非颜。左苍狼喊了一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端木家的人俱都怔住,此时端木伤也是一身血,就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,这么多人围攻一个身受重伤的她,却仍死得死伤得伤。此时左苍狼一喊,大家都看过去。左苍狼从怀里掏出密封的金箔盒,幸好封装严密,圣旨没有打湿。

    她将圣旨取出来,说:“陛下有旨。”

    端木家族的人本就被冷非颜惊住,此时面面相视,左苍狼说:“你们是要抗旨吗?”

    端木伤捂住伤口,说:“真的是圣旨?”

    藏歌过去,扶起冷非颜。冷非颜抬手,轻轻拍了拍他的脸。两个人依偎在一处,左苍狼左右一顾,见封平不在,心头已经镇定了许多。外面仿制的圣旨,封平这样的禁卫军统领,肯定是能辩认的。但是端木家族这些江湖人,要糊弄还是容易的。

    她缓步走过去,说:“端木伤,大燕姓慕容,不姓姜。”端木伤怔住,左苍狼跟慕容炎的关系,他心里还是有数的。如今她来传旨,其实是有可能的——谁知道是不是又吹了一阵枕边风,慕容炎突然又改了主意?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端木家族是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这个罪名,他可担当不起。当下跪下去,左苍狼宣读圣旨,令他们放冷非颜离开晋阳。并责令冷非颜日后永远不得回朝。

    端木伤听完这旨意,也有些心动。其实端木家跟冷非颜并无死仇,只是怕她动摇端木家的地位,而自己本身又受姜散宜操控而已。犯不着非要死拼。

    如果听信圣旨,不论这圣旨是真是假,他都免了和冷非颜死战,端木家族也都会减去威胁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