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88章 山火

第88章 山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山火 冷非颜跟藏歌一路杀出法常寺,禁军重重包围,藏歌手上全是血,待转过头,看见冷非颜全身血染,整个人如同修罗在世,气势凛冽令人不可直视。 藏歌有些担心:“你的伤……” 冷非颜将冲上来的禁军一剑封喉,身后突然亮光乍起。两个人转过身,只见山火燃林,整个法常寺陷入一片火海!藏歌久久没有反应过来,冷非颜也是一脸凝重。 片刻之后,她看向藏歌,突然微微一笑,轻轻拭去他腮边的血珠,说:“端木伤不在这里,定是护卫在慕容炎身边,以防雪盏大师动手。但是雪盏大师,不一定会跟慕容炎动手。如今法常寺被焚,说明雪盏大师已然不在,他很快就会赶来了。” 藏歌问:“什么意思?” 冷非颜说:“你换上禁军的衣服,返回地道。法常寺尸体烧焦之后,慕容炎不会认出谁是谁。反而有可能逃得一条性命。” 藏歌急问:“那你呢?!” 冷非颜说:“藏歌,你要我保护你一辈子吗?” 藏歌脸色瞬间通红,可仍执拗道:“你不必激我,无论如何,我总不能扔下你独自逃生!” 冷非颜说:“寺中没有女人,如果到时候没有女尸,慕容炎一定不会放弃追查。你听我说,没有时间了,一旦他找来,我们谁都走不了!” 藏歌眼中终于蓄了泪,说:“我们一起走!你到底要我亏欠你多少!你给我希望,又让我绝望,我爱不能爱,恨不能恨!难道就连最后都只有这样懦弱地逃跑吗?!” 冷非颜说:“你还是不懂,藏歌,我身若死,情爱即止,哪里还会管你的爱恨。”她五指滑下他的脸颊,鲜血凄艳:“走吧。” 藏歌摇头:“哪怕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废物,我也绝不会逃走!” 冷非颜说:“那你陪我死吧,直到现在,你不会还相信藏天齐是我的杀的吧?”藏歌怔住,冷非颜说:“坦白说,砍他的手我不后悔,那已经是我能做到的,最好的结果。他的死,我也不觉得可惜。这么多年死在他手上的人,值得他这一条性命去抵。不过你,你要是死在端木伤剑下,那藏剑山庄就真的是被他灭门了。从此以后,天上亡灵只有眼看他逍遥法外,端木家族风生水起。冤仇沉海,再无人提及。” 藏歌缓缓握紧手,冷非颜说:“世人一提报仇,都是快意恩仇。可是一腔意气报不了仇,忍辱负重、卧薪尝胆,才是最痛苦的事。你幼稚了二十几年,藏歌,这一场山火,可以将你惊醒吗?” 藏歌慢慢咬紧牙关,双唇被咬破,冷非颜说:“活下去,吾魂若去,必化清风。无论我尸身在哪里,都是血肉尘泥,不劳相祭。” 藏歌想要吸气,心里肺里被一种酸楚涨满,不能呼吸。冷非颜说:“去吧,我送你。” 她挡住冲上来的禁军,藏歌转过身,奔向一片火海的山林。山中有瀑布,只要沿着溪水向上,就能找到地道入口。他奔跑在溪涧之中,火焰齐天,热浪化风,撩起他的黑发和雪白的僧衣。 他奔至中途,忽又回头,冷非颜的身影混杂在禁军这中,十步杀一人,她踏鲜血行。 为什么当年晋阳城的街头,我不曾遇见你?如果早知道相遇竟然是一场悲剧,藏歌愿用千生万世,换你不在这剧情。眼泪滴入溪涧,滚烫沸腾在无边山火里。 法常寺山火照亮了整个夜空,左苍狼还未进城,就看见这片惊天的山火 !她压制住心跳,如果这时候从法常寺逃出来的话,一定会走南门。她策马疾行,就算身在晋阳城外,都能感觉到那种烟火气。 周围格外地安静,突然耳边响起一丝风声,左苍狼侧身一躲,一支箭矢贴着她的耳朵飞过去。她转过头,看见端木柔带着十几个黑衣人策马而来,将她团团围住。 左苍狼说:“你们把冷非颜怎么样了?” 端木柔轻轻擦拭了一下箭尖,说:“死到临头,你还关心别人。” 左苍狼说:“你们杀了她?!” 端木柔说:“黄泉路上,你们也可以结伴而行!”说罢,一挥手,两边的黑衣人都围了上来。 正要动手,突然两边涌出来许多百姓。端木柔怔住,这些百姓高举着火把,将左苍狼团团围住,有人跪下磕头,有人拉着她的衣襟,说:“左将军!您可算回来了!” 端木柔慢慢变了脸色,左苍狼扫视了一眼人群,这里不下数千人,都是晋阳城附近的百姓。端木柔就算要杀人灭口,也不能一下子杀死这么多人! 他盯着左苍狼,说:“你叫他们来的?” 左苍狼说:“我虽辞官,然而幸有几分薄名。如果死于端木家族之手,恐怕端木家族担不起这样的千古骂名吧?” 端木柔右手按在剑柄上,握紧又松开。江湖跟朝堂是不一样的,就算端木家是武林盟主,也绝不可能成为江湖一言堂。一旦他们暗杀左苍狼的事情传开,那些热血侠义之辈,可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。 且不说端木家族的盟主之位不保,如果被视为邪派魔道,如何面对列祖列宗?他听命于姜散宜,可不是为了给家族蒙羞! 左苍狼一一谢过周围百姓,她早在回来之前,就已经买通了几个混混,在晋阳城附近大肆造势,一波对她十分尊崇的百姓自然早早守候在此。怕人数不足,她还花银子雇了不少百姓前来。 守一个通宵有500钱,傻子才不来呢! 端木柔咬牙切齿,却是奈何她不得。此时天色已然将亮,正好是城门开时,左苍狼打马入城,端木柔有心想要跟上,但是城里下手就更为不易了——在晋阳城里杀她,要不被慕容炎听到一丝风声,谈何容易? 他正犹豫,左苍狼行至小巷,转而弃马,飞檐走壁,直奔法常寺。而此时,法常寺早已山火封路,鸟兽山林在大火中垂死挣扎。左苍狼站在山下,烈火映着她的脸,那双瞳孔也着了火。 且不说主持雪盏大师是慕容炎的恩师,法常寺有僧众数千人,这些人呢? 非颜呢?她现在又在哪里? 她也知道法常寺有瀑布溪流,当下捂住口鼻,涉水而上。可是水中无路,又有溪流向下,要攀爬上山谈何容易?她在溪水中行进,热浪烧灼着心肺,不知何处又被燎出了水泡。 她的身体,如何攀得上这寺这山? 尸体被焚烧,空中竟然飘溢着一股肉香。左苍狼渐渐感觉不能呼吸,突然脚下一滑,整个人沿着溪流滚落下去。她伸出手,胡乱地想要抓住什么,然而那些乱石锋利地划过她的身体。 她什么也抓不住。 不知道滚落了多远,她猛地撞上了水中巨石,右肩剧痛,她伸出手,扶着那石头想要站起来,可是并不能。 非颜。她最后翕动双唇,叫了一声这个名字。头一歪,昏倒在溪流里。血在山泉之中如纱般化开,转眼又消逝于无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