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81章 观众

第81章 观众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八十一章:观众

    左苍狼一路来到西华门之外,这里原本雇了马车,如今车旁,却站了一个人。左苍狼一愣,那个人一身白衣,右手握剑,神情慵懒。左苍狼惊喜:“非颜!”

    说着话,紧走几步,来到冷非颜面前。冷非颜身边还跟着巫蛊,见她过来,只是淡淡道:“你这太不够意思了,走也不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微滞,说:“我离开,只因私事。并不想因此而影响你们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点头,说:“我相信,如果你真的决定要走,肯定有你的理由,就不再多问了。”其实对于慕容炎的为人,她比左苍狼看得清楚。如今有这一天,也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左苍狼也不希望她多问,其实当初三个人跟随慕容炎,根本也不是为了儿女之情。她说:“我走之后,你只需要提防端木家族。如今武林正道在他们手里,你尽量多查一些端木柔的个人*。如果燕楼手握把柄,他们为了颜面,应该不会乱动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说:“不必担心我。倒是你啊,如今弱不胜衣,独自出城,也不怕小人暗中下手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纵然有人等不及,起码得等我走出晋阳城吧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大笑,笑完之后,拍了拍她的肩,说:“走,本楼主百忙之中,抽空送你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抱拳拱手:“小人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一边笑一边跟她一起上了马车,车内酒食丰盛,巫蛊自己去外面赶车,冷非颜给她倒了酒,说:“少少喝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举杯,与她同饮。许是知道她身体不好,那酒并不是什么烈酒。入喉只觉得甘甜,毫不辛辣。

    有一线阳光入了车里,晋阳城的郊外,但见山岚妖娆,芳菲正好

    。冷非颜说:“从此以后,山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。阿左,我羡慕你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真心话吗?”

    冷非颜满饮杯中酒,说:“当然是假话,我还是喜欢生杀夺予,刀光剑影。一个喷嚏江湖颤抖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一阵笑,冷非颜说:“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如今闲人一个,走到哪算哪,哪用打算?”

    冷非颜转过头,把一个搭链扔给她,说:“知道你这个人视钱财如粪土,但是离开朝堂,你就会发现钱的妙处。这个,你就不要推辞了吧?”

    左苍狼接过来,说:“非颜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转过头,对外面赶车的巫蛊说:“到地儿了就停下吧,把这个人送走,看着烦得很。”

    巫蛊车速略慢,此时已经出了晋阳城,旁边官道上,有另一辆马车与冷非颜这辆并排而行。突然之间,车帘掀起,冷非颜说:“过去吧,即使有人跟着我们,也是无从追踪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握紧搭链,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,这么多年一直聚少离多,然而情义终未曾变过。她说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微微侧过脸,终于还是说了句:“保重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之中,一直以来最坚决的就是她。然而如今,她离开了。因为荣华富贵、权势声名都非她所求。于是名满大燕的将军,也只有这一路湖光山色相送。

    巫蛊赶着马车,走了另一道岔路,说:“陛下居然会放她离开,真是令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说:“有什么可费解的,一个不再忠诚的棋子,强留无益,不如大度一点,放她离开。”

    巫蛊说:“她喜欢燕王吧?”

    冷非颜白他一眼:“你又知道了?”

    巫蛊说:“她的眼睛,在看见燕王的时候,有一种奇异的光。那种光,似乎能够凝聚神采。”只有爱过的人才懂。

    冷非颜稀奇,说:“这么明显吗?”

    巫蛊点头,冷非颜于是凑过去看他,许久,说:“你眼里也有啊。”

    巫蛊沉默,别过脸去。

    姜散宜派出三拨人,都没有查到左苍狼的踪迹。最开始是因为冷非颜在,端木伤也不敢动手。后来一路跟着马车,就不知在何处跟丢了。端木伤发现上当,忙折回寻找另一辆马车,然而这辆马车已经回到车行。

    再四下查找,这个人如同石沉大海,再无消息。

    燕王宫里,姜碧兰当然也得到了左苍狼辞官远去的消息,当下喜不自胜。她有了身孕,姜散宜和郑氏被获准入宫探视。栖凤宫里,郑氏说:“这下子,我儿总算是去除一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看了一眼姜散宜,说:“父亲,她如今走是走了,难保不会再回来。何况这贱人一向擅长拿捏陛下,说不定这又是什么诡计。父亲还是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娘娘放心,微臣已经派人出去,只是现在……还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急道:“怎么会没有消息?她如今孤身一人,总要买马吧?前些日子听闻她身体很差,连九龙舌都拉不开,如今不抓住眼下的机会,将她彻底踩死,只怕哪一日又卷土重来!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娘娘的担忧,微臣明白

    。但是她对大燕的地形,可谓是了若指掌。茫茫天下,要找一个存心躲藏的人,谈何容易?何况如果是让燕楼的人发觉,反倒不妙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说了半天,就是端木家族无能罢了!否则端木柔已经是武林盟主,我们何必处处担心那个什么燕楼!”

    姜散宜叹了一口气,说:“燕楼俱是亡命之徒,端木家族好歹是武林名门,没有可比性。王后如今身怀六甲,不要动怒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摸了摸小腹,这才缓缓压住火气,说:“难道我们就任她逍遥猖狂不成?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这个微臣心中自有打算,王后莫急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点点头,又缓和了语气,说:“父亲在朝堂之中,外忧国事,内虑家族,也是辛苦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