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80章 断义

第80章 断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八十章:断义

    姜杏想不到左苍狼对赵紫恩真的有兴趣,说:“我把他带过来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不,我跟你去找他。”赵紫恩如果知道,姜杏把他推荐给自己,一定是不敢出现的。当初审理南清宫一案时,他和海蕴应该都已经被杖毙了,为什么还活着?宫里叫赵紫恩的太医,若不是他,便是别人冒名顶替了。

    姜杏看了一眼她的脸色,说:“你如今这样,能走?”

    左苍狼起来,随手披了一件披风:“能走。”

    姜杏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亲自去见一个大夫,但是他还挺喜欢小徒弟杨涟亭的。现在杨涟亭在拜玉教,为他提供了不少便利。左苍狼跟杨涟亭亲近,这层关系,他还是想尽量拢住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生干的缺德事不少,没准什么时候就落到官府手里。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好歹能给自己一个痛快吧?

    他说:“那走吧。”

    德益堂本来就有暗室,要藏一个人不是什么难事。姜杏把左苍狼带到密室,赵紫恩站起身来,只以为是姜杏回来,待一眼看见姜杏身后跟着谁,顿时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左苍狼手提着腰刀,纵然身体虚弱,对付这个太医还是不在话下的。她走到赵紫恩面前,上下打量他,半晌,说:“如果我没记错,赵太医应该在几个月前就被殿下杖杀了。”

    赵紫恩双唇抖动,一句话说不出。左苍狼说:“所以现在站在我面前的,是赵太医的鬼魂吗?”

    赵紫恩扑通一声跪下:“将军!将军饶命,将军饶命!”

    旁边姜杏微怔,说:“怎么,他躲藏于此,竟然是因为得罪了你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

    。赵太医,其实有一事,我也一直不解,你还活着也好,这里再无旁人,我也可以问上一句。一直以来,左某可是有对不住赵太医的地方?为何赵太医会联合海蕴之流,陷害于我?”

    赵紫恩连连磕头,说:“将军不常在宫中,赵某却需要在宫里过活,生之多艰,不看王后脸色,又能如何呢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就因为这个吗?”

    赵紫恩说:“当然,难道老臣还会有意诬陷将军吗?求将军网开一面,念在我已年老,放我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他只是求饶,再不肯言及其他。左苍狼见状,慢慢沉下脸来,说:“你当初不肯放我的孩子一条生路,如今却要我网开一面,不觉得可笑吗?”随后,见他仍无反应,她说:“赵紫恩,老天给我机会,让我报此冤仇。今日我不仅要杀你,连带你的妻儿老小,俱都会为你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赵紫恩面色大变,连连磕头:“将军,请念在我以往侍候一向尽心,不要牵连我的家人!姜兄!姜兄救我!”说罢,再磕头,这次颇为用力,地砖上都带了血。

    姜杏说:“什么仇?差不多行了,不要在德益堂杀人,麻烦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没有回身,姜杏可能是不会同意她在这里杀死赵紫恩的。她缓缓说:“海蕴都已经招了,你还要说谎到几时?”

    赵紫恩全身巨震,终于慢慢抬起头来:“海、海蕴他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只觉得血脉里都结了冰,她听见自己的声音,缓缓说:“他一向比你识时务。”

    赵紫恩两眼带泪,终于说:“当初海蕴找来,微臣是断然拒绝的。将军虽然身为弱质女流,然而巾帼不让须眉,微臣素来敬重。可是……可是就在将军从西靖回宫之后,陛下……陛下说,让微臣以太医令诊断结果为准。微臣当时不解,随后王后娘娘也这般吩咐。将军请想,就算微臣不要这颗项上人头,但是陛下的意思,焉能逆转?”

    左苍狼缓缓退后,状若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赵紫恩还在絮絮叨叨地说:“微臣也知道,做了这事以后,宫里是不能呆了。早想到可能会被灭口,但是将军,这并不是微臣之过啊!于是微臣买通了禁卫军,行刑之时假死,瞒天过海,好不容易出了宫。然而晋阳城防有多严,将军是知道的。微臣哪也不敢去,只好到旧友这里躲藏至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嘴一张一合,后面再说什么,左苍狼却听不清。手中腰刀坠地,她伸手扶着墙,缓缓走出去。春日的阳光照在身上,寒冷刺骨。

    慕容炎刚刚下朝,就听见温府的眼线传来的消息,说是左苍狼身子不适。早上她也没有前来上朝,慕容炎便顺便领了个太医,前来温府。

    温府当然是所有人都出来迎接,左苍狼没出来。慕容炎也不在意,领着太医进去。太医是新上任的太医令,名叫程瀚,也是多年的老太医。他进到左苍狼的房里,微微欠身,也不多说,自上前诊脉。

    慕容炎坐到对面,问:“这是怎么了,一大早的,怎么就身体不适了?”

    左苍狼没有说话,程太医反复地诊脉,脸色慢慢地便有些异常。慕容炎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程瀚皱着眉头,说:“将军……这是藏红花服食过量而中毒啊。不过已经服过药,倒是没什么大碍了。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的脸色当场就变了,王允昭连连咳嗽,程瀚这时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但要怎么圆却是不知道了。慕容炎沉声问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程瀚颇有些为难,说:“只是左将军如今体弱,经不得这样的药性

    。日后……日后子嗣方面,恐怕是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怔住。

    左苍狼抬起头,说:“程太医能否先出去一下?我有一点事,想单独禀告陛下。”

    程瀚看了慕容炎一眼,知道两个人的关系,赶紧收拾药箱出去。王允昭也领着下人们退下,还随手带上房门。房间里只剩下慕容炎和左苍狼两个人。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今天,见到了赵紫恩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眸色阴沉:“赵紫恩,还活着?你既见到他,为何不将他抓捕归案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因为他告诉我一些事,换了自己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沉默,许久之后,问:“这些事,有必要翻到明面上来说吗?”

    左苍狼与他对视,第一次这样仔细地打量他,说:“我不是不知道有这种可能,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,我从来没有想过是你指使他们这么做!因为我不敢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你今天心情不好,改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挡在他面前,说:“我发现自己怀孕,是在被任旋俘虏之后。当我知道他的存在,我想无论如何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要保住他,保住我们的骨肉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别过脸,说:“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当时我衣不蔽体地站在西靖皇帝面前,周围是围观凌迟极刑的西靖人。他从我身上割了三刀,当时我一直在庆幸,我庆幸这三刀是在别的地方,不至于伤到他。只要他在,这世间万般耻辱,我都能忍住。”

    泪盈于睫,她深深吸气,说:“如果你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留下他,那么我想知道,盘龙谷的溪涧之前,陛下怎么能许下那样温柔而坚定的承诺?我真的不敢想,你一路抱着我下山,坚定无比地许我未来、给我希冀的时候,心里是在盘算如何杀掉他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够了!”

    左苍狼摇头:“从十四年前,我遇见你开始,你一步一步领着我往前走。最后让我明白,这么多年,承诺都是谎言,温柔都是欺骗,爱情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觉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听见她的心跳,一下又一下,无力而绝望。他说:“你总觉得是孤负了你,可是如果当初没有遇见孤,你们不过是街头乞儿!从你们出师以来,你们三个人,论权势、论富贵,哪一项输给了谁?”

    他伸手握住她的肩膀,神情漠然:“这本就是一场交易,你偏要和孤谈信任,谈爱情。那么孤问你,当初救下杨涟亭的时候,你曾许下什么承诺?!你信誓坦坦地说,愿用全部换他一条活路!孤履行了诺言,后来呢?你对冷非颜、杨涟亭,对温砌、对温砌的家人,对薜成景一党,对我父王,你的全部在哪里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