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79章 真假

第79章 真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七十九章:真假

    北俞的战事,一直非常顺利。慕容炎心情也不错,他派了周信前往俞地,所有人都认为,他一直是要认命周信为太尉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天,朝堂之上,他命王允昭宣读圣旨,竟然是任左苍狼为大燕卫将军,加封太尉衔。金印紫绶,秩比丞相。随即又加封周信为骠骑大将军。姜齐也因为战功,被封了四品校尉之职。

    圣旨一出,姜散宜还是有点变色,慕容炎这道圣旨,颇有些安抚和妥协的意思。想来这段时间,左苍狼一直与他心生芥蒂,未能齐心。他方出这样的抚慰之策?

    可是如此一来,温氏的权力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七上八下,然而也不能多说什么,正在沉吟间,突然听慕容炎道:“近日,王后身体不适,经太医诊治,已怀有皇嗣。”朝中诸臣皆静,随后,众臣齐齐下跪,再三贺喜。

    郑之舟更是道:“王后有孕,适逢我大燕风调雨顺,北面战事也是捷报连连,看来这未出世的皇嗣,生来便是福泽绵长之人。乃是天降吉星予陛下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不知道为什么,看了一眼左苍狼。左苍狼没有说话,就那么站在武官之首,沉默。

    等到退了朝,王允昭跟随慕容炎一起出了宫殿,说:“陛下,今日朝上,看将军神色,还是有些郁郁寡欢。”慕容炎嗯了一声,王允昭说:“其实将军对陛下……一直以来,可谓是忠心耿耿,并无异心。太尉一职,也并非她所求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你的意思孤明白,她的想法孤也明白。但是如今无论如何,总要等到皇长子出世,到时候她若真的想要孩子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低着头:“陛下君临天下,站得高,看得远,自然顾虑周全,奴才们站得低,难免短视。陛下莫要同短视之人计较才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往前走,许久才说:“孤同她……又能计较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夜里,慕容炎去了一趟栖凤宫。姜碧兰自然殷勤,然而也不敢留宿他。自从上一个孩子没了之后,她一直非常注意调养自己的身体。姜散宜也专门请了医术高明的大夫,不时进宫为她诊治温养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孩子的到来,她可谓是小心翼翼,平时若没有宫女搀扶,连路都不走。

    慕容炎见她面色还算红润,也很满意,说:“王后有了身孕,宫里杂事便交给王允昭去处理,安心静养,平平安安产下皇嗣才最要紧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温婉一笑,说:“臣妾明白,也叮嘱了宫里上下事事注意,谢陛下关怀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头,握着她的手,说:“就算是如今,孤还是经常想起小时候,王后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心中微甜,她终于有了这个男人的骨肉,从此以后,无论如何,他们都将密不可分。那个女人……那个女人就算再横亘在他们之间,又能如何?

    他会有与他骨肉相连的亲人。

    她说:“从那个时候开始,臣妾便经常想象后来……陪在陛下身边的模样

    。虽然历经了坎坷……”她垂下头,想想这些年,嫁给废太子,失去第一个孩子……回到宫里,又遇到左苍狼。然后失去第二个孩子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慕容炎抬手摸她的鬓角,最后缓缓将她揽进怀里,说:“如今仍然还是王后,陪在孤身边。何必伤怀呢?”

    姜碧兰抽了抽鼻子,复又笑着说:“都是臣妾的不是,又想起那些旧事。臣妾为陛下准备了晚膳,陛下想来肚子也饿了,这便令人传膳吧?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笑着点点头,伸手触摸她的小腹,月份尚小,她的小腹还非常平坦,并不觉有异。

    然而他刚要拿开手时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想起当初大燕边境、盘龙谷山脉尽头,他将手放在那个人小腹,感受到的……那一次胎动。骤然之间,他敛了笑容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慕容炎用过晚膳便离开了栖凤宫。王允昭为他提灯引路,慕容炎突然问:“阿左呢?”

    王允昭欠了欠身,说:“左将军一下朝便回温府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如今宫里,兰儿有孕,她不来也好。你安排一下,孤过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应了一声是,赶紧命人准备。

    慕容炎要去温府,当然不能大张其鼓,出行也只有几个身手高超的侍卫暗暗随行。

    他时间计算得不错,那时候温府各人都已熄灯睡下,便连温行野这种睡得晚的,也已经入了梦。慕容炎轻车熟路,直接偷偷潜入左苍狼的房间。左苍狼正睡着,如今她气虚体弱,哪怕距离上次回燕已经过了半年,身体却一直没有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温府,每日里也是汤药不断。

    宫里太医,自海蕴和赵紫恩被慕容炎杖毙之后,她再也没有信任过太医院的人。好在姜杏有时候帮忙在杨涟亭的德益堂坐诊,左苍狼便经常让他开药。

    他对悬壶济世其实并不热衷,但是左苍狼叫他,偶尔他还是会给点面子过来看看的。

    左苍狼最近睡不好,便让他开了安神助眠的方子,是以慕容炎进来时,她没有醒。

    慕容炎缓缓走到榻边,但见重重罗帷之中,那个人睡颜恬静,不时发出轻微的酣声。他掀起纱帐上到榻上,伸手触摸她的脸。她眉头微皱,只是侧了侧脸,并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慕容炎靠上去,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药香。他伸手去解她的衣服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亲吻她的耳垂,整个人都压上去。火热的指腹在肌肤上游走,左苍狼骤然惊醒,出手就袭击他的颈项。慕容炎伸手格住,动作却不停,左苍狼这时候才看清是他,伸手推拒:“陛下!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左苍狼坐起身来,随手拿狐裘裹住自己:“陛下如此行径,会让微臣误会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挑眉:“误会什么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陛下许给微臣一个太尉之职,便要微臣再度向陛下献上身体,以此交换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怔,想了想,复又笑:“那这交易不公平啊,”他上上下下地打量左苍狼,慢吞吞地说:“太尉乃一朝武官之首,何等要紧,就你这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简直是暴怒,一指窗:“请陛下马上离开,否则接下来微臣要做的事,恐怕有损陛下颜面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衣袍半解,精工细绣的袍子下面,露出一截雪白的里衣,喉结微露,其实很是诱人

    。他说:“不过实话实说,怎么反倒恼了,不服气?”

    左苍狼直接张嘴就嚷:“来人!有贼!!”

    慕容炎吃了一惊,显然没料到她会真的喊!现在捂她的嘴也是来不及了,她是豁出去了,眼见已有人被她惊起,慕容炎不得已,跳窗而去。左苍狼本就是怒极,这时候情绪过了,见他狼狈逃蹿,活像民间偷情被捉奸在床的奸夫,不由又有些好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