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76章 血垢

第76章 血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血垢 左苍狼一直没有回温府,也没再见袁戏等人。 眼见着春节将至了,达奚琴可还在狱中呢。袁戏忍不住,偷偷去见他。达奚琴是降臣,坏处是不得重用。好处是没什么仇敌。左苍狼不管他,谁也不会有意为难。 是以他在狱中,日子过得还可以。 他本就喜欢混迹市井,因为会得多,狱卒们无不想跟他学一手。琴棋书画是学不会了,赌博摇骰可以学着点。袁戏过来的时候,还有几个狱卒围着他请教呢。 袁戏把人赶开,自己进了牢里。达奚琴的囚室里还有一方矮几。他在几前坐下,说:“先生,我们将军也真是的,出来了也不给先生求个情。” 达奚琴说:“将军无碍了?” 袁戏命人送进来酒肉,说:“嗯,这次我瞧着有点怪 。”慢慢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都说了,然后问:“先生,你说这次,狄连忠带兵前往小泉山,可不是胜券在握吗?咱们将军又在宫中,连温府都不回,她还能有何计策?” 达奚琴略略沉吟,说:“当初出征小泉山时,我曾给她定下计策,是取小泉山、鸡鸣郡和梁州三地,如得此三地,则西可扼住西靖,东可俯视无终,退又可守平度关。然而她选择了小泉山、鸡鸣郡和空洲,单单留下梁州。近日我思来想去,总觉得其中应有深意。但一时之间,却无法明白。” 袁戏说:“梁州临着白狼河,如今被无终占据。将军留下这个地方,是担心西靖渡河骚扰吗?” 达奚琴说:“她未曾言语,但是依我所见,此事应该还有深意。” 袁戏说:“这还能有什么深意?梁州城就算倚仗白狼河天险,也不是什么难攻之地。狄连忠那狗东西带着十几万兵马,要攻这个地方还不容易?” 达奚琴说:“也许吧。” 十二月底,正是除夕。 慕容炎没有设宫宴,却照例赐菜下去。以往他对温府,一向颇多厚待,菜也会赐两道。今年却是一视同仁,赐了一道菜。好在左苍狼没有回去,仍然住在南清宫,倒也不显薄待。 年夜饭他在栖凤宫,陪姜碧兰过。王允昭倒是小心提了一句:“陛下,今年……将军在宫里,是否要请她一道过年?” 慕容炎说:“晚点再说吧。” 姜碧兰对这个除夕,倒是准备多时了。精心准备的年夜饭之后,她又编排了歌舞。最后说:“陛下,臣妾命人重新装饰了明月台,能否请陛下移驾该处观赏歌舞呢?” 慕容炎微笑:“王后有此心,孤自当奉陪才是。” 于是帝后相携,前往明月台。 王允昭想了想,还是派人前来报给左苍狼知晓,话里话外还是暗示——如今她跟慕容炎可是冷战多日了。难得的机会,不如前往明月台,作个偶遇,也算是缓和一下关系。 左苍狼听到这话,却只是命内侍向他转达了谢意。王允昭暗暗心急,却也没有办法。 当夜明月台,姜碧兰作月神曲,自己跳舞。慕容炎迷于倾城之色,与她共度新岁,直至天明。 左苍狼独自呆在南清宫里,袁戏几度派人来请,军中将领们在城中设了酒宴,想邀她共饮,她却只是婉拒。 狄连忠赶至鸡鸣郡的时候,遇到一个难题——如今北俞故地,确实咽喉要道都在大燕手里。但是孤竹要攻还有点难度——太上皇慕容渊在孤竹手里。 一旦逼急了,孤竹把他往城门上一挂,狄连忠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万一真的因为自己攻城损及慕容渊的性命,他是否能够担待得起? 有心要发函询问慕容炎吧,也是为难。慕容炎能够给他如何指示?他既不能令狄连忠不顾自己父王的性命,也不能令他放弃攻伐孤竹。于是发函也只是将慕容炎陷入两难之地。 如今自己寸功未立,却先惹怒君主,这是想死啊? 没办法,他于是只好转而求次,令王楠和他的心腹徐刺一起攻打孤竹,自己则转战无终。如今这里,小泉山、鸡鸣郡、空洲三地皆在燕军之手,确实是便利很多。 但是他这样的老将,一眼便看出还有一个战略要地,一直没有占据 。这便是白狼河畔的梁州,梁州如今是无终的城池,无终可没有什么太上皇。而且先把这样的地理优势占据,首战告捷,再请示慕容炎,也算是有所建树。 首战虽然简单,却不容有失,他当然自己带兵前往。而无终也不是傻子,此时梁州,无终严阵以待,同时再度向西靖求援。但是西靖皇帝几次徒劳无功,百姓已经怨声载道,就连任旋也没脸请求再次出兵与燕交战。 大肆出兵虽然不能,任旋却是来到了白狼河畔,检视西靖边城驻军。季广与他随行,两个人在河西,与梁州隔岸而望。彼时正是一月中旬,天气严寒,白狼河重新封冻。 任旋在河面上行走,突然说:“还记得上次,我中左苍狼之计,沦为大燕的阶下囚,便是在白狼河。” 季广赔笑,说:“那不过是将军一时大意。” 任旋看了他一眼,说:“并不是。”季广怔住,任旋说:“我不及此人胆魄。” 季广说:“将军早知如此,当初何必让她活着去见我们陛下?杀了不是更好吗?” 任旋抬起头,朔风阵阵,吹起冰碴。他说:“我不能杀她,不过如今,她倒是给了我一点启迪。” 季广不明白,任旋说:“当初她在牢中之时,在墙上画了一条河道,一座城池。当时我一直没看明白,现在,我好像有点懂了。” 季广说:“将军是想到了什么计策吗?” 任旋微笑,抬手在河面虚划一道,说:“敲碎此地冰层,在下面布下鱼网,再冰口浇上猪油,速去。” 季广答应一声,忙吩咐兵士去办。 夜里,狄连忠带兵前来攻打梁州,他手下兵马十几万,梁州一个城池一共才三万多人,无终再如何,也是必失无疑。没有其他势力相助无终的话,他根本就不必担心。 如同袁戏所说,不过是坐领战功的事儿。 所以狄连忠也十分轻松,他站在远处,看兵士攻城,姜齐在前方指挥。姜齐也是一心想立战功,是以冲在前面。 狄连忠并不热切,他如今已经是太尉,这样必胜的战役,加不了多少荣耀,只是洗洗前耻而已。 他正在后方观战,突然不远处,似乎是谁的火箭射偏,黑暗中有战马惊起!狄连忠随着那道光看过去,只见无边黑暗之中,约摸还隐藏着十几个人。边城没有什么树木,无遮无挡,只有黑暗足以蔽身。 如今这火箭一射,这些人可就暴露在外了。 狄连忠瞳孔微缩,十几个人,原本是不必在意。但是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刹那,他看清了为首的人是谁! 那可是西靖大将任旋!!他与任旋可是近距离接触过的,上次出卖左苍狼的时候,两个人还有过面谈。 如今这深更时分,难道西靖参战了吗? 不,不对,他一行只有十几人,偷偷摸过来,是想观察战势? 听说西靖皇帝不准出兵,但是如果他窥得形势,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可以打个大胜战的话,想必西靖皇帝也不会怪罪于他。 就为了这个,他深更半夜,亲自出来打探战况了吗? 狄连忠心跳加快——这一战的胜利只是早晚的事,不算什么。但是如果是能擒得西靖大将任旋,那可真是个大大的惊喜! 他这样想,却还是有点小心,只作未觉状,派几个兵士前去打探 。他毕竟是老将,哨将打探,极易坐失良机,是以自己悄悄带人跟在其后。任旋等人却是十分警觉,一发现对方哨探,策马就跑!这一路,他们的虚实可就显露出来——也许是怕露了行踪,他这一行不过带了十几骑兵士! 狄连忠顿时热血上头,燕军都在攻城,他命令自己的亲卫:“冲!抓住任旋!”说罢,当先拉弓,射出一箭。任旋紧紧贴在马背上,那箭矢贴着他的背过去。 狄连忠精神振奋,更加紧追不舍。路面已经结了冰,马蹄上纵然包着布,行走还是不易。一行人追追停停,任旋也是跑得真快。然后他真的逃走,狄连忠便更加相信他确实毫无准备。 正在这时候,他身后不知谁射出一箭,正中任旋肩头。 狄连忠连眼珠都红了,大声喊:“活捉任旋!快追!不要放跑了他!” 他数百亲卫,全部追逐任旋十几骑,不稍多时,便来到了白河狼上。河面更滑,马跑得更慢了。任旋只觉得寒风割面,碎成冰碴子全部钻进了领子里,连痛都感觉不到了。 当年那个人一路奔逃的时候,也是这样吗? 他跌落马下,看似弃马而逃,却是因为白狼河重新封冻得非常快,他单一个人在边缘跑动时,不易跌落冰层。果然他向前跑,狄连忠一马当先,直接踏马冰河之上。 那灌满了猪油的河面,仅表面一层薄冰,哪能容他一人一马飞踏而上?顿时马头一栽,连人带马坠入河中。 他身后,有亲卫收马不住,也纷纷落水,也有未落水的,赶紧准备施救。但是冰窟里那么多人都在扑腾,一时之间哪里看得见狄连忠在哪里? 而正在这时候,一直埋伏在此的西靖兵士斜里杀出。狄连忠的亲卫大吃一惊,黑暗中也看不清多少人,只以为中了敌方奸计,只得慌乱而逃。 任旋捂着右肩,季广上前,大惊道:“将军,你受伤了?!” 任旋其实并不痛,天太冷了,身子是木的。但是他心情不错,说:“把这个大燕太尉给本将军捞起来。” 靖军答应一声,忙着收网。其实这里为了怕狄连忠发现异常,埋兵也不过数百人。不过这时候大家摇施呐喊,对方又哪里敢战? 不多时,渔网被收拢,狄连忠等人还在挣扎。火把盏起,任旋徐徐走到他面前,说:“狄太尉,久违了。想不到这么快,我们就又见面了。” 狄连忠睁大眼睛,努力了半天才看见是他。在再三确认自己落入靖军之手后,他一口气没上来,直接昏死过去。 任旋命人把狄连忠等人捆了,搭回营中,回头又看了一眼月黑风高的白狼河——如果今日攻城的是那个人,她会怎么办呢? 她会中这一招吗? 应该不会吧。他这样一想,突然又想到她逃走之后,狱中墙上留下的那张河道图。难道……她早就知道今日,自己会在这里遇上狄连忠?! 不,不可能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也太可怕了!他突然很想回去,到那间关押过她的监牢里,重新再看一次那张河道图。 天色将亮的时候,姜齐攻下梁州。然而还来不及欢庆,他就接到兵士来报:“将军,太尉跌落白狼河,被西靖将领任旋抓走了!” 姜齐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燕军攻梁州,当然有监视一河之隔的西靖。他抓住兵士胸前的衣襟,怒吼:“胡说什么?我们并没有接到西靖增援的信号,太尉所处后方离白狼河有将近三十里之遥 !他怎么会跌落白狼河,又落入靖人之手?!” 兵士吓得双唇直哆嗦,好半天才说:“将、将军,这是真的!昨夜我们正在攻城,敌将任旋前来探营,被太尉发现,率兵追出。不料在白狼河上冰层开裂,突然坠入河中。亲卫营救不及……如今……如今人已经被抓走了!” 姜齐攻城之后的喜悦,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左苍狼在他们战败之后,一将未折攻下小泉山,连占三道要塞。留给他们无遮无拦的北俞故土,几乎一马平川。然而首战攻打一个小小的梁州,区区一个无终小国,无助无援,他们竟然被远在河对岸,城池间隔八十里之遥的西靖俘虏了主帅! 这若是传将出去,军威何存?!颜面何在?! 可是没有办法不传出去,他既然没有办法营救狄连忠,便只有飞书传报慕容炎。这事如何瞒得住? 两日之后,战报传回晋阳。慕容炎接在手里,反复查看,姜散宜彼时正在书房跟大司农及其属官一起奏报新政事宜。听见战报传回,他本是心中欣喜——这一战是必胜之战。如果连这也会失败,那真是毫无理由了。 可是看着慕容炎的神情,他突然开始忐忑。半晌,终于还是只有硬着头皮问:“陛下,可是战事有变吗?” 慕容炎一个字没说,迎面将战报掷在他脸上。 姜散宜赶紧捡起来,定睛一看,心里简直是叫苦不迭。 慕容炎冷冷地道:“丞相真是推荐得好人选,攻打小泉山,他两战败北。如今北俞旧地几乎是门户洞开,他率军十几万,攻一个守军不足三万的弹丸小城,最后竟然被一个相距八十里地的敌将俘虏!!简直是一个笑柄!!” 姜散宜额头全是冷汗,跪在地上都能感觉双腿的颤抖。慕容炎缓缓靠近他,说:“这样一个废物,饭桶!你居然觉得凭他,可以替代孤的骠骑将军?!嗯?!!” 姜散宜以额触地:“陛下,微臣有罪!微臣原以为,狄连忠曾经战绩也能与温府相提并论,乃智计出众、胸有谋略之人!万想不到他在家赋闲已久,一身本事皆已荒废!如今竟是如此不堪大用,至令我大燕军威受损,微臣该死!微臣罪该万万死!” 慕容炎说:“你是该死,一双眼睛识人如此,要眼何用!” 姜散宜额上的汗珠砸在冰冷光洁的宫砖上,俯着身没敢起来。还是旁边的大司农说:“陛下请息怒,依微臣看,此次虽然太尉被俘……” 慕容炎怒道:“这样的饭桶,算哪门子太尉?!” 大司农一惊,忙说:“狄连忠虽然被俘,但是好在落入敌手的都是他的亲兵,军中并无将士伤亡。我军毕竟仍然是攻下了梁州,姜大公子也一直英勇作战。陛下只是却了一个无用之人,倒也不值得帝王一怒。” 慕容炎哼了一声,缓缓走到姜散宜面前,说:“你把争权夺利的这点心思,也要好好往正途上放一放。不论是身为皇亲国戚,还是一朝宰辅,终归还是国之利益最重。” 姜散宜说:“陛下教诲,微臣一定谨记!” 慕容炎这才说:“退下吧,以后不要再让孤听到这个人的半点消息。” 当时,左苍狼在南清宫,难得有点太阳,她命人将椅子搬到院中,自己坐在躺椅上晒太阳。 大冬天的,即便是有太阳,也还是冷的。薇薇拿了薄毯搭在她身上,可晴又给她盖了狐狸毛的大衣——那还是袁戏等人在外猎了沙狐,特意给她留的狐皮。 她缩在狐皮大衣里,脸蛋在绒绒柔毛之中,显得尖而小,很是娇俏 。 慕容炎走进来的时候,左苍狼没有看见他。可晴和薇薇想要跪下行礼,他一竖手制止。王允昭使了个眼色,将人都带了下去。慕容炎缓步走到左苍狼身后,左苍狼指了指自己的肩膀,说:“帮我揉揉,以前天天拉弓射箭不觉得,如今在这宫里呆了几日,倒是酸疼起来。” 于是便有一双手落在她肩膀,帮她按揉肩膀。左苍狼说:“你这手,倒真不愧是做惯活计的,力道十足。”身后没有人说话,她睁开眼睛,瞳孔中清晰地映出他伟岸英挺的身姿。 左苍狼怔住,然后微微侧身,避开他的触碰,说:“陛下怎么来了?” 慕容炎说:“经过南清宫,突然想起你,进来看看。” 左苍狼说:“微臣还以为,又是哪里惹恼了谁,陛下前来兴师问罪呢。” 慕容炎无奈,说:“如今你躺我站,到底像是谁在兴师问罪?” 左苍狼于是准备站起身来,慕容炎抬手,拦住她,说:“躺着吧,便是无礼,也无礼这么多回了。” 左苍狼便重新躺进大衣里,慕容炎缓缓俯身,仔细打量这件衣服,说:“这狐皮成色不错,是谁送你的?” 左苍狼说:“不管是谁,反正陛下是舍不得。” 慕容炎此时倾身,已是缓缓靠近了她,四目相对,他双手撑着躺椅的扶手,看见她眸子里自己的影子。许久,他凑过去,眼看唇将落在她面颊,她偏过头,避开。 慕容炎不悦,说:“怎么,这么多天了还没消气?” 左苍狼冷笑,说:“是啊,陛下就是觉得,王后的孩子才是皇嗣,我的孩子就命如草芥,我只要气几天,便可以当作没有此事。” 慕容炎沉声说:“孤还没有计较,你和其他男人做下这等丑事!你竟然还有脸自己提?” 左苍狼猛然站起身来,哪怕明知眼前这个人心冷如冰,却还是气得浑身颤抖。纵然一腔愤怒,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怒至极处,眼睛先湿了。泪水流下来,她深吸一口气,在氤氲水汽之中,直视他的眼睛。 他缓缓别过视线,许久之后,说:“从我们第一次开始,每一次我都命王允昭按时让你服用避子汤。便是不想在时机未成熟的时候,出现什么意外。你生来重情,只怕是惹你伤心。等我知道你有了我的骨肉,我也曾欣喜若狂,我就在想无论如何,给你们母子一个名份。当时我的手触到你的小腹,我感受到他的胎动,阿左,我至今仍膝下无子,难道我对他的感情,会比对你少吗?”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字字情真意切,他说:“可是你居然背着我,跟别的男人厮混!你可有想过,我的心情?难道你要让我日日夜夜面对这个孩子,时时刻刻疑神疑鬼,去憎恨那些与你谈笑风生的男人吗?!” 左苍狼泪水如珍珠,一颗一颗滑落下来,说:“难道就只有海蕴他们说的话才是真的吗?难道我的话就不值得你听信吗?这么多年,我对你这么多年……” 她转过身,回到殿中。身后腰身一紧,慕容炎伸手抱住了她,轻声说:“阿左……我不管过去如何,以后,好好地呆在我身边,好不好?” 左苍狼泪水如顷:“慕容炎,我不可能每一次都原谅你,每一次……” 从此以后,我再不能无垢无瑕地深爱你。每一次看见你,我都只能想起那个没有死在敌国,却死在自己亲生父亲手里的孩子…… 你的每一缕微笑,每一个眼神,都沾染着他的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