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75章 隔阂

第75章 隔阂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隔阂 德政殿,姜碧兰刚刚走到门口就皱起了眉头——门口海蕴和赵紫恩被禁军打了几十杖,这时候身上背上全是血。 见她过来,两个人如见救星:“娘娘!娘娘救命啊!” 姜碧兰略微皱眉,缓缓避开了他们伸过来的手 。她跟左苍狼一起走到殿中,慕容炎坐在上方。袁戏、诸褚锦、郑褚这些军职较高的将领陪坐于下首,姜碧兰向慕容炎福了一福:“陛下万安。” 各将军也起身向她行礼,她身后,左苍狼跪下行礼:“微臣左苍狼参见陛下,陛下圣安。” 慕容炎这才轻声说:“起来吧。”左苍狼起身,慕容炎抬手,示意她一旁入座。姜碧兰走过来,站在他身边,慕容炎问:“王后怎么也过来了?” 姜碧兰咬了咬唇,轻声说:“听闻宫人来报,是说南清宫的宫人们偷懒躲闲,怠慢了将军,本宫身为六宫之主,难逃治下不严之过。特来向陛下请罪。” 慕容炎还没开口,旁边袁戏便道:“王后娘娘,这次南清宫的下人,并不仅仅是怠慢将军。”他还要继续说下去,左苍狼咳嗽了两声,说:“袁将军,是非公道,陛下自有定夺,我等臣子,不必多言。” 袁戏告了个罪,也不再多说,慕容炎脸色确实有些难看。以往左苍狼在军中,一直非常维护他。即便是宫中受了再多委屈,在外也从来不提,甚至不希望别人看出来。 然而这一次,她几乎是将这种矛盾挑明于人前,胁迫他给文武朝臣一个说法。他说:“近日南清宫发生的事,令孤惊怒不已。今令中常侍王允昭查证,乃是一帮奴才趋炎附势。孤与将军多年情份,不过几句争执,尔等竟然斗胆欺凌。实在罪无可恕。如今孤就将这些人交给将军,如何处罚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 王允昭把名册寄给左苍狼,以往两个人有事,一向是关起门来说。最后无论如何,总是左苍狼默默退让。如今突然如此,郑重却也生疏。 左苍狼接过名册,说:“陛下圣心如月,微臣铭感五内。我身为大燕骠骑将军、二品武官,小泉山一战拿下北俞三处要道。前次落入敌手,虽然被俘却未堕国威。我不知道,是何处得罪诸位,令你们心生不满。王宫乃是天家居处,”她扫一眼下面跪着的太监、宫女,说:“诸位可以欺我,却不能玷辱我大燕天子圣名。前者可恕,后者当诛。” 下面的人俱都一惊,也惧都惭愧。左苍狼的战功,大燕人人皆知,他们当然也知道。只是身在宫中,王后势大,她又一惯忍让,可谓是毫无作为,待人也一向宽和。 那些怕事之徒,当然是更畏惧王后。 如今她出这样的话,却显然是不打算给他们活路。 御膳房的十几名宫女太监俱都抖似筛糠,这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,一个劲道:“陛下饶命,王后娘娘救命啊!” 姜碧兰面色微白,却仍咬着银牙道:“不知死的奴才,将军如何处置,也是你们罪有应得。” 左苍狼说:“谢娘娘体谅,微臣身在沙场,难免颇多死伤。但箭下亡魂,俱是敌寇贼党。如今身处宫闱,作出如此决断,心下也是不安。娘娘居于深宫,一向更明事理。如今有娘娘这句话,微臣心中倒是安定了许多。” 姜碧兰转头看她,果然下面的奴才听见了,开始转了风向:“娘娘,当初绘云姐姐过来指使我等,不许我等给南清宫送膳食。后来我等送出的每一份膳食都需要经绘云姐姐检视!” 这话一出,姜碧兰顿时面色大变:“放肆!给本宫拖出去,杖毙!” 但是这时候哪里阻止得住?但听有的人又道:“娘娘,描红姐姐所言句句属实!前几次奴婢所送的饭菜,绘云姐姐嫌过于丰盛,还命人赏了奴才一顿大耳刮子。奴婢有人证!” 姜碧兰身边,绘云全身颤抖,大家都知道,如今大庭广众之下,一旦牵出这样的事,意味着什么。 姜碧兰正要说话,慕容炎先开口,说:“大胆奴才,死到临到还敢攀咬主子 !拖出去斩!” 禁军正要拖出去,左苍狼突然说:“慢着。陛下,依微臣所见,这些人所言未必全是虚言。王后娘娘乃名门闺秀,出身高贵,为人也素来和善,绝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。但是就是因为娘娘素来宽仁,身边难免有狡诈奸佞之徒。否则这几个宫人,与微臣素来无怨无仇,何至于便不顾陛下声名颜面,欺凌到微臣头上?” 慕容炎转过头,与左苍狼对视。左苍狼神情平淡,面对他的目光,却毫不退让。这么多年,两个人都太熟悉彼此,他明白,今日她是不会善罢甘休了。 当着袁戏等人,如果他有意包庇,恐怕反而激起众怒。而她也非常精巧地把握了这个度——她没有扯姜碧兰,如果扯姜碧兰,他必定不会退让。所以她扯了一个奴才,刚刚好,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。 这种算计令他恼怒,可是没有到发作的地步。 他的声音渐渐冷下来,说:“如此看来,竟是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了?” 绘云也是惊怕,这时候只好求救一般看着姜碧兰。姜碧兰说:“陛下,绘云是臣妾的陪嫁丫头,自幼便呆在臣妾身边。她岂会做出这样的事?这、这一定是几个奴才有意冤屈!万请陛下明察!说不定……”她看向左苍狼,说:“说不定背后正是有什么人教唆她们这样说,以中伤本宫!” 慕容炎再次看向左苍狼,目光几度施压,还是希望她至少不要在袁戏等人面前公然审议此事。毕竟涉及王后,后宫失和,确实有失体面。 左苍狼却只是平静而温软地回应他的目光,说:“娘娘说的也有道理,就算是宫女内待,也是人命。不能轻易审结,既然这个奴才称她有证人,看来只有传召证人对质了。” 她这话一出,姜碧兰松了一口气,说:“正是!”好歹她是后宫之主,这些年宫里她的人如同左苍狼在军中的人一样。这宫中她要谁说什么,还有人敢逆她不成? 左苍狼点头,说:“如此看来,太医令和太医丞的杖责,也先记下吧。他们并非武人,八十杖恐怕会要了性命。微臣恳请陛下,将他二人押回重审,待出了结果,该杀该囚,再判不迟。” 姜碧兰缓缓后退了一步,突然明白她的目的——如果海蕴招出上次她小产一事乃是自己服用了打胎之物,那才是最可怕的事!还有,左苍狼腹中胎儿月份作假的事,是姜散宜的主意,端木家传的消息。一旦这事被揭开,后果不堪设想。 她缓缓咬牙,左苍狼也并不催促,只是看着慕容炎,等他示下。 慕容炎说:“王后天性纯良,难免被奸人所惑。这样的贱婢,是不可留。” 绘云身子一软,姜碧兰说:“陛下!” 慕容炎说:“自古家奴巧言魅主,多是主人不明是非、意志昏聩之故。你身为大燕王后,不仅要母仪天下,更要为天下女子之表率。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,王后也应反省自身。” 他这样说,姜碧兰哀声道:“陛下。” 慕容炎说:“还站着干什么,还不快将这贱婢拉下去?” 禁军这才应了一声,上前拖了绘云。绘云整个人都软了,这时候双手死死抓住姜碧兰的手,嘴唇不住哆嗦,但是没有声音。很快,禁军将她拖至殿外,外面传来声声惨嚎,很快便是无声。 姜碧兰死死咬住唇,近乎怨毒地望向左苍狼。左苍狼起身,拱手道:“谢陛下还微臣以公道。这些婢女内侍,既然只是受人指使,微臣想,杀之也是无益,不如就放逐出宫吧?” 她毕恭毕敬,慕容炎说:“既然爱卿早有决断,就依你所言好了 。” 左苍狼再度叩首,回头看了这些太监宫女一眼,这些人也反应过来,连连叩头谢恩。王允昭连命人引了他们出去,遣回故里不提。 慕容炎站起身来,说:“既然事情已了,都散了吧。” 说完,他当先离开。姜碧兰紧随其后,经过殿门外,只见血色长阶上,绘云浑身是血,头上还有一个洞正往外冒着血水。封平显然没有让她多受痛苦,当先一击在头部。只是尸身如斯,姜碧兰不由扶住了身边的侍女画月。 等慕容炎和姜碧兰等人都离开了,袁戏站起身来,说:“将军,陛下今日似乎颇为不悦。” 左苍狼说:“从前我一直以为,只要我处处忠诚忍让,他便会对我们信任怀容。他在朝中,无论任用谁,我始终相信终有他的理由。可是狄连忠一事,我绝不妥协。” 袁戏说:“这狗东西确实是必须收拾,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将士会因他而丧命。只是他现在毕竟是太尉,看陛下方才神色,似乎又有些恼怒将军。只怕一时之间……” 左苍狼说:“陛下不久之后,应该会派他接替小泉山、鸡鸣郡等地的驻防,再图北俞故地。” 袁戏眉头微皱:“将军为何如此肯定?” 左苍狼说:“因为狄连忠没有战功,此时北俞咽喉要道,皆在我军手里。接下来的城池,可以算作一马平川。正是他建功之时。” 袁戏这才仔细打量她,说:“将军是否已有对策?难道将军,是想让他在俞国再吃一场败战吗?” 左苍狼说:“不,要败,也是他一个人的败战。” 袁戏不明白,但他也没有多问,反正左苍狼的话,他一向也不是很明白。当下说:“反正到时候,将军告诉末将该如何做便是了。” 左苍狼点头,袁戏想了想,又小心翼翼地说:“你今日,有点奇怪。” 左苍狼说:“什么?” 袁戏说:“以往,你不会惹陛下不高兴。” 左苍狼拢了拢身上的披风,说:“我惹他不高兴的时候还少吗?” 袁戏说:“也不是,只是以往,你惹他不高兴的时候,通常自己也会不高兴。” 左苍狼怔住。 御书房,慕容炎在案边坐下,王允昭小心翼翼地侍候。他饮了一口茶,随手将茶盏推落在地。小安子吃了一惊,连忙跪下,却是不知道发生了何事。 王允昭向他摇头,示意他收了碎盏退下。慕容炎怒道:“传狄连忠入宫。” 王允昭张了张嘴,最后只应了一声是。今日两个人虽然没有吵架,然而跟以往不同。以往两个人争执冷战,左苍狼会忍让,从来都是两个人关起门来自己解决。然而这一次,她借用了军方插手,这让两个人的关系由之前小情人之间的打打闹闹发生了本质的变化。 不是他几句话可以劝解了。 狄连忠入宫的时候,姜碧兰和姜散宜在德政殿外的小径上,假作偶遇。姜碧兰浑身都在发抖:“爹!绘云死了,左苍狼杀了她!” 姜散宜说:“她刚刚失了孩子,难免需要一个人来撒气。不必计较。” 姜碧兰说:“可是绘云和女儿从小一起长大,情同姐妹……” 姜散宜冷笑:“下人就是下人,何来姐妹?你的妹妹叫姜碧瑶,如今仍待字闺中 。” 姜碧兰微滞,姜散宜说:“无论如何,她一旦产子,陛下就不能不认。而一旦陛下认下,军方就一定会扶持她的孩子。到时候别说你,就算是陛下,也不一定能左右立谁为太子,哪里还有你的立足之地?是以这一波,失了个绘云去除一个眼中钉,你不亏。” 姜碧兰愣住,姜散宜说:“心腹是可以不断培养的,死一个丫头你便如此失魂落魄,王后的凤仪威严何在?” 姜碧兰说:“那么现在,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 姜散宜说:“陛下今夜会去你宫中,你回去准备吧。” 姜碧兰说:“今夜?可……可陛下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到过栖凤宫了。今夜……” 姜散宜温和地道:“听爹的话,回去吧。” 姜碧兰想了想,还是点点头。姜散宜又说:“我命人送了些银子到栖凤宫,该花的地方就花,不要省着。” 姜碧兰点点头,说:“我与爹爹气血相连,荣枯同枝,我记得。”这时候,她方觉出姜散宜的可靠。比起他来,封平都显得嫩。 姜散宜说:“你能如此想,为父甚慰。” 夜间,慕容炎竟然真的去了栖凤宫。姜碧兰特意盛装打扮,还准备了他最喜欢的吃食。慕容炎走过去,说:“孤多日不见王后,王后一向可好?” 姜碧兰有些不明白他的心思,但是无论如何,他能来就是最好的。她说:“臣妾未能管好后宫,着实羞愧。今日……”说着话,便又落下泪来,“绘云之事,臣妾着实不知,累得陛下在诸位将军面前颜面尽失。臣妾有罪……” 慕容炎把她扶起来,说:“也不能全怪你。” 姜碧兰与他十指相扣,说:“臣妾本以为,后宫不过琐事,就算是下人们不懂事,对将军略有怠慢,将军直接告知臣妾,或者禀明陛下也就是了。宫中事,说到底只是家事。谁料到将军竟然找了袁将军等人过来,步步咄咄相逼。臣妾……”她泪如雨下,说:“臣妾直到现在,仍然心惊肉跳……” 慕容炎轻轻拍拍她的背,说:“军中之事,自有孤在,王后不必在意。” 姜碧兰一挥手,便有下人捧上精心烹制的羹汤。慕容炎见了,说:“孤有月余不曾来,王后却准备周全,倒是令孤意外。” 姜碧兰说:“陛下哪怕一生一世不来,在臣妾心中,也是日日夜夜、时时刻刻都在。” 慕容炎微怔,半晌,轻轻将她搂进怀里,说:“傻孩子。” 两个人一起用膳,自有一番恩爱。 南清宫,薇薇怒道:“陛下这是什么意思?今天虽然薄责了王后娘娘,然而今天夜里便宿在南清宫,以示恩宠!这分明是……” 左苍狼自己去盛汤,半晌说:“吵什么,过来吃饭。” 薇薇还不服气,说:“她不就是生得一张漂亮的脸蛋吗!除了弹琴、跳舞、唱歌、作诗、绘画、会做两个菜、会……以外,其余哪点比得上我们将军……” 左苍狼:“……” 可晴过来,看见她还坐着,问:“将军,您怎么不吃饭?” 左苍狼说:“我突然不想吃饭了。” 次日,慕容炎派狄连忠任主帅,前往鸡鸣郡,收复北俞故地 。临行之前,慕容炎带文武百官前往西华门相送,左苍狼自然也在其列。 袁戏等人站在她身后,许琅说:“还真让将军猜中了,这个败军之将,他有什么脸再往小泉山!” 袁戏说:“如今北俞故地纸片一样,他就算得胜,也不过是得益于我们将军为他开路,这也算战功?” 左苍狼转头看他,说:“他手下无将,陛下即使拜他为帅,也一定会任其他人为将。” 袁戏一怔,赶紧问:“谁?” 左苍狼说:“姜齐算一个,然经上次失败,狄连忠一定会吸取教训,用一个我们的人,以免军心不齐。诸将之中,老辣的不好控制,他应该会选用年轻将领,不是王楠就是许琅。” 王楠和许琅都是一怔,王楠说:“要我们在他麾下,服从他指挥?” 左苍狼说:“在他麾下。”两个人都是眉头一皱,左苍狼却说:“听我指挥。” 两个人还要再说话,突然前方,狄连忠跪下道:“陛下,微臣上次失利,后来虽然攻下宿邺,却导致左将军被敌所俘,受尽□□。”他不怀好意,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说,袁戏等人都变了脸色。 狄连忠却又道:“但是微臣对温帅战策十分钦佩,对昔日温帅帐下的几位将军也十分渴慕。今日出征,微臣想向陛下求一员副将,还请陛下成全。” 慕容炎说:“说。” 狄连忠扫视人群,其实达奚琴是最好用的,但是那个人老谋深算,平素跟左苍狼也亲近——达奚琴的两个弟子,正是温砌的儿子。那是左苍狼亲自送到瑾瑜侯府上的,他可没忘。这个人虽然不显山不露水,但是在北俞之时,便是声名远播。他一个武将,算计一个谋臣,恐怕吉少凶多。 是以他拱手道:“陛下,微臣想用偏将军王楠为副将,请陛下恩准。” 慕容炎说:“准奏。王楠听令!” 王楠赶紧出列,跪地,一边俯首听令,一边暗惊。左苍狼方才的猜测,竟然丝毫不错!可是她说听她指挥,这晋阳距离鸡鸣郡何止千里之遥?战事又多变,怎么能听她指挥? 他接下军令,走到左苍狼身边,看似道别,却低声问:“将军,末将如何……” 左苍狼抬手,理了理他盔上红缨,微笑:“到了你建功立业的时候了。早去早回。” 王楠不解:“将军!”她不愿再多说,王楠也没有时间了,只好走到狄连忠身边。 狄连忠也是存了这样的心思,他先不说,以免左苍狼又动什么歪心思。此时骤然请将,便是左苍狼有什么花招,也耍不出来了吧? 这次带王楠出去,往他身边派一员自己的心腹作副将,恰当时候,派他战死。他死之中,军中又多了一个位置,而自己的心腹便可独领战功。如此加上姜齐,自己也算有些势力。 他看了一眼左苍狼,冷哼一声,心中不禁有些得意。 大军出发,向西而行。 左苍狼站在武官前列,没有着甲。寒风透衣,她拢紧手炉,曾经踏雪披霜若等闲,如今她未在马上,却已不敌天寒。慕容炎送走狄连忠,转过头来,两个人目光轻轻一触,又缓缓分开。 他起驾回宫,左边是左相姜散宜,右边是右相甘孝儒,王允昭贴身侍候。他回过头,左苍狼不在他身后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