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74章 代价

第74章 代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七十四章:代价

    眼见着便进到十二月,这些天,左苍狼一直没有轻举妄动。封平纵然有心拿捏她,然而南清宫他自己也是无权进入的。一时之间,双方未再发生冲突。天冷,她直接让可晴和薇薇与她同住内殿,三个人三床棉被,挤在一起,总算是暖和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天,居然是个晴天

    。眼见春节将至,宫里张灯结彩,无花无叶的枝头戴上精致的绢花,一派喜气洋洋。左苍狼站在窗前,冬日的阳光从阴霾中探出头来,她伸出手,有一丝跳跃着落在她的手掌心上。

    可晴和薇薇拿了抹布和扫帚,左苍狼问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薇薇说:“春节将至了,我们把宫室打扫一下,将军也好过年呀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是应该‘打扫’一下。”两个人正要动手,她说:“把落叶全部堆积到院中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谁也不明白她的意思。左苍狼于是亲自动手,院中满是落叶枯枝,萧条无比。她抓了几只蜘蛛,放到宫室里,于是宫室之中开始结满蛛网。

    再将泥土撒入宫闱,用扫帚一扫,桌椅便覆满薄尘。

    可晴不解,问:“将军这是干什么?”左苍狼说:“伸出手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伸出手,因着大冬天,殿中太冷,两个人手上都生了冻疮。左苍狼看了一阵,命二人将外面盛开的瓜叶菊采了一些,捣碎成汁,涂在伤口上。紫色的花汁涂在生了冻疮的手上,看上去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两个人互相看了看,也不多说,反正照她的吩咐去做便是了。

    及至下午,外面突然有人进来,高声传报道:“左将军,陛下正往南清宫来了,请左将军准备接驾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有些尖利,可见是内侍。

    薇薇激动得,连扫帚都丢了,飞快地跑进来禀道:“将军!将军!陛下过来了!您快换一身衣裳准备接驾吧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接什么驾,把被子撤下两床。”薇薇答应一声,忙去抱被子,左苍狼又说:“留最薄的一床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外面脚步声响,慕容炎和袁戏、王楠等踏入南清宫。他近一个月不曾过来,如今春节临近,军中各将领大多都要回朝述职。这样的场合,左苍狼不出现是不成的。而且将军们好不容易回一趟晋阳,岂会不来拜见左苍狼?

    南清宫当然会有人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如今殿门打开,不仅是他们,就连王允昭也吃了一惊。但见院中落叶萧萧、灰尘覆盖,石阶上长满了青苔,似乎无人居住一般。这……不过才一个月,南清宫竟然变得如此荒凉。

    袁戏等人俱都大吃一惊——自西靖回来之后,左苍狼就住在这里?

    慕容炎回过头,看了王允昭一眼,问:“宫中缺人扫洒吗?”

    王允昭一声也不敢吭,这不可能啊,这里再如何也留了两个宫人照顾,左苍狼又一向事少,宫院怎会荒凉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再一进入内殿,只见窗棂上全是灰尘,蛛网密结。这一下子,袁戏等人面色俱都难看起来,再顾不得慕容炎在场,许琅问:“王总管,我们将军真的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内殿之中,左苍狼躺在床上,不时咳嗽。外面呵气成霜,而此时榻上,她只盖了一床薄被。两个宫女跪地接驾。慕容炎沉声说:“你们倒是会侍候人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赶紧说:“你们两个在宫里,从不打扫宫室吗?”

    薇薇和可晴互相看了一眼,可晴先叩头道:“回禀陛下,这些日子将军身体不好,每每于恶梦之中惊醒,内室是向来不能离人的。我们……我们实在是无法顾及……有几次也想请外面的公公们相助,但是就连将军病重禁军也不让我们叫太医,更不要提这点小事了。我们也是没有办法……求陛下饶命!”

    军中诸将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可晴双手撑着地磕头,手上涂了紫色花汁的冻伤便露出来

    。慕容炎站在她面前,轻声说: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可晴一怔,缓缓抬头,慕容炎蹲下来,轻轻抬起她的手,但见双手肿胀发紫,触目惊心。他转过头看了一眼王允昭,说:“太医院的人当得一手好差事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不敢说话,袁戏再顾不得男女之别,快步走到榻边,倒也不敢去碰左苍狼,只是连声道:“将军?将军?”

    左苍狼捂着唇,只是咳嗽,好半天才缓过来,说:“是袁戏回来了吗?”袁戏眼泪都要下来,床上那被子非常薄,这样的天,岂能御寒?

    身后王楠、许琅等人皆一脸悲愤,王楠转身跪在慕容炎面前,说:“陛下,将军究竟所犯何罪,竟被幽囚于此?小泉山一战,我们将军大胜,为了保住四万弟兄,被敌国所俘。回朝之后,我们信任陛下乃有道明君,绝不至于苛待将领,一直未曾过问。但是……但是陛下如此对待将军,王楠不服!!”

    慕容炎面色铁青,这种时刻,这样的宫闱,简直像是一记耳光,响亮地扇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榻上,左苍狼坐起来,说:“王楠!”袁戏等人这时候也顾不得君前之仪了,纷纷围到榻边。左苍狼长发披散,面色憔悴,唇色更是因着寒冷而格外苍白。她说:“你们回来了?”

    袁戏上前,见她身上衣单,那样伟岸的汉子,也红了眼眶,说:“将军!我等在外,不知您在宫中竟受如此苦楚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怎么过来也不说一声,好不容易见一次,不要让我如此待客吧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