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70章 内奸

第70章 内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内奸 次日,姜碧兰从姜府回到宫中,慕容炎没有去接。他在御书房召见了达奚琴,与左苍狼一起拟定战策。这一次,绝不能再允许失败了。狄连忠败了不要紧,毕竟所有军中将士都相信左苍狼能够起死回生。 只要她一到军中,士气就会复苏。但是如果她败了,那么就会是燕军真正的失败了。 慕容炎说:“如今我们并不知道西靖支援了孤竹多少兵马,也不知道无终是否参与其中。强攻于我们不利。你二人可有计策?” 左苍狼刚要说话,外面王允昭突然进来,看了慕容炎一眼,欲言又止。慕容炎说:“说吧。” 王允昭这才上前深施一礼,说:“陛下,王后娘娘今日回宫,凤驾已至宫门之前,陛下是否……” 慕容炎说:“她回宫,还需要孤前去迎接吗?”王允昭一怔,以往姜碧兰回府,慕容炎大多都是同去同回的。今日这样,可真是太冷淡了。左苍狼也是一怔,毕竟慕容炎对姜碧兰一直以来都是百依百顺的。 如今这话,显得十分凉薄。 她目光一顿,慕容炎立刻就发觉了。他转而说:“现在边关军情吃紧,身为君主,无论如何,也总应有个轻重缓急。王后那边,你小心侍候着,午间孤便过去。” 王允昭躬了躬身,缓缓退下。慕容炎抬抬下巴:“继续。” 左苍狼这才道:“西靖和孤竹、无终即使联手,结盟也不会牢固。微臣斗胆,只要让出一城,他们一定会互相争斗。西靖素来霸道,孤竹和无终一旦发现跟他合作无利可图,立刻就会抽身而退。甚至反目成仇。” 达奚琴一直没有说话,直到这时候才看了左苍狼一眼。慕容炎说:“左将军的意思,是令我们的人先退出马邑城?” 左苍狼摇摇头,说:“不是马邑城。”这一次,连达奚琴都异常震惊:“将军是说,退出宿邺城?” 宿邺城是马邑城的四倍有余,跟一个边陲小城的价值是天壤之别。冒然让出宿邺城,这实在是太大胆了! 达奚琴看了一眼慕容炎,即使是达奚铖仍然在朝,他身为皇叔,定然也不会提出这样的战策。然而慕容炎面上却并无怒色,只是说:“接着说。” 左苍狼说:“马邑城地薄人稀,而且本来就是西靖的城池 。如果单单只用此一城作饵,也许并不至于动摇他们的盟约。宿邺城不一样,也只有这样一座城池,才会引起三犬相争。一旦他们联盟破灭,西靖数战无功,定会觉得孤竹、无终不堪与谋。这时候我们各个击破,就容易得多了。” 慕容炎几乎没有犹疑,站起身来,说:“王后想来已经到栖凤宫了。孤过去看看她,宿邺城的百姓安置等问题,你们自行拟定吧。” 说罢,起身离开。左苍狼和达奚琴跪送。随后两个人出了宫,达奚琴说:“将军竟然直接在自己君主面前提出这样大胆的战策,难道就不怕君主疑心吗?” 左苍狼说:“瑾瑜侯不必担心,外人对我们陛下,也许有所非议。但是他确实是个明君。” 达奚琴说:“以前我并不相信,今日看来,今上确有胆魄,”左苍狼还没接话,他却又说,“对将军亦是深信不疑。” 左苍狼说:“瑾瑜侯就打算这样站在宫门外同我说话?” 达奚琴一怔,复又笑说:“我知道一处不错的酒家,将军若是有空,赏脸同饮如何?” 左苍狼很认真地说:“我现在可是两袖清风、身无分文啊。” 达奚琴笑倒。 栖凤宫,姜碧兰在宫女的搀扶下缓缓踏入这冰冷华丽的宫室。慕容炎没有来,这是第一次,她一个人出宫,又一个人回来。 自从左苍狼出狱之后,他已经连表面的温柔宠爱都吝于维持。但凡有眼色的宫人,都看出了他对栖凤宫的冷淡。旁边宫女彩绫说:“娘娘路上都没怎么吃东西,奴婢这就去传膳。” 姜碧兰轻声叹气,说:“本宫没胃口,晚些再说吧。” 彩绫还没答话,外面慕容炎的声音突然传来,说:“怎么,孤过来,王后也不准备招待?” 姜碧兰一怔,转过头,见他掀帘而入,顿时连眼眸都有了神彩。她想要上前,最后却倾身下拜:“陛下。” 慕容炎嗯了一声,轻握她的双手,将她的搀起来。姜碧兰眼中盈盈有泪,说:“臣妾以为,陛下生臣妾的气,再不过来了。” 慕容炎说:“王后一向懂事稳重,孤气从何来?” 姜碧兰红唇轻抿,慕容炎将她揽过来,让她靠在自己怀里,说:“这些日子你心思郁结,本打算你回府见到亲人,能畅快一些。可是看来并没有什么用。” 姜碧兰摇头,说:“其实臣妾只要看见陛下,就心满意足了。” 慕容炎点点头,复又松开她,说:“传膳吧,孤也饿了。” 姜碧兰一边命宫女传膳,一边说:“听闻陛下在御书房与瑾瑜侯他们议事,竟然没用午膳吗?” 慕容炎嗯了一声,却无意多说,只是同她一并用饭。 左苍狼和达奚琴在外面喝了半天酒,她也不回南清宫,径直回了温府。温老夫人先出来,看见她,赶紧拉着她的手,说:“怎么过了这么些天才回来?前些天老爷子天天往夏廷尉那里跑,就怕你有什么事!” 左苍狼不以为然,说:“我能有什么事?老头呢?” 温老夫人说:“在后园呢。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了,倒是安静了,整个人都不太说话。” 左苍狼点头,也不去见温行野了,让下人打了热水,自去沐浴更衣 。到了夜间,她胃里不适,也没有出去吃晚饭。她这样的人,不会动不动就找大夫,不是什么大毛病的话,忍忍也就过了。 是以她也没有出门,往床上一倒,自己睡觉。及至夜深了,突然有人摸到床边,左苍狼吓了一大跳,惊身坐起。旁边慕容炎低声说:“好大胆子,孤准你离宫了吗?你竟然就敢一去不返!” 左苍狼松了一口气,说:“陛下。” 慕容炎在她床边坐下来,说:“今日跟达奚琴谈了些什么,竟然就用了一整日的时间。” 左苍狼说:“不过是俞地的风土人情,还有现在能够联系的一些遗老。微臣本是想明日进宫再向陛下回禀的。” 慕容炎伸手抚摸她的脸颊,说:“眼看过几日又要前往西北,就不能在宫里多留几天?” 他声音很低,有一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迷离,她只能轻声说:“回来再伴驾,也是一样。” 慕容炎将她拥入怀中,黑暗里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。他说:“见到狄连忠,也给他留几分颜面。日后还要共事,不要羞辱他。你这性子,最是不饶人的。” 左苍狼说:“陛下要任谁作太尉,我不明白,也不在乎。但微臣还是希望,这个人确实有真材实学,能当太尉大任。” 慕容炎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,说:“阿左,军中辛苦,孤不希望你常年在外。总得有一个人,能够替你于军中行走。”他握了她的手,贴在自己胸口,说:“宫里哪怕不自由,但好歹孤能随时知道你在哪里,在做什么,是否平安。” 左苍狼沉默,也许,这真的是他的想法吧? 毕竟一直以来,他不止一次表示过,他不希望她滞留军中。 夜深人静,两个人也再无旁话。待相拥了一阵,纵然不舍,她还是推开他,说:“天晚了,陛下该回宫了。” 慕容炎说:“从没有哪一日,你出言挽留过孤。” 左苍狼沉默,说:“微臣是何身份,又有什么资格挽留陛下?” 慕容炎也沉默。许久之后,他起身,说:“明日孤去西华门,亲自为你践行。” 左苍狼嗯了一声,眼看他跳窗而去。月光澹澹,再无心入眠。她推门出来,突然见到花木疏影之中,温行野拄着杖,站在中庭。 她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——刚才慕容炎出去,他有没有看见? 温行野听见门响,转过头,与她视线交汇。然而他并没有说话,良久对视之后,他缓缓行入房中。左苍狼想叫住他,终究不知如何开口。 房里,温老夫人本来也没睡着,看见温行野进来,说:“老爷,半夜三更,你干什么去了?” 温行野没说话,缓缓走到床边,突然一个趔趄栽倒在地,一口血喷出来。温老夫人大吃一惊,忙要大声喊下人。温行野制止她,说:“小声一点。” 温老夫人眼泪瞬间流下来:“老爷,你这是怎么了啊!” 温行野摇摇头,说:“阿左明日要出征,你找个下人悄悄出去找大夫就好。不要吵着她。” 温老夫人一边抹眼泪,一边点头,果然是令下人悄悄出府去请大夫。 第二天,左苍狼很早就起床,可晴给她收拾了东西,准备跟她一起出门。左苍狼皱眉,说:“你就不要去了。” 可晴说:“将军 !你答应让我照顾你,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?!” 左苍狼说:“我这是行军打仗,又不是闹着玩。不许去。” 可晴眼圈一下子就红了:“你答应过的话又不算数!你……说好的让我贴身侍候……”她嘴一扁,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。 左苍狼真是……这辈子,几时又有女人在她面前这样过?她只好说:“好了好了,你要来就跟上吧。以后可不许叫苦。” 可晴这才高兴了,提了大包小包,跟着她出府。温行野没有出来相送,只有温老夫人领着以戎和以轩站在府门口。左苍狼红衣银甲,出门时用马鞭敲了敲以轩的头,又拍拍以戎的脸,说:“你们先生要跟我去一趟边城,你们在家中,要听爷爷的话。功课武艺均不可落下。等先生回来,是要考教的。” 以轩恭敬地说:“孩儿一定牢记先生和母亲教诲,也督促弟弟。”以戎还是有些舍不得她,抽了抽鼻子,说:“嗯。母亲要早点回来。你说过带我去千碧林玩的。” 左苍狼点点头,抬目一扫,问温老夫人:“老头呢?” 温老夫人强笑道:“早上偶感风寒,说怕过了病气,就不来送你了。” 左苍狼只以为温行野是在同她置气,也不再多说,略一点头,带着可晴,策马而去。 西华门,慕容炎率文武百官一并相送。临别之时,他亲自为她斟酒,左苍狼双手接过,仰头饮尽,随后蓦然摔杯,披风一扬,翻身上马,三军高喊:“必胜,必胜!” 她一马当先,在震天呼声中策马渐远。 马邑城,狄连忠当然知道左苍狼已经向这边行军了,他与姜齐一同巡营,两个人虽然嘴上没说,却还是暗暗心惊。当听说左苍狼正带兵前来马邑城时,营中兵士一扫之前的颓然,跌至谷底的士气,居然慢慢又回转。 狄连忠想不通,不过只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女人。她有什么魔力,让这些兵士如此敬畏服帖? 姜齐低声说:“太尉,难道我们现在就只能巴巴地等她吗?一旦她过来……”后面的话没敢明说,但是其实大家都很明白。一旦左苍狼过来,只怕兵权又只有交回她手上。 狄连忠说:“我们现在,已经不能轻举妄动了。两次兵败,陛下一直未曾降罪,是因为还需要我们制衡温砌旧部。但是一旦我们触到他的底线,别说战功,只怕性命都危险。” 姜齐说:“可如今,真是让人不甘。” 狄连忠说:“行军打仗,不能凭一时血性。能屈能伸,才是大将之风。” 正在这时候,军中传来书信,姜齐接过来打开,却是姜散宜飞骑送来的急件,让他立刻托病返回晋阳城。狄连忠也看了一眼,姜齐不解,说:“父亲让我托病返回,这是为何?” 狄连忠说:“姜相希望你建立军功,更希望你平安回去。如今这般看来,自然是因为他知道左苍狼的到来,会对你有妨害了。” 姜齐不解,说:“为什么?她不是咱们的援军吗?何况将军您现在毕竟是太尉,陛下并未削您军职,左苍狼再如何张狂,也不过只是骠骑大将军。她难道还敢杀我不成?” 狄连忠说:“有我在,当然会护你周全。我狄某虽然多年未曾出入军中,然而这点能耐还是有的。” 姜齐便将信件撕毁,说:“父亲未免也太过小心了。我既然投入狄太尉麾下,又岂是贪生怕死之徒。” 两日后,左苍狼率军到达马邑城 。诸葛锦打开城门,放她入城,三军相迎。 狄连忠站在营前,眼看她越走越近。他如今仍居太尉职,在左苍狼之上。是以虽然打了败战,左苍狼还是翻身下马,向他行礼:“左苍狼见过太尉。” 狄连忠居高临下地打量她,那时候她非常削瘦,明明已经是五月天,她穿得却还很厚,似乎有些畏寒的样子。 左苍狼跟慕容炎的关系,他从姜散宜那里是得知了的。先时以为不过是个仗着君主宠幸的狐媚女人而已,今朝见面,却没有想象中那种媚态。到底是军旅中人,轮廓刚毅、举止如风。 他说:“起来吧。” 左苍狼这才起身,狄连忠说:“既然陛下派你过来,想必你已成竹在胸。有何战策,且说来听听。” 左苍狼拢了拢披风,边关的风带着沙尘,她第一次觉得身体不够暖和。旁边达奚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,他是降臣,言语之间,难免十分谨慎。左苍狼却直接说:“自古以来,军中也没有两位主帅的道理。陛下既然派我前来攻打小泉山,末将斗胆,请太尉交出兵符。末将会将兵士重新编制,另行安排。” 这一番话,她说得掷地有声,狄连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旁边姜齐怒道:“左苍狼!你放肆!” 左苍狼看了他一眼,说:“姜公子这样对我说话,又何尝不是一种放肆?” 姜齐不敢言语了,左苍狼的军职比他确实是要高很多。 狄连忠怒极反笑,这个女人真是……太狂妄了!他说:“既然左将军这么说了,你又有皇命在身,当然可以。”说罢,他取出兵符,交到她手里,又说:“既然兵符交到了将军手里,此战成败就尽系于将军。还请将军慎而重之。” 左苍狼接过兵符,说:“多谢太尉提点,末将牢记。” 姜齐还要再说话,狄连忠摆手制止了他,转身离开。等行出百步,姜齐才低声问:“太尉,您怎的就这样轻易交出了兵符!陛下虽然派她前来,但由谁统兵,却并未明示!” 狄连忠说:“我们已经两战皆败,如今敌人兵锋正盛,且三国联手,兵力远胜我们。你以为这一战这样好打?如今兵符尽在她手,利害我已言明。如若战败,也只是她一人之过,与我们无关。” 姜齐这才明白过来,虽然不服气,但不得不说,这也是稳妥的办法。 左苍狼到达马邑城之后,果然将兵士重新编制,随后她带兵攻打小泉山。但是这时候的小泉山,几乎铁桶一样。难以攻破。守将是任旋,故人相见,任旋站在城头,大声说:“左将军,别来无恙。你已几度下狱,看来贵国君主也是反复无常之辈。不如将军投降了我们,随我同返西靖,如何?” 左苍狼拱手:“原来是任将军。上次任将军已经前往燕都晋阳一次,这一次,应该算是轻车熟路了。” 两个人互相讥讽,任旋却转头对身边的副将季广说:“听闻她一来就剿了狄连忠的兵符,你派细作打探一下马邑城如今的兵马情况。” 季广还是有些犹豫,说:“将军,不能吧,她不过一个二品武将,能直接缴了狄连忠这个太尉的兵符?!” 任旋说:“可能。她跟燕王关系不一般,不能光看品级。速去。” 季广应了一声是,果然派细作前去马邑城打探。 左苍狼攻小泉山,当然久攻不下。她也不着急,稳扎稳打,两日下来死伤四千余人。第三天,任旋突然自小泉山西门出,趁夜偷袭马邑城。他知道左苍狼用兵诡诈多变,这次也十分小心,一直密切注意她的动向 。 但见她似乎并未有所觉,这才放心大胆地攻城。狄连忠和姜齐身在城中,敌军一攻城,两个人都慌了手脚。他们现在剩余兵马不过几千,哪里可能守得住城?! 而正在这时候,王楠突然前来,跪道:“参见太尉!左将军命末将前来传令,请太尉带兵守城。守到不能再守时,退至宿邺城。” 狄连忠火冒三丈:“她什么意思?作战计划竟然分毫不与我商量!此时我人马不过数千,如何守城?!徜若马邑城失陷,谁来负责?” 王楠似乎早知道他会发怒,说:“时间紧急,还请太尉依军令行事。一切后果,自有将军承担。” 狄连忠冷笑,然而也没有办法,只好象征性守了一下城,然后带军队退往宿邺城。天色未亮,马邑城失陷。 姜齐忧心忡忡:“太尉,你说她会不会把失城之罪推到我们头上,自己领攻下小泉山之功?” 狄连忠说:“如果她再不回兵相救,只怕连宿邺也会被殃及,攻下小泉山有什么用?”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,任旋一朝得胜之后,果然置小泉山于不顾,全军突袭宿邺城。两天之后,宿邺城失陷,左苍狼也攻下了小泉山。然而区区一个小泉山跟宿邺城比起来,就是因小失大了。 朝中大臣尽相弹劾,慕容炎一直没有表示。左苍狼入到小泉山之后,将安抚百姓的事全部交给达奚琴。很快,所有俞国旧地的百姓都知道——俞国的皇族达奚氏回来了!! 自从俞国灭亡之后,故土一直被孤竹、无终、屠何和西靖分割占据。几方为争夺土地城池,战争从未停止。百姓苦不堪言,对旧主也就更加思念。 如今听说达奚琴归来,仍存复国之望的百姓纷纷送来粮草。前来参军投效的也数不胜数。 几日之间,如同星火燎原,俞地百姓民心皆变。 孤竹、无终、屠何都发现了,但此时越是镇压,百姓反抗就越激烈。民间起义越来越多。而孤竹等小国,又能有多少军队?他们还要跟西靖一起攻打大燕! 西靖进了宿邺城,还是不敢大意。当初俞国是怎么灭亡的,他们可没有忘记。 可是就算他们一时之间不轻举妄动,孤竹和无终却等不及,三方就如何刮分宿邺城、马邑城发生争执。内乱一起,军队就难以再图其他。西靖跃过白狼河,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前来攻燕,当然不甘心与孤竹、无终瓜分宿邺城。 可是孤竹和无终又岂会允许他独占宿邺? 他们分赃不均,内斗之时,左苍狼依照达奚琴制定的行军方略,向俞国故地发动进攻。达奚琴对这些地方了若指掌,他先卡住三座城,就轻松地卡住了孤竹、无终的粮道。一时之间,孤竹和无终连回兵都无法做到。 大家惊觉有异时,左苍狼这才回师小泉山,从小泉山发兵,攻打马邑城。这时候她军队之中有不少俞国人,兵力不减反增。再加上马邑城中百姓全是燕人,西靖、无终、孤竹急着攻城,根本就来不及屠城。 这时候百姓奋起,左苍狼很快拿下了马邑城,随后命狄连忠带宿邺和马邑城先前的守军一共四万人与她内外夹击,共同攻打宿邺城。 当北面与西面两边城门同时受到攻击的时候,任旋冷汗都下来了。这个人真是太大胆了,不管再如何的军事重镇,她说丢就丢,眼都不带眨一下。 慕容炎也真是信她,眼看她连连失城,却仍然一言不发。 这君主与将帅之间的信任,可令任何强敌感到恐惧 。 季广也急了:“将军,这样下去,我们一定守不住宿邺!而且后路已断,到时候我们只能从白狼河绕道灰叶原返回。那条路沼泽密布,只怕难以行军!将军还需要早想退路啊!” 任旋想了想,说:“你派个人出去,我要见燕国太尉狄连忠一面。” 狄连忠想不到,任旋居然会在这时候见他。任旋倒是微笑,说:“在大燕军中,您虽官至太尉,但是想要自己作主,很难吧?” 狄连忠说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我可没有时间陪你闲聊!” 任旋说:“这一战,就算是胜了,也是左苍狼的功劳。和太尉你没有半点关系,你依然是个败军之将。” 狄连忠眼中怒火熊熊,怒哼一声就要走。任旋突然说:“但是我有一个办法,让你尽揽战功,并且可以让左苍狼颜面扫地,威风不再。” 狄连忠转过身,任旋说:“我也曾被她俘虏过,也想一雪前耻。我们有共同的敌人。” 狄连忠缓缓站住,那个人真的太可怕,有她在,自己这个太尉衔没有半点作用。他沉默,然后问:“你想怎么做?” 后半夜,左苍狼本来正在率人攻打北门,突然北门开启。一群燕国兵士高喊:“宿邺已破,我们是狄太尉的人!自己兄弟,且莫放箭!” 所有兵士都松了一口气,有人高声欢呼,兵士开始入城。左苍狼眉头微皱,只是高声问:“狄太尉何在?让他出来见我。” 人群之中,一身太尉军服的狄连忠向她挥了挥手,他旁边还站着身着铠甲的姜齐。左苍狼这才松了一口气,策马入城。然而刚刚踏入城中,她扫视左右,面不改色,却突然低声对达奚琴说:“我们中计了,但是你不要慌。想办法阻止后面兵士入城。尽量减少损失。” 达奚琴一怔,问:“你如何知晓?” 左苍狼说:“我拨给狄连忠的人,大半都识得。可是两边将领俱是生面孔,速去。” 达奚琴低声道:“那你呢?” 左苍狼说:“任旋太想生擒我了,他以为我上当,就不会那么快动手。去吧。” 达奚琴还要说话,她却已经下马,缓缓向燃着火把的人群行去。风吹起她素色的披风,金红的火把光线飘忽,她红衣银甲,走得很慢,却很从容。达奚琴向身后的将军们传达了上当的指令,燕军全军准备。 等到时机合适,王楠突然下令撤退。兵士架起盾牌,在敌军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迅速后撤。任旋料不到他们动作这么快,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左苍狼身上。如今在全军都有准备的情况下,燕军飞快撤出城外。 然而这时候,左苍狼已经行至敌军中央,任旋和季广出现在她面前。达奚琴在盾牌兵的保护下撤离,再回首,但见无边夜色冲淡了她的轮廓,在火把金红的光线里,她将双手拢入袖中,身姿挺拔如松。 那一刻,即便是他这个被大燕亡国的降臣,也觉动容。 其实绝大多数燕军都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。他们可能终身都不会知道,她这一去,救了多少人的性命。只有她,她明知道,前方等待的是什么。她也知道,她数次攻打西靖、两度屠城,一旦落入西靖手中,对方岂会善罢甘休? 可如果她转身而逃,身后四万燕军会立时大乱。任旋也一定会乱箭齐发,甚至可能早已埋下火油。四万燕军必然所剩无几。于是她就这样闲庭信步,不动声色地走向敌方布置的陷井。 道之所在,虽千万人,吾亦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