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69章 雪盏

第69章 雪盏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六十九章:雪盏

    左苍狼休息了几天,她没有受什么外伤,只是身体虚弱。这么养了几天,便是身体不好,也是无人看得出。

    次日,天还未亮,就有宫人过来伺候她更衣上朝。朝堂之上,大家见她过来,倒是都不意外。都是多年的人精,慕容炎把她从诏狱抱出来的事,谁不知道?

    她官复原职是早晚的事,就算慕容炎真的扶持狄连忠,也只是分她兵权,不会罢黜她。

    姜散宜走过去,含笑说:“看到将军安然无恙,本官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了他一眼,淡淡说:“劳大人挂心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甘孝儒也说:“这次将军受惊了,但查清楚就好。谋害皇嗣罪名不小,将军虽然受了几日牢狱之苦,却也算是还了将军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两位丞相各有谋算,如果说朝中还有谁不希望姜碧兰产下皇子的话,一定是甘孝儒无疑

    。如今姜散宜一族,势力已经颇为壮大。如果慕容炎再立了姜碧兰的儿子作太子,那他是注定居于姜散宜之下,再无翻身之日了。

    两边各怀心思,慕容炎临朝了。今日政事,仍然是狄连忠战败一事。如今军队在马邑城,进退维谷,狄连忠已经尴尬得三次发函请求慕容炎降罪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暗中也没少发信向姜散宜求救。姜散宜对慕容炎其实有几分了解,他如今一直不置可否,摆明了是让狄连忠难堪。

    但既然是让他难堪,便没有弃之不用的意思。知耻而后勇嘛。

    是以他只是回书,让他稍安勿躁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如今慕容炎令左苍狼重新上朝,似乎是要解决这件事了。他赶紧出列,奏道:“陛下,太尉狄连忠在边城多日,小泉山久攻不下,徒耗粮草也不是长久之计。微臣以为,军中还是左将军更为熟悉。左将军初时便经常出入西北边城,对地势也极为了解。不如就请左将军再返马邑城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看了他一眼,说:“久闻齐大公子精通兵法、骁勇异常,看来也只是传言罢了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老脸通红,跪地道:“陛下责备得是。犬子年轻,缺乏经验,尚有许多地方,需要向左将军学习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冷哼了一声,也没再为难他。转而问左苍狼:“左爱卿身体如何了?西北荒凉,风沙也重,一路只怕少不了艰辛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大家还是有点奇怪,左苍狼看上去除了气色差些,倒不像是有什么大毛病。这次是……又装病出狱啊?

    左苍狼缓缓出列,现在狄连忠两战败北,折损兵士四万有余,囤军于马邑城,一直空耗粮草。慕容炎虽然没说,但是军情如火,他败得这么惨,不会没有原因。

    她跪下,说:“微臣愿赴边城协助狄太尉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点头,说:“如此也好,马邑城还是你熟。狄连忠毕竟久疏战阵,此次还是你为主帅。由他从旁协助吧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诸人还是颇为意外。自古以来,哪有太尉给骠骑将军任副帅的道理?这简直就是在撕狄连忠的脸皮。连带姜散宜也是面上无光。毕竟是他举荐的人。

    甘孝儒看了姜散宜一眼,左苍狼毕竟是身负谋害皇嗣的罪名,这么快出狱,而且直接委以重任。这一记耳光抽得不轻。

    姜散宜表情也精彩得很,他比甘孝儒等人更精,心下也有几分疑惑——按理,慕容炎是有意扶持一方势力,分温氏旧部兵权。即使狄连忠战败,又何至冷淡至此?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待下朝之后,甘孝儒悄悄命人去找姜碧兰。正好其母生辰,姜碧兰趁机提出回府省亲。慕容炎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待回到姜府,姜散宜刚刚给她行完礼,便屏退左右,急急问:“一些事,为父一直以来就想问你!当初你腹中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谁给你出的这主意,竟然将皇嗣性命视为儿戏!”

    姜碧兰脸色慢慢冷下来,将海蕴的话说了一遍,然后冷笑:“当初父亲杀死我第一个孩子,又焉知这不是报应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被噎了一下,说:“这些事,难道还需要为父再向你解释一遍吗?”姜碧兰也没再说话,在宫中这些日子,有些事她也渐渐明白了。人与人之间的争斗,远比野兽残忍。

    她说:“既然孩子保不住,我拿来一用,有错吗?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不是有错,而是大错特错

    !”

    姜碧兰微怔,姜散宜说:“兰儿,你有没有想过,这件事落在陛下眼里,他会怎么看?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他难道不会认为,那个女人心思狠毒,杀了他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姜散宜恨铁不成铁,说:“兰儿!容妃去逝之后,慕容炎在宫中十余年,什么阴谋诡计他没见过?难道当初王后想要置他于死地,明里暗里施的手段还少?你这区区小计,焉能瞒得过他?”

    姜碧兰眉头紧皱,说:“不可能啊,当时他格外愤怒,还踹了左苍狼一脚。他……应该是信了的。毕竟孩子胎象之事谁也不知道,他怎么会怀疑我?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他当然会信,因为他正好需要这个机会,分裂军权,免得温氏旧部独掌军政!”

    姜碧兰缓缓后退,说:“你是说,他当时不过是在演戏?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姜碧兰急急说:“可是那几天,他对我真的很好。他……不顾产秽,每日都前来栖凤宫陪我。日日都很晚才离开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叹气:“如果不这样,怎么表现他对失去皇嗣的痛惜?他不沉浸在悲痛之中,军中诸将岂有不为左苍狼求情之理?兰儿,直到现在你仍以为,他会因为失去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而痛心疾首吗?”

    姜碧兰几乎瘫软在椅子上,双唇颤抖,半天才说:“可那真是他的骨肉……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此事也就罢了。反正孩子也保不住,可是落在他眼里,他很可能会以为你杀了这个孩子陷害左苍狼。一旦男人这般看你,你将会是一个何其恶毒的女人?你在宫中,但凡事为何不先同父亲商量?”

    姜碧兰额上渐渐沁出汗珠,说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还有,左苍狼在狱中,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姜碧兰咬唇,说:“好不容易她下了狱,难道我们不应该把握机会吗?”

    姜散宜气极反笑,说:“机会?说说看,你到底得了一个什么机会?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我们联络了诏狱的人,如果陛下晚两日,只需两日,便可取她性命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猛然拍桌站起,姜碧兰一惊,他一指头指向姜碧兰,气得面色铁青:“愚蠢!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父亲?我有什么错,如果那个女人死了,我们岂不是就高枕无忧了吗?”

    姜散宜深吸一口气,说:“上一次,你们是不是也动了手脚?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上一次,我们也差点得手了!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差一点,你们每次都差一点!你难道就没有想过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姜碧兰脸色慢慢惨白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你们在诏狱中有人,诏狱中又都是谁的人?兰儿!你几斤几两,竟然在他面前玩诡计?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可……可他从未提及过这些事!他若知道,为什么从来不提?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因为宫中你已是王后,朝中为父是左相!他绝不能让左苍狼对我们生出半点好感来!最好就是你死我亡,誓不两立!现在你在狱中如此害她,她若出兵去往马邑城,岂会放过你兄长!!”

    姜碧兰浑身冰凉,旁边郑氏也急了:“老爷,齐儿现在还在马邑城

    !他本来就没有上过战场,如果左苍狼有意害他,这可如何是好!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姜碧兰只觉得自己舌头已经僵硬,她讷讷地问:“父亲,那如今,我们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为父会先修书,让你兄长称病返回晋阳。狄连忠是个老将,一向机警,想来不至有失。日后你在宫中,凡事须派人与父亲商量,万不可再自作主张!”

    姜碧兰突然哭出声来,这么多天的委屈,一下子爆发出来:“可是我恨她,我恨她!陛下还当着我的面跟她亲热,爹……”她扑到姜散宜怀里,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。

    姜散宜拍拍她的头,轻声叹气,说:“傻孩子,不过你也不要伤心,左苍狼这个人,在陛下面前看似温顺,其实执拗无比。要对付她还是有机会。你现今一定要服软,陛下需要她出战小泉山,你要拿出王后的心胸气度。以退为进,不是什么丢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话出口,姜散宜便沉下脸来:“父亲的话,你是听还是不听?”

    旁边郑氏也劝:“儿啊,你就听你父亲一回吧!”

    姜碧兰将丝帛覆在眼上,轻轻按了几按,拭去泪水,说:“我听父亲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