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68章 将养

第68章 将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将养 待到涂完药膏,左苍狼仍然没有醒。赵紫恩说:“陛下,将军如今可能是要睡上一阵。陛下不如晚点再过来吧。” 姜碧兰一直没有离开,她过来,本是想要提醒慕容炎,他亲自抱左苍狼入宫的事,已经人尽皆知了。这等于是在打她这个王后娘娘的脸。毕竟她失去孩子尚不足十日。 可是即使她亲自过来南清宫,慕容炎并没有丝毫愧疚之意。他如同平常见她,面色带笑,语声柔和。却偏偏,当着她的面,亲手为她上药。 姜碧兰微微咬着唇,心被不安淹没。 如今听赵紫恩这样说,她忙说:“将军也要休息,臣妾跟陛下都出去吧。”几乎恳求的语气,左苍狼毕竟数日之前才害了她的孩子,如今慕容炎守在这里,让她这个王后还有何威严可言? 然而慕容炎头也没抬,只是轻声说:“孤再陪她一阵,王后有事就先离开吧。” 姜碧兰如同冷水浇头,全身慢慢冰凉。而慕容炎随手拿了小修刀,慢慢帮左苍狼削指甲。他动作很轻,很温柔,姜碧兰缓缓退后。再不须任何言语,她明白他的意思——他要捅破这层纸。要让她明明白白地知道左苍狼跟他的关系! 这是一直以来,他留给她的誓言与幻梦,或者说体面与尊重。然而今日之后,这一切都将成为泡影。 可是就算如此,她又能如何呢?她身为王后,只能退让和接受。她默默地注视他,看他细心地剪去那个女人参差不齐的指甲,然后用磨石慢慢将倒刺磨得平整光滑。他这样一个人,即使是做这件事,一举一动也无不优雅温柔,深情专注,就像在对此生唯一的爱人。 那情景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沉溺其中,可如今她只是一个旁观者。只能崩溃,或者沉默。她缓缓倾身行礼:“臣妾……告退。”每一个字都带着泪。慕容炎却没有回身,只是挥挥手:“去吧。” 左苍狼一直睡在入夜时分,她惊醒的时候,整个人几乎弹坐而起。慕容炎就坐在榻边,手里还握着一卷兵书。见她惊醒,说:“这么一惊一乍作什么?” 说着话边伸手过去,左苍狼迅速退到床里,慕容炎挑眉:“过来!” 她只是退,直到退无可退,却没有半点过来的意思。慕容炎站起身来,说:“既然你不肯过来,”整个人往前一扑,瞬间扑住了她,然后说下半句:“那孤只好过去了。” 左苍狼用力推拒他,慕容炎握住她的双手,笑说:“幸好孤有先见之明,先修秃了爪子。眼看这边脸上已经抓了一道,若右脸再来一道,明日朝堂之上怎么解释。” 左苍狼根本不听他说话,嘶声喊叫。闹得实在厉害了,慕容炎低头吻住了她,她牙关一咬,血腥气瞬间弥漫开来。慕容炎哼了一声,却没退,缓缓地与她唇齿交缠。然后轻轻拍她的背,等她安静下来。她这么多天粒米未尽,闹不了多久。 等她终于失去了力气,他说:“吃点东西?睡大半天了,应该也饿了。” 她没有说话,闭上眼睛一直在喘气 。慕容炎也没等她回答,叫来宫女为她端了一碗羹。左苍狼到底是饿了,被气味吸引。慕容炎端了汤羹,慢慢喂她。然而她只是吃了一口,头一歪,哇地一声吐了个干净。 紧接着便是一阵干呕。慕容炎微怔,闻了闻那羹,不觉有异。只得又令人再传太医。 赵紫恩深夜过来,重新诊治之后,也是一头雾水。后来换成白粥,她总算吃了些。 这样一闹,夜便深了。王允昭小声说:“陛下,您看要不……回宫歇息吧?” 慕容炎说:“今夜,孤就在这边歇下了。”王允昭微怔,张了张嘴,到底还是不敢说。如此左苍狼毕竟还顶着温夫人的名头,他这样明目张胆,若是被定国公等人知道,该如何解释? 慕容炎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,说:“怎么,宫里有人会乱嚼舌根?” 王允昭赶紧说:“回陛下,南清宫的宫人都是老人,口风很紧。” 慕容炎点头,屈指一弹,示意他出去。 左苍狼一夜忽梦忽醒,一直没睡踏实。慕容炎也没睡,就坐在榻边,看了半夜的书。偶尔她惊醒,他便轻拍她,轻声安抚。直到她重又睡去。 他温柔的时候,拥有无限的耐性与包容。 栖凤宫里,姜碧兰没有等到他。天光渐亮了,她枯坐了一夜,慕容炎连派个人过来知会一声这样的举动都没有。 他终于,不再扮演帝后情深了吗? 一滴泪滑过脸庞,红蜡堪尽。 第二天,军中袁戏等人就收到消息,称左苍狼已被释放,暂时仍是住在宫中。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无论如何,这次她看起来又是有惊无险了。可是温行野却收到了一丝不好的消息。 他如今不上朝,要想知道什么事,只有去问别人。军中能上朝的人不多,且时不时不在晋阳。只有夏常有,他能够经常见到,而且还有交情。 如今左苍狼又被下狱,他只有经常去向夏常有打听。夏常有先前还知无不言,然而左苍狼被释放之后,他却有些吞吞吐吐。 温行野见状就急了:“夏老弟!我不过是问问儿媳近况,你这般遮掩含糊,莫非她出了什么事?” 夏常有赶紧说:“温兄不要误会,左将军如今在宫中,陛下待她……一如从前。无恙,无恙。” 温行野将信将疑,半晌,说:“夏老弟,夏大人。如今我年岁已高,朝中又无人,一些事,如果连你也不肯告诉我的话,我恐怕是一生不能知了。” 夏常有一脸为难,只是说:“温兄!这……也真不是什么事儿,只是……”啧了一声,欲言又止,不好再说下去。 温行野说:“要我跪下求你吗?”说罢撩衣就准备下跑。夏常有其实是个厚道人,怎么忍心真让他给自己跪下,赶紧扶住,说:“温兄。既然如此,小弟也就不隐瞒了,最近小弟听到一丝传言。但也仅仅只是传言,没根没据,你也别往心里去。” 温行野拱手,说:“贤弟请讲。” 夏常有吞吞吐吐地说:“听说,左将军出狱的时候,是由陛下一路抱着,且同剩天子车驾入的宫。”温行野一怔,夏常有咬了咬牙,说:“回到宫里,陛下赐住南清宫。且一直亲自守在身旁,数次喂药,据说连王后娘娘过去……也都未曾假手于他人。” 温行野惊住,慢慢地,脸色由红转白。他右手紧紧握住拐杖,手背青筋凸现,夏常有赶紧说:“我也只是听说,说不定只是闲人嚼舌,当不得真 。” 温行野缓缓拱手,道了个谢,再不多说,转身出了廷尉府。夏常有生怕有什么事,追到门口,却只见他拄着杖,风吹银丝,步履蹒跚。 左苍狼在南清宫养了几天,慢慢缓和过来,然而眉宇之间,却再不复以往的轻快。即使是熟睡的时候,依然微蹙眉头。慕容炎下朝之后几乎都呆在南清宫,姜碧兰几次想要进来,都被王允昭挡在门外。 终于有一次挑了个慕容炎上朝的时候过来,却仍然被南清宫的宫人挡在外面。姜碧兰怒斥:“大胆!本宫是后宫之主,我要进去,你等竟敢阻拦?!” 宫人跪地,却没有相让的意思,只是说:“回王后娘娘,陛下有旨,将军身体未复元,需要休息,任何人来都不见。包括……”后面的声音终于小了,但还是能听清,“包括娘娘。” 姜散宜后退一步,绘云扶住她,说:“娘娘,既然陛下这么吩咐了,娘娘还是不要惹陛下不高兴了吧。” 姜碧兰扶住她的肩膀站定,好半天,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 狄连忠还在马邑城,他如今非常尴尬,带领着残军,进不能攻,退也不需要他守。马邑城自有诸葛锦驻守。可慕容炎没有吩咐他退兵,他也不敢擅离。 一连几日晋阳都没有御旨传来,他也知道慕容炎是在晾着他了。毕竟这次乃是他这个太尉的初战,打成这样,实在是没脸。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,毕竟是军中没有心腹,将士对他的信任程度也不够。 再加上敌方将领对燕军非常了解,他如陷泥潭,几乎毫无还手之力。 而马邑城,诸葛锦等人可是看足了笑话。老兵每每在身后指指点点,不止一次,有人低声议论如果是左将军如何如何。他又羞又恼,却又难以发作。 数日下来,心中衔恨已极,难道那个左苍狼出手,就一定能攻下小泉山吗? 不知道为什么,就突然很盼望她也战败,铩羽而归。如此一来,诸人会不会便不会再用这种目光打量他这个太尉?哪怕他与左苍狼从未谋面,仇恨的种子却在生根发芽,长出毒木成林。 左苍狼慢慢将养过来,只是一些病根也就此落下。她不能沾任何腥气,哪怕是鱼虾、凉掉的荤腥,一沾就吐。无论如何克制不住。 她也开始变得畏寒。两次下狱、诸多战伤,几度摧折让她的身体再不复之前的强健。每每变天之时,旧伤隐隐作痛。但好在年轻,尚能忍住。 这一日,正是四月初,外面春光正好。赵紫恩说:“将军身体已然好转,何不出门走走,晒晒太阳?” 左苍狼心情不好,他看得出来。就这么一直闷在宫里,怎么好得起来? 左苍狼点点头,她并不是个任性的人,不愿一个人躲在阴冷宫室之中伤感。她缓缓出了南清宫,由宫女可晴陪着,在宫中四下走走。四月海棠开得正好,她行走在漫漫花海之间,前面却有一人在宫女陪同之下缓步走来。 是姜碧兰。 左苍狼缓缓跪下:“王后娘娘万安。” 姜碧兰站在她面前,说:“几日不见,将军看来已经大好。”左苍狼不说话,她始终还是不愿同她计较。于是哪怕知道她暗中下手,依然一步一步后退。 要知道当初晋阳长街上,她的小轿经过身侧,慕容炎那回眸的一眼……曾经多少次,成为她的梦魇。 这个女人,她出身官宦之家,名门千金。天生美貌,棋琴书画更是样样精通 。她百转千折,惟爱人情深不移。她是所有女人的梦。 也是她的梦。 而今,即使是到了图穷匕现的地步,她仍然沉默。毕竟如果不是她,这个女人的爱情,将终生完美无瑕。 姜碧兰见她沉默,笑说:“不过将军在宫中也住得够久了,只怕见陛下的时间,比我这王后都多。将军是将温府的颜面都踩在脚底了。” 左苍狼不理会,身后宫女可晴突然说:“娘娘,陛下说了,将军双膝旧疾常犯,不宜久跪。娘娘就让将军起来吧。”说着就去扶左苍狼,姜碧兰大怒:“哪里来的贱婢这样大胆?本宫面前,有你说话的余地?来人,掌嘴!!” 她身后,绘云上前,拉住可晴就是左右开弓。 她下手可真是毫不留情,可晴脸上红痕越来越明显,最后嘴角慢慢地流出血来。左苍狼一直没有回头,连看也没有看一眼。姜碧兰见她神情不变,暗想她可能跟这宫女不熟,也就示意绘云不再动手。 大庭广众之下,她也不敢把左苍狼如何。只能缓缓经过她身边,说:“将军记住,我孩儿的性命,不会白白失去。” 左苍狼终于回头,望定她的眼睛:“王后娘娘腹中孩子为什么会丢儿性命,也是微臣一直疑惑的事。” 姜碧兰移开目光,冷哼一声,快步离开。 可晴这才上前扶起左苍狼,左苍狼看她一嘴血,轻声叹:“她毕竟是王后,将来你是要在宫中生存的,何必逆她?” 可晴说:“将军是盖世英雄!岂可给这种女人作贱?我就是不要这条性命,也非要说句公道话不可!” 左苍狼笑笑,说:“盖世英雄?” 可晴立刻连眼睛都亮了,说:“我听过不少将军的故事!将军出战西靖,两次大胜屠城,真是替大燕百姓出了这积压多年的一口恶气。” 左苍狼缓步向前走,说:“世上并没有理所当然的屠杀,所谓师出有名,只是世人寻找的一个借口。为将者,功名战绩,都是罪孽的一种。” 可晴跟在她身后,说:“可是将军杀敌是为了保家卫国啊!这当然是对的啊!” 左苍狼说:“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国,毁掉别人的家国。战场之上,本无正义,也无对错。” 可晴愣住,左苍狼说:“回去吧,看你嘴上的伤,还那么多话。” 回到南清宫,左苍狼特地交待赵紫恩给可晴治了伤。她伤得倒是不严重,毕竟绘云那样的女子,几巴掌能打成什么样?只是少女脸颊细嫩,印子在脸上还是吓人。 左苍狼在旁边,等赵紫恩为她处理完伤处,说:“我是不能在宫中长住的,我走之后,你恐怕会遭人为难。” 可晴赶紧跪下,说:“如蒙将军不弃,我愿陪在将军身边,侍候将军!” 左苍狼说:“我若出入军营,哪能带上侍女?我跟王总管说说,看看能不能换你到御书房侍候。那里在陛下眼前,应该可保平安。” 可晴以额触地,结结实实地磕了个头,说:“奴婢愿意跟随将军,求将军成全!”说罢,又接连磕了好几个头。 左苍狼想了想,终于还是说:“起来吧。” 夜里,慕容炎再过来的时候,她便跟他说了这事。慕容炎当然不会在意,一个宫女而已。大手一挥,便将人赏给了她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