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65章 驯化

第65章 驯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驯化 正月十五,正是元宵佳节。 宫宴之后,慕容炎带着文武百官登临明月台,匠作监准备了许多孔明灯。也算是君臣同乐。姜碧兰陪在慕容炎身边,以引火棒去点孔明灯。慕容炎倾身扶住她的手,两个人相依相偎,一起放飞这盏灯。 孔明灯升空而起,划过暗夜,如同星辰。群臣皆山呼万岁,有人开始燃放烟花,火焰腾空,映照万里河山。 左苍狼对这些都没兴趣,要不是文武百官都有列席,她估计是没这个兴致在这样的寒夜登临高台的。在群臣都往慕容炎身边靠的时候,她站在明月台的白玉栏杆前,向下而望。 漆黑的冬夜,当然也没有什么景致,只有火把延绵数里,光线暗黄。 她正沉默,旁边突然有人过来,问:“将军不放灯,却在这里看什么?” 左苍狼转过头,看见达奚琴站在身后,对她微笑。她说:“瑾瑜侯不也是没放灯,到这里来了吗?” 达奚琴说:“大家都在孔明灯上写上各种愿望,期盼上达天听。我一个亡国之臣,也没什么愿望,自然也就不必放灯了。但是将军年不过双十,正是少年得志之时,这灯还是可以放上一盏的。军旅征战之人,保个平安也是好的。” 说完,他缓缓将灯递上来,左苍狼说:“听先生这般说,倒是也有几分道理。”达奚琴把引火棒递过去,左苍狼半蹲下来,缓缓将灯芯点燃。达奚琴一身素锦长袍,左手提灯,高台风来,隐隐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意。 慕容炎被诸臣众星拱月,耳边一片赞颂之音。他转过头,看见左苍狼和达奚琴于栏前并肩而立,一边轻声说话,一边放飞同一盏明灯。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有几分不悦。 “瑾瑜侯,听闻你作得一首好诗,如今值此良宵,就请瑾瑜侯为我们赋诗一首,以贺佳节吧。”他扬声说。 达奚琴忙过来,站在群臣面前,倒真是作了楼台赋。赋的内容,左苍狼没有听。反正她也听不懂。但是慕容炎投来的那一记眼神,她是看懂了的。 这样目光短暂的交汇,不过瞬间的事,只是仍然被有心人看在眼里。姜碧兰和姜散宜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,有人警惕,有人忌恨。 等到二更时分,灯会结束。群臣三三俩俩离宫而去。左苍狼正要走,王允昭突然过来,轻声说:“陛下有旨,请将军于清泉宫稍候。” 左苍狼怔住,王允昭已经派了一个内侍,一面为她提灯,装作送她出宫,却隐隐将她与众臣都隔了开去。 清泉宫里一片冷清,宫人把蜡烛点上,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左苍狼站在烛台前,伸手去触碰那烛花,风过,烛火飘摇,在她指上留上一道烟痕。 身后响起脚步声,她没有回头去看,已知来人是谁。慕容炎走到她身后,伸手揽住她的腰,说:“在想什么?” 左苍狼不答反问:“今天元宵,陛下不用陪伴王后娘娘吗?” 慕容炎说:“已经派人给她传话,晚点过去。” 左苍狼幽幽说:“陛下可真是公务繁忙。”语气微凉,有几分讥嘲的意思。 慕容炎说:“将军也不清闲,今夜如不留在清泉宫,是不是便去瑾瑜侯府上了?”左苍狼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,伸手就去拨他扣在自己腰间的手。慕容炎不放,说:“怎么,踩到将军痛处了?” 左苍狼说:“我去谁府上过夜,应该是亡夫在意的事,不劳陛下费心。” 慕容炎猛然将她打横抱起,前行几步,放在牙床上,一挥手灭了烛盏。宫室之中一片黑暗,他解开衣带,覆身上来。左苍狼伸脚踹他,最后却缓缓拥住了他。任他占有、入侵。 这样不顾身份的诘问,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,是因为在意?她没有问,答案无论是与否,终不过一场伤心。 恩爱正浓时,外面突然传来嘈杂之声,左苍狼挣扎着想起身,慕容炎正在兴头上,不管不顾。 突然有宫人跑到门口,大声喊:“陛下,陛下,王后娘娘说有急事,求见陛下!”慕容炎动作一顿,猛然起身,随手抓起衣服披在身上。外面已经响起姜碧兰的声音:“炎哥哥!炎哥哥!” 脚步声已经进了外殿,左苍狼翻身去拾地上的衣服,慕容炎直接打开窗,握着她的肩膀,将她扔出窗外。 窗外是湖。 冰冷的湖水瞬间没过火热的身体,左苍狼完全没反应过来,沉没在湖里。珠帘轻响,姜碧兰进来。慕容炎将地上左苍狼的衣裳踢到床下,姜碧兰扑进来,正好撞进他怀里。 慕容炎轻抚她的背:“怎么了?这深更半夜的,突然到这里来?”他握住她的纤纤柔荑,眉头微皱,“手这么冰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 姜碧兰把脸埋在他怀里,哭得几乎说不出话:“我作梦,梦见炎哥哥不见了,周围都是乱军,我好害怕。”慕容炎把她抱起来,柔声说:“只是梦罢了,孤不是好好地在这儿吗?别哭了。” 姜碧兰抽泣着说:“天都这样晚了,你怎么不来我宫里,反在这偏僻宫室歇下。” 慕容炎说:“处理完奏折,想着你可能睡下了,怕扰你好眠,便没过去。” 姜碧兰搂住他的颈项,说:“陛下不来,臣妾如何能够好眠?” 慕容炎说:“如此说来,倒是孤的不是了。” 他一边柔情款款地跟她说着话,一边走出南清宫,王允昭匆匆赶来。慕容炎瞪了他一眼,没说其他。 王允昭擦着汗,老宫人怕有废太子的党羽,现在宫中大多都是新进来的宫人,真是不够机灵。遇到事离了他老是慌作一团。竟然就这么让姜碧兰闯进了寝殿去! 他匆匆返回清泉宫,宫人都跪在地上。王允昭没空理会,快步赶到寝殿,里面空无一人,窗户开着。这…… 怪不得陛下的脸色那么难看。他赶紧靠到窗前,外面是湖。现在正是正月天,可还冷着呢。他也怕让宫人听见,轻声喊:“左将军?左将军?” 水里哗地一声响,有人探头出来。王允昭赶紧招手:“左将军,人已经走了。您先上来。” 左苍狼的声音一直在发抖:“丢件衣服下来。”王允昭赶紧丢了衣服下去。左苍狼先裹上,这才跳上来。王允昭左右没找到她的衣服,还是她开口:“床下?” 王允昭探身一看,正要拨出来,左苍狼问:“拨出来我还能穿?” 她的声音沉静得可怕,王允昭忙让人送干净衣服过来。转头看见左苍狼的脸,有点发白,头发上还滴着水。光着脚,外衣披在身上,被水濡湿。他低下头不敢看:“奴才让人给将军烧点热水,这天寒地冻的,可别冻着。” 左苍狼转过头,眸子冰冷:“我早就冻着了。”王允昭一噎,她又低声道:“关你什么事,我竟冲你发火。” 王允昭轻声叹气:“将军心里委屈,老奴知道。将军要骂几句,老奴不会往心里去。奴才嘛,从二殿下小时候,到现在,难听的话听得还少?可是将军在老奴这里说几句气话不要紧,万万不能到陛下面前去说。将军,我们为人臣子的,受点委屈难免的。陛下……陛下再如何亲近,终究都是陛下……” 左苍狼深深吸气,轻声说:“我知道。”她从王允昭手里接过衣服,王允昭背过身去,却又听见她轻声说:“我只是不知道,我如何就到了这步田地。” 王允昭回过头,见她抱着衣服缓缓滑坐在地,双手捂住脸,泪水溢出指缝。 栖凤宫里,姜碧兰哭着睡着了。慕容炎守着她,见那张淬玉般的小脸浸满泪痕。擦也擦不尽的眼泪,让人担心。他起身出来,王允昭从外面进来,慕容炎看过去。王允昭点点头,轻声说:“已经走了。” 慕容炎也没宿在栖凤宫,待出宫门,才笑着说:“伤心了?” 王允昭也轻声回:“恐怕伤心得不轻。”慕容炎不说话,他又小心翼翼地问:“要不要……赏赐点什么东西,安抚一下?” 慕容炎摇头:“你是真不会哄女人。” 王允昭有点难为情:“好在老奴这辈子,也不需要哄女人。” 慕容炎一笑:“嗯,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。” 栖凤宫里,姜碧兰缓缓睁开眼睛,身边宫女绘云、画月上来侍候。她轻声问:“那贱人走了?” 画月说:“走了,听说走的时候一身是水,落汤鸡一样。” 姜碧兰眼中恨意如刀,绘云说:“她自找的,嫁给了一个死人,耐不住寂寞,还来勾引陛下,恬不知耻。”画月把暖炉烧得更旺一些,说:“可不是,还累得娘娘大冷天儿跑这一趟。” 姜碧兰想要说话,却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难受,只觉得莫名的油腻恶心。绘云见她表情不对,赶紧上前扶住她:“娘娘?” 姜碧兰推开她,说:“本宫好像受了点寒,找个大夫过来。” 画月答应一声,赶紧命人去找太医。 太医来得很快,姜碧兰斜卧帐中,拥着锦被任由他把脉。原以为只是风寒,开点药便是。谁知道太医诊脉却诊了很久,而且眉峰皱起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事。 姜碧兰见他神色,问:“本宫有什么事吗?” 太医赶紧起身跪拜道:“回王后娘娘,王后娘娘是受了点风寒不假,但是娘娘脉象为滑脉。按之流利,圆滑如按滚珠。娘娘这……是有喜了。” 绘云、画月一听,俱都欣喜不已。姜碧兰也面带了喜色,但是随后,她看见太医的神色,说:“本宫有喜了,可是本宫看你的神情,却并无一丝喜色。你还有其他话没说?” 太医犹豫了一下,说:“娘娘,微臣有话想说,但……不敢说。” 姜碧兰容色微肃,说:“你问。” 太医沉吟半晌,终于说:“微臣斗胆请问娘娘,此前不久,是否……”他吞吞吐吐,姜碧兰不耐烦了,说:“说,无论你问什么,本宫不怪罪便是了。” 太医终于硬着头皮道:“娘娘是否曾经有过堕胎之举?” 姜碧兰目光慢慢阴沉下来,问:“你说什么?” 太医连连磕头,说:“娘娘饶命,娘娘饶命!” 姜碧兰说:“把话说完。” 太医说:“娘娘虽然有喜,然而身体并未复元。此胎……此胎依微臣之见,不保为宜。否则月份越大,于娘娘越不利。若是稍有不慎,恐怕不仅胎儿保不住,娘娘您也……” 姜碧兰右手紧紧握着锦被,说:“你是说,本宫不能要这个孩子?” 太医说:“娘娘,娘娘如此年轻,只要养好身体,何愁不能生养?如果因为一个孩子伤及娘娘凤体,乃舍本置末之事。娘娘应该三思啊。” 姜碧兰右手缓缓松开,脸上的表情已经相当平静。她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太医磕头:“回娘娘,微臣姓海,名叫海蕴。” 姜碧兰说:“你入宫几年了,如今任何职?” 太医颤颤兢兢,说:“回娘娘,微臣入宫已有六年,在少府令太医丞。” 姜碧兰说:“明日,我会向陛下奏明,封你为太医令。” 海蕴吃了一惊,抬头看她。姜碧兰说:“但是你要知道,人的一张嘴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若是不小心说错了,只怕以后就没得说了。” 海蕴连连磕头:“娘娘恩德,海蕴铭感五内。日后愿鞍前马后,效忠娘娘。” 姜碧兰点头,复又问:“这个孩子,本宫真的留不得吗?” 海蕴说:“万分凶险,不保为宜。” 姜碧兰沉吟半晌,说:“你先下去吧。本宫考虑考虑。” 海蕴跪安,心中还是坠坠不安。姜碧兰如今是王后,万万没有私自堕胎的道理。若有这等事发现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孩子不是慕容炎的。知晓了这等秘密,他还有活命的机会吗? 然而第二天,黄门前来传旨,晋他为太医令。 海蕴突然明白,他迎来了一个怎样的机会。 而从那日起,左苍狼下了早朝之后再不入宫。慕容炎也有数日没有传召她。那日发生的事,两个人心昭不宣,再未提起。 这日早朝之上,孤竹派使者前来,索要太上皇慕容渊的供奉。有臣子提出是否迎慕容渊回朝。但只是轻描淡定地提了一提,旧臣皆被罢黜,剩下一个夏常有,已成惊弓之鸟。谁会去管昔日旧主的死活? 退朝之后,左苍狼出了宫。袁戏正好回来叙职,当下追上去:“将军,你没事吧?”左苍狼转过头,他挠了挠头,“你看起来,感觉好像挺累的样子。” 左苍狼摇头,说:“我没事。” 袁戏站定,半天说:“我老袁是个粗人,你们这种弯弯绕绕的花花肠子我看不懂。但是你要是有什么为难事,先说出来。杀头以下的事,多少总能商量。” 左苍狼抬头,将手按在他肩膀上:“嗯。”转身走,袁戏追两步,又停下来。嗯什么嗯?你还是不说啊。 左苍狼回到温府,府里气氛有异。她警觉地停住脚步,见王允昭领着几个侍卫、宫人守在府门口。左苍狼停住脚步,王允昭迎上来:“左将军,您可算回来了。陛下可是一下朝就过来看望定国公了。” 左苍狼嗯了一声,说:“那不打扰他们了。” 王允昭赶紧拦住她:“将军!好歹进去请安问候一下吧。” 左苍狼进到内堂,温行野陪慕容炎坐着,下人侍立左右。温以轩和温以戎行过礼,站在温老爷子身边。左苍狼进去,跪下:“微臣左苍狼参见陛下,陛下万安。” 慕容炎笑:“起来吧。长辈面前,倒是有礼了许多。连带孤也跟着沾光。” 左苍狼起身,陪坐在下首。温老爷子客气道:“阿左是陛下府中出来的人,与陛下亲厚方才随意些。她见您,该是行家礼。” 慕容炎微笑:“宠坏了,倒要累得定国公多多担当。” 温行野恭敬道:“陛下折煞老朽了。砌儿去后,老朽与拙荆哀痛不已,府中一切事宜,都是这孩子料理。虽是儿媳,却同女儿也是差不离的。” 慕容炎点头:“如此说来,到了温府还算懂事。在孤跟前可惹不得,一句话一点不对,调头而去,叫也叫不回。” 温行野失笑:“子女在娘家,双亲跟前,可不都这样。” 慕容炎赞同,随后起身:“好了,不多叨扰定国公了。年纪大了,好生养着。若有或缺,只管派人入宫报予孤知晓。” 温行野起身,跪拜:“老朽无用之人,不敢劳陛下记挂。” 慕容炎把他扶起来,转身出门。温行野一路送出来,慕容炎竖手,示意其留步。左苍狼跟在温行野身后,慕容炎看了一眼,转头离开。 左苍狼眼角微扫,余光中他的背影渐渐去远。你喜欢你的姜碧兰,你就好好地去喜欢。为什么又要来,为什么又要说些似是而非的话?为什么又要留下你的香气,用我最渴望的东西引诱我,勾我伤心? 出了温府,王允昭跟在慕容炎身后,一溜小跑:“陛下,马车在前面。”慕容炎看看四周车水马龙,兴致不错:“不坐车了,走走,看看民情。” 王允昭挥手,身后的黑衣轻甲的侍卫立刻散开,隐在高墙小巷之中。王允昭迟疑:“陛下特意前来温府,不单独见见左将军?” 慕容炎笑:“急什么?没见还在气头上吗。” 王允昭叹气:“也是,将军是武人,一向快意恩仇,只怕是受不得这些小儿女的委屈。” 慕容炎信步走到一个小摊前,拿起个玉镯子看看,路边地摊,品相当然不是太好。他对着光照一照,又放下,笑:“无论武人还是文人,始终还是要明白自己的身份。她是臣子,兰儿是王后,她的主母。作臣子的,在主母面前,理当顺从,谈何委屈?” 王允昭微怔,说:“陛下说得是。想必将军也是能明白的。” 慕容炎笑,突然看见一个长牙型、绞丝纹的玉觿,拿过来打量一番。王允昭在旁边说:“主子,这倒是像古旧的东西。” 慕容炎点头:“当是盗墓出来的。品相不错,对不对?” 王允昭还没说话,地摊小贩已经一个大拇指伸过来了:“大爷,看您长得一表人才,又穿得阔气,还以为是个锦绣在外的富家公子。想不到见识也如此广博。您真是独具慧眼!这可是西周的东西!这样的东西,可谓是稀世珍宝……” 王允昭就住了嘴,暗说您这拍马屁的功夫比我可强多了。慕容炎笑笑:“多少钱?” 小贩一伸手指头:“五百两银子。” 慕容炎说:“一百二十两。” 小贩呲牙:“一百五十两。” 慕容炎说:“一百二十两。” 小贩嘀咕:“看您这穿戴,不像是在乎几十两银子的。” 慕容炎笑:“我只是不喜欢花冤枉钱。”一分钱一分货吧,交易,还是钱货等值得好。 离开玉摊,慕容炎将手里的玉觿晃了晃,王允昭问:“这东西,王后娘娘衣着细腻,恐怕不太适合佩戴。陛下是要送给左将军?”慕容炎将玉觿握在手里,只是笑。王允昭问:“派个人送到温府去?” 慕容炎转头看他,半天说:“王允昭,你喂过狗吗?” 王允昭迷惑,说:“这……以前容娘娘在时,老奴也曾喂过一条小狗。”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吗? 慕容炎说:“喂狗有喂狗的技巧,不能一味地喂饱,否则它饱食终日,无所事事。而且会恃宠生骄。你得一边喂养,一边驯化,保留它的野性为你所用,也让她明白何为主从。狗的忠诚于否,不在于你一直对它多好,而在于你每一次对它的好,都让它没齿难忘。” ...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