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63章 苦涩

第63章 苦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六十三章:苦涩

    早朝之后,慕容炎直接过来南清宫。

    左苍狼刚刚才上完药躺下,听见他过来,正要起身,他说:“别乱动了。”说着话,人已走到榻边。王允昭一个眼色,领着宫人退了下去。慕容炎这才握着她的手,问:“太医过来看过了?喝了药没有?”

    他的手掌宽厚温热,左苍狼想要抽回,他加了三分力道。她只好任他握着,说:“刚换过药。陛下怎么这时候过来了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刚下朝,过来你这边看看。”说着话,指尖便撩开她的长发,说:“这两天,人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陛下,微臣毕竟是外臣,温府与皇宫也不过半城之隔,长时间在宫里养伤,难免惹人闲话

    。我想……还是回温府养伤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眉头微微皱起,略有不悦:“怎么?宫里有钉子?”

    他对释放左苍狼出狱这件事,本来就有几分窝火,总觉得像是自己被她拿捏了。不过是见她温顺乖觉了许多,伤得也确实不轻,这火气也一直压着。如今又听她这样说,难免就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左苍狼又哪有不知道的?她轻轻把头枕到他腿上,说:“只是在宫里这几天,外面肯定颇多传言。我若回府,温家老幼也安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冷哼了一声,面色仍是不好,但是右手轻轻顺着她的长发。那青丝在他指间缠绕,感觉还是不错,他说:“温家人是越来越不把孤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笑笑,说:“陛下何等人,又怎么会跟老弱病残计较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轻轻抚摸她的脸,说:“孤只是不想跟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沉默,慕容炎缓缓俯身,抬起她的下巴,双唇在她唇上轻轻一点。他其实不喜欢接吻,唾液的交换,让他总觉得不洁。所以不管是她还是姜碧兰,他的唇总是落在别处,且都是蜻蜓点水。

    如今这样触碰她的唇,已属难得。左苍狼缓缓揽住他的脖子,背上的伤又被抻到,可是她没有放手,舍不下这片刻温柔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拥抱了一阵,外面突然有人大声道:“娘娘?娘娘请先留步……”

    姜碧兰的声音传来,没有愤怒,倒像是带着笑:“怎么?本宫想见见将军,还需要你通传不成?”

    左苍狼一怔,慕容炎却已经迅速放开了她。她只有重新起身,姜碧兰掀起珠帘进来的时候,慕容炎亦已经坐在桌旁。二人一坐一立,仿佛只是君臣最平常的交谈。见她进来,慕容炎也是面容平静,说:“王后也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面带笑意,盈盈一拜,说:“本是想着过来和左将军说说话,没想到陛下也在。难怪外面的奴才这般拦着,真是臣妾的不是。早知道陛下正在跟将军说话,臣妾便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起来,你是王后,这宫中自然哪里都来得去得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上前,站在他旁边,左苍狼跪下行礼,姜碧兰伸手说:“将军伤着,就别行这些虚礼了。陛下,我是不是打扰你们谈政事了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不过是些闲话,何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素手轻轻握了他的手,说:“那……陛下与将军的闲话,臣妾可以听听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看了左苍狼一眼,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在桌边坐下来,慕容炎说:“今日袁戏将军回到晋阳,将西靖交换任旋的财物清单呈上来,倒着实是数目颇丰。左将军功劳不小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西靖不过是畏于陛下之威,微臣有何功劳。”

    多了一个姜碧兰,两个人的对答突然这样严肃得有点心酸。慕容炎说:“爱卿不必谦虚,有功还是要赏的。”旁边姜碧兰笑着说:“说起来,臣妾那儿有一根春江夜行舟的碧玉腰带,由二十四块碧玉精雕细琢而成。臣妾觉得,此物与将军倒是甚配。如今陛下既然提及封赏,不如就赏了将军如何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王后觉得好,当然便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便命宫女去取,不多时,宫女捧着一个精美的檀木盒进来。姜碧兰接过盒子,递给左苍狼,说:“此物便赏给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了慕容炎一眼,屈身跪下,双手接过檀木盒,举过头顶,说:“谢陛下、娘娘赏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沉默,姜碧兰说:“将军快起来吧,将军以前就是陛下家臣,说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。如今倒是如此多礼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缓缓站起身来,抱着木盒站在二人面前。当然不是一家人,他和她,才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然而她却已无法退却,她低下头,慕容炎站起身来,说:“好了,爱卿好生将养,孤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本宫也不打扰将军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缓缓跪拜:“微臣恭送陛下,恭送娘娘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微点头,转身出去,撩起珠帘时,他回头顾姜碧兰。姜碧兰向他盈盈浅笑,帝后并肩而行,伉俪情深。

    等到二人都走远了,左苍狼才发现自己仍然抱着那檀木盒。她将盒子放在桌上,穿好衣服,准备出宫。宫人见了,连忙拦道:“将军!您伤还没好,陛下有旨,让您在宫里好好养着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不理她,径自出了南清宫。

    从宫里回到温府,她走了很久。背上的血又浸出来,但竟然也不是很痛。秋阳照在身上,她只觉得冷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温家人便看见了,立刻有下人迎上来扶她,又有家人飞报温行野。温行野和温老夫人都出来,左苍狼摆摆手,示意他们什么都别问。

    一路回到自己房间,她才说:“找个治外伤的大夫。”

    温行野哪用她说,早让人去了。这时候才问:“你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陛下?竟惹得他发了这样大的火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而已?”温行野恼了,连日的担心忧虑都在这时候爆发开来,“你到底说了什么,你知不知道你下狱之后,军中同袍急成什么样了?大家都在为你奔走,你就这样漫不经心?”

    左苍狼摸了摸鼻子,说:“我有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温行野问:“不能告诉我,对吗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阿左,你要知道,现在跟从前已经不同了。他是君主,自古以来,伴君如伴虎。无论你之前跟他关系如何,到了现在,都必须谨言慎行!”

    左苍狼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行了行了,没见我伤着呢吗?你再不走我脱衣服了啊!”说着就开始解外袍,温行野闹了个大红脸,又气又急,却也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站在这里看儿媳妇换衣服吧?只好一扭脸走了。

    还是温老夫人随后进来,见自家老头子气红了脸,也是又好笑又无奈。她也知道左苍狼的性子,进来说:“他虽然着急,却到底也是为了你好,别气他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能跟他计较?坏脾气老头。”

    温老夫人笑得不行,接连几日笼罩在温府上面的阴霾倒是散了。毕竟她现在是温府的支柱,一旦她出了意外,温府必然会土崩瓦解。温老夫人上前替她换衣服,然而一眼看见她后背,也是吓了一跳:“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她后背血已经将药纱全部浸透,衣服也上都是血迹。左苍狼倒是不以为意,其实回到温府,她反而自在了很多,说:“不是挨了一百杖吗,流点血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温老夫人急了,说:“陛下也真是的

    !好歹也是个姑娘家,即使不小心说错了话,也没必要就打成这样啊!”

    左苍狼咝了一声,自己在床上趴下来,说:“不是不小心说错了话,帮我看看大夫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温老夫人赶紧出去,正好碰上大夫进来。温老夫人又让府中下人烧水,府里人忙忙碌碌,然而人心却终于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左苍狼回府不久,袁戏、王楠、许琅等人就相继过来。左苍狼现在又不能穿衣服,温老爷子不可能让他们就这样闯到自己媳妇的房里,只是在正厅跟他们说了会子话。

    袁戏等人倒也不是非见左苍狼不可,见她释放出来,便也放了心,与温行野聊了一阵也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左苍狼趴在床上,不知不觉,倒是睡了一个好觉。

    临到夜里,温老夫人又进来,给她炖了补汤。左苍狼就着她的手喝了,问:“以轩和以戎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温老夫人说:“家里出了事,你公公担心,便让他们住在老师家里了,没有回来。也省得小孩子问东问西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点点头,说:“这事已经过去了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温老夫人一勺一勺地喂她喝汤,说:“人老了,听见一个风吹草动就心惊胆颤,怎么可能不担心呢?我三十六岁的时候,长子裕儿战死沙场。三十九岁,丈夫没了一条腿,好在人算是回来了。好不容易人到老年,砌儿又……如今真是怕了,听见你下狱,真是时时刻刻都心惊肉跳。树叶落下来,都能将人从梦中惊醒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