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62章 刁难

第62章 刁难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六十二章:刁难

    到天色快亮的时候,左苍狼开始低烧。一直没有其他狱卒进来,想来是有人支开了他们。左苍狼开口时声音低哑:“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站在牢门外的狱卒当然没有回答,左苍狼说:“姜散宜?”她每开口说一个字,喉笼便如火烧针扎一般痛,但是她仍然说:“陛下无心杀我,倘若我死了,他一定会追究。就算他不追究,军中将领、温府,也一定会讨一个说法。你以后那时候,你身后的主子会保护你吗?”

    那个人眉心动了动,仍然不开口,左苍狼说:“你和我有私仇?”

    那个人终于转过头,看了她一眼,左苍狼瞳孔微缩:“你是……西靖人!”

    那个人微微一笑,不再说话了。左苍狼心中开始狂跳。这一生虽然短暂,却已几度与死亡擦肩。然而唯有这一次,过程漫长而痛苦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人是西靖人,那他当然不会在乎慕容炎事后如何追究。他只要回到西靖,西靖皇帝自会重赏。而且……她也没有办法用任何手段打动他。

    而慕容炎不会过来,他还在愤怒之中,没有几天时间,他不会消气。

    她的囚室都由这个西靖潜入的狱卒单独照料,每一次他都会准时为她送饭。但是碗会刚好放在她用尽全力也不可能够得着的地方。等到时辰过去,直接收了碗筷。

    左苍狼嘴唇已经爆裂,伤口全部麻木,再这样下去,即使侥幸不死,也必留下残疾。而且,西靖人怎么会潜入这里?难道朝中还有人暗通西靖?

    现在想她死的、而且如此阴毒的人,是姜散宜吗?

    临近天亮的时候,她恍恍惚惚地睡了一会儿。好不容易天亮了,外面响起脚步声,左苍狼抬起头来。有人从外面进来,是个小太监,他提了个药篮,放在左苍狼面前,说:“左将军,王公公叫我过来看看您。还给您送了点药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了一眼那药篮,又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狱卒,说:“你过来替我上药吧。”小太监答应一声,进来蹲在她身边,正要上药,左苍狼低声说:“你听着,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人,不管他想让你干什么。如果你帮我传个话,让王总管亲自来一趟。我出狱之后,宫里副总管就是你!”

    那太监一怔,左苍狼说:“不用怀疑,你背后的人不可能许给你这个条件,而且一旦我死了,你觉得你有活路吗?”

    那太监居然也是个沉着的,不动声色地打开药罐,手指轻轻一点,却未沾上那药膏,只是作势抹在她伤口上。一边低声说:“将军……此话当真?可……奴才怎么信任将军呢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现在没有信物给你。但是我毕竟是温帅的妻子,难道温氏一门,还没有你主子可信吗?”

    那太监想了想,说:“奴才就传一个话,将军答应,如果将军脱险,也不再追问奴才背后主使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去吧,要尽快

    。否则你的荣华富贵就要泡汤了。”

    那太监帮她理好衣服,提着药篮出去,外面的狱卒似乎盘问了他些什么。两人简单几句对答,他不动声色地离开了牢房。

    他走后并不多久,王允昭就匆匆赶来,见到左苍狼,他也是一怔:“将军这般憔悴,陛下却仍余怒未消,这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左苍狼见到他,简直是绝处逢生,说:“请总管务必说动陛下,到狱中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说:“将军,陛下正在气头上,如何肯来?就算他来了,以他的性子,也是绝计不会这么快释放将军的!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狱中有人想杀我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吃了一惊:“这……岂有此理,是谁这么大胆,敢在陛下的诏狱中谋害将军?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公公轻声,既然能将手伸到这里来,当然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说:“我这就派人加强防卫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摇头:“公公可知,这里谁是他们的人?加强防备,只会让他们有所警觉。更快下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有些为难,说:“将军,就算陛下过来,您并无其他外伤,我们无凭无据,也不能就凭白让他相信您有性命之忧啊。他本就余怒未消,如果到时候再吵起来,只怕雪上加霜啊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抿唇,王允昭又说:“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左苍狼看向他,他说:“陛下对将军的心意,将军一向知晓。若是将军愿以柔情相待,也许可以消他余怒,尽快出去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沉默,最后说:“我还是只能,以这样永不见光的身份留在他身边,是吗?”

    王允昭叹了一口气,说:“将军,您是沙场征伐之人,岂可死于宵小之手?难道陪伴陛下,会比如今的处境更难吗?何况这一次,诸位将军们把陛下得罪得不轻,将来……无论是冷少君,还是他们,还有温家,都需要您啊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埋下头,将额头抵在重枷上,王允昭说:“将军若是担心王后娘娘,日后少与她相见便是。试想但凡帝王,哪个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?陛下宫里宫外,有您与她二人,也不算负谁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笑了一下,说:“掩耳盗铃之说罢了。但是……我听总管的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这才站起身来,说:“老奴这就前去游说陛下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慕容炎在陪姜碧兰赏花,栖凤宫的雏菊开得特别美,姜碧兰在花间跳舞,琴师奏乐。秋阳明媚,慕容炎坐在华盖之下,饮酒赏花,也赏美人。

    王允昭从外面进来,在他耳边轻声说话:“陛下,左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眉头微皱,笑意渐收,说:“何事?”

    王允昭说:“陛下,老奴方才去狱中看了一下,左将军昨夜着了风寒,这时候已经人事不省,只怕是……”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慕容炎的脸色,说:“只怕是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执盏的手一顿,转头看他,王允昭说:“实是狱中潮湿,狱卒清洗又不小心湿了将军的衣裳。将军本就伤着,陛下您看,是不是派个太医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慕容炎冷哼:“看什么看?让她自己熬着。”王允昭是惯护着她的,说得严重些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王允昭说:“老奴是想,派个太医过去,哪怕将军日后真是不行了,其他人也不至于觉得是陛下的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这才盯着他看,王允昭说:“陛下,老奴说得都是实话啊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站起身来,也不跟姜碧兰打招呼,转身就出了后宫,向诏狱行去。姜碧兰静默地站在花丛里。

    慕容炎走得很快,他不相信左苍狼真的病得那样严重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也突然想起来当年容婕妤是如何被废后藏氏所害的。

    他进到诏狱,狱中看守尽皆跪拜。慕容炎大步走到关押左苍狼的囚室之前,左苍狼身上的水,到天亮之后慢慢地干了,狱卒拍去她身上的盐花。只要是白天,便会让她看起来正常一点。

    狱卒打开牢门,慕容炎走进去,招招手,让跟来的赵太医过来。赵太医让狱卒暂时打开她身上的重枷,上前为她诊脉,半晌,说:“陛下,将军确实是感染了风寒,伤口也需要尽快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看了王允昭一眼,风寒,听起来有多严重?

    他转身准备走,左苍狼五指一握,抓住他的衣角。慕容炎转过身,居高临下地看她。王允昭微微示意,太医和随侍的侍卫宫人都退了开去。慕容炎说:“你胆子不是很大吗,怎么,才几天就呆不住了?”

    左苍狼不说话,慕容炎伸手,想要抽回她手里的衣角。她五指紧握,死不放手。慕容炎在她面前蹲下来,冷笑:“怎么,左将军又有什么想要指点孤王的?”

    左苍狼抬起头,那清冷英挺的眉眼就在眼前,耳边回荡着、她曾朝思暮想过的,每一丝声线。她伸出手,冰凉惨白的指尖,滑过他的侧脸。那时候她身上的衣服几度湿了又干,有一种奇怪的气味。手指却是淬玉般白,失了血色。

    慕容炎以为自己会非常厌恶,可是他没有。又怎么会恶厌,当年如惊弓之鸟,牵着手,仓惶奔逃过大蓟城的浓烟烈火。也曾相伴相扶,一身泥垢,走过灰叶原的沼泽。更曾并肩看寒月生边城,朔风过漠河。

    他别过脸,左苍狼将额头轻轻抵在他肩头,慢慢埋入他怀中,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:“带我离开这儿。”慕容炎微怔,她轻声说:“我很冷,也很疼,带我离开这儿。”

    眼泪滑落,浸入他肩头,湿了精纺细绣的衣料,凉入心口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缓缓揽住她的腰,怀中人的额头顶在他的下巴上,冷得像冰,却很温顺,没有拒绝他的触碰。他渐渐明白她的意思,然后觉得好笑,她若论姿色风情,不及姜碧兰十分之一。若论才情,诗词歌赋皆是狗屁不通,只是看过几卷兵书,勉强算识字。

    一个粗犷的武夫、大写的文盲,她认为只是顺从,自己便会消了这口恶气吗?

    可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在阴暗潮湿、不见天日的囚室里,低沉而坚定:“嗯。”她在哀求他,收起了鳞甲和利爪。怎屑于这样的交易呢?这宫里宫外,环肥燕瘦,要什么女人没有?

    若灯火歇灭,红罗烟帐,怀中是谁有区别吗?

    所以,只是一时心软吧。

    当双手的重枷被打开,她腕间已经留下深深的血痕。左苍狼以为自己会昏倒,可是她一直很清醒。她站不起来,两个宫人过来搀扶她,诏狱之外,阳光有些刺眼。她步履蹒跚,走出几步,复又回头。

    慕容炎就站在她身后,四目相对,各自无声。

    南清宫里,左苍狼被太医们折腾了一下午。伤口的腐肉被清理完毕,血流出来,染红了床单。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的知觉,或许不是昏迷,只是睡着了而已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身边有几个汤婆子,秋末的天还不冷,但是她身上太凉了

    。她抱了一个汤婆子在手里,手中传过来的温暖让她有一种重回人间的感觉。

    夜色已经很深了,她只有趴着,一动不能动。外面有脚步声响起,她抬了一下头,便看见慕容炎掀帘进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她叫了一声,没有起来,实在也起不来。慕容炎没有理她,直接解了外衣,扔在衣架上。然后掀开被子,上得榻来。左苍狼想往里让让,刚刚一动,就疼得出汗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