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61章 逼迫

第61章 逼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六十一章:逼迫

    下午,姜散宜正和郑之舟等人商量新政的事。慕容炎虽然宠信他们,但是那是基于他们能够做实事的基础上。他如今的决策,无论是甘孝儒还是姜散宜都不敢阴奉阴违。慕容炎这个人,有些事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关键不能触到他的逆鳞。

    姜散宜正在看郑之舟呈上来的土地回收重新分配的策论,突然外面有人来报:“大人,宫里传来消息,说是骠骑将军左苍狼因顶撞陛下,惹得陛下龙颜大怒,如今被免去军职,下到诏狱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姜散宜站起身来,旁边郑之舟等人俱都难掩震惊之色。姜散宜问:“可知是因何事顶撞?”

    来人说:“当时只有王总管在场,并没有人知道是因为何事。但是此事确实是千真万确的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沉吟半天,说:“知道了,下去吧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家人退出房门,郑之舟说:“姐夫,如果这事是真的,那将是我们的天赐良机啊!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我怎么觉得这事这么悬乎。左苍狼刚刚才用一个任旋换回了西靖大笔银两,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得罪陛下?而且陛下和她的关系,应该也不会因为几句话而免职下狱。”

    大司农秦牧云说:“丞相,依下官看,不管是什么原因,如今陛下必然在盛怒之下,而她在囚笼之中。这正是咱们的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说:“她在军中势力庞大,陛下就算是把她下狱,也应该只是敲打警告。不会真的取她性命。”

    秦牧云说:“就是因为她在军中势力庞大,如果军中的将军们知道,她被下狱……到时候闹起来,以陛下的性格……”

    姜散宜眼中精光一闪,说:“陛下一定会明白,军中是不能让一人独大的。王允昭应该不会这么快让消息散播到军中,那么,我们就安排几个人,给这些在外驻军的将军们送信吧。”

    当天夜里,便有飞骑出晋阳城,将左苍狼被下狱的消息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燕王宫里,夜已经很深了,姜碧兰站在宫门前,眼看星月渐升,夜渐渐寒凉。

    画月为她披上披风,说:“娘娘,这么晚了,陛下可能不会过来了。您先进去吧,这夜深露重的,若是冻着了可怎么是好!”

    姜碧兰拢了拢披风,说:“不,我要再等等。他会来的,以往他若不来,也一定会派人到我这儿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画月眼泪都要流下来:“娘娘,奴婢去找王总管问问,您先进去行吗?这么晚了,陛下说不定都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摇头,说:“我要等,我要等的。你根本不懂,从小到大,我父亲将我许配给他、最后拒绝我和他的婚事,到后来又同意我嫁给他了,我和他无论是成亲还是毁约,都只是为了姜家的利益。可是我与他相识的时候,还是幼童,他每日偷偷来我家里,听我弹琴唱歌,带我去骑马。后来有一次骑马的时候,我从马上掉了下来,是他飞身过来接住了我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月亮,眼中光影摇曳:“我坠在他怀中,从那一刻起,我就想我今生都是他的人。无论他失势还是得势,无论他是成功或者失败。”她转头看画月,说:“就算是重回晋阳,穿上后服站在他身边的刹那,真正令我心醉的,依然是我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画月也带了哭音,“您别难过,奴婢这就去看看,陛下一定会来的。”她往前走,渐渐出了后宫,姜碧兰站在扶疏花木之间,眼泪合月而下。

    月色如霜,封平巡视过宫闱,穿过桂花林。那时候是八月中旬,中秋将近,皓月当空。他转过头,看见银纱般的月光之下,有佳人倚着满树桂花,她仰望星辰,泣泪如珠,容颜绝美。万籁俱静,夜光蝶飞舞着停留在她肩头,风起几缕青丝,缠过眼眸。世间万卷诗词不能描绘其风华之万一。

    封平不由地停住了脚步,在那个瞬间,如见飞仙,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退了一步,踩到落叶,姜碧兰回过头,快速地拭去眼角的泪痕:“封统领。”

    封平垂下眼眸,迅速平定心绪,上前施礼,说:“王后娘娘。这么晚了,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姜碧兰深吸一口气,掩去抽泣的痕迹:“这里是陛下回后宫的路。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娘娘若是想知道陛下行踪,派人前去询问内侍便可。何必在此等候呢?”

    姜碧兰摇头,说:“我就在这里等他

    。”桂花树上滴下露珠,沾染了她刺绣精美的裙裾。封平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想——她的衣裳湿了。

    他上前几步,说:“娘娘,陛下今日,估计就宿到御书房了,哪也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望向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今日骠骑将军左苍狼触怒圣颜,被重责一百军棍,下了诏狱。陛下必定是十分震怒,恐怕不会回后宫。也不会去别处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吃了一惊:“左苍狼?她因何事触怒陛下?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前些日子,姜相爷想要扶持一个武林势力供陛下驱策,左苍狼生怕陛下冷落了自己的党羽,当然要争上一争的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秀眉微蹙,说:“扶持一个江湖势力,跟她的党羽有什么关系?她的人不是一向在军中吗?”

    封平上前两步,嗅到她身上浅淡的花香,有点醉人。他说:“以前陛下未登基时,曾培养过一个江湖势力,这个势力的头领,对她言听计从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明白过来,说:“父亲是想要先拔除这个势力吗?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粉面微扬,注视封平:“以前我问父亲,他从未不告诉我这么多。封统领……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

    封平的瞳孔幽深黑暗,里面清晰地倒映出一个她,透明而清澈,如同春水映梨花。他说:“只要是娘娘想知道的,又有什么,是微臣不能说的呢?”

    姜碧兰一怔,她发誓,那一刻,她在那个男人的目光里,看见一丝心醉。从小到大,她见过无数这样的目光,他们有的含蓄,有的赤|裸。有的温柔,有的狂野。

    在厌倦了这样的目光之后,她爱上了慕容炎看她时候的感觉。那是淡然的、内敛的柔情。后来慢慢的,她成了太子侧妃,如今又成了王后,再没有人会抬头正视她。

    她几乎都忘了这种目光,却在这一夜,又被唤起。

    她飞快地移开目光,面颊或有一丝红晕吧,但是夜深人静,月光朦胧,也看不太清。这个男人,对自己有爱慕之心。应该抓住这个机会,多问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这样想。于是她问:“左苍狼现在关押在诏狱里吗?陛下有没有说,要如何处置她?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娘娘希望陛下怎么处置她呢?”

    姜碧兰微微咬唇,心里有一个想法划过,让她觉得心惊——她想让她死!若她死了,慕容炎是不是就会夜夜都过来栖凤宫?哪怕他心里没有过爱情,但这一生,他依然都会对自己倾尽温柔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温柔将终身唯一,完完全全地属于她!而且她还会有无尽的时间,去唤醒他的爱情,得到他的回应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向封平。封平也在看她,即使是在夜色的掩护下,他依然没有接近。只是这么安静地凝望她。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姜碧兰说:“我讨厌这个人,讨厌到不想见到她一眼。”

    她始终还是觉得,死和杀这两个字都太过残忍,于是选择了比较委婉的字眼。闺中女子、高门千金,她也曾重责过下人,也曾怀疑过人心,但是她从没动手杀过人。上次尾竹的死,她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她只是说不出那两个字。

    封平轻声说:“惹娘娘讨厌的人,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。”姜碧兰微微一怔,封平又说:“她如今是个阶下囚,娘娘要处理她,其实很容易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抬起头,封平微笑,说:“她挨了一百军杖,哪怕禁军不敢下死手,也已经是重伤。狱中条件艰苦,陛下又不会这么快回心转意。娘娘只要关照一下狱卒……重伤之下的人,一个风寒都可以很轻易地要了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发现自己在发抖,她努力抑制自己内心的不安,说:“可是……本宫并不认识诏狱的人。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可娘娘认识微臣。不是吗?”

    姜碧兰望定他的眼睛:“你……真的能……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那时候,大约娘娘便不必半夜三更,站在风露之中了吧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咬咬唇,说:“那……我等封统领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微臣恭送娘娘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转过身,香风渐远,长长的披帛被风扬起,滑过他身侧,他伸出手,指尖留下一片冰凉丝滑的触感。

    御书房,慕容炎埋头批着折子,小安子轻手轻脚地进来,想剪一剪烛花。他头也没抬,却沉声道:“滚!”

    小安子颤颤兢兢地看了一眼王允昭,王允昭向他摇了摇头,他赶紧悄无声息地退出去。王允昭想了想,还是过去添茶,说:“陛下,这天儿都这么晚了,还是先歇下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