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58章 太平

第58章 太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五十八章:太平

    宫宴在继续,左苍狼喝多了。她其实是不用喝醉的,毕竟这一殿朝臣,也只有她不用假装狂欢,来表达对新君的忠诚。但是军中将领实在是太多,而且个个都酒桶一样,几轮下来,她就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她伤势已经痊愈,些许酒不碍事,慕容炎也没有阻止。其他将领当然就更不会阻止了,饮酒不醉,算什么尽兴?

    等到许琅和王楠等过来的时候,慕容炎索性说:“孤酒量不佳,今日就不陪众卿了。好在你们左将军在,便由她代朕一并饮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左苍狼更是无法拒绝,只得连带慕容炎那份也一并饮了。稍后,慕容炎又赏了御酒,于是生平第一次,她醉了。

    等到宫宴散了,袁戏等人都喝高了,一群人勾肩搭背地出去,王楠和许琅过来扶左苍狼。冷不丁一个内侍也过来,恭敬地说:“将军喝多了,就让她留在宫中吧。”

    许琅和王楠刚要答应,左苍狼把脚搭在他肩头,醉薰薰地问:“你是谁?让我留在宫中、就留在宫中?”

    内侍吓坏了,赶紧说:“将军,不是小的,是陛下说让您留在宫中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陛下又算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王楠大惊失色,赶紧捂住了她的嘴,说:“公公,我们将军真的醉得不轻,还是我等先送她回府,明日再入宫拜见陛下吧。”

    内侍只是得了王允昭的吩咐,这时候也不敢跟二人争,只好眼看着他们把左苍狼扶出殿外。

    左苍狼左手勾着许琅,右手勾着王楠,说:“走走,我们再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许琅说:“不能再喝了,您醉了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一指他,说:“你不许去,长得这么丑,喝什么酒!”

    许琅一脸悲愤:“将军!您竟然一直嫌我丑!”

    王楠忍着笑,左苍狼果然不要许琅搀扶了,搭着王楠说:“我们走,我还能再喝三坛!”

    王楠说:“好好,我们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及至出了宫,她也没法骑马,王楠只有扶着她。两个人一路经过豫让桥。左苍狼扶着桥栏杆,开始狂吐。王楠替她顺着后背,说:“要不要紧?前面有家医馆,末将给您找个大夫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走啊,我们找个大夫,再喝两杯!”

    王楠哭笑不得,说:“您真的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怒了,说:“现在你知道我不能再喝了?我喝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我呢?”王楠冤,刚要说话,又听她说:“那你怎么不让你的王后娘娘喝呢?”

    王楠惊住,左苍狼推开他,悻悻地说:“说得那么好听,最后还不是陪你的王后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之后,又开始吐,王楠轻轻拍着她的背,什么也不敢说了。她吐完之后,顺着白玉栏杆滑坐在地。王楠蹲在她面前,说:“走吧,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摇头,说:“不要,我不走,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的头抵过来,靠在他肩上。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刚毅果决的人,露了一点女儿态,王楠有点心软。他一动不动,就任她靠着,说:“以后都不让你喝了,我都拦着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没说话,两个人靠了一阵,突然有马蹄声渐近。王楠转过头,却见一辆马车行过来,停在二人身边。王允昭从车上下来。王楠一怔,王允昭见二人,也是一怔,赶紧过来,把左苍狼扶起来。

    左苍狼甩开他的手,说:“不要你扶,走开!”

    王允昭笑着说:“将军是真醉了,陛下有些不放心,若是得知将军独自回府,必要责备老奴办事不周了。王将军先回去吧,老奴送将军回府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楠张了张嘴,最后出口的是:“那就有劳王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冲他点点头,扶着左苍狼上了马车。王楠站在原地,心里有一种复杂的情绪。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温帅的妻子,也是慕容炎的心腹。如今她的话,再加上深更半夜,王允昭亲自出宫接人。

    她和慕容炎的关系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,不是他一个校尉将军应该沾染的事,他应该装作一无所知,直到永远。马车渐行渐远,最后连车辙声也消失了,他还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左苍狼烂醉如泥,而这时候,伊庐山以东,废太子慕容若正准备翻过山梁,寻找东胡帮助,就传来慕容渊被孤竹所掳的消息。

    慕容若大吃一惊:“怎么会?!父王在白狼河畔停留多日,孤竹王从来没有为难他的意思!”

    藏天齐脸色阴沉,说:“这还用想吗,定是慕容炎不愿陛下返回晋阳城,有意阻挠。哼,他为了稳固他的政权,真是煞费苦心,也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说:“父王偌大年纪,已常有病痛。他就狠心让他这样落在敌国之手!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殿下,他连逼宫夺位的事都做出来了,又岂会在意骨肉亲情、父子人伦!”

    慕容若气急,说:“藏庄主,现在,我们又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如今燕王被困孤竹,只怕是再不能返回晋阳了

    。接下来,慕容炎就会名正严顺地登基为帝。说不定还会尊陛下一个太上皇,以彰孝道。这一招虽然狠毒,却也真是高妙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说:“父王若不能回朝,东胡只怕也不会助我们起兵。如今我们连立足之地都无,还能与他争斗吗?”

    藏天齐叹了口气,说:“殿下,如今不是颓废悲伤之时。只是暂时,东胡一行恐怕只能作罢了。”一个空有燕太子之名的皇子,内外无助,东胡又岂会相帮?

    慕容若突然说:“藏庄主,实不相瞒,之前父王逃出晋阳城之时,国库一些金砖珠宝无法带走。父王将其堆藏于城中一处极隐蔽安全的地方。这是当时大燕最后的家底。如果我们能取出这笔珠宝,说不定能招兵买马,东山再起!”

    藏天齐也是一怔,说: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。只是如今的晋阳城,我们要回去谈何容易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说:“法常寺的方丈雪盏大师之前接应贵庄七位义士暗袭明月台,几乎得手。如今不知道能不能再帮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如今晋阳情形凶险,殿下不宜亲往。说不得只能老夫走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若拱手道:“藏庄主大义,慕容若必将终生铭记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叹了一口气,说:“藏剑山庄身受皇恩,理当如此。”

    当天下午,他命藏歌保护废太子慕容若,自己孤身前往晋阳城。以他的身手,晋阳城哪怕是龙潭虎穴,他要潜入也是不难的。

    他自伊庐山过玉喉关,进入唐县,在伊庐山山脉南脊遇到了一点麻烦。藏天齐这样的人,拥有一个剑客天生的敏锐,他能够感觉到前面的杀气,顿时停下脚步,沉声问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前面灰色的岩石后,缓缓走出两个人,一男一女。男子身材高大,眉高鼻深,是个外族人,右手握剑,一看便知武功不弱。

    然而更引人注意的,是他身边的女子。那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漂亮这个词,用在她身上,并不确切。她身上有一种张扬跋扈的气质,轻狂而骄傲,如同宝剑出鞘时,神挡杀神的锋芒。

    藏天齐几乎瞬间就把目光移到了她身上,他眉锋皱起,突然说:“你是……”那个时候,他突然想起一个人,一个声名在外,却从未真身露面的人:“燕楼主人!”

    “冷非颜。”那个女人开口,每一个字,都有一种刺骨的战意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没有仇恨。只有这种征服一切、脚踏八荒的战意凛冽无比。

    藏天齐缓缓握紧腰间长剑,说:“在交手之前,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冷非颜说:“我也有一件事想请教藏庄主。”藏天齐微怔,就在瞬间,冷非颜的剑挟雷霆之势而来,她的声音在快若疾风闪电的剑风之间,气定神闲:“你们这些正派剑客,是不是每个人废话都这么多?”

    藏天齐来不及回答,剑风起,剑光交缠。冷非颜身边不远处的男子,自然就是巫蛊了。他也没想到冷非颜说动手就动手,有心想要喝止,却终究还是担心打扰她。

    藏天齐这样的人,谁敢在他剑下分神?

    藏天齐与冷非颜交手,五十招之内,就在她身上划出了一道伤口。他虽略占上风,然而心中惊惧却不可言表!这个女子,不会超过二十岁。可是其剑法之快,招式之老辣,简直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自遇见,他绝不会相信,一个未及双十年华的女人,能够在他剑下走上五十招,只受一记轻伤

    。

    可是这是真的。他抿唇,出剑也越来越快。他的剑光成网,很快笼罩了冷非颜,那种密不透风的收网,任何一个人都会心慌意乱。死神渐临的滋味,会令人心生恐惧,然后退缩。

    可是冷非颜没有。她的剑在剑光之中,哪怕无法突围,仍然快若奔雷、稳如山岳!

    巫蛊在旁边,他想帮忙,可是他完全没有办法帮忙。绝世高手的对决,快到眼花缭乱,然而攻防之间,却完美到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时间越久,藏天齐越心惊——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先前的问题,几乎已经不必问。藏锋与藏宵如果死在这个人手里,那就不奇怪了。他几乎咬牙切齿地问:“你是慕容炎的人?”这样的人物,怎么可能一直藉藉无名?

    可是那个人仍然只是笑着说:“你话太多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