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57章 爱情

第57章 爱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爱情 出了栖凤宫,夜风徐徐迎面。慕容炎居然没有半点被扰了清梦的不悦,只是问:“她这次来,又是为了那帮老臣的事?” 王允昭笑着说:“将军没说,不过依老奴看,将军心里,所思所虑,归根结底,还是为了陛下。” 慕容炎冷笑一声,说:“若不是为了这些人,她躲孤还来不及,又岂会几次三番,入宫见我?” 王允昭偷笑,说:“陛下此言,老奴听着有些倒牙。” 不知道为什么,他很喜欢慕容炎提到左苍狼时的感觉。那让他看起来,像一个真真切切的人,会喜会怒,会冷嘲热讽,现在,又学会了拈酸吃醋。而不是永恒不变的温柔以待。 慕容炎一脚踢过去,却也没有真怒,直到行至书房外,看见左苍狼跪在廊下,他才说:“起来吧。深更半夜,又无旁人,你跪在这里干什么。” 左苍狼起身,慕容炎却没有进房,说:“书房沉闷,爱卿既然搅了孤的好梦,就陪孤走走吧。” 左苍狼松了一口气,她也不想跟慕容炎独处一室。两个人顺着深深宫闱,踏月而行 。慕容炎走在前面,夏风撩起他黑色的衣袂,人若乘风。 左苍狼垂下视线,不去看他,说:“昨夜廷尉夏大人到微臣府上,说了好一通话。” “哦?”慕容炎开始有些感兴趣:“是为了向朝中那拨老臣求情?” 左苍狼说:“有这个意思。” 慕容炎终于有些兴味,说:“你不是一向不说这些的吗?” 左苍狼理所当然地说:“之前不说,是因为觉得陛下不会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感兴趣。经由上次陛下提点,微臣只好事事留心,并且据实以告了。” 慕容炎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半晌一巴掌拍她头上:“还敢嘲笑孤小心眼?” 左苍狼不闪不避,挨了这一下子,说:“微臣不敢,不过这次夏大人献上一策,微臣觉得甚为可行,特意前来禀明陛下。” 慕容炎说:“说。” 月色如霜,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斜斜长长,映在宫墙之上。前行不多远,便是明月台了。左苍狼说:“如今局势安稳,真正令陛下为难之事,不外乎是燕王。燕王乃陛下生父,又曾是大燕君主。无论陛下派谁前往,一旦他未能活着回朝,陛下都难免落一个弑君杀父的千古恶名。 如果陛下清理朝堂,燕王回朝是不足为惧了,但是这些朝臣,一个一个,都是对大燕江山、对慕容氏有所贡献的人。在朝为官几十载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陛下清理这些人,只怕纵然有人理解陛下的良苦用心,却也难免觉得陛下残暴凉德。” 慕容炎冷笑一声:“继续说。左苍狼,你要是今天没有一个完美的对策,自己回去把《虎钤经》抄一千遍。” 左苍狼无言,王允昭说得对,他改变杀害慕容渊的想法,其实是有点受她影响的。是以这时候她提出清洗朝堂也不可行的时候,他难免恼怒。明月台就在眼前,慕容炎拾阶而上,足下是千里明月光。 左苍狼也只好跟上,说:“夏大人昨夜前来,正是为了此事的应对之策。” 两个人一前一后,登上千阶明月台。左苍狼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有说:“燕王现在应该还在马邑城附近,他没有寸瓦遮身,一时也无处可去。而马邑城,临着孤竹和无终,如果他被孤竹人掳去,当然就回不了晋阳,而且也和陛下毫无干系了。” 慕容炎脚步微顿,然后继续前行。左苍狼继续说:“一旦他落入孤竹之手,陛下就可宣布尊他为太上皇。孤竹如今本来就忌惮我们,拿了太上皇在手里,当然不会轻易释放,也不会杀死。最大的可能,就是向我们索取贡奉。而陛下只需要每季为太上皇送去所需器物与用度,以敬孝道即可。” 慕容炎说:“如果孤竹要我们缴纳赎金,赎回太上皇呢?” 左苍狼说:“孤竹畏惧我们攻城,有了这面挡箭牌,不会轻易放人,即使开出赎金,也会是一笔天文数字。陛下一边与其商谈,一边拖延即可。完全不必理会。” 慕容炎说:“这计策,当真是夏常有想出的?” 左苍狼说:“朝中遗臣,虽然不愿伤及旧主,但其实心里还是忠于陛下的。毕竟大燕在陛下治下,不仅洗刷了向西靖俯首称臣的耻辱,新政的推行、赋税的减免,桩桩件件,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。既浴皇恩,也念旧德,只是旧主非明君,良禽不得不择木而栖啊。” 慕容炎说:“父王在马邑城一事耽搁良久,孤竹仍未异动。怎么不动声色地让他们擒住父王?” 左苍狼说:“孤竹现在占领的地方,乃是俞国旧地。陛下忘了,俞国皇帝达奚铖、皇叔达奚琴还在我们手上 。哪怕俞国已经片瓦无存,但微臣想来,他要传个信,找人提点孤竹王几句,应该不成问题吧?” 慕容炎这才点点头,说:“这些事,明日你去办吧。” 说话间,已登上明月台。左苍狼拱手道:“微臣领命。” 慕容炎站在千级石阶之下,向下而望,突然说:“当时封后大典上,刺客行刺。爱卿身中数剑,血撒长阶。”左苍狼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,静默聆听,他说,“当时孤想,若有一天,连你我都心生隔阂了,那么还有谁,是孤能深信不疑的呢?” 左苍狼抬起头,这些天的冷落、猜疑,就这么烟消云散。是啊,如果说,连眼前的这个人,自己都会怀疑,会猜忌,那么这一生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? 她轻声道:“主上。”声音已谙哑。 慕容炎带着她,入了明月楼。楼中有瑶筝,他将筝至窗前,明月入窗棱,他说:“长夜无眠,孤为爱卿鼓筝一曲。” 左苍狼表情有些微妙,但见慕容炎已经坐下,只好肃手而立。 山风徐来,月照明月台。慕容炎双手抚筝,正是玉柱扬清曲,声随妙指续。待一曲终了,慕容炎问:“弦琴雅意,也算不负良宵。爱卿可知此曲何名?’ 左苍狼表情怪异,憋了许久,说:“微臣……听不懂。” 慕容炎愕然,许久,笑得抚倒雁柱,俯倒于筝弦之上。 好不容易他笑完了,左苍狼说:“夜深人静,既然正事已毕,陛下是否回宫歇息?” 慕容炎招手说:“过来。” 左苍狼走到他面前,慕容炎随手拖过一张春凳,让她坐在筝前,握了她的手,说:“乐律有五个音阶,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,此筝十二弦,每一个弦都有一个音阶……” 他握住她的手,用她的指尖去拨弄筝弦,他的手修长温柔,在无垠月光之下,有一种近乎圣洁的光辉。他说:“感受一下,每根弦都会说话。” 左苍狼轻轻拨了一下,弦声幽幽,慕容炎轻声说:“别用臂力,用指尖……轻轻的……温柔地拨动它们……每一首曲子,都是乐师与乐器的对话。所以它们能感受乐师的内心。” 左苍狼轻轻拨动筝弦,乐器是否懂乐师她是不知道,不过筝音和月色,其实那意境很美。 他的声音,自耳后传来,轻轻柔柔,有一种微痒的刺痛。她忍不住抬起头,唇瓣划过他冷俊的脸颊。气氛顿时暧昧不堪,空气中都是令人酸楚的缠绵。 这世上有些人,我们都知道应该放下。但是又怎么放得下? 于是耗尽一生呵,宁愿朝生夕死,存在于与他眼神交汇的刹那。 不知不觉,天便亮了。到了快早朝的时辰了,王允昭不得不进来催促。慕容炎起身,发现自己竟然陪着她,弹了半夜筝。他喜欢呆在左苍狼身边,她在他身边的时候,几乎毫无存在感。 这让他觉得自在,如同自己和自己在一起,足以暂忘孤独。 早朝之上,姜散宜脸色不好看,封平传来消息,称昨夜左苍狼深夜进宫,惊起圣驾。而慕容炎非但没有治她之罪,反而跟她在明月台,鼓筝至天明。 朝上,慕容炎又绝口不提关于明月台一案的审结之事。只是过问了新政的推行,以及督促察举,令各地选拔更多人才入朝。 姜散宜看了一眼左苍狼,目光阴晴不定 。 及至下了朝,左苍狼去找达奚琴。达奚琴悠闲,最近唯一的事,就是教导温以轩和温以戎。 见左苍狼过来,他倒是迎到府门之外:“左将军大驾光临,蔽府简直蓬荜生辉。” 左苍狼说:“瑾瑜侯又取笑了,愧煞我这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。” 达奚琴也笑出声来,不绕弯子了,直接问:“左将军这次前来,是有何事要交待?” 左苍狼将慕容渊的事与他说了,又提了对孤竹王进言的事。达奚琴听完,点头道:“这个不难,只要有人传递消息,我在俞地要找个劝说孤竹王的人,还是可以的。” 左苍狼拱手:“有劳瑾瑜侯。” 达奚琴摆手,说:“前些日子,我无意觅得一坛好酒,今日贵客上门,不如就让我请将军共饮一场吧。” 左苍狼乃武人,没那么矫作,直接就说:“本来先生纡尊降贵,出任温府西席,怎么也应该我宴请先生。但谁让先生有好酒,而我没有。那小女子就不客气了。” 达奚琴哈哈一笑,拂衣拱手,请她入席。 慕容炎开始大肆筹备迎接慕容渊回朝的事,并诏告天下,迎回慕容渊之后,他将还政于燕王。 大燕百姓大哗,未几,无数民众祈愿,不同意还政于燕王。朝中官员三缄其口,这朝堂哪个不是人精一样?谁都明白,如果他真的还政于燕王,他必然性命不保。 慕容炎这样的人,会把自己的性命荣辱,双手交到别人手上,让人决断吗? 再说了,如果他真的有心退位,他先前惩治旧臣是要做什么? 是以朝堂之上,大家虽然也竭力挽留,但都是做做样子。 几日之后,慕容炎任姜齐为郎中令,派他领兵前往马邑城,护送慕容渊回朝。 大燕百姓情绪日渐激烈,民众并不在意谁当皇帝,只要这天下安稳太平。而慕容炎在位时间虽短,然而无论文治武功,都可见乃明主风范。他恋栈权位,百姓一边感念其政事清明,一边却还是觉得他毕竟是逼宫夺位,摆脱不了一个乱臣贼子之名。 而当他要退位的时候,更多人开始念及他的恩德。 然而不管百姓如何看,姜齐仍然带着兵士,从晋阳城出发,一路前往马邑城迎接慕容渊了。 军队行至途中,突然传来消息——孤竹王突然派兵,擒获了慕容渊。大燕百姓大哗,慕容炎随即立刻命典客与孤竹交涉。孤竹果然开出了一个天大的数目,让大燕赎回慕容渊。 慕容炎当然不能答应,但是为了不让孤竹觉得擒获慕容渊是无利可图的事,也为了对外彰显孝道,他派人送了一笔金银器物至孤竹,以免孤竹苛待慕容渊。 既然慕容渊被孤竹所掳,当然就不可能再临朝执政了。在甘孝儒与姜散宜率领朝臣共同谏言之后,慕容炎正式登基为燕王。同日,遥尊慕容渊为太上皇。 那一日,朝臣聚于明月台,可谓普天同庆。薜成景拄着杖,远远地站在唱经楼下,摇头叹道: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诸侯。这个人费尽心机,步步为营,不但窃国,还要留一个百世芳名。” 他儿子薜东亭搀扶着他,说:“父亲如今已然不在朝,这些事,就不要提了吧。” 若不是慕容炎怜他老迈年高,无人照抚,只怕薜家人现在还在狱中 。如今虽为布衣,至少性命无忧。 薜成景顿了顿拐杖,看着街上张灯结彩的百姓,说:“为争帝位,他竟然丧心病狂,眼看自己君父落入外邦之手。人伦丧尽,天家蒙羞。可笑世人竟都被他蒙蔽,这世间岂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……本是毕舍遮,却披菩提衣。魂堕修罗地,俨然载道行。” 薜东亭左右看了一眼,轻声说:“父亲!街上人多,咱们早些回去吧。” 薜成景点点头,任由长子搀扶着,穿过狂欢的人群。爆竹声声,百姓欢腾,如贺新岁。 也就是正式承继燕王大位的当天,慕容炎按照惯例大赦天下。朝中被定罪的旧臣,纷纷开释,放归故里。 到此,朝中老派大臣渐渐势微,只余甘孝儒、姜散宜两党,以及左苍狼一系的武将三足鼎立。 当天夜里,宫宴之上,丝竹声声。平时衣冠严整、极重仪表的大人们纷纷开怀痛饮。谁都知道,在这样的场合,越是狂欢,越能表示对新主的忠诚。 慕容炎也不可避免地喝了些酒。军中袁戏、郑褚、诸葛锦等老将俱都返回,王楠、许琅、袁恶等也都在列,不喝是不行的。尤其是老臣都被肃清,而军中温砌旧部仍然掌权。 若是有所偏向,只怕引得他们心中不安。 姜碧兰是不善饮的,她只是坐在凤座上,时不时打量一下左苍狼。慕容炎与袁戏等人说话,左苍狼当然全程陪同,毕竟如今朝中未设太尉,军中还是她官衔最大。 慕容炎清洗前朝没有引起军中恐慌,也正是因为她仍然风头正劲。温砌旧部与左苍狼一直亲近,对她的兵法智计和人格品行都一惯信服,慕容炎给予她的宠爱与信任,就是军方的定心丸。 袁戏等人都是武人,武人话少,论交情就是喝酒。慕容炎与他们几番对饮,樽中酒尽,他左右一顾,毫不在意地倾过左苍狼的杯盏,倒了半盏酒,与袁戏对饮。 姜碧兰如被电击,整个人都惊住,许久之后,一股寒意从内而外,慢慢席卷了她。 身边宫女彩绫见她脸色不对,轻声唤:“娘娘?娘娘?可是哪里不舒服?奴婢这就去唤太医!” 姜碧兰抓住她的裙裾,许久,轻轻摇头。她脸色慢慢惨白,樱唇紧咬,如同忍痛,彩绫吓坏了:“娘娘?您不要吓奴婢啊!” 姜碧兰说:“请姜相至殿外桂花亭中一聚,就说许久不见,本宫思念亲人。” 殿外正是八月盛夏时节,桂花的香气飘飘浮浮,笼罩了华筵。 姜碧兰缓缓出了殿门,后服的衣摆曳地,华丽也连累赘。桂花亭中,姜散宜已在等候。他对自己这个女儿,虽然也有不满,但是姜家有今日的盛景是依靠谁,他心里有数。 姜碧兰缓步步入亭中,身边只有绘云和画月两个心腹相陪。姜散宜上前施礼:“王后娘娘。” 姜碧兰眼眶微红,八月盛夏,暑气仍盛,然而人心却如荒草生雾霭,寒凉一片。盯着他的眼睛,问:“陛下跟左苍狼……一直就在一起吗?从他未夺王位开始?” 姜散宜不躲不避地回应她:“你问这些干什么?” 姜碧兰牙根紧咬:“告诉我!” 姜散宜深吸气:“兰儿,他们几时在一起,有什么关系?不管她什么时候接近的陛下,你现在都是大燕皇后。你已经是皇后了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你首先要做的,是巩固自己的家族,培植自己的心腹。稳定你在宫中的地位。而不是旁敲侧击,去探听陛下的过往曾经 。” 姜碧兰眸中眼泪摇摇欲坠:“他们早就在一起了,对不对?” 姜散宜近乎漠然地答:“对。” 姜碧兰捂住嘴,眼泪打落在手背:“所有人都知道,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。傻傻地相信,他承诺的爱情。” 姜散宜说:“你本来就不该信。我以为经历了废太子的事,你起码会成熟一点,但是你根本一点都不明白。你不明白王后这个位置,本就是一条有进无退的路。成则母仪天下,败则尸骨无存。” 姜碧兰面色雪白:“他既然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,为什么为我起兵夺位?为什么要迎我回宫?为什么废黜六宫,给我一个三千宠爱独一身的梦?” 姜散宜冷冷地注视她:“你开始思考了,这很好!如果你非要我说明白的话,那么我们就来想一想,如果他不以夺妻之恨起兵,废太子与太上皇纵有万般不是,到底是他的君父、王兄!他用什么理由起兵?” 姜碧兰退后几步,靠在朱漆的亭柱上,姜散宜说:“他既然以伟岸深情的模样起兵,如果不立你为王后,岂不是向天下人昭示自己的狼子野心吗?他为什么废黜六宫,因为他根本就不爱任何人,你懂吗,他谁都不爱,所以立谁为后、后宫是否虚置,他根本就不在意。” 姜碧兰靠着亭柱滑坐在地,衣裙逶迤,她捂住脸,指缝间溢出两行月光。她说:“不会的,你骗我。我们从小到大,就只是你争权夺利的工具!你以为,我还会受你摆布吗?” 姜散宜真的用非常怜悯的目光看她:“除了我,谁会一心扶持你?左苍狼手里握着大燕大半兵权,整个平度关、宿邺城、马邑城的军队都归她调度。朝中袁戏、许琅、王楠、袁恶等人,都是她的党羽。 陛下和她偷偷来往,不过是碍着对你的情份!你若不信,只管去找陛下哭诉!一旦捅破这层窗户纸,你看看他二人还会不会有所顾忌!你现在唯一的倚仗,就是陛下的不忍心。只有依仗着这点不忍和旧情,生下皇子,被立为太子,你才真正算是有一半胜算!” 姜碧兰步步后退,姜散宜目光如针,寸寸刺透她的伪装:“你还视我为敌!一个没有父兄和家族的皇后,孤立无援,空有王后虚名,有什么用?” 在炎热的夏热,姜碧兰颤抖得像一片落叶。姜散宜轻声说:“兰儿,天家宫阙之中,爱情没有用。” 姜碧兰抱着双肩,将螓首埋入膝间,姜散宜伸手扶起她,目光怜悯而慈悲:“就算我只把你当作一个工具,我也是你父亲。这一生,你可能当不了一辈子的皇后,但你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女儿。你生来就是和我绑在一起的。你可以认为我不可信,但不会有人比我更可信。 因为唯一希望你荣宠不衰的,只有我。” 姜碧兰喉头哽咽,早已说不出话。姜散宜想了想,最终还是说:“还有一件事,一直不敢告诉你。” 姜碧兰抬起头,姜散宜盯着她的眼睛:“你和废太子……在宫里的那一次,确实有人下药,但不是我,也不是废太子。” 姜碧兰睁大眼睛,死死抓住他的手,艰难地问:“你说什么?”声音几近无声,她形如厉鬼,姜散宜抽回手,手背被划出血痕。他说:“废太子纵然对你有意,然他身为东宫储君,难道不知道奸|淫弟妹的罪过吗?为父就算有心让你嫁给太子,又敢在废太子母子正当得意的时候设计陷害吗?我是顺水推舟,但是个中原由,你自己想一想吧。” 姜碧兰独自站在寒风中,像是失去了魂魄。 姜散宜对她拱手施了一礼,缓缓退出桂花亭。 我可怜的孩子,看看你那可怜的爱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