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56章 扮演

第56章 扮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扮演 当天下午,慕容炎召见姜散宜。姜散宜满以为慕容炎会任命姜齐前往宿邺以西迎回慕容渊。谁知道慕容炎却只字未提,反而说:“孤反复思虑,觉得父王毕竟是孤生身之父,血浓于水,虽然政见相左,然也确实不必痛下杀手。” 姜散宜面色慢慢凝重——是什么,又让他突然变了主意? 他缓缓道:“陛下仁孝,微臣万分敬服,只是万一燕王回朝,只怕又是无尽的事端啊。” 慕容炎说:“这件事,先放一放。上次明月台孤与王后遇袭一事,如今刺客仍在狱中关押。孤决定把此案交给你,你要好好审理,务必将朝中潜伏的逆党全部铲除干净。” 姜散宜心中一跳,他老奸巨滑,哪能不明白慕容炎的意思?当即跪拜道:“微臣领旨!” 及至出了御书房,他眉头仍然紧皱。低着头正自前行,突然看见姜碧兰在宫女绘云的陪伴下缓缓行来。他避到路边,俯首行礼:“王后娘娘。” 姜碧兰点点头,她对姜散宜,态度还是冷淡。姜散宜说:“看来娘娘对微臣,还是有心结。” 姜碧兰却没准备跟他多说,直接向御书房行去。姜散宜叹了一口气,这傻女儿,若是有左苍狼一半的智计,我又何须如此费心。他摇摇头,缓步出了宫。 次日,七名刺客正式移交到姜散宜手里,由他主审,廷尉夏常有夏大人协理 。姜散宜亲自审问了几名刺客,他虽不掌刑狱之事,但是为官多年,这些门道却是有的。 七名刺客在诏狱本就受刑多日,如今意志已薄弱,重刑之下,开始召出了数十位朝中重臣。一时之间,朝堂人心恍恍。 姜散宜很是得意,拿着那纸供状看了许久,突然说:“好像……还少了一个人。” 夏常有早就已经看得触目惊心,他虽然也是老臣,之前也向着薜成景那一派。但是薜成景已经倒了,如今身居府中,无权无职,还是待罪之身。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人头不保。 而姜散宜如今是一品大员,又是国丈,陛下为了他的女儿,至今未纳一妃。这真正的三千宠爱在一身,怎不令人害怕? 他惟惟诺诺,但见姜散宜并没有牵扯他的意思,再不敢多言。只能眼看着狱中主薄颤抖着加上了一个人的名字——温行野。 次日,他将供状呈给慕容炎。慕容炎接在手里,看了一阵,突然说:“看来姜爱卿倒是审案的好手。” 姜散宜说:“陛下谬赞,微臣只是为官多年,也见过不少顽固之徒,前人经验罢了。” 慕容炎点点头,说:“既然如此,按名册抓人细审吧。” 姜散宜立刻道:“微臣遵旨。”正转身要走,慕容炎突然说:“定国公不在朝中多年,明月台修筑之时,他也不在晋阳城。这件事跟他应该没什么关系。想来刺客被刑囚之日,记忆不清也是有的。温府就不必去了。” 姜散宜面色不变,应了一声是。心里却犹疑不定,慕容炎不肯牵连温府,但是谁都知道,他此时最想做的事,就是牵连温府! 他为谁留这三分情面? 等出了宫,郑之舟赶紧过来,问:“姐夫,事情如何了?” 姜散宜说:“通知封平统领,带兵按名册抓人吧。” 郑之舟长吁了一口气,说:“既然陛下同意抓人,说明姐夫这差事办得甚合圣心。姐夫为什么反倒毫无喜色?” 姜散宜看了他一眼,说:“因为我们还有一个强敌,可笑兰儿愚蠢至极,到现在仍然对我不假辞色。” 郑之舟说:“姐夫是说……” 姜散宜缓缓展开那纸带血的供状,最末一个名字,被朱笔划去。 当天夜里,晋阳城灯火高举。十多位重臣被捕下狱。禁卫军在封平的带领之下,二话不说直接抄家。 左苍狼醒来的时候,隐隐听见啼哭骚乱之声。她起身,走到府门之外,但见无边夜色中,许多府邸都盏着火把,不时有马蹄疾驰的声音。她眉头微皱,冷不防身后又有人出来,是温行野。 他站在温府的灯笼下,朝着火光群聚的方向看去,良久说:“是宗正魏同耀魏大人的府邸,这三更半夜,是出了什么事?” 左苍狼说:“我去看看。” 温行野说:“我也去!” 左苍狼说:“去什么去,就一条腿,深更半夜还不安份。” 温行野气结。 魏同耀的府邸离温府最近,左苍狼骑马,不到一刻钟已经赶至。却见魏府门口,禁卫军持刀执戟而立,将整个府门围着水泄不通。有人见她过来,大声喝问:“什么人?” 左苍狼下了马,火把照在她身上,有人认出她,赶紧行礼:“左将军,禁卫军奉旨捉拿反贼,惊扰将军,还请见谅 。” 左苍狼说:“反贼?魏大人?” 兵士说:“回将军,正是。封统领已经入内拿人了。” 左苍狼快步入府,谁都知道她是今上面前的红人,何况她平时无事,慕容炎也经常令她操练禁军。这些兵士还是有点怕她,她要进去,大家也不敢阻拦。 左苍狼进到府中,但见魏同耀的妻儿、奴仆皆跪成一排,有妇人搂着孩子,低声啼哭。 封平正命人给魏同耀和其长子、次子套上重枷。见到左苍狼过来,他也只是略略点头。 左苍狼问:“封统领,他们所犯何罪?” 封平说:“姜大人负责主审圣上和王后明月台遇袭一案,刺客召出同党,内中便有这位宗正魏大人。我也是奉旨办事,左将军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,还请直接去问陛下。不要阻挠我执行公务。” 左苍狼语塞,也没有办法,只得看着禁军将魏同耀一家人押解出去。因着薜成景的前车之鉴,也没有人敢反抗。 魏同耀一家上下三百多口人,在这之前也是晋阳贵族。然而这时候衣衫凌乱、失魂落魄,哪里还有贵族的模样? 左苍狼在府门口站了一阵,眼见封平令人将魏家人押走,又去了另一位大人的府邸。她突然明白了,姜散宜借用审理明月台一案,几乎牵连了朝中所有拥护慕容渊的老臣。 而封平敢来抓人,说明慕容炎同意了。 昏黄的灯亮中,有人大喊冤枉,封平一拳下去,声音戛然而止。左苍狼突然有些心惊。 当天夜里,温府家人除了温以戎这样尚不懂事的孩子以外,几乎没有一人合眼。直到天色将亮了,所有人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错觉。 没有兵士过来封府抓人,在所有守旧派老臣之中,只有温府,仍然无恙。 待天色将亮,左苍狼前去上朝的时候,发现朝中人数几乎少了三分之一。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,朝中人脉素来粘连不清。哪位大人的女儿嫁了另一位将军的儿子之类的事,数不胜数。 魏同耀的女儿便是袁戏的夫人! 如今这些人一入狱,几乎所有人都坠坠不安。只有慕容炎稳若泰山,只是命廷尉夏常有和姜散宜继续审理,务必将反贼俱都擒拿殆尽。 姜散宜出列,拱手应是。若有若无地,瞟了左苍狼一眼。左苍狼出列,说:“陛下。” 慕容炎说:“左将军如果没有军务,就不必多言了。” 左苍狼只能沉默。等到诸事毕,慕容炎宣布退朝,慕容炎便去了后宫。 左苍狼追上王允昭,说:“王总管,我有事想要求见陛下,请总管代为通传。” 王允昭说:“将军,今日娘娘为陛下谱了新的曲子,听说还编了一支舞。陛下说了,今儿个谁也不见。” 左苍狼怔住,王允昭又笑着说:“将军,回去吧。” 第一次,慕容炎拒绝见她。 栖凤宫,姜碧兰确实是为慕容炎谱了一首新曲。琴师奏乐,她作飞天舞。但见华丽的宫殿之中,伊人发髻高耸,裙裾翻飞,悠悠琴声都在她脚下延展 。 她灵巧地旋转,珠玉交击作响,剪水双瞳,俱是述不尽的情丝脉脉。若这世上真有飞仙,也不过如此了。 她眉目若春水,望向座上的情郎。慕容炎面上带着微笑,手握着金樽,但是那一刻,他居然在走神。 他的目光跃过了她,看向别的地方。 姜碧兰心中一跳,不一会儿,但见王允昭进来,在慕容炎耳边说了两句话。慕容炎只是略略点头,眉峰微皱。待一舞罢,姜碧兰借口换衣服,出得殿来,问宫女画月:“方才可是有人求见陛下?” 画月说:“回娘娘,方才左将军来过。但是王总管将她劝走了。” 姜碧兰秀眉微蹙,又是她? 她换好衣服,返身入殿,为慕容炎斟酒。侍奉他久了,她对他的习惯也慢慢了解。知道慕容炎不喜欢与旁人共用杯盏箸盘,哪怕是再亲近的人,他也不习惯。 甚至平时同席之时,也不能去挟他喜欢的菜,若是旁人动过,他便再也不动了。 姜碧兰用公筷为他挟了菜,慕容炎说:“看王后跳舞,真如瑶池一夕,令人不知今朝年岁。” 姜碧兰笑说:“炎哥哥又取笑臣妾。” 那时候,姜碧兰额贴花黄,薄施脂粉,暗香入怀,可令人魂销骨稣。慕容炎将她拥入怀中,说:“一生所求,好不容易拥在怀中,得以温存,又怎舍得取笑呢?” 他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深情而缠绵,仿佛每一个字都发息肺腑、绝无虚言。姜碧兰伸出手,缓缓抚摸他的脸:“炎哥哥……” 慕容炎握住她的手,那五指根根修长,柔若无骨一般。慕容炎放到唇边,轻轻一吻,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又想起当年那一蛊浓汤。 于是这纤纤玉指,再没了任何风情。他不动声色地放开她的手,不是没有愧疚。 多年之后,他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。一切的付出,都用回报去权衡,一切的算计,只为利弊。于是那些陈年旧诺、梦中风月,只有无边的宠爱与扮演的温柔痴情,他还能够给予。 他俯身,亲吻她额间的金箔。 傻孩子,如果这些你要的话,那你都拿去吧。 半个月之后,早朝之上,姜散宜呈上卷宗。 而这时候,朝中十六位重臣受明月台一案牵连下狱,连带家眷、亲故,数千人羁押在案。曾经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的华门盛府,十府九空。朱门上贴着封条,盛夏的晋阳城,不觉酷暑,只有寒意入骨。 姜散宜全权审理此案,仅仅半个月,定十人谋逆之罪,九族株连,三人流放,另外三人丢官罢职,责令即刻遣离晋阳,此后永不录用。 早朝之上,姜散宜呈上案宗,朝野俱惊。慕容炎令王允昭当朝宣读,但是是否依此判决,却未表态。 朝中如今就剩下甘孝儒一党、姜散宜一党,惟一安然无恙的旧臣,只有廷尉夏常有。还有谁,会为这些罪臣说话? 下了朝,廷尉夏常有坐着轿子回府,经过豫让桥,突然看见薜成景。大热的天,他穿着棉衣夹袄,格外惹眼。夏常有忙令轿夫停下,自己下了轿过去搀扶:“薜相!这大热天,你穿得这么厚,看看这一身汗……” 薜成景由他扶着,慢慢走到桥边柳树下的阴影里,缓缓说:“天热也暖不了心寒,不穿厚一点,又能怎么办呢?” 夏常有怔住,薜成景说:“还记得三十七年前,你还是一介布衣 。从令支流亡晋阳。” 夏常有满脸通红,说:“我一直记得,当时我当街卖字,是薜相将我荐至太学,得以举孝廉,方才入仕。” 薜成景摇头,说:“当时我买字是假,早在前两日,便有一人对我说,临街卖字的夏郎,乃贤能饱学之士。若得其时,定是一代良臣。常有,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?” 夏常有愕然,良久问:“是谁?” 薜成景说:“他就是当时还是太祝的魏同耀魏大人。” 夏常有怔住,许久,颤颤巍巍地说:“可是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提过。他……” 薜成景说:“常有,人心纵可违,青天不可欺啊。想想这些年他如何待你,你就忍心,看着他一家老小皆被冠以谋逆之名,腰斩于市?” 夏常有跪下,扶住他膝:“可是薜相,我……我也是出于无奈啊!我夏某为官也有三十余载,几时做过这样的事啊……”话一出口,已是老泪纵横。 薜成景说:“常有,如今还有一条路,你可愿为狱中同僚一试?” 夏常有收住眼泪,良久,双手握拳:“薜相请讲。刀山火海,夏某愿一力为之。” 薜成景摇摇头,说:“刀山火海,不能救命。但是有一个人,或许可以。我并不知,这条路是否可行,但事到如今,也只能赌这个人,还有一丝天良未泯。” 夏常有忙问:“薜相,您说的这个人,是谁?” 薜成景望着眼前的湛湛青河,说:“如今的骠骑大将军,左苍狼。” 夏常有吃了一惊,说:“可……可她是陛下的人啊!” 薜成景说:“所以,我并不知后果如何。常有,你可愿一试?” 夏常有缓缓站起身来,如今慕容炎明显有意清洗朝堂。姜散宜不过是顺其心意。如果他向左苍狼开口,左苍狼转述于慕容炎,他必受牵连。他咬咬牙,说:“身家性命,本就得益于薜相与魏兄,就算肝脑涂地,夏某也无怨悔。” 他上了轿,回到府中,将府中老幼聚集一堂,挨个看过去。夏常有膝下六子三女,女儿都已经出嫁,儿子也已成家立业。如今几世同堂,他跟家人吃了一顿晚饭。 席间诸人语笑晏晏,妻贤子孝,儿孙满堂。他将每个人都记在心中,待一席尽了,方才对妻子说:“我要去一趟温府。” 他与温行野素来交好,家中夫人也不觉得什么,只是给他备了轿,叮嘱道:“天晚了,你腿脚不好,晋阳城又不太平,早点回来。” 夏常有点点头,再看一眼平静的廷尉府,有一种一去不还的悲壮。 温府,左苍狼陪着温行野夫妇和以戎、以轩吃过晚饭,以戎缠着她教自己射箭。最近宫里没有来人宣她,外无战事,她在府中的时候倒是多了起来。 她牵了以戎,正打算走,突然外面有人造访。温行野出去迎接,就见到廷尉夏常有从外面走进来。 左苍狼没有理他,这些旧臣一向把她排挤在外。即使到温府,也不是为了找她。她答应慕容炎,绝不让温行野再参和这些遗臣之事。但是她狠不下心赶他们走。其实温老夫人说得没有错,如果是慕容炎落入慕容渊的境地,她又是否能袖手旁观? 设身处地,她知道不能 。即使他们不来温府,也会让温行野去往别的地方。至少在温府,她还能及时了解动向。 然而这一次,她刚要走,夏常有却突然说:“左将军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 左苍狼怔住,却仍然对以戎说:“去,让哥哥陪你练箭。” 以戎倒也听话,答应一声,自己跑了。左苍狼转身,面对夏常有,问:“夏大人有何指教?” 夏常有走到她面前,突然双膝一屈,跪倒在地。左苍狼一怔,夏常有可也是五十多的人了,这样给她跪下,像什么样子。她知道不能去扶,这一扶定是无穷无尽地麻烦。 但是又怎么能不扶呢? 她叹了口气:“夏大人,有什么事不妨直言,何必如此折煞晚辈呢?” 夏常有说:“左将军,姜相已经为朝中十八位大人定了罪,魏同耀、万楼、秦意贤等大人们,不日就将被押赴刑场腰斩。左将军,魏相所谓的刺客供纸,乃是屈打成招,这些大人俱都冤枉。请左将军救救他们!” 他额头向地上重重一磕,这一下磕得甚重,额上立刻就见了血。左苍狼只有将他扶起来:“夏大人,请先起来说话。” 夏常有说:“左将军,夏某愧对同僚,如今眼看他们蒙冤受屈,而夏某只能袖手旁观,闭口不言。夏某……不如死了干净!” 说罢,又是一个响头。 这时候,温行野也过来,两个人一齐把他扶了起来。夏常有已经磕着头昏眼花,左苍狼扶他到椅子上坐下,说:“夏大人,诸位大人纵然冤屈,可我不过一届武官,实在爱莫能助。大人又何苦这般为难于我?” 夏常有说:“左将军,实不相瞒,如今朝堂之上,除了您,又还有谁能在陛下面前说得上话?又还有谁,愿意为这些为国尽忠几十年的朝臣说一句话呢?到了这步田地,夏某也是明知不可为而为。但如果以我头颅,能换陛下一念怜悯。就请将军取我头颅,去见陛下吧。” 左苍狼说:“夏大人。近几日,我也曾数次请求面圣,奈何陛下闭门不见,我又岂能奈何?” 夏常有再度跪地:“夏某求将军为狱中数千人的性命,再试一次。求将军了!”话落他就要再磕头,左苍狼制止了他。其实姜散宜的供词是如何得来,她心中当然也有数。 就那么巧,刺客供出的每一个人,都是偏向慕容渊的旧臣?一纸供状,几乎将朝堂清理了个干净。 可是慕容炎不愿见她,甚至不愿意她在朝堂之上发声。她这时候过去,无论如何,只要是为这些朝臣说话,必然触他逆鳞。他不见她,反而是一种维护。 可是,又怎能因此便袖手不言呢? 她沉吟半晌,说:“我会再试,夏大人先回去吧。” 夏常有一揖到地:“将军大恩,我等必铭感五内。” 左苍狼没有说话,温行野送他出府。那一夜,夏常有一夜未眠。只怕不知何时,封平便带着禁军前来,拿他一家老小。活了这样多的年岁,第一次明白何为心惊肉跳。 左苍狼趁夜入宫,宫门早已落锁。但是她要进去,禁军还是不敢拦的。夜晚的王宫安静异常,左苍狼派人去找王允昭。王允昭赶来之时还一脸惊诧:“将军,何事深夜入宫?” 左苍狼深深一揖:“王总管,请为我通传一声,我要面见陛下。” 王允昭有些为难:“将军,今儿个天晚了 。您要是没有什么急事,明儿个上朝再议,也来得及。” 左苍狼说:“来不及。”王允昭一怔,左苍狼说:“今天夜里,夏大人前来我府上,为魏同耀等诸位大人求情。上次诸位大人在温府一聚,陛下几乎立刻就得到了名单。如今他过来的事,只怕立刻就会传到有心人那里。朝中一些大人,恐怕是等不到明日了。” 王允昭长叹一声,说:“将军,您不过是武官,这审案子也好,断案也好,与您都没有什么关系。您又何必,非要淌这趟浑水呢?” 左苍狼说:“为了陛下。” 王允昭怔住,左苍狼说:“无论是陛下派人杀害燕王,令他不得返朝,还是清理朝堂,处置燕王遗臣,最终都不免为人诟病。况且诸位大人年纪都大了,半生宦海浮沉,若是这样的下场,未免悲凉。” 其实这些在慕容渊落魄潦倒之时,仍然心念旧主的老臣,与其说是守旧,又何尝不是忠梁? 如果他们都不算忠臣义士,难道姜散宜这样卖主求荣、口蜜腹剑之人,反而算了吗? 王允昭说:“陛下先时,已接受姜相提议,然后又改变主意。将军难道真的不知道,他是为谁回转心意,不肯刺杀燕王吗?陛下的性情,老奴略略能揣测三分,他虽口上不言,但还是觉得如果将军都不赞成的话,当也确有不妥之处。于是他转而清洗朝堂。而这时候,如果将军又出言反对,将军,您想让陛下怎么处置此事呢?” 左苍狼沉默,王允昭说:“将军对陛下,一片赤诚不假。但是总得留一条路给陛下走啊。” 左苍狼抿唇,终于说:“我有一策,可阻止燕王回朝,保燕王平安富贵,亦不损陛下万世英名。燕王若不能回朝,想来陛下也不必再清洗朝堂,当可留诸位大人性命。以免被史官留一个残暴狠戾之名。” 王允昭怔住,良久,说:“老奴这就为将军通传,请将军稍候片刻。” 他转身欲走,左苍狼突然说:“王总管。”王允昭回身,左苍狼冲他深深一拜。他是真正,一切以慕容炎利益为先的人。也是一个受尽冷眼,最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却依旧心怀仁慈的人。 她知道。 彼时,栖凤宫。 夜深了,慕容炎和姜碧兰相拥而眠,红罗帐烛火隐隐,空气中有一种醉人的甜香。然而慕容炎睡不好,他还是不习惯,半夜醒来时,身边躺着另一个人。但是他仍然拥抱着她,有些事次数多了,总会习惯。 意志强大的人,可以控制很多东西,包括自己的喜恶。 他把玩着姜碧兰如墨的青丝,夜幽深而漫长。突然外面有人轻声道:“陛下。” 慕容炎沉声问:“什么事?”纵然压得极低,他还是听出是王允昭的声音。 果然外面王允昭说:“左将军深夜入宫,说是有要事求见陛下。” 慕容炎放开姜碧兰,翻身坐起。姜碧兰睁开眼睛,不知道为什么,王允昭的话里,有个人她听得特别清晰。她脸上带着笑,说:“陛下,天都这样晚了……”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慕容炎已经穿衣起身,说:“她深夜入宫,当是确有要事。孤先过去看看,你继续睡。”说罢,温柔地替她掖了掖被角。 姜碧兰后面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,眼见王允昭进来,服侍他穿衣,两个人匆匆出了栖凤宫。 姜碧兰睡在香衾软榻之中,双手却慢慢握紧——那个女人,深更半夜,从她榻上叫走了她的丈夫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