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55章 质问

第55章 质问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质问 次日,早朝之后,王允昭亲自过来相请,让左苍狼前往御书房单独见驾。左苍狼单独见慕容炎也不是一次两次,当即就跟在王允昭身后,行往御书房。 王允昭突然说:“将军可知,陛下这次召见将军,是有何事吗?” 左苍狼微微一怔,说:“是为了昨夜诸位大人前来温府一聚的事吗?” 王允昭说:“将军聪慧,既然将军知道陛下担忧之事,可有想好如何对答吗?” 左苍狼说:“温氏已无人在朝,定国公不过一赋闲旧臣,无权无势,空有一个定国公的虚衔。就算旧臣聚集于府上,陛下又有何担忧之处呢?” 王允昭说:“将军,温氏还有人在朝啊。不仅在朝,而且手握重兵,在军中说一不二、权倾朝野啊!” 左苍狼这才惊住,停下脚步,缓缓凝视他:“王总管这是何意?” 王允昭叹了一口气:“将军,老奴虽然是个六根不全之人,但也看得出,将军对陛下用情至深。而且本来也曾陪伴过陛下。老奴想问将军一句,如果陛下愿许将军妃位,将军可愿与陛下再续前情?” 左苍狼说:“王总管,我是个武人,沙场排兵,头脑还算清醒。但说话做事,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。有话请直说。” 王允昭说:“如果陛下愿不顾一切,许将军一个妃位。将军是愿意陪在陛下身边的,不是吗?” 左苍狼随手折了一枝桃花,说:“我想会吧。” 王允昭说:“这就对了,将军既然愿意陪伴陛下,又不是计较名份之人,将军为什么就不能顺着陛下?而非要分出一个楚河汉界呢?” 左苍狼徐徐向前走,落英盈衣:“因为如果那样的话,我会不敢直视王后娘娘的眼睛。我会觉得,我在分享属于她的恩宠和……和爱情。” 王允昭说:“将军,王后在后宫,您在前朝。这事儿如果陛下不提,老奴不提,您也不提,她又如何会知晓?” 左苍狼说:“我自己知晓,便是日月神灵都知、万世人心皆晓。我意已决,总管不必再劝。” 王允昭再次深深叹气,说:“将军,您如今权势滔天,然而温氏旧部毕竟忠于旧主,薜成景一党不会助你却反而有落井下石之忧。而您救出薜相,早已与姜相生出嫌隙。甘大人一向望风而动,将军啊,您若再不拢络住陛下……烈火烹油,看起来风光无限,一旦火焰烧身,只怕将是焚身化灰之局啊 。” 左苍狼盯着他的眼睛,说:“总管这话,虽然是极尽善意,但是我听不明白。” 王允昭没有再说话,左苍狼说:“我十六岁跟随主上,从主上势微一直到他君临天下。主上洞观世事,难道臣子忠义,还需要向君主自荐枕席以明心志吗?” 王允昭说:“将军啊。”左苍狼没有让他再说下去:“王总管,无论我在哪里,身处何种位置,我待主上,永远赤诚。若这一腔忠心他仍不信,便可拿刀剖了去!” 王允昭赶紧说:“将军这是说得什么话,倒是老奴一时多嘴,惹恼了将军。老奴该罚,老奴该罚!” 左将军说:“哼,我看这御书房,我也是不必去了。” 王允昭说:“我的将军!这时候可万万使不得小性子!快走快走,陛下还在候着您呐。” 及至到了书房,左苍狼下跪叩拜。慕容炎搁了朱笔,抬起头来,说:“这是谁惹着你了?到我这里,还一脸怒容。” 王允昭赶紧说:“老奴多嘴,闲话几句,倒是惹恼了将军。请陛下责罚。” 慕容炎失笑,说:“那是应该责罚,眼看孤这骠骑大将军伤势刚刚痊愈,你便又上前气她。若再气出个好歹来,岂不是要累得孤王三军无人?” 王允昭连连躬身,左苍狼说:“总管取笑了,总管待我们一如长辈,我岂敢跟总管置气。” 慕容炎也是一笑,说:“起来吧,这几日琐事繁多,你又抱恙在身,少来宫中行走。再不召你过来见见,只怕我们之间,倒是要生疏了。” 左苍狼站起身来,慕容炎复抬起头,两个人四目相对,他终于搁下奏折,伸出手说:“过来。” 左苍狼走到他面前,他握住她的手,那宽厚温热的手心包裹住双手,左苍狼一僵,缓缓挣开了他的手。慕容炎说:“你就没什么话可对我说的?” 左苍狼不明白他是想问什么,低垂着头,肃手而立:“微臣所奏,早朝之上已经言明。并无需要私下奏报之处。” 慕容炎点点头,说:“听说昨夜,温府门庭若市,热闹得紧。怎么不跟我讲讲,是怎么个热闹法?” 左苍狼知道他要问这件事,只是说:“陛下,昨夜是有几位大人前来温府,想来也是为了询问燕王一事。微臣想,定国公已然赋闲在家,身无一官半职,顶多也就闲话几句罢了。是以并未列席。” 慕容炎说:“闲话几句?你身为孤王的骠骑大将军,有人聚集在你府上,商议谋逆之事!你居然认为只是闲话几句?你让孤从别处,得到这些人的名册!” 左苍狼跪在地上:“主上!” 慕容炎没有让她起身,从这个角度看下去,她的五官少了那种刚毅果决,有一种少女的清秀温婉。慕容炎伸出手背,缓缓摩挲她的脸颊。左苍狼缓缓侧过脸去,避开了他的手。 慕容炎说:“你知道这一刻,孤心里在想什么吗?” 左苍狼垂下头:“微臣不知,请主上明示。” 慕容炎说:“我在想,如果我许你一个妃位,你是否愿意,留在后宫,永远陪着我?”左苍狼一怔,抬起头来,慕容炎的目光渺远深幽:“如果可以的话,你愿意吗?” “我……”左苍狼再开口时,只觉得字字艰难。怎么会不愿意,那是不知道作过多少次的梦呵。可是……她说:“可是微臣如今,已是温帅遗孀的身份 。陛下夺取天下,向天下人昭示对王后的一往情深。转眼间,却纳亡臣之妻为妃。无论于情于义,都对陛下毫无益处。再者,王后对陛下亦是深情不移,若是陛下当真纳妃,只怕也会令她伤心。” 慕容炎说:“所以,你其实是愿意的,对不对?” 左苍狼再度沉默,慕容炎说:“如果你愿意,又并不在乎名份,为什么你要一直躲避我?” 王允昭耳听二人说得,已变成了私话,赶紧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,不仅带上了门,更将守门的内侍俱都遣了开去。左苍狼说:“因为那样的话,我会生出无边妄念,当主上在人前与王后娘娘恩爱携手的时候,我会伤心。” 她抬起头,眸子里盛开了团团灯花:“对于求而不得之物,纵然朝思暮想,我终究可以忍住。但是主上难道就忍心,让我置身于不可见光的阴影里,愧疚、哀怨,一生自苦自怜吗?” 慕容炎缓缓收回了手,左苍狼说:“其实陛下这番话,在微臣来时,王总管已向微臣提过。” 慕容炎说:“他怎么说?” 左苍狼说:“王总管说,烈火烹油,纵然表面风光,一旦引火烧身,却也是焚身化灰之局。所以微臣无论如何,应该络拢住陛下。” 慕容炎眉峰皱起,左苍狼说:“现在房中并无旁人,有些话,属下也可以直接请主上示下。”慕容炎饶有兴趣,生平第一次,有人这样委屈、愤怒却又深信不疑地质问他。这……就是推心置腹吗? 他说:“你问。” 左苍狼问:“主上怀疑属下对主上的忠心了吗?” 她问这话的时候,抬头仰视他,眸中光点如星辰。慕容炎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冲动,他想就这么压住她,撕开她的衣服,尽情享用她,听她辗转反恻、哀声不绝。 这种情绪来得毫无道理,他以为,自己早已失去了欲|望。在这之前,无论是左苍狼还是姜碧兰,他都接受,但只是接受,从未渴望。 他靠在椅背上,些许欲|望的冲撞,虽然令他有些意外,却不足以影响他。他徐徐说:“不过是王允昭几句话,他虽言语有失,但也是好意。你倒是气势汹汹,跑到孤这儿发脾气。还要孤王给你赔礼道歉啊?” 左苍狼不说话了,她不信慕容炎会怀疑她的忠诚。如果委身作陪,只是一种笼络,那么这么多年刻入骨血的爱恋,到底算什么? 她面色泛红,慕容炎伸手在她脑门上一弹,说:“起来啊!你还真等着孤王给你赔礼呢?” 左苍狼站起身来,眼眶微红,慕容炎说:“孤一句话没说,你自己先委屈上了。古人诚不欺我,真真是惟女子与小人难养。”左苍狼垂下头,又不说话了。慕容炎说:“定国公年老,温氏又满门忠烈。孤王无论是看在温帅对你的教导栽培之恩,还是看在大燕将士忠魂的份儿,都是想要给他一个富贵安稳、善始善终的。但是你在温府,也要劝诫一些,孤的忍耐也是有限的。” 左苍狼复又跪下,道:“微臣一定劝阻家翁,绝不再与燕王之事沾染任何瓜葛。” “家翁?”慕容炎冷笑,说:“你倒是真护着他。” 左苍狼说:“微臣是护着他,”慕容炎面色转阴,她又说,“更护着主上的千秋英名。” 慕容炎气笑了,说:“就你这张利嘴!”说完伸出手,在她嘴上轻轻一掴,起手极重,落手却极轻,那温润柔软的唇在他掌心轻轻摩擦,细滑又充满弹性。 电光火石的交错,左苍狼两颊生霞。而那种古怪的欲|念,又再度纠缠了他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