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53章 争执

第53章 争执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五十三章:争执

    彼时,慕容渊跟废太子慕容若还在宿邺一带,本来是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趁虚而入的机会。但是西靖撤兵之后,孤竹也退回了自己的小泉山。他不过剩不到一万的残兵,万万不能成事。

    藏天齐一直跟在慕容渊身边,上次的七名刺客,都是他的得意弟子。如今七人身陷诏狱,生死不明。恐怕是再也救不得了。藏剑山庄经此一败,实力大减。

    如今除了他,也就剩藏歌还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而藏锋、藏宵悄无声息地消失,他也明白慕容炎背后肯定还有什么未知的势力。他心头笼罩着阴云,只是劝慕容渊:“陛下,现在朝中已是尘埃落定,陛下不如带着太子,暂时离开大燕,寻求外邦之助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几番劝说孤竹和西靖出兵不成,眼看战机流逝,一时之间也有些颓然,说:“可是如今放眼诸国,又有谁会真心助我呢?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陛下何出此言?朝里朝外,偏向陛下的忠臣义士还是很多的,法常寺……”他提到这里,终于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慕容渊说:“逆子可恨,想来当时若温砌未败,孤王何至如此!”

    慕容若站在一边,说:“父王,毕竟温帅已经不在了。我们还是筹谋眼前吧。”慕容渊看过去,问:“你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慕容若说:“慕容炎一直向天下人宣称,他起兵叛逆,只是为了诛杀我和母后。如今母后已经惨死于他的屠刀之下,如果父王带着儿臣首级大张其鼓反回晋阳,他到时候又当如何封天下人之口?”

    慕容渊一怔,说:“这是什么话?我身为汝父,又是一国之君,岂能以亲生骨肉的首级向逆臣叛党议和?”

    慕容若还没开口,旁边藏天齐说:“陛下,依草民看来,太子殿下这话倒不失为良策。慕容炎起兵,从未说过是逼宫夺位,一直还是尊您为燕王。他自己不过是代王。是以百姓朝臣才被他的伪善的面孔所迷惑。如果陛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晋阳,则他不得不让位于您。至于太子殿下的首级嘛,也并不是一定要以殿下人头献上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想了想,说:“可你们相信,他起兵造反,真的不是奔着王位而去的吗?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陛下请想,这些日子以来,他有没有办法擒杀我们?”

    慕容渊怔住,以前他认为慕容炎没有向他动手,是因为慕容炎没有这个实力。但是几战下来,他也开始怀疑,慕容炎一直逼得他东逃西蹿,却一直没有得手。真的是因为实力不济吗?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陛下,他多次放过陛下,乃至于不肯杀死太子,其实就是因为一旦太子遇难,他再将没有借口逼迫陛下。”

    旁边慕容若恍然大悟,说:“当初方城城破,我潜回宫想要接走母后。但是母后已经服毒,又遇上慕容炎和左苍狼入宫。我不得已避于梁上,母后死时,忍不住垂泪。当时左苍狼明显有所察觉,却未抬头。儿臣一直百思不得其解,却原来这帮逆党就是想要留着儿臣,让父王不能妥协!”

    慕容渊说:“这逆子,只恨当初孤王心软,未曾看出他的狼子野心!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陛下息怒,既然事已至此,草民为陛下准备一颗人头,保管慕容炎看不出真假。陛下可以谎称已经诛杀太子,迫他交出皇位。但是这件事,一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,以免他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沉吟片刻,说:“如此一来,若儿该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藏天齐说:“草民会随太子再次游说诸邦,寻求外力之助

    。如果慕容炎迫于压力退位,陛下登基,想来外邦也会有人肯相助于我们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眉头紧皱,又沉吟了一阵,说:“如此,太子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跪地一拜:“陛下放心,草民必将誓死保护殿下安全,不负陛下重托。”

    慕容渊把他扶起来,说:“真是临到山穷水尽之时,才明白何为侠肝义胆。藏爱卿,若有朝一日,朕有重夺河山之时,定不会亏待藏氏一门。”

    藏天齐又拜了一拜,慕容渊命人取来纸笔,开始拟写诏书。

    晋阳城,左苍狼自回宫之后,就一直住在温府。偶尔宫里会送来许多药材补品,然而不管王允昭派来的人如何暗示明示,她再也不肯入宫。只称伤势未愈,卧床不起。

    这一日,连太医都说她可以下地行走了,她没了理由,只好前去上朝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日,朝中出了一件大事。一直流离在外的燕王慕容渊突然发罪己诏,称自己“偏用文臣、闭塞视听”,以至受闻纬书蒙蔽,错判杨继龄一案,又因慈父心肠,不忍责罚废太子,以酿此宫闱之乱。如今回首往事,如大梦初醒。遂发罪己诏书,传播天下,咸使知闻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,诸臣皆是一片静默。如果老丞相薜成景还在,想必大家一定会据理力争,要求慕容炎迎接慕容渊回朝。但是现在薜成景的前车之鉴在那儿摆着。

    他自己虽然暂居旧宅,然而老妻惨死,几个儿子至今都还在狱中。谁敢步他后尘?

    但是也没人敢进言让慕容炎置之不理,慕容渊在位之时,虽然懦弱偏安,但毕竟二十几年以来,文用薜成景,武用温砌,总算也用人得当。

    纵然懦弱偏安,但为人臣子的,又怎么能擅自议论君主的过失?何况这时候一旦开口,日后在这帮老臣眼里,无论如何也脱不了乱臣贼子的骂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