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49章 情话

第49章 情话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情话 然而左苍狼一直没有班师,她在马邑城停留半个月之久,用马邑城掠得的粮草,维持大军用度。``し 一日两日,并没有什么,但是几日之后,朝中便开始议论纷纷。姜散宜说:“陛下,左苍狼明知国库空虚,粮草来之不易,却迟迟不肯班师。如今已延误半个月之久,明显是居功自傲之意!看来陛下若不封赏,她是不会回朝了。” 这话一出,薄正书等人互相望望,眼中都现讶然之色。 尽管派系不同,薄正书还是说了一句:“姜丞相,左将军刚刚大胜西靖,并且夺得马邑城。为我大燕出了一口恶气。如今虽然延误了几日,您说这话,还是过于言重了吧?” 姜散宜看了他一眼,说:“我不过陈述事实,有何言过之处?” 眼见二人又要争起来,甘孝儒说:“陛下,左将军迟迟不定班师日期,确实有异,是否从朝中派一位监军前往?一来明白情势,二来,也能准确传达圣意啊。” 慕容扫视了一眼众人,许久,说:“她既不肯班师,自有停留的道理。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。慌什么。” 姜散宜一怔,其他大臣还想说什么,慕容炎说:“姜丞相。” 姜散宜赶紧跪倒:“微臣在。” 慕容炎说:“你身为丞相,又是国丈。无凭无据,公然诬陷从一品的同僚,你可知罪?” 姜散宜吃了一惊:“陛下!”待要分辩,但是抬头一看慕容炎的眼神,他立刻道:“微臣知罪!微臣日后定谨言慎行,望陛下恕罪!” 慕容炎说:“如此便好,朕念你无心之失,就罚俸半年吧。” 姜散宜以头触地:“微臣谢恩!” 朝堂静默无声,慕容炎沉声说:“既然诸位爱卿已经无事禀奏,便都退了吧。” 王允昭高声道:“退朝。” 姜散宜走出殿门,满头都是冷汗。郑之舟跟在他身后,悄声说:“姐夫,姐夫不过说了句真话,陛下缘何不顾颜面,当廷降罪啊?” 姜散宜匆匆往外走,说:“闭嘴,不要多说。” 甘孝儒跟着身后,也同样捏了一把汗——这姜散宜是怎么看的风向,差点让自己也跌进了这坑里。 只有薄正书等人眉头微皱——历来武将与君主之间的关系最是薄弱。似慕容渊与温砌这样的君臣已是少有,如今看来,慕容炎待左苍狼的信任,竟也不亚于此。 宫中,姜碧兰正在烹茶,绘云进来说:“娘娘,今日朝堂之上,丞相不过略提了一下左将军居功自傲,拖延时日不肯返朝的事,便被陛下斥责了一番。听说还罚了半年俸禄。” 姜碧兰一怔,问:“左将军,是左苍狼吗?” 绘云说:“这朝中除了她,还有哪位左将军这么大架子?眼看捷报发回晋阳都半个月了,她一直按兵不动。也不拟定班师的行程。我们家相爷就说莫非她是在等待陛下的恩赏吗?陛下就降罪于他。” 姜碧兰说:“陛下可是已经下朝了?王允昭有没有派人过来通知?他会过来吗?” 绘云说:“没有,也不知道陛下会不会因着相爷的事而余怒未消。” 姜碧兰说:“父亲为官多年,一向谨慎,为何今日朝堂之上会说起左苍狼的不是来了?” 绘云说:“这奴婢就不得而知了。” 姜碧兰说:“那就别管他了,反正陛下也只是罚了他半年俸禄,也没什么。” 当天夜里,慕容炎正在书房,外面突然有人冲进来。王允昭正要上前阻拦,见是王楠,不由放了他进来。慕容炎抬起头,一见是他,不由便站起身来,问:“什么事惊慌成这样?” 王楠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说:“陛下,左将军旧伤复发,为了诱敌,在白狼河上又中了任旋一箭。我们杀入马邑城之后,她就一直卧病不起。然而我们向晋阳城一共送了三次急报,都未得陛下回复,将军命末将星夜赶回,面见陛下禀明情况!” 慕容炎缓缓坐下,问:“左将军伤得很严重?” 王楠说:“回陛下,非常严重!末将走的时候,左将军已不能执笔,是以手书是由参军代写。” 慕容炎飞快地拆开信件,上面写:“未得陛下回函,想必先前急报已落入有心人之手。如今敌虽暂退,然贼心不死。一旦微臣重伤之事传出,必然卷土重来。则数日战果,毁于一旦。是以微臣会继续驻留马邑城,只赌敌邦疑为诱敌之计,不敢冒进。” 信尾没有落款,却夹了一枚平安扣。 慕容炎看了一眼王楠,说:“你先退下吧。” 王楠说:“陛下!如今宿邺城初初收复,马邑城更如同一座空城。将军独守空城,退不能退。但是若一旦被敌人识破,只需万余人攻城,则马邑城必失。将军重病在身,已是行走不能,到时候如何自保啊?还请陛下立发救兵,前往马邑城支援,救出将军才是啊!” 慕容炎说:“孤心里有数,下去!” 待王楠走了,王允昭这才说:“陛下,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 慕容炎把急报扔给他,他看完之后,也是瞠目结舌:“陛下!”那座刚刚易主的马邑城,如今城防比纸更薄。屠何、孤竹、西靖,任何一方势力,只要轻轻一捅,就会破裂开来。 如今三方都临着马邑城,西靖大军未远,孤竹虎视眈眈,屠何也垂涎三尺,想要来分一杯羹。 而左苍狼旧伤复发,更添新伤,她就这样,在这座孤城之中,不动声色驻守了十五天。 这时候最着急的当然是慕容渊和废太子慕容炎了。二人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,正努力游说三方出兵。慕容渊在朝中旧人不少,虽然如今已是惊弓之鸟,但是要找到几个忠心旧主的臣子,还是能的。 他截获了左苍狼发往晋阳城的三份急报,得知马邑城之危,立刻就带着书信前往游说西靖和孤竹向马邑城用兵。只要马邑城乱象一生,慕容炎誓必会来救,一旦他离开晋阳城,自己便又有了机会。 他知道左苍狼一定会有警觉,毕竟军中信使传递非常快,而她的急件,慕容炎一向是立刻就会回复的。可是现在,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,不但慕容炎那边没动静,就连左苍狼也一直呆在马邑城中。 西靖、孤竹和屠何没有一方敢乱动,左苍狼这个人已经让他们觉得可怕,生怕这又是她的什么诱敌之计。尤其是现在,明明她已经知道信件被截的事,却毫无退兵的迹象。 大军不退,是否还有再战之意? 慕容炎有好几天没有去姜碧兰那里,他令周信押送粮草,将粮食源源不断地运向马邑城。周信其实很奇怪,慕容炎能够凑齐的,一共不过是从闻纬书府上抄出来的三十几万两银子。哪来这么多的粮车? 但是他不敢问,慕容炎既然吩咐了,他便只有尽职地运送。 西靖、孤竹等在燕地本来就有细作,虽然太严密的地方混不进去,但是运送粮车这样的事情可瞒不住他们。听闻慕容炎一直在向马邑城囤粮,西靖等地更疑心有诈,不敢妄动。 夜里,慕容炎对王允昭说:“王允昭,孤要去一趟马邑城。” 王允昭大吃一惊:“陛下,如今情势,马邑城如何还去得?” 慕容炎说:“无妨,孤相信西靖和孤竹不会再对马邑城用兵。”话落,他顿了顿,说,“阿左……孤有点担心。” 王允昭说:“左将军素来坚毅,些许小伤,断不至卧病不起。只是陛下纵然担心,也不能亲身涉险啊!万一……” 慕容炎说:“万一西靖、孤竹攻城,一旦孤王出现,他们更加会认定我们早有准备。但是这件事到底谁在背后指使,我们都心中有数。若我离开晋阳的消息传扬出去,只怕父王和皇兄更是等不得。你” 马邑城,左苍狼醒来时,营帐中光线微弱。她只觉得胸口疼痛,旧伤撕裂,其疼痛远胜新伤。她吃力地翻了个身,突然看见自己床边一道影子。 昏睡多日,她视线有些迷离,但要握弓在手,却发现那道影子竟然是慕容炎!左苍狼苦笑了一下:“主上,我又梦见你了吗?” 慕容炎没有答话,却听她又说:“也是,除了你,我还会梦见什么呢?” 他怔住。 左苍狼说完这一句,又闭上眼睛,她额头滚烫,两颊绯红,唇却干出裂口。慕容炎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,说:“军医平时怎么用得药?病成这样也没人守着?” 左苍狼这才重新睁开眼睛打量他,又过了一阵,她似乎清醒了些,问:“主上?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 慕容炎说:“我要是再不来,西靖没攻进来你也病死了!” 左苍狼摇摇头: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头疼。” 慕容炎怒道:“军医呢?你军中军医数十人,无一人在营中伺候!让你治军,你就这样治军!” 左苍狼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,她说:“都出去找药草了。” 慕容炎怔住,左苍狼向他露了一个笑,露出一点点贝齿,在油灯之下,显得有点俏皮:“我们过来的时候,宿邺已失,到处都是伤兵。后来又一直打仗,军医都治不过来。又缺医少药的,哪能守着我一个人。” 慕容炎在她床边坐下,说:“你才是主帅,而且来时太医难道不曾将你需要的药材都置备妥当吗?” 左苍狼说:“他们更需要,总不能放着快死的不治啊。” 慕容炎轻轻抚摸她的脸:“你这样的人,不该出现在战场上。” 左苍狼微笑,热症让她的意识不是很清醒,她轻声说:“是啊,如果我爹不死,也许我应该出现在闺阁之中,平时绣个花、纳个鞋底子。待到成年,好点的嫁给一个秀才书生,说不定能混个官夫人来作。再不济,也能嫁个猎户,粗茶淡饭、荆钗布衣,也算安稳无忧。” 慕容炎说:“可你现在,是大燕的骠骑大将军。哪怕不算是锦衣玉食,却也是高官厚禄,不好吗?” 左苍狼说:“不知道。有时候我觉得这样很好,有时候血溅在身上,又让人害怕。” 慕容炎索性在她身边躺下来,问:“如果时间重来一次,你希望回到你爹还活着的时候吗?” 左苍狼说:“希望啊,我一定要救活他。”慕容炎微笑:“然后继续你说的那种人生吗?” 左苍狼说:“然后跑出来,遇见主上。” 慕容炎缓缓闭上眼睛,世界沦入黑暗,耳边只剩下边塞的寒风扫过营帐。他说:“情话说得很动听。” 怎么可以有人,把情话说得这样动听?但凡听见的人,都会失了心。 他缓缓握住她的手,那五指也是滚烫的,握在手心,像是掌心着了火。 ...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