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47章 搭救

第47章 搭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搭救 左苍狼进了书房,人还没跪下,慕容炎已经说:“别跪了,过来。”左苍狼走到他身边,还没说话,慕容炎已经拉住她的双手,说:“伤还没好,怎的就入宫了?” 左苍狼说:“听说薜丞相在狱中患了鼠疫,温老爷子焦急,托微臣入宫见驾。” 慕容炎显然很满意,他知道她说的是真话。温行野跟薜成景一向交好,如今薜成景身陷囫囵,又染了重病,温行野不着急是不可能的。 他将左苍狼拉到自己怀里坐下,问:“那么你今日来,是替他传话给我,还是自己有话想说?” 左苍狼想站起来,然而挣了一下,到底伤口不能受力。她只好任他揽着,说:“如果是传话给陛下,应该是薜相多年辅佐慕容氏,大燕正是因为外有温帅,内有贤相,方才危而不败。这么多年,他就算有什么不是的地方,陛下大人大量,也不要跟一个行将就木的人计较吧。” 慕容炎冷哼,左苍狼复又笑着说:“说起来,微臣也只是想起,当初主上还是潜翼君的时候,北俞献上反间计,燕王将主上收押下狱。满朝文武袖手旁观,只有薜丞相一人,为主上四处奔走,甚至修书给温帅,想要说服温帅同他一起为主上求情。” 慕容炎似乎想起什么,眼中的讥嘲之意渐渐淡了,说:“嗯。” 左苍狼转过头,面对他,说:“想来虽然愚蠢,然而却总算情真。如今……主上登临帝位,万众俯首。满朝文武皆高呼万岁,而当年力保主上的人,却已丢官罢职、囚于监牢。细细想来,倒也令人唏嘘。” 慕容炎说:“薜成景这个人……这个人有时候真是该死。”他沉声说,半晌,却又轻声叹:“然也确实是个好人。” 左苍狼说:“主上慧眼,自能辩识忠奸。其实薜丞相毕竟年势已高,又有几年余寿?主上何不赐他一个善终,也算是圣心如月,回报当年他一言之恩吧。” 慕容炎低下头,埋入她的脖项,许久之后,说:“听闻他在狱中生了重病,孤念他年势已高,又有功于江山社稷,且免刑狱之苦,准其迁回府中将养吧。” 左苍狼起身跪拜:“微臣替薜丞相谢陛下恩典。” 慕容炎说:“你是他什么人,也能替他谢恩?”左苍狼语塞,他食指轻抚她的唇,那指腹温热微凉,左苍狼抬起头,他目光如魔咒。 他的唇越靠越近,左苍狼猛地挣脱他站起来,伤口一阵尖锐地疼痛,她说:“主上!” 慕容炎刚要说话,外面王允昭突然高声道:“陛下,王后娘娘求见。” 左苍狼急整衣冠,跪在一边,慕容炎终于缓缓说:“让她进来。” 不一会儿,暗香随风而至,姜碧兰环佩丁当,缓步进来,身后宫女绘云低着头,把汤盅递给她。她将汤蛊放到书桌上,说:“陛下。”她看了一眼左苍狼,慕容炎说:“不必多礼,阿左不是外人。” 姜碧兰微笑着说:“说起来,本宫与左将军还是旧识。将军又是陛下昔年府上家臣,宫闱清闲,以后左将军还要多多走动才是。” 左苍狼倾身行礼:“承蒙娘娘抬爱,微臣遵命。” 姜碧兰点点头,走到慕容炎身边,取了小碗分汤,然后说:“不知道左苍狼也在,若要早知道,便多带一份过来。” 左苍狼恭敬地道:“微臣不敢,微臣告退。” 慕容炎说:“传旨的事,交给下人去做便是。爱卿旧伤未愈,不宜辛劳。” 左苍狼答了句是,后退三步,缓缓出了书房。王允昭本就守在门外,这时候赶紧过来扶住她,说:“将军,老奴派车驾送您回府。” 左苍狼扶着他的手,说:“王总管,陛下答应免去薜老丞相刑狱之苦,暂时迁回旧宅养病。请您派个人,立刻传旨。” 王允昭心中一跳,低声说:“将军啊,您可知此事是由谁暗中下手?你为薜老丞相求情,只怕会无端为自己树敌啊!” 左苍狼摇摇头,却没答此话,只是说:“薜相据传是得了鼠疫,宫中太医不可靠。您请派人帮我去趟拜玉教,找杨涟亭前来为他诊治。必须立刻前去,否则消息传出,只怕薜相立刻就会性命不保。” 王允昭点点头,说:“将军放心。” 次日,薜成景被放归旧宅养病的事,在朝中传开。拜玉教教主杨涟亭连夜赶回晋阳,亲自为薜成景诊病。 而当天,左苍狼带伤入宫,在御书房徘徊约摸盏茶功夫。这时候,所有朝臣都把目光移向了她。她带伤休养,十数日不曾上朝。然而朝中大臣联名上书、大声疾呼了这些时日,效果却不及她这盏茶功夫的几句话。 而且谁也不明白,她明明是慕容炎的心腹,为什么会突然为薜成景求情? 毕竟薜成景一派,可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过自己人。 朝臣暗中观望的时候,薜成景被接了出来,几日牢狱之灾,又身染重病,尽管慕容炎并未对他用刑,他却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。 杨涟亭连左苍狼都没见,直接去了薜府。左苍狼从回到府上开始就一直在睡觉。不知道为什么,姜碧兰袅袅婷婷的身影总在眼前晃。 现在,她才是他的妻子。每一次见到他,这个事实就冰冷地横亘在她和他之间。而她是谁?温砌的遗孀。 这一生,那些作过的,或者不曾作过的梦,都湮灭在无边虚妄之中。 第二天,杨涟亭派拜玉教的人传信给她,让她前往薜府。左苍狼临将出门之际,温行野说:“我与你同去。” 左苍狼挥挥手:“鼠疫传染。” 说罢便出了门。温行野看着她的身影,有片刻的静默。温老夫人站在他身后,说:“老爷子,你说薜相被释放出来,真的是因为阿左向陛下进言吗?” 温行野缓缓说:“我只是一试,但没想到,她真的可以。” 温老夫人说:“可她毕竟是陛下的心腹,陛下这次明显是有意置薜相于死地,为何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?” 温行野说:“我更关心,她为什么会同意搭救薜相。是为了施恩于薜相一派,巩固自己势力?还是另有原因?”温老夫人说:“她其实是个不错的孩子。” 温行野说:“我只是觉得,如果她救薜相,是为了收买人心,那她的野心是什么?会有多可怕。” 左苍狼去到薜府的时候,薜府花木枯残。似乎转眼之间,这华门高府就变成了荒凉废宇。 左苍狼踏着满地零落的花叶走进去,只见薜成景披头散发,躺在简陋的床榻上。杨涟亭一身白衣洁净无尘,衣冠素洁,与这里竟有些格格不入。 她行至杨涟亭身边,问:“他怎么样了?” 杨涟亭说:“情况不好,是有人故意让他染上鼠疫,被鼠啮咬的伤口只是假象。” 左苍狼并不意外,只是问:“能救回来吗?” 杨涟亭说:“能。你站出去些,门口煮有药帕,自己蒙上再进来。” 左苍狼退到门口,说:“那你叫我来干嘛,我先回去了。” 杨涟亭头也没回:“你那伤多少天了还不好?在外面等等,我忙完给你开两副药。” 左苍狼说:“我怎么等,外面连坐一会儿的地方都没有!” 杨涟亭无奈,脱下身上羽缎的披风扔给她。左苍狼将披风团成一团,坐在外间,靠着被劈成两半却没有倒地的贡桌,闭上眼睛歇息。 不一会儿,姜杏带着人送了衣物棉进来,室里这才开始暖和起来。 杨涟亭熬好药端过来,看见她倚着破贡桌睡得正香,叹了口气,找了床薄毯给她盖上,又把暖盆挪近一些。左苍狼已经醒了,但还是困。太医开的药,就是让她少动弹,几乎每天都在睡觉。这样的药看起来虽然精神不好,但对她这样好动的人来说,养外伤确实奏效。 左苍狼睡不一会儿,便被贡桌硌醒。杨涟亭说:“先把药喝了。” 她伸手来接,杨涟亭却已经用勺子吹凉药汁,一勺一勺地喂她。 姜杏在旁边看了一阵,冷哼了一声,说:“脚踩两条船,倒不怕沉了。” 杨涟亭瞪了他一眼,左苍狼没忍住,问:“另一条船是谁?” 杨涟亭也不用勺子了,左手捏她鼻子,右手用碗沿堵住她的嘴,一通猛灌。 当天夜里,姜散宜府上。姜散宜说:“这个左苍狼到底是想干什么?她是陛下的心腹,怎么突然救起薜成景来了?” 他妻弟郑之舟说:“姐夫,你说这有没有可能是她想拢络薜成景那拔人?” 郑氏说:“就算她有意,陛下怎么就答应了呢?实在令人费解。” 姜散宜说:“陛下答应不奇怪。”郑之舟和郑氏都看向他,他缓缓说:“枕边风,没几个男人受得住。” 郑氏面色大变:“什么?老爷,您是说……” 姜散宜缓缓点头。(..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