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46章 鼠疫

第46章 鼠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四十六章:鼠疫

    房里点着一枝蜡烛,光线昏暗。幽深的床帷之中,左苍狼不动声色地握住自己腰间的手,等侍女关上门出去了,方才低声说:“陛下!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嗯?”

    左苍狼挪开他的手,说:“陛下如今贵为一国之君,夜半三更潜入旧臣遗孀居室,只怕有失体面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翻过身,平躺在她身边,双手枕头,说:“母妃去世之后,我被安置在阳泉宫,身边只有王允昭照顾。他是母妃的心腹,宫里诸人尽皆欺凌刁难。经常被罚,没有时间管我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怔住,以前慕容炎几乎从不提这样的事。当然,以前二人也没有这样并肩躺在一张床上聊天的时候。慕容炎微笑,说:“有时候饿得不行的时候,我会去御膳房偷菜。而如果前来送饭的宫女我不认识,饮食是从来不敢入口的。冬天宫里碳火总被克扣,母妃的所有藏书,几乎都被我用以取暖。到现在,已不剩什么遗物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有一种云淡风轻的冷漠。左苍狼想要赶他出去的心,慢慢便软了。慕容炎握住她的手,说:“有一次王后将王允昭打得只剩一口气,下人把他抬回我宫中的时候,我几乎以为那已经是个死人了。那时候我七岁,一个人坐在他旁边,坐了很久,觉得我应该去太医院弄点药。我用小褂包了我能拿到的所有的药材回来。也不知道什么有用,乱七八糟,全部煮给他喝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这些话,嘴角竟然现了一丝微笑,说:“他倒也命大,就这么挺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些孤独苦难的岁月,冰冷华丽的宫闱,他一字一字,语带戏谑:“我十二岁就离宫建府了,有一次去孤儿营,你为杨涟亭求药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想起这件事。那一刻,我相信你是真的想要他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主上。”左苍狼重又握住他的手,慕容炎回握她的手,说:“我只是想说,我这一生干过的不体面的事,其实甚多。相比之下,今日偷香窃玉之举,还算是风雅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一时之间,有些哭笑不得。慕容炎侧过身面对着她,伸手抚过她披散的长发,轻声唤她:“阿左。”那声音低沉谙哑,左苍狼如中魔咒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越靠越近,他缓缓地亲吻她的眉心。

    她伸手抵住他的肩,慕容炎便握了那手,轻轻一吻,烛火迷离摇曳,她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吻印在她额际眉心,右手想要解她里衣的系带,然而几度触到那衣结,终于还是翻过身,重新平躺在她身边,说:“算了,本就顽劣躺不住,若是弄伤了,又要多躺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咬咬唇,慕容炎将她脑袋轻轻一拨,让她靠在自己肩头,闭上眼睛,就这么安静睡去。他的呼吸就在耳边,让人有一种……朝朝暮暮的错觉。

    燕王宫里,已是三更时分。姜碧兰煮了一碗银耳汤,让绘云给送到御书房去。听王允昭说,慕容炎是与将军们在书房议事,这么晚了,估计也要歇下了。

    绘云端着汤蛊到了书房,却见里面漆黑一片,并不像有人的模样。她以为慕容炎已经睡下了,正要回身,碰见御书房侍墨的太监小安子。她赶紧上前:“安公公?”

    小安子转过头,见到是王后的贴身宫女,赶紧行了个礼:“是绘云姐姐?这夜深露重的,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绘云说:“王后娘娘听闻陛下还未歇下,特地命奴婢送了羹汤过来。没想到过来晚了,陛下好像已经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小安子说:“到底是娘娘心里牵挂着陛下,不过陛下今儿个可不在书房。下午时分就出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绘云心里一惊,问:“出宫?陛下出宫,可是有要事?”

    小安子意识到自己多了嘴,说:“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,我们做下人的,哪里管得了主子的事儿呢。不过陛下经常出宫行走,看看民间疾苦什么的,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绘云想想,也是。遂跟他道了个谢,端着汤蛊仍然回了栖凤宫。姜碧兰听闻慕容炎不在宫中,也觉得有点奇怪。不过也没多想,早早便歇下了。

    次日,天色未亮,慕容炎已经起身,仍旧是悄悄地出了温府。

    左苍狼生怕他被人发现,坐在床上听了许久,见外面确实毫无动静,这才重新躺下。然而枕边突然少了一个人,心里便有些空荡。她闭上眼睛,却是再难入眠。仔细一想,发现自己竟然忘了问他薜成景入狱一事。

    当真是色令智错,古人丝毫不曾说错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