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45章 诬陷

第45章 诬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四十五章:诬陷

    左苍狼睡了两天,睁开眼睛,看见床边坐着一个温老夫人。她一怔,温老夫人已经笑着说:“可算是醒了,这要再不醒,还不得把人急死呀!”

    左苍狼见她眼睛都熬红了,说:“府里又不是没有下人照管,你何必一直守在这里?一把年纪了,别再熬出什么毛病来。”

    温老夫人也不见怪,说:“到底是自己家的人,哪能光让下人守着。我去叫太医再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说:“我没什么事,自己受的伤,心里能没数?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温老夫人起身,一边向外走一边说:“要是受伤的人个个心里都有数,还要大夫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太医从外面进来,又重新替她把脉。屋子里乱哄哄的,几个一把年纪的太医在商量着用药,有下人端了深褐色的药汤进来。温老夫人接过药,坐在床边,说:“来,先把药喝了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就伸手过来接,温夫人摇摇头,用银勺舀了喂她。左苍狼直接就叼住碗沿,三口两口把整碗药都咽了下去。温老夫人给她擦了擦嘴,又塞了颗话梅干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左苍狼叼着梅干,问:“老爷子呢?”

    温夫人说:“一早就被人叫走了,到这时候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问:“谁的人叫走的?宫里的人?”

    温夫人说:“不是宫里人,我问他他也不肯说。你别担心了,陛下对温家总算是格外厚待,在晋阳城谁还能把他怎么着?”

    左苍狼点点头,喝了药之后有点犯困,很快就重新睡下了。

    诏狱,慕容炎站在刑室外,封平和周信正在对擒获的刺客逼供。这次来的刺客不在少数,而且是提前藏到明月台的明月楼中。这若是宫中没有内应,万万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身手高绝的那七名刺客,绝非普通人,想来要找出身份,应该很容易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身上没有任何印记,更搜不出足以表明身份的东西。

    各种酷刑用遍,有人已经被刑囚至死,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。甚至有人一旦被擒就咬舌自尽。慕容炎站在这几个血淋淋的刺客面前,目光扫过他们的脸,说:“其实,你们什么都不说,我也知道你们是谁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听若未闻,根本没有向他看。慕容炎说:“你们的身手在江湖上不可能是无名之辈,事前没有准备□□自尽,也不像是杀手。藏天齐派你们来的吧?”

    藏天齐三个字入耳,三个人如被针扎,身子微微抽搐了一下。慕容炎说:“你们是否招供,对孤王而言,并不重要。因为不论你们说不说,或者说什么,都完全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封平,说:“呈上供词。”

    封平应了声是,将一份早就拟好的供词呈了上来。慕容炎说:“随便让他们谁画押。”

    封平盯着几个人,沉声说:“谁愿画押,可免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有人吐了他一脸带血的唾沫。封平走到那个人面前,突然抽出腰刀,一刀砍下了他的手!那人一声闷哼,鲜血喷涌。封平一眼也没有多看,转而捡起地上的断手,沾上印泥,飞快地在供词上按下了手印。

    慕容炎接过那纸供状,说:“现在不就有了吗?藏天齐指派弟子潜入晋阳,破坏封后大典,意图行刺孤王。嗯,谁为内应呢?这样的事,晋阳城没有内应,他可安排不来。”

    封平和周信站在他面前,一声也不敢吭。要说有嫌疑,最有嫌疑的就应该是他们两个人。幸好他们一直是慕容炎身边的人。这便令慕容炎连追责也无从追起。

    慕容炎想了想,说:“朝中父王旧臣众多,谁都有这个可能。不过可能性最大的嘛,就写薜成景吧。薜成景一个人也未必办得了这件事,匠作监负责修建浮云台,也脱不了干系。那就再加一个匠作大臣万楼。”

    周信身子微微一颤,封平已经写下了另一份供状,然后又是一招砍下了另一个人的手,再度按上印泥。

    慕容炎将两纸供状抛到周信面前,说:“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周信颤抖着捡起那两份供状:“陛……陛下……”慕容炎看过去,他只有说:“是,微臣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夜半三更,禁卫军悄无声息地包围了左丞相府。

    兵士们举着火把,二话不说,有人以圆木撞开大门。丞相府的人这才被惊醒,有个家奴大声喊:“什么人?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夜闯丞相府!”

    周信和封平骑在马上,封平左右环顾,但见丞相府的人已经陆续被惊起,说:“将薜成景一家老幼全部羁押,休要走脱一人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高声应是,立刻开始抓捕府上诸人。

    薜成景披衣而起,走到中庭,就看见周信和封平。他似乎察觉了什么,说:“果然,还是免不了这一天。”周信说:“老丞相,陛下并无他意,只是狱中刺客招出了丞相,还请丞相随我等走一趟,不要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封平说:“你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?你以为这样他就会感激你了吗?来人,将薜成景锁上!”

    周信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最后却什么都没说。薜成景入朝为官四十载,禁卫军一时之间,还是不敢动。封平冷哼一声,索性下马上前,将黑色的枷锁套在薜成景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火把光线昏暗,有个年已六旬的妇人扑了上来,封平一刀过去,刀尖正中其腹,妇人惨叫一声,扑倒在。薜成景一声平静的神色这时候才土崩瓦解:“夫人!!”

    他想上前,然而禁卫军押着他,推向府门之外。薜成景老泪纵横,府中人开始群情激惯。

    周信这才下马跑过来,高喊:“封平!不许伤人!陛下只是令我等带回薜丞相!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封平转头看他,说:“陛下什么意思,你真的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禁卫军开始查抄丞相府,府上幼儿啼哭,妇人奔逃。但是这些人又怎么可能逃得过禁卫军之手呢?很快,丞相府一家老幼都被擒入囚车。周信转过头,看了一眼台阶上薜夫人的尸首,不知道为什么,有点胆寒。

    次日,薜成景被捕的消息,在晋阳城传开。朝臣与百姓大哗。

    早朝之上,薄正书等大臣群情激愤:“陛下!薜老丞相辅佐慕容氏到至今已历四代君主!仅凭狱中几个刺客红口白牙的一纸供状,岂能确定薜大人与他们有勾结啊!”

    廷尉夏常有也站出来,说:“陛下!敢问现在几名刺客何在?关系朝中一品重臣的清誉或者是身家性命之事,还望当庭对质才是啊!”

    慕容炎轻轻把玩着手中的十八子提珠,任凭诸臣争论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直到退了朝,王允昭说:“陛下,午膳是去王后娘娘宫中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姜散宜那边,有什么反应?”王允昭一怔,慕容炎说:“他如果聪明的话,就应该有反应了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没有接话,慕容炎脚步不停,一路前往栖凤宫。姜碧兰亲自下厨,做了好些小菜。不过她下厨,也就是一帮厨子将所有的菜洗净切好,帮厨烧水,而她负责在一旁指挥。临到菜成,尝尝味道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慕容炎刚刚走进来,姜碧兰已经迎上来,待要盈盈下拜,被慕容炎伸手搀住:“免了。都说过,私下里不必行大礼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樱唇轻抿,一边替他脱了披风,递给宫人,说:“只要看见炎哥哥过来,行多大的礼,我也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一手,只觉得挽着自己的玉臂滑不留手,他说:“兰儿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?孤王人还没进来,已经嗅到香气了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便略带了两分得意,急令宫人上菜,挨个介绍菜品。慕容炎微笑着听她说话,佳人国色天香,一颦一笑皆是风情。慕容炎看着一碟子冰蒸肉,那汁亮晶晶的,裹着肥瘦适宜的肉片,能牵出半透明的长丝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这个菜只有阿左能吃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微怔,旁边王允昭赶紧为他挟了一块,说:“是啊,左将军、周信将军、封平统领都是武人,难免偏好这些油性大的菜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顿时面色微赧,说:“我忘了炎哥哥一向饮食清淡,只是这道菜是刚刚学会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居然伸出筷子,挟了一块,说:“那孤是必须得尝一尝了?”

    那汁在唇齿之间化开,他还是觉得油而发腻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偏偏又咬了一口。这些东西在那个人嘴里,也是这番滋味吗?可是并不好啊,为什么会喜欢呢?

    姜碧兰殷勤伺候,待用过了午膳,她小声问:“炎哥哥,要在这儿小憩一会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轻轻抬起她的下巴,说:“美人留客,岂能推拒?”

    姜碧兰盈盈一笑,服侍他宽衣。王允昭见他同意留下,还是有些意外的,毕竟先前无意提到左苍狼,他以为慕容炎会去温府。

    朝堂之外,已经乱成了一锅粥。姜散宜听闻刺客供出薜成景的事,也是大为吃惊。郑氏更是忧心忡忡,说:“老爷,您说陛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他会不会是有意清理燕王的旧臣啊?”

    姜散宜有些烦躁,说:“他自己也是燕王的儿子,难道要连自己都清理了不成?我们女儿在宫中安安稳稳地当着王后,你倒是着的什么急?”

    郑氏不敢再说什么了,姜散宜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急忙说:“快快备轿,我要出去一趟!”

    郑氏哪敢逆他,忙命管家备轿。姜散宜匆匆赶往自己如今仍在朝中颇有地位的门生家中,将几个人聚到一处,如此这般一叮嘱。次日,有人开始暗暗调查薜府。

    薜成景本来就向着慕容渊,而有些东西,不查则已,一旦追查起来,便是很有玄机的。比如薜成景曾经在法常寺为慕容渊祈福,并点了灯。比如薜成景的侄子,现在还跟慕容渊和废太子在逃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若有若无的线索,并不足以定薜成景的罪。他在朝野之中的影响不可小视,若是证据不足,只怕就算是慕容炎,也不敢轻易将他如何。但是薜成景其实为官清廉,一直以来还算是个贤相。大的把柄,一时之间也确实没有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