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43章 端倪

第43章 端倪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四十三章:端倪

    夜凉如水,燕王宫一片安静(废后将军43章)。然而姜家却灯火通明。本来先前宫里尾竹传回消息,说是慕容炎夜间去了姜碧兰的宫中,姜散宜和夫人郑氏都是十分欣喜的。但后来得知慕容炎只是同姜碧兰用了晚饭,并未留宿,一家人又开始忐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姜散宜几番打听,也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。而且最近慕容炎也并未在朝上提及立后的事。

    姜散宜没有官职,无法上朝,一切只能听自己朝中的门生故友提及。郑氏说:“老爷,咱们这样干等着可不是办法。兰儿本来就跟废太子……如今又不明不白地住在宫中,长此下去,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姜散宜挥挥手:“我知道!”’

    夫妻俩正说着话,突然有黄门进来,却是慕容炎前往猎场打猎,宣姜散宜伴驾。

    郑氏忙将小黄门请到客厅待茶,自己为姜散宜换上猎装,说:“老爷,你可一定记得要替兰儿打听。我们姜氏一门,如今可都系在她一个人身上呢!”

    姜散宜不耐烦:“话多,我自己能不操心?”

    慕容炎带着朝臣们一路来到猎场,姜散宜看了一眼,只见姜碧兰也身着红色猎装,跟在慕容炎身后。朝中重臣都有随行,他扫一眼,靠得近些的,无疑是封平、左苍狼、薜成景、周信、甘孝儒这些人。

    武将大多在外也就不必说了,文官的话,一看便是甘孝儒一党更亲近慕容炎。

    他刚到场,慕容炎便微笑说:“姜爱卿,孤记得,你经营马场,骑射之术也不亚于武将。今日定要满载而归才是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忙拱手称是,顺带瞟了一眼自己女儿,见她跟在年轻的君主身后,二人端得是天造地设、珠帘璧合。说起来也是奇怪,当初怎么就没看出这个小子竟是这般轩然霞举、龙章凤姿?

    猎场是大燕王室御用,就在晋阳城东郊的盘龙谷(废后将军43章)。慕容炎和姜碧兰原先是单人一骑,姜碧兰连出两箭都没有射中猎物。毕竟是闺中女儿,没有那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慕容炎握着她的纤纤玉手,蓦然将她带到自己马上,双臂环过了她的腰,与她合拉一张弓。姜碧兰一声惊呼,旋即羞红了脸,躲在他怀里,连手中箭射往何处也不好意思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薜成景等老臣多暗暗摇头,大家都等着慕容炎正式宣布册立姜碧兰为后,以便反对呢。慕容炎就是不提这事儿,如今光明正大地把姜碧兰带出来,又这般恩爱亲昵,只恐是心意已定。

    左苍狼随行在侧,姜碧兰笑声如银铃,她却没有往那边看。盘龙谷的猎物,大多是专门饲养,见人不避,毫无野性。这样的打猎,对于武官来说,便只是游玩,并没有多少乐趣。

    而且慕容炎与佳人同骑,速度就不会很快。她信马游缰,慢慢行走。慕容炎偶尔回头,见她意兴阑珊,说:“左将军今儿个心不在焉,莫非是嫌弃孤没有设下彩头?”

    旁边大臣一并笑出了声,左苍狼马上拱手,说:“回禀陛下,微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说起来,当初温帅出战无终时,曾获一把神弓,名为九龙舌。温帅将此弓献呈父王,如今还收在宫中。今日既然左将军嫌朕小气,朕便拿出来,作为彩头。今日斩获最多者,就赏此弓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大家还是有点玩味,谁知道,如果单论骑射,这里没有人是左苍狼的对手。他说这话,等于是赏给她一般。只是到底是温帅遗物,也没人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左苍狼闻言,拱手道: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看看,这便谢上了,简直是不把我大燕文武朝臣放在眼里。你们也要努力,不要被我们左将军看轻了去。”

    朝臣自然一番应和,气氛倒是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左苍狼对九龙舌还是相当感兴趣,当下也不客气,挽弓搭箭,在浅草乱树中追逐猎物。

    行不多时,日至中天。姜碧兰已是香汗淋漓、玉颊生霞。这样的天气,对于她来说,太热了。慕容炎说:“你也累了,先回营地。等狩猎之后,孤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恋恋不舍地松开他的手,说:“我等着陛下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,你无需叫我陛下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仰起粉面,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。慕容炎落魄时,她父亲没有少给他难堪。他从来一言不发。后来她嫁给废太子作侧妃,未几又扶为正妃,可如今,他还以儿时的情义待她。

    她玉手握住他腰间的衣料,眼见身后众人都在,也不好如何,只是目光盈盈如秋水:“炎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炎将她往怀里轻轻一带,拍了拍她的背,说不尽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等把姜碧兰送回了营地,他策马前行,突然说:“左将军,九龙舌既然是彩头,孤王也有争夺的资格。你可不要得意太早啊!”

    左苍狼一怔,慕容炎却已挽弓搭箭,又是一只野鹿倒地。历来帝王行猎,向来身边贴身侍卫都会带着一些帝王御用的箭标。他们打到的很大一部分猎物,都会算在帝王猎获的数量之中。

    这也是免得君王面上无光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今慕容炎先前就一直在打猎,再加上这个,要赢不容易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眉,倒是真的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纵马穿梭于山林之间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慢慢地离禁军远了。王允昭等人也并没有跟上。

    左苍狼一箭射倒一头獐子,再一转身,见慕容炎跟在她身后。目光相触,左苍狼不由就飞快地别开视线。没有人说话,气氛突然变得尴尬。她策马前行,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留意他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慕容炎下了马,在一滩浅草覆盖的清潭中洗手,说:“慢点,小心腿。断腿的将军我可不要。”左苍狼翻身下马,却没有过来,慕容炎擦拭了脸手,问:“你离我那么远干嘛?我吃人啊?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缓缓走近,慕容炎抬手,用绞湿的丝绢擦拭她的额间的汗与灰尘。冰凉的触感,左苍狼冷不住退了一步。慕容炎缓缓将她的脸擦干净,说:“躲什么躲,花猫一样。”

    左苍狼于是站住没有动,草木无声,只有雁过长空。他靠得那样近,近得她可以看清他双瞳之中自己的轮廓。慕容炎说:“我知道,你想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可是你看看你,看看我们之间现在的样子,阿左,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,就算装作若无其事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左苍狼在颤抖,可除了装作若无其事,我又能干什么呢?她说:“那一年唱经楼前,姜姑娘约陛下前去相见。陛下说,她可以不来,你却不能不等。陛下一路走到今天,却仍愿力排众议,立姜姑娘为后。陛下对姜姑娘的情义,是微臣憧憬一生的梦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怔住,左苍狼说:“天下女儿,谁不愿得如陛下这般的有情郎,朝生夕死,一生相守?我明白陛下的意思,陛下是想提点微臣不计名份,往来皆可避人耳目。可是陛下,微臣从来都不计较名份,亦不认为自己应该为谁守节。微臣只是不愿,让自己成为陛下和姜姑娘之间,唯一的污点。微臣亦不能,亲手去玷污自己梦想,戏辱自己的神佛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终于带了泪,却缓缓退后,跪地一拜,说:“微臣愿倾尽所有,助陛下得获所爱、所想、所念、所盼,一切所有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居高临下,有片刻沉默,许久之后,他伸手扶起她,右手用力,将她按在自己肩头,说:“傻孩子……”右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,又轻声说了句:“傻孩子。”

    猎场营地,姜碧兰只觉得乏。身边只有一个叫尾竹的丫头跟着她。都是她以前在姜家用惯的人,如今见她头昏,尾竹说:“小姐先歇着,我这就去找太医!”

    姜碧兰点点头,不仅头昏乏力,胃里更是一阵一阵地翻腾欲呕。她捂着嘴想吐,却什么也没吐出来。尾竹想走,突然又想到什么,转回身问:“小姐,您……您月信多久没来了?”

    姜碧兰一怔,问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尾竹急了,小声说:“小姐!您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姜碧兰一惊,似乎想起什么,顿时脸色煞白,说:“我月信……确有两个多月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尾竹说:“那咱们不能请太医,小姐先忍一忍,晚上我去请夫人入宫。让夫人给拿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心中不安,也不等慕容炎回来,急急便令封平派人送她回宫。封平知道慕容炎待她非比寻常,不敢怠慢,立刻分出一部分禁军,将她送回宫中。

    尾竹立刻就去请郑氏,如今姜家虽然仍无人入朝为官,但是慕容炎怕姜碧兰宫中不安,特许了其母郑氏可以经常入宫探望。

    郑氏在家本就如热锅上的蚂蚁,一直在等丈夫的消息。如今得尾竹派人传信,立刻就进了宫。

    姜碧兰躺在床上,脸色是不好,郑氏虽不通医理,但毕竟生养过四个儿女,这时候只是问了下症状,便连道不好。一时之间又是怒骂废太子无能,又是焦急当下。

    姜碧兰眼看封后在即,此时若传出怀孕之事,姜家岂非是鸡飞蛋打一场空?

    郑氏额头全是汗,颤抖着问:“这么看起来,孩子才两个多月。你跟陛下几时同的房?说不定来得及……”

    姜碧兰脸色惨白:“他……他……我和他根本就没有过。”郑氏真是恨铁不成钢:“你回宫也这么多日子了,怎么就不多上点心!”

    姜碧兰已经慌了,说:“我留过,可是他好像一回来就很忙的样子。这种事,我又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郑氏到底是母亲,说:“好了,事已至此,得赶紧想办法才行。”姜碧兰握着她的手,手心全是汗:“娘,他……他会要我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郑氏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:“我的儿啊,他现在是燕王!你怀着废太子的孩子,而且你还想成为王后!你的孩子会是他的嫡长子!那极可能是将来的太子!你说他会不会留下这个孩子?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