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41章 旧疾

第41章 旧疾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第四十一章:旧疾

    方城这一战,几乎是不战而胜。喜欢网就上。从此以后,大燕的君主正式变成慕容炎,而他取方城,是因为原右相姜散宜献城投降。身为臣子的慕容炎,最终没有向自己的父王出兵。

    这让即使之前仍旧念着慕容渊恩德的臣民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从方城班师回晋阳的时候,左苍狼回头望了一眼不战而降的城池,突然想,他命自己和冷非颜前往方城营救姜碧兰,到底是因为思念,还是因为他需要姜散宜来为他捅破这一层窗纸?

    这一战,他自己出手无论成败都必将惹天下人诟病,但是姜散宜的出现,却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但这个念头仅仅是在脑海中昙花一现,便又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姜碧兰回到晋阳城那一天,晋阳所有百姓都涌到了大街上,想要一窥这大燕第一美人的姿容。

    那时候姜碧兰坐在华舆之中,淡粉色的珠帘半卷,隐隐可以看见佳人华美的裙角。百姓指指点点,有不要命的私下里还是议论纷纷。慕容炎虽然是冲冠一怒为红颜,但是这姜家姑娘是嫁给了废太子的。整个大燕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男人已经君临天下,王后被诛杀,慕容渊与废太子连容身之处都已经失去。

    天下在手,这个男人勾勾手指,要什么绝色佳人没有?

    他将如何处置这已嫁为皇嫂的有夫之妇?

    养在宫中,私下往来?还是索性封个妃,一生惹人非议?

    一片嘈杂之中,姜碧兰右手握住衣角,透过晃动的珠帘,看见自己的父亲随侍在慕容炎身侧。

    现在长街近万人,都在争相看她。她低下头,心中五味杂陈,也不知该喜还是悲。其实这些日子,慕容若对她还不错。如今慕容若与慕容渊已然一败涂地,已不知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她已经嫁过慕容若,他……真的还爱着她吗?

    她看向策马行走在军队前方的慕容炎,只见他红衣金甲,阳光撒落在精致的龙纹之上,勾勒出一个霞姿月韵的帝王。

    她努力收起自己的不安,慕容若的影子在脑海中一闪即逝,喜悦与憧憬占据了贵门千金的芳心。毕竟这一怒惊天已是千古佳话。世间女子千千万万,谁能如此这般?

    车驾驶过晋阳长街,直接进了皇宫。姜碧兰心中忐忑不安,这样就进了宫吗?没名没份……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,胡思乱想得多了,一阵悲一阵喜,连车驾停下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姜姑娘,请下车驾。”有宫人搬来锦凳,扶她下车。姜碧兰便由宫女搀扶着前行,她对宫中还算熟悉,这时候越往前走,心便越跳得厉害。前面是……是王后居住的栖凤宫!

    果然宫女扶着她来到栖凤宫前,她的两个侍女绘云和画月已经在门前等候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两个侍女扑上来,热泪盈盈。当初姜散宜随慕容渊逃出晋阳城,其实十分仓促。仆从下人并不曾带着上路。没想到慕容炎却还将她身边的人都好好留着。

    此时主仆再相逢,自然有说不完的话。姜碧兰跟着她们进了殿,不一会儿,姜散宜和夫人郑氏也被宫人领进来。姜碧兰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姜散宜打量栖凤宫里华美的凤座,说:“我儿到底是有福的,当年若早知如此,为父又何必拦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姜碧兰红了脸,郑氏还是有点不放心,说:“老爷,你看他把我们女儿安置在这栖凤宫里,可是有意封她为王后的意思?”

    姜散宜略作沉吟,说:“陛下就陛下吧,他什么他。陛下将兰儿安排在这里,自有深意。不外乎是提醒一下朝中诸人,让他们有点准备。”

    郑氏抿了抿唇,说:“可……可兰儿毕竟曾经和废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姜散宜看了眼妻子,又看了看如花似玉的女儿,说:“正是因为如此,一旦封后的旨意一下,朝中一些老顽固必然会群起反对。可是今上是极有主见的人,一般人左右不了。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郑氏说:“可惜现在老爷在朝中尚无官职,否则也可以为兰儿说得上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姜散宜笑了一下,说:“总得有一个人先站稳脚根。只要陛下对我儿是真心真意,还怕我姜家在朝堂之上没有立足之地?”再回头看自己女儿,简直是越看越爱,说:“说这些干什么,吃饭吃饭。”

    宫人早已摆下晚宴,一家人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慕容炎没空过去,大军班师,虽然乃不战而胜,封赏还是要有的。而如今国库空虚,也必须有度。王允昭拟了单子,还是有些为难,问:“陛下,左将军……可要赏赐些什么才好呢?”

    他是个周到的人,知道如今二人关系不一般,还是要慕容炎亲口说一声才好。

    慕容炎笑,说:“单子照常写便是,不过封赏暂缓。她不会计较这些。”笑完之后,他问,“阿左人呢?”

    王允昭躬了躬身:“左将军该是回温府了,听说腿受了点伤,奴才已经以陛下之名,派了太医过去照料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炎微顿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王允昭也说不上来,他站起身来,说:“罢了,她双腿有过旧伤,嘱咐太医小心医治,不行就传杨涟亭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说了声是,见他起身,遂点了灯笼,道:“陛下,可是要前往栖凤宫吗?”

    慕容炎说:“孤乏了,栖凤宫兰儿一家团聚,就先不打扰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王允昭很是意外,以慕容炎对姜碧兰的感情,不是应该……他提着灯笼走在前面,引着慕容炎回了寝宫。明月如霜,映照着玲珑花木,天气有些闷热。

    及至进了宫,他服侍慕容炎宽衣脱靴。慕容炎上了榻,他放下纱帷,这时候才敢想,他将姜碧兰安置在栖凤宫,却又暂不理会……一面对佳人示以情深,一面又对姜散宜予以威压。

    是这个意思么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