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38章 母亲

第38章 母亲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母亲 从龚府出来,左苍狼还没进温府大门,就见温行野等在中庭。一见她进门就问:“去过龚府了?” 左苍狼嗯了一声,温行野问:“龚大人态度如何?” 左苍狼见他目露担忧之色,说:“其实你不必如此,我与温帅虽无夫妻之情,却有师徒之谊。只要我在一日,温府上下,便如他生时。” 温行野一怔,左苍狼已经举步入内。不期然遇见温以轩,温以轩与左苍狼擦肩而过,目不斜视,只当没有此人。 自从他们的母亲秋淑离开之后,以戎日日闹着要找娘亲,以轩毕竟已经十二岁,没有哭闹。但是他与左苍狼却是从此之后,如同路人。他再也不肯向她请安。平时见面也再没有一句话。 左苍狼也从不跟他说话,温以戎毕竟还小,平时经常偷偷过来找她玩。 这天中午,温行野正在花园练功,突然听到两个孙儿低声说话。温以轩在对弟弟说:“你去哪儿?” 温以戎说:“我去找姨娘玩啊,她昨天说了今天带我去骑马的!” 温以轩说:“闭嘴!她不是我们姨娘,她是个坏女人,是她逼走了我们母亲!你不许跟她玩!” 温行野脸色一变,勃然大怒,命人取来家法,鞭其三十。 十二岁的孩子,经不住家法。温以轩哭叫,哀号,温行野双目含泪,却只是道:“我三岁教你读书明礼,你对母亲就是这般礼仪?!” 温以轩大喊:“她不是我母亲!她害死父亲,逼走母亲!她是个坏女人!我讨厌她!” 温行野一怒之下,鞭子又落下去:“混帐东西,你从哪里听来这些浑话!我打死你个没有家教的东西!” 左苍狼听见动静,走出房间,却没有上前去劝。温行野打了一阵,也有点犯嘀咕——我这么打孩子,你好歹上来劝一劝,搏点孩子好感啊!难道真得让我把他打死,你才顺心? 可左苍狼没有。温行野眼看再打真要落下伤残了,只得悻悻地住了手。左苍狼上前,看着哭成泪人的温以轩,问:“痛吗?” 温以轩推开她:“不要你管!” 左苍狼微微退开,免得他手上的血沾到自己身上。温以轩呆了,长久以来,虽然温行野管教严格,但是每每他挨打的时候,奶奶、母亲无不是含泪照料。从来没有一个人,这样淡漠地避开他的手。 左苍狼轻声说:“我不打算管。因为你没有了爹,也没有娘了。” 温以轩震惊地抬头,看见她漠然的双眼。然后突然发现,是的,自己没有爹,也没有娘了。只剩下已经年迈的奶奶,和一条腿的爷爷和少不更事的弟弟。 幼小的眼睛毫不掩饰地出现了惊恐的神色。 左苍狼迎着那双像要滴水的眼睛,说:“你对我冷淡,我就不理你。不会给你找师父,不会让你再练武功。让你长成一个废物,永远都没有能力照顾你的爷爷和奶奶,永远没有能力接回你娘。 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欺负你,欺负你老迈年高的奶奶,欺负你行走都不便的爷爷!有人会去挖你爹爹的墓,偷光里面的陪葬品,甚至剥掉他穿的衣服,把他从棺材里拖出来,残骨扔得满地都是……” “不……”那双小小的眼睛泪水喷涌,“不要说了!不要说了!” 左苍狼说:“那时候,你也只有像现在这样,跪在那些人面前,哀求他们,说不要这么做。” 她转身走开,将他遗留在血乎乎的板凳上。这是当初,慕容炎的孤儿营对付里面所有孩子必胜的法宝。那就是让他们清楚明白地知道,这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亲人了。 第二天,温以轩带着温以戎,请过爷爷奶奶安之后,来到左苍狼房门口。温以轩安静地捧着清水,等她梳洗后,轻声说:“母亲早安。” 左苍狼点头,随手拿起妆台上的伤药递给温以戎:“帮哥哥擦药。” 温以戎答应一声,温以轩恭敬地说:“谢谢母亲大人赐药。” 左苍狼点头,他的眼睛漆黑通透,里面的恭顺与乖觉让人落泪。她缓和了语气:“先好好养着,这几天不必过来请安了。” 温以轩低头:“儿子给母亲请安,是应该的。些许伤痛,不要紧。还请母亲看在儿子年轻,不懂事的份儿上,原谅儿子前些天的失礼。” 左苍狼温和地说:“我原谅。” 温以轩领着弟弟退出去,小心地收起左苍狼给他的伤药。她撕掉他伤口的痂,而他长出鳞甲,变成伪装。从此以后,他再不会轻易被什么东西所伤,也再不会被什么人轻易感动。 下午,左苍狼去找达奚琴。这位俞国皇叔,国破之后客居晋阳,却更风雅了。日日赏花遛鸟,多首词作被青楼传唱。 左苍狼走到府门口,就嗅到隐隐的脂粉香气。达奚琴亲自迎出来,一身白衣,端方如玉。他倒是大笑:“老早听见门口喜雀叫嚷,果有贵客到来。” 左苍狼笑:“瑾瑜侯别来无恙。”上次他归降之时,两人见过一面,但当时袁戏是统帅,左苍狼虽出谋划策,却不过是参军之职,两个人并不熟识。归降之后,慕容渊赐了他一个瑾瑜侯的爵位,倒是锦衣玉食地养着。 慕容炎攻入晋阳城后,也并没有为难达奚一族,如今他倒是落得清闲。 达奚琴拱手:“晋阳风水养人,我已乐不思蜀。” 左苍狼大笑,两个人入内。达奚琴终于开口:“左将军如今是红人,贵足临贱地,当是有事相商吧?” 左苍狼点头,开门见山:“亡夫故去之后,两个孩子以轩和以戎还算聪明伶俐。我想过来拜访先生,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福气,能得先生指点一二。” 达奚琴一怔,他在晋阳城乃是降臣,一则没有根基,二则不得君王信任。不过一个闲人。教导温家两位公子的事,左苍狼怎么会找上自己?他笑道:“大燕能人众多,在下才疏学浅,只怕耽误了两位公子。” 左苍狼轻声说:“先生再要推托,就显得不磊落了。”很明显,他对于这样的机会可谓是求之不得的,他现在客居晋阳,慕容炎登基后虽未为难,却也没有启用的意思。他的日子过得说是提心吊胆也不为过。 达奚琴笑得不行:“好吧,其实在下一降臣,在他乡异土无根无节,想要攀附谁亦是不能。将军上门,在下其实乐得不行。” 左苍狼倒是哭笑不得:“先生这未免太过磊落。”她起身,冲达奚琴一拜,郑重道:“如此,有劳先生了。” 第二天,达奚琴在府上相候,左苍狼领着温以轩和温以戎上门。达奚琴迎出来,左苍狼命二人行三拜九叩之礼。温以轩二话不说,当即跪倒,规规矩矩地行礼。温以戎转动着眼睛,调皮地看了一眼左苍狼,也学着哥哥的样子,跪地行礼。 达奚琴将两个孩子扶起来,左苍狼郑重道:“我身在军中,逗留晋阳的时日不会太多,家中父母皆已年迈,幼子顽劣,就拜托先生了。” 达奚琴拱手回礼:“将军放心,在下定竭尽所能。”小以戎过来抱着她的腿问:“姨娘姨娘,我们母亲什么时候回来?我想她了!” 温以轩皱眉,纠正:“要叫母亲!” 左苍狼摸摸他的头,又望了一眼温以轩:“你二人以后跟着达奚琴先生,要视之如父,敬之爱之。” 温以轩拉着弟弟,恭敬地欠身:“孩儿一定牢记母亲教训,听从先生教诲,也会管好弟弟。请母亲放心。” 左苍狼点头,说:“我很放心。” 命运从不宠爱任何人,它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捧你入云端,再摔入尘泥。有人粉身碎骨,有人百炼成精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