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废后将军 > 第37章 家主

第37章 家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:家主 当天夜里,温府贺客渐渐散去,左苍狼揭去红盖头,有下人上来服侍,她将人都遣了下去。 外面渐渐恢复了宁静,她望着窗外出神,一个人渡过自己的洞房烛夜。古往今来,又有哪个少女没有幻想过自己凤冠霞帔,牵着爱郎的手,饮尽交杯酒? 可命运百转千折,人人身不由己,谁又曾猜中过结局?她一人独酌,月照金樽里。 第二天,早早便有下人前来,侍候左苍狼梳洗更衣,她须得入宫早朝。本来新婚可以休沐,但是她跟一块牌位拜堂,有什么好休息的? 左苍狼穿好朝服出来,却见厅中,温行野夫妇和温以轩、温以戎等带着下人,正衣冠整齐等候。左苍狼一怔,问:“这是干什么?” 温行野说:“你与砌儿虽是无奈成婚,但如今却已是我温家的人。温家无人主事,你是家主,本应让后辈仆从先与你见礼。但你要早朝,便等你回来吧。” 左苍狼点头,说:“我先走了。” 温行野慢慢跟在她身后,将她送出府门。左苍狼有点不自在,说:“我现在名义上好歹也是你的儿媳,后生晚辈,哪能让你相送。” 温行野的嗓门居然小了很多,他一笑,脸上的皱纹更明显了:“现在,你是温家家主了。我送一送是应该的。” 左苍狼像是被人捅了一刀,滑台老家的温老爷子,多么趾高气扬的人。温家内外,他想骂谁就骂谁,看谁不顺眼一脚就过来了。温砌生时,朝中达官显贵,谁不礼让三分? 现在他站在她面前,微笑着说,你是家主了,我送一送,是应该的。 她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最后却只是低声道:“我走了,你回去吧。” 下人牵了马过来,她翻身上马,中途回头,只见温行野拄着杖仍然站在温府飘摇的灯笼下。寒风抚过他,吹白了头发。 等入了宫,早朝又是一场争执不休。如今朝堂之上已然格局分明,薜成景一党多是老臣,个个德高望重,深得士子拥护。他们赞成迎回慕容渊,还政于他,慕容炎可退为太子,待他百年之后,再登大位。至于废除王后李氏,罢黜太子慕容若,他们如今已没什么意见,很明显,这已是定局。 甘孝儒一党也多儒生,但是无论威望还是根系都比薜成景一党薄弱。这一派系在慕容渊当政时并不受重用,如今因为慕容炎的提拔而升迁如意,可谓如鱼得水。但其中不乏趋利避害之人,他们一力支持慕容炎,更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。 军中主要分为两部分,一是温砌旧部,虽然被招降,但对慕容渊并无恶感。因着温砌一直以来的忠义,反而趋向于薜成景一帮老臣。 另一部分是当时慕容炎招募的起义军,这部分人之前多为百姓,多年穷困,深知疾苦。慕容炎登基之后,拒绝向西靖纳贡,减免赋税、惩治贪官、推行新政,他们更拥戴慕容炎。 但是这两派又经由左苍狼这道桥梁巧妙融合,互相之间目前并不排斥。 如今早朝争执的要点,主要就是薜成景等老臣对先前慕容炎数次向慕容渊用兵极为不满。薜成景说:“陛下,纵然燕王有不是之处,咱们身为臣子的,也当尽力劝谏,哪有刀兵相向的道理?如今燕王已被逼至方城这样地狭人稀之地,陛下身为人子,难道就忍心看生身之父流离于荒野小城,再一再二、再三再四饱受战争之苦吗?” 慕容炎说:“在此之前,孤曾数次遣使劝说父王。可他执意维护废太子与李氏,不肯回朝。今日薜相旧事重提,可有良策?” 薜成景似乎早有打算,说:“回禀陛下,前番几次,陛下遣使调兵,恐燕王并不知陛下诚意。陛下一直对温帅颇为信任,微臣斗胆,请陛下派出一人带兵前往方城,迎回燕王。” 慕容炎脸色阴沉,许久问:“谁?” 薜成景说:“定国公温行野。” 诸人都是面色一变,温行野表面上归顺慕容炎,但实际上,他心里怎么想,谁也不清楚。而且此人若不是早年战伤,其成就不会在温砌之下。若由他率领温砌旧部,若真是降了慕容渊,只怕又是没完没了的战争。 慕容炎说:“定国公虽然是极佳的人选,但是他毕竟年势已高,腿脚又不便……只怕难以成行吧?”言语之间,已有不悦之意。 薜成景下拜道:“回陛下,微臣与定国公也是旧交,此人心性坚毅,能为温帅后事从滑台千里迢迢赶到晋阳。当然也能从晋阳去往方城迎接陛下。若陛下担心他有异议,微臣愿亲自登门,劝说老友为大燕再辛劳一趟。” 慕容炎沉吟不语,薜成景跪拜不起。许久,他终于说:“如今外邦虎视眈眈,大燕兵力吃紧,孤王再考虑一下,明日再议。” 薜成景却说:“如此一来,陛下是恩准了?微臣不才,愿今日便去温府,说服定国公亲往!” 慕容炎闻言,嘴角竟然露了一丝微笑。他唇薄,一丝笑容勾在唇边,说不出的戏谑与阴狠:“准奏。” 退朝之后,他将左苍狼单独叫过来,只说了一句话:“不要干涉此事,尽力让温行野前往方城。”左苍狼怔住。 等她回到温府,薜成景居然已经在此了。显然为了比她早一步来到温府,薜成景是一下朝就直奔此地而来。 都卸史薄正书同他一道,温行野在正厅奉茶待客。薄正书显得忧心忡忡:“薜相,今日朝堂之上,陛下神色已极为不悦,您仍坚持己见,就不怕惹怒他吗?” 薜成景说:“我如何不知道,这些言语会激怒他。但是今上野心勃勃,越是拖延等待,我们的势力就会越弱。如果不趁早提出,只怕到最后,我们连开口的机会都不会再有。” 他看了一眼温行野,说:“温老弟,您也是陛下的老臣,虽然战伤隐退,但是陛下可曾有过半分薄待于你吗?如今朝中新人倍出,只剩下我们几个老东西能够为陛下说上几句话了。今日我来,也是请求老弟,答应前往方城,迎回陛下。” 温行野说:“薜兄忠义,温某素来知晓。可是如果温某身无职权,而且今上之令,是要求燕王诛杀王后,罢黜太子,方能迎回。燕王他……会同意吗?” 薜成景也沉默了,左苍狼从外间走进来,三个人看见他,更加沉默。她倒是施了个礼,在温行野下首坐下,说:“薜相、薄大人倒是来得早。” 薜成景说:“本来同时下朝,只是陛下留左将军说了几句私话,我等自然早到了。” 在他们眼里,左苍狼始终是慕容炎的人。不可同事。 左苍狼仿佛不知道自己打扰了他们的商谈一样,稳坐不动。薜成景和薄正书坐了一阵,没办法,只得起身告辞。左苍狼出门相送,转过身,看见温行野站在她身后。 温行野说:“他们的话,你都听见了。” 左苍狼说:“还记得在滑台温府,我们玩了很多次纸上谈兵。” 温行野怔住,左苍狼说:“现在,我们再玩一次吧。” 温行野苦笑,问:“怎么玩?” 左苍狼说:“你会答应薜相,带兵前往方城,迎回燕王。但是其实你也知道,燕王刚愎自用,不会答应陛下的任何要求。你陷在中间,要么降了燕王,要么返回晋阳。你不敢降燕王,因为以戎和以轩还在晋阳。你也不能回晋阳,因为你与燕王交涉密谈,陛下将永远对你存疑。” 温行野转过头,看见温夫人站在中庭,他说:“所以呢?” 左苍狼说:“你知道陛下会怎么做吗?” 温行野盯着她,左苍狼说:“如今温帅的旧部你可全部认得?就算认得,他们又是否每个人都忠诚依旧?你可以带兵前往方城,他只需要在其中安排一个人,无论是刺杀还是下毒,只要确保你进入方城之后会死,便可将你的死因完全推诿给燕王。 燕王本就烹杀过陛下遣去的使者,没有人会怀疑你的死因。而袁戏等将领,也将对燕王彻底失望。如此一来,陛下将有一个完美的理由向方城用兵。” 温行野浑身僵冷,说:“你很了解他。”左苍狼没说话,温行野说:“为什么你要提醒我?你不是他的人吗?” 左苍狼说:“温家人的血,不应该撒在燕国自己的土地上。” 温行野怔住。 当天夜里,薜成景再度来访,温行野卧病在床,以重病为由,拒绝了前往方城。 薜成景不解:“温老弟可是顾虑今上吗?”温行野说:“薜相,我是真的重病在身,不能成行了。还请薜相另择人选吧。” 薜成景站起身来,眼睛里一层混浊的亮光:“燕王失势不过区区一年,尔等旧臣,恩义已忘。” 他转身就走,温行野说:“薜相,温氏几代男儿血战沙场,如今府中只剩下两个垂髻稚童。我长子温裕战死沙场时年不过十七,次子温砌死在平度关。我在战场失去了一条腿。我温氏一门,生死可轻,唯义重如山。” 他字字染血,一种无形的沉重压得薜成景的脚步也渐渐放慢,他面上激愤之色淡去,只剩无奈与悲哀。 第二天,袁戏等人过来找左苍狼喝酒。自从左苍狼策反许琅之后,大家再未聚过。 可如今情势又已不同,几个人倒也没什么嫌隙。只是谈到温砌的死,仍旧唏嘘不已。袁戏说:“想想当初,你也够损,你说你怎么能就把许琅给哄得信以为真了!要是当时我在……” 左苍狼颇有玄机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当时你率军攻打小蓟城,是什么原因突然撤兵来着?” 袁戏突然想起当初是看见城楼上有人假扮左苍狼,顿时抗议:“我那是中了奸计!我以为你们早有准备……” 左苍狼不跟他争,说:“好吧好吧,大智若愚,来来,敬大燕第一猛将。” 诸葛锦等人一边笑一边举杯,袁戏哼哼,然后发现她拿的是自己的酒,赶紧抢下来:“别别,方才出府的时候,贵府的下人就说了你腿伤未痊愈,不能喝酒。” 左苍狼狡诘地眨眨眼睛:“待会儿我们可以找个澡堂子泡泡。” 袁戏看着左苍狼,想象她泡在澡堂子里的样子,突然闹了个大红脸。 左苍狼凑近看他:“老袁?老袁?” 袁戏回魂,猛然后仰,差点连人带椅子摔地上:“呃啊,没事没事。” 左苍狼目带探究地打量他,问:“老袁,你不是对我有意思吧?” 袁戏顿时把舌头咬了,一边跳一边骂:“我年纪都能当你爹了,何况我把温将军当作师长!你开这种玩笑!你、你!!” 左苍狼笑:“喔,不用紧张。我没看上你,只是看你刚才那种眼光,我还以为你在**我呢。” 袁戏心里尖叫,妈的你眼睛和嘴巴都抹了毒啊!别过脸,再也不接茬。诸葛锦等人看着二人斗嘴,知道他们闹惯了的,只是笑也不说话。 街外车水马龙,左苍狼半倚着窗口,看见温老爷子举着鸟笼经过,忙又缩回头。嗯,让他看见自己在这里跟几个男人喝酒,好像不太好。 市集有马车经过,车夫一路吆喝着避让。温老爷子也避到路边。尘土飞扬,车上主人撩着车帘,对温老爷子打招呼:“哟,老爷子也在。” 温行野现在脾气好了不少,尘土呛人还微笑着回:“是龚大人,老了,也没什么事,遛遛鸟。”车夫听见主人说话,靠得太近,骏马长嘶,车盖将温老爷子的毛帽子拨落,滚出老远。 龚大人安坐于华车之上,微笑不语。温行野只得上前,用拐杖支撑着,艰难弯腰将帽子捡起来。整个过程如同慢动作,龚大人这才说:“奴才不长眼睛,温老爷子不要见怪。” 温行野腿脚不便,半天才站好,拍着帽子上的灰,低着头不说话。 龚大人正命车夫驾车,突然眼前黑影一晃,一个人站在面前。他定睛一看,发现是左苍狼。这回知道下车了,拱手道:“左将军,您也在?” 左苍狼一言不发,一手抓住他领口,迎面一拳过去,然后一脚踹在他肚子上。龚大人只觉得脑子里像是沸油里猛然泼进一瓢水,整条街都被打得失了声。 温老爷子拉住左苍狼:“阿左!他是朝廷命官!” 左苍狼划拉开他的手,龚大人脸上的血这时候才喷涌出来,他尤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左苍狼从茶摊端了碗茶水,迎面将他泼醒。 他悠悠醒转,只觉得感觉不到脸的存在了。双眼第一时间看见面前的左苍狼,他敢发誓,那一刻,面前的人是想杀他。 那种杀气如针,刺进每一个毛孔。他抖抖索索:“将、将军……” 左苍狼拿过温行野手里的毛帽子,一声不响,扔地上。 龚大人这回懂了,也不管身上哪痛,挣扎着爬过去捡起帽子,恭恭敬敬地递给温行野:“老、老爷子,饶我,饶我!” 温行野赶紧接过帽子:“龚大人,她年轻,不懂事。您别跟她一般计较……” 左苍狼帮他把帽子戴好,扶着他,转身往前走,若无其事地问:“下人越来越不像话了,轿辇也不知道跟上!” 温行野说:“是我想自己走走,老骨头坐不住。那龚大人是当朝御史,你怎可当街殴打!这回他回去,肯定参你!你……” 袁戏等人这时候也赶过来扶着老人,左苍狼说:“嗯,这回是我不对。”温行野说:“你知道就好,赶紧回府备份厚礼……” 话未落,左苍狼接着说:“下回我把他拖到巷子里去打。” 温行野气昏。 回到温府,就接到慕容炎急诏。温行野忧心忡忡:“我跟你一起进宫,面见陛下。” 左苍狼拍拍他的肩,袁戏施礼:“老爷子,您放心吧,我跟将军一起入宫。” 温行野当然不放心,但是他老了,伤病在身,无权无势。而且温砌的死,是为了向太上皇尽忠。等于当众扇了新君一个耳光。他低下头,发现自己其实帮不上什么忙。他点头,说:“袁戏,她性子不好,你一定帮衬些。” 袁戏略略有些心酸,当年横着走的温老爷子呵……如今会说这样的软话。虎目隐隐有泪,他说:“我保证。”他转身,突然又回过头,说:“老爷子,温帅对我们的恩德,弟兄们都记着。” 他想说温氏没有落魄。可是未张嘴,眼已湿了。主梁若折,大厦便顷,这世间炎凉,远比四季分明。 宫中早已炸开了锅,龚大人是被抬到朝上的,文官们吵成一团。左苍狼和袁戏到的时候,声音倒是小了。 慕容炎拿手一指,左苍狼跪地上。他怒道:“左苍狼!你当街殴打御史言官,你眼里可还有大燕王法!” 左苍狼叩首:“臣有罪!” 慕容炎喝问:“原因?你与龚大人有何冤仇?你几乎没打死他!” 左苍狼微微咬唇,那边龚大人挣扎着坐起来:“陛下、陛下……下臣治下不严,奴才驾车不小心碰落温老爷子的帽子。微臣已经赔罪,正要训斥手下,左苍狼突然过来。二话不说,伸手就打啊!陛下,您一定要为老臣作主啊!老臣年过四旬,为官十载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!左将军依仗温氏余威,竟对老臣下此毒手……老臣不服,老臣不服啊……” 诸臣俱都是跟着申斥,旁边袁戏怒道:“匹夫欺压温老爷子,将军看不过眼,教训两下,何错之有?!” 慕容炎横了他一眼,他顿时不敢出声。诸臣更是各种控诉,有人说此例若开、官威何存?有人说纵容凶手,律法不容。 慕容炎双手一抬,微微向下压。所有声音都静了下来,他问袁戏:“说,怎么回事。” 袁戏这才怒道:“龚大人驾车在市集闹市横冲直撞,竟将温老爷子的帽子刮落在地。温老爷子腿脚不便,这孙子竟然安然坐于车驾之内,眼睁睁地看着温老爷子去捡!左将军看不过,这才动手教训了一下……” 这话当然有夸大,诸人又要吵嚷,慕容炎目光环视,说:“诸位大人,温老爷子今年五十有四了。家中二子皆阵亡于沙场。温家劳苦功高,龚大人如此轻慢老将功臣,官德何存?” 龚大人当然不服,旁边有交好的大臣道:“陛下此言,是说左将军打得对,打得好?是说言官御史,被打成这样惨状,都是咎由自取?左将军半点错没有?” 慕容炎看一眼他,说:“不,她当然做得不对。大燕有王法,岂容旁人擅动私刑?更何况德行有失的是朝廷命官。她本应禀奏于孤知晓,再依例法办。孤只是想请诸位大人好好想一想。有一天你们也会老,或许不会缺胳膊少腿,但一样会有失意,会有伤病。” 所有的朝臣都静默下来,慕容炎的声音回荡在殿堂:“将军老朽,当解甲还田、打马归原。你们有一天,也会退居幕后,让出手中的权柄。后人命理难定,哪有百世锦绣的家族?有朝一日晋阳街头,你看看你曾经保卫过的家国子民,看看曾经修造过的宫宇路桥。难道你们不希望后来的新秀在享受你们成果的同时,给予应有的尊敬吗?难道你们希望偌大年纪,闹市屈膝、泥中拾冠,尊严扫地吗?” 诸人都低下了头,慕容炎说:“孤意,此事左将军确有过失,罚俸一年。且于退朝之后前往龚府,登门道歉。龚大人亦有错,但念及伤重,不予惩治。若有再犯,两罪并罚。日后大燕所有在朝官员车驾,如遇年高老迈的赋闲旧臣,必须缓行礼让,不得冲撞。诸位大人意下如何?” 大家左右看看,竟然也没什么意见,下跪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 等到朝臣散尽了,左苍狼被召到书房。慕容炎踞案高坐,她跪下:“主上。” 慕容炎起身,绕着她转了几圈:“晋阳城有钉子吗?你呆在这里就没一天安份!”左苍狼看见他衣角的纹,不说话。 慕容炎说:“你要打他,非要当着所有人的面?!你就不能把他拖到没人的地方,蒙住头再打?!” 左苍狼一下子喷笑,看,这三观跟我多么像。 慕容炎也笑了,还是喝:“笑!就会惹事,你还有脸笑!等下去龚府道个歉,有点诚意。你敢再闹妖蛾子,我把你切片煮了!” 他就站在她面前,身上的香气飘飘浮浮,缠绕着她的魂识陷入深渊。这世上有一种人,你明知隔着云泥山海,却别无选择只能去爱。日日守着无望的未来,想念,渴望。 情是无药可医的顽疾,先入腠理,再入肌肤,最后散于骨髓,而人沉沦其间,只能甘之如饴。□□鸩酒含笑饮,纵有神力可弑天,不敢言别离。 傍晚,左苍狼去龚府道歉。龚大人还躺在床上,鼻骨骨折,下颚错位,总之伤得不轻。左苍狼努力让自己显得真诚一些:“龚大人,对不起。” 龚大人哼哼了一阵,终于还是说:“免了。” 这事算是了了。一个御史大夫,一个骠骑将军,面和心不和又怎样,还能离咋的,将就着过呗。但从那以后,再也没人敢对温家人有半点不敬。(..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